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35章呵护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4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骆靑说:“不行,你自己去太……” 亓官韫说道:“行了……骆青大哥……事不宜迟,你要是不送我去,那我自己走去。”亓官韫话刚说完,骆靑便极不情愿地去牵马车。 ……“这位大哥,我是亓官韫麻烦通告赵普少爷一声,我找他有事。”亓官韫对一位督军府的门卫说道。 “好,你在这等着。” 督军大堂内,一位尖嘴猴腮的男子正请示赵普,“赵普少爷,那个大夫该怎样处置?是剥指甲还是灼烫?” 赵普说道:“哼,那小子竟然和亓官小姐搞暧昧关系,活的不耐烦了!那就把老祖宗的绝活搬出来,呵……给他玩玩‘凌迟’那些玩意儿,也不错哈……” 正在这时,门卫来到大堂,“赵普少爷,亓官小姐想要见你。” 赵普舒展了眉头兴奋不已,说道:“哎呀,你们这些饭桶干什么吃的,门外寒风刺骨,亓官小姐乃金贵之躯,这怎受得了?快去请她进来。” “是。” 赵普又冲那位尖嘴猴腮的男子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你先下去,郗卓那小子先留着,明天再说吧。” 门外边北风不断地吹着,亓官韫搓手取着暖,骆靑从马车上下来,说道:“那门卫怎么去了这么久?韫儿,要不……要不咱们走吧。” 亓官韫挑起眉瞪着骆靑说道:“你说什么呢,我既然来了怎么能走呢?要走你自己走吧,反正我今儿个是下定决心要把郗卓救出来的!” 骆靑嚷道:“这里是虎穴,我不愿意看见你去送死!你……你要是死了,我……我还得……还得帮你收尸,我可不愿干那些事!” “你不愿干拉到……那就让我躺在大街上呗……” 骆青无奈地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督军府你真的不能进,要不我陪着你一块去!” 亓官韫叹了一口气,冲骆靑笑着说道:“骆靑哥哥,你放一万个心好啦,我知道你关心我,为我担忧,害怕我受伤害,但是你可知道,若是我失去了郗卓,我真的……真的不知怎么活下去。”亓官韫继而冷笑道:“呵,是不是我很没出息。” 骆靑没说什么,心想‘若是你对郗卓的好,有对我的好的一半,我即使死也瞑目了。’正在这时,门卫出来了,说道:“亓官小姐,我家少爷在大堂等着你。” 亓官韫高兴地说道:“嗯!我这就去。” 骆靑说道:“我在这儿等你,你快去快回。要是你一直不出来,我也不会进去找你的,我会一直在这儿等下去!” 亓官韫点了点头便进了督军府的大门。 赵普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好一派吊儿郎当的模样,见亓官韫来了,连忙掐掉烟头起身迎接亓官韫,“哟稀客呀,韫儿妹妹又变漂亮了!妹妹最近过得可好?” 亓官韫说道:“哼,行了……少来你那一套!我来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我们的婚事。” 赵普眉飞眼笑地说道:“那好,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亓官韫突然装起腔作起势来说道:“三天后成亲好么,我等不及了。” “哈,那敢情好,咱俩不愧是夫妻,想都想到一起去了,我还想咱俩明天就成亲呢,既然你说三天后,那就三天后!”赵普说道。 亓官韫说道:“对了,快把郗卓大夫放掉,他是个医术高明的好大夫,常给我爹看病,好几次我都亲自拜访他呢嗯。我听说你在怀疑我和他有染?” 赵普眉头紧锁说道:“这都能听说得到?哎,我督军府办事效率太低了。” 亓官韫目光闪烁,说道:“呵,真可笑!真是天下奇闻!你也不掰着手指头用脑子好好想想,虽然他医术好,但是我怎么会相中他那种穷酸大夫!他能和我有什么瓜葛?你这不是败坏我吗!你快把他放掉,咱快办喜事了,以免沾了霉气扫了兴。” “好好,夫人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 外边又开始飘落雪花了,骆青一直站在外边候着,不一会儿的工夫,骆青的头发便被雪花捯饬成了银白色。 督军府的大门终于开了,亓官韫像丢了魂似的从院里走出来。 “你终于出来了!赵普没有为难你吧?”骆靑焦急地问道。 亓官韫莞尔一笑继而说道:“没有,赵普是很好说话的,我让他放人,他不敢不从。” 骆靑皱起眉头说道:“真的么?我怎么没觉得?” 亓官韫不耐烦的说道:“我们不用管郗卓了,郗卓一会就可以放出来了。丝外边好冷,骆青哥哥,咱们快回家吧!” 骆靑瞧见亓官韫有意的回避自己,便没再追问下去,“好吧,咱们走。”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西晋,有个年轻人叫范丹,很贫穷,住在一间茅草屋里和年迈又双目失明的母亲相依为命,每天靠打柴换米度日,虽然穷却也很孝顺自己的母亲。每天出门的时候他都要念唠:“保佑天下人富贵,只我范丹一人穷

。” 一天,他砍回了一担柴换回了几斤米,看天气还早又想去弄点鱼回来熬粥,提着鱼篓和母亲告别后就到附近的一条小河去了。为了抓到一些鱼儿,范丹全然不知天气在变化。这时天空乌云密布,也起风了。 却说,村上的豪门富户石崇家的大宅里乱成一团,管家吩咐仆人、丫环、奴俾等下人抢收晒在院子里晒坪上的谷物。石崇正和爱妾梁绿珠在大厅里慢条斯里地欣赏他的珊瑚树,偶尔从窗户瞟一眼忙乱的奴仆。自从拥有了这些珊瑚树,他对喝粥人玩的那些黄腊石、凡人儿玩的那些猪(珠)宝、玉坠已不屑一顾。心里寻思着:上次你他妈的王凯小子仗着晋武帝这个靠山也敢在我面前炫耀,我不把你的小珊瑚树击碎,你他妈的王凯还真不把我石崇当回事,我顺手铁如意一挥,啪一声脆响,还真他妈的过瘾。 石崇有个女儿年方二九,生得容颜美丽、赛若天仙,她见别人都忙得不亦乐乎,阁楼上很多晾晒的衣裳凌纱被风吹得飘呀飘地,她就不声不响地去把那些衣物收取掳了下来,就在这时只听一个丫环大喊:“小姐、小姐,海棠花给吹倒啦!”石小姐匆忙中,把收取的衣物往神龛上一放就跑去看那些被吹倒的花花草草了。 “谁把衣服放在神龛上的?”石崇生气的大声责问。丫环、奴仆个个面面相觑、诚煌诚恐。小姐说:“是我!怎么样?不得了啦?”“你!你!竞敢顶嘴!”石崇气急败坏“管家!给她几个银子和一匹马,让她离开这个家吧!”下人不敢违抗。 石小姐怀惴着那几锭银子,背上她收拾好的行囊,跨上一匹枣红马,“的、的、的”地行走在一条古道上。 荒凉的大道,没有人行走。 雨,终于没有下下来。 石小姐抚摸着她的枣红马说:“我的好马儿,走吧!我们去找幸福,只要你见到的第一个男人,他就是我的依靠了,请你叫一声!”马儿行走着,头也不注的点着。 马儿走到小河边,停下不走了,喷了一口气,抑头嘶鸣,石小姐环顾四周没有见到有人,“我的好马儿,快走吧!”马儿继续鸣叫,叫声惊动了在河里抓鱼的范丹,但他仍旧在抓他的鱼,石小姐这才发现河里有人,“哎——大哥!你上来吧!”“不!石小姐!你走吧!我没穿衣服!”“你认得我?”“认得!你家的柴火是我砍的,我在你家隔着屏风见过你!”“哦!你上来吧!我给你衣服!”“我有衣服!”石小姐这才发现河边范丹放着的一条裤子“你的衣服大破旧了,上来吧!穿上我的衣服!”石小姐站在马后等待,范丹只好上来穿衣。 “大哥!我跟你回家吧!”石小姐对范丹说。 范丹惊得目瞪口呆,良久才说:“我家很穷。” “没关系!上马来吧!”石小姐说。 “不、不、不用,我家不远,前面那茅草屋就是,我帮你牵马吧!” 范丹屋内,家徒四壁,墙透着风,母亲端坐屋内床边,仅凭声音得知儿子回来了,“儿呀!” “母亲!石小姐来了!” “石小姐?”母亲愕然。 “是的!石崇老爷家的石小姐!”范丹说。 “母亲!你老人家好!”石小姐也跟着范丹称呼母亲。 …… 范丹放下鱼篓,把鱼洗净准备煮粥,石小姐说“大哥!这是银子,你用它去集圩上多买些酒菜回来吧!” “这是银子?能买东西?”范丹吃惊不小。“这在我砍柴的山上石坎上很多很多哪!”原来范丹每天砍柴都是换米并不卖钱,所以他不知道也不认识金子、银子。 “你砍柴的山上很多?”这回倒让石小姐惊讶了,范丹点头称是,自己在山上砍柴,时常是左脚踏金、右脚踏银啊!“那我们明天就去把它搬回来”石小姐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 次日,范丹和石小姐就到山上把那石坎上的金子、银子悉数搬了回来。一数,呵呵,折合人民币比当今世界首富还多几个亿。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们请上能工巧匠,在村子里建起了比石崇富豪家宅院宽大漂亮好几倍的围屋,真的是九天十八井,间间雕梁画栋,幢幢整洁豪华。 最后就剩下厨房的一扇门了,做屋师傅对范丹和石小姐夫妇俩说这扇门我们做不了,得由我们的祖师爷鲁班先师来做,你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就在你打鱼的河边等着,那时从河里汆下来的一扇门,就是鲁班祖师做的了,你把他捞回来装上就OK了! 范丹和石小姐捏指一算,啊!那可是二十年以后的日子啊!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在后来的日子里,范丹已不再贫穷,真是天助!谁都不曾想到原本贫穷的范丹会与富家女石小姐结为夫妇,只相隔数里地的石崇知道后气得晕死去!又无可奈何,女儿是自己赶出去的,权当没生养这个女儿吧! 范丹早已不再为石崇打柴了,他和石小姐都知道石崇的脾气,石崇这人是绝对看不起穷人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