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33章温馨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54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流过三千年。和平依然在持续,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和平可以永远这样持续下去了。然而,失去了三大神护持的世界,已经开始出现不详的异变…… 看完凌汐凝的书信,亓官韫的神色凝滞成极具错愕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沉重的步子反倒使她更加崩溃,“啊,不可能,不可能,这些肯定是谁的恶作剧。”亓官韫将手中的信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她捧着自己的脸,然后微笑道:“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捣乱呢,呵我好端端的哪能会得这种病呢” 在后花园遛鸟的亓官耀辉听见韫儿在房内大吵,于是闻声赶来,“韫儿,怎么了?有谁敢欺负你?” “爹……”亓官韫哭着投进了亓官耀辉的怀抱。 亓官耀辉拍着亓官韫的肩膀说道:“好女儿,这都快出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说,到底怎么了?要是有谁欺负你,你尽管说,我给那人好看!” 亓官韫停止了哭泣,回想一下信中所言,寻思了片刻,‘信中说话的口气的确像汐凝姐姐的,万一信中所言千真万确,我却以这么个状态面对生活,面对挫折,那么我岂不太让汐凝姐姐失望了。’亓官韫用翠绡抹掉了泪珠,谎说:“爹儿刚刚梦见有魑魅魍魉要欺负女儿,吓得女儿只得喊叫,瞧我这额头上的汗,都是吓出来的。” “哼……他们敢!要是在现实中我还不得扒了他们的皮。” 亓官韫附和道:“对对对,也不看看我爹是哪号人物,爹可是堂堂亓官大老爷,就算是借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嘞” “呵呵……爹看也是!既然你无大碍,那爹先去布坊忙事了。”亓官耀辉正要转身,突然想起忘记说了一件事,“对了,今儿个可不止初六了,女儿呀你整天要求别人说话得算数,这回该轮到你说话算数了!我给督军赔尽了不是,他才同意延期完婚的,你要是再有什么不乐意的,那么咱全家可就毁在了你的手里,到时候咱们就该”说到这儿亓官耀辉伸出右手,做出枪支的样子指在脖颈处。 “爹,不管日子推到什么时候,哪怕将日子延迟到我死的那一天,我也不愿嫁!” “不嫁不行!这时候轮不到你说话了!况且你都这么大了,再不嫁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女儿不会后悔的!爹……你想想啊,像赵普那样的纨绔子弟,以后注定就是个祸害,你希望把女儿的幸福葬送给一个那样的男人么?” 亓官耀辉重重的拍了一下桌案,说道:“放肆,你这样的话要是被督军听到,我们全家都要马上枪决!” “爹……”亓官耀辉没再搭理她,转身甩门而去。亓官韫抱头痛哭,心中充满了无助,无奈,为什么灰霾总是这样无边无界。 自从昨天雪停后,天空一直是那样蓝,偶尔飞过几只大雁将薄棉花似的云朵拨得缭乱,坐在门外的亓官韫闭上眼睛,阳光暖暖的撒在了亓官韫的脸上,她用皮肤感受着阳光的温度,用心聆听飞檐上雪水落地的滴答声。 “韫儿!”骆靑冲着亓官韫突然大叫。 亓官韫慢慢睁开双眼,平静地说道:“骆靑哥哥,是你呀。” 看见亓官韫这般反应,弄得骆靑好不痛快,“你胆子是最小的,怎么这次没吓着你?”亓官韫平静的说道:“呵呵,这你都不知道?诶。我胆子变大了呗。” 骆靑瞅了瞅四周没有人,便对亓官韫私语道:“我这么多天不在家,就没想我?” 亓官韫‘扑哧’一笑,说道:“谁爱想谁想,反正我不想,哼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倒觉得耳根子清静了许多,心情也变得异常好 “切自欺欺人,明明想我了却不敢承认!你呀算不得英雄好汉!” “哼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汉。” 骆靑紧锁眉头小声说道:“好吧,不和你斗嘴了,我有话要问你。” “有话直说就是!你是不是天生的贼性子,什么事都弄得神神秘秘的!” “啧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别打岔啊听哥哥把话说完”骆青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你这些天来过得好么?” 亓官韫点了点头说道:“嗯,挺好的呀。” “瞧,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玩意儿”随说着,骆靑从袖口掏出一个穿着和服的玩偶娃娃。正在这时,亚芮在墙角处看到了这一幕,热泪顿时从眸子里滚出来,亚芮尽力地用手捂住嘴巴以防哭出声来,此时心碎与嫉妒相互交织着,死死地缠在心中。 亓官韫只是打眼瞧了一眼,并没有将玩偶拿到手里,骆青说:“给你呀拿着!咱俩还客气啥!”亓官韫耸了耸肩无奈的说:“可是我不稀罕,我总不能把不喜欢的东西摆到屋里吧

!浪费地方不说,而且还碍眼!” “谁又惹得韫儿妹妹不高兴了?说给哥哥,有哥哥替你出头!” “给我”亓官韫伸出手来欲要和服娃娃。 “嗯这才对嘛”骆青高高兴兴地递过和服娃娃。 谁知,亓官韫刚把玩偶拿到手里便又甩了出去,那可怜的和服娃娃正好躺在了混有泥土的水洼之处。 骆青这时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他大声埋怨道:“你不要就不要,干嘛还扔掉?” “嗯?”亓官韫佯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用手摸了摸下巴然后说道:“你不是送给我了么?既然送给我了那东西便属于我了,我该将那东西放在哪里还得问问你不成?” 骆青颤抖着头说道:“行,是我错了!”骆青说完便气冲冲的离开了亓官韫的视线。 亓官韫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用懒散步调进了闺房,亚芮瞧见亓官韫进了屋,这才从墙角哈着腰踮着脚走出来,她将水洼里的布偶捡了起来,擦了擦水渍便揣在了怀里。然而这一幕都被亓官韫尽收眼底,她隔着纱帘微笑着,那不是嘲笑,那是在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事实证明她扔布娃娃的举动是对的。 怀善药堂里人来人往,忙活了一天的郗卓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姝然向郗卓递过一杯水“郗卓哥,喝点蜂蜜水吧,对身体有好处的。” “嗯,好。”说着郗卓便接过蜂蜜水。 姝然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郗卓,问道:“怎么样?不错吧。” “嗯,不错。” 姝然见郗卓仍是一副惆怅之样,于是说道:“在担心亓官韫?” “嗯?哪有。” 姝然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郗卓,说道:“啧啧啧你不用骗我,说实话,你说谎的功底太差劲了。” 郗卓笑着说道:“呦这么说你的功底比我强?” “那还用说”姝然得意的说道,话出嘴后,寻思了半天才知道郗卓在嘲笑自己,于是冲郗卓的臂膀轻打着,“郗卓哥,你是个坏蛋!”姝然又故意挖苦道:“其实凌汐凝也不错呀,人长得不错,性格也爽朗。” 郗卓平静下来,说道:“不,我说过了,那样对谁都不好,我爱的是亓官韫的人而不是她的相貌,至于汐凝,她已经受了太多的委屈,不能再继续受委屈了。” “喂。”姝然碰了碰郗卓的胳膊示意他向门外看去,姝然故意放大声说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说着便向里屋走去。 “韫儿?”郗卓站起身,用试探性的口吻喊了一声亓官韫。 “我是喜欢蒲公英的韫儿。”说着亓官韫便走进了药堂内。 郗卓一直盯看着亓官韫,不晓得亓官韫说的是什么意思。 “郗卓,我都知道了。”亓官韫轻轻呼出了口气,继而掏出凌汐凝写的信递给了郗卓。郗卓很快把信通看了一遍。 郗卓怯怯地说:“那么说,你都知道了?” “嗯。” 郗卓将双手搭在亓官韫的溜肩上,他微笑着盯着亓官韫,“你不要怕,你的病没想的那么糟,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亓官韫哭着摇摇头说道:“我怕,我怕得很,但是我怕的不是病情,而是你的心是否会变质?”亓官韫挪开郗卓的胳膊问道:“我是个不正常的人,我是个神经病!我害怕你不再搭理我!我害怕你嫌弃我,抛下我。呵你的心是否会百年不变?” 郗卓的嘴唇微微颤动,他刚想要吐字而出,亓官韫迅速将食指放在郗卓唇上,“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亓官韫用手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只有两种答案,一是你会变心,那是因为你是个正常人,所以才选择了一个对的路子;二是你不会变心,那是因为你也变得不正常了,变傻了。” 亓官韫话音刚落,郗卓便环抱住了亓官韫,他激动地说道:“韫儿,我是傻了,而且傻得不轻了,我傻的无可救药了,若是你抛下了我,那么我会病得更厉害的,你想让我病入膏肓么?” 亓官韫捶打着郗卓的胸膛怨道:“你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嘞。” “哪里哪里,和猪八戒的脸皮比还差得远呢。” 第四个化身那罗辛哈是个半人半狮的怪物……魔鬼希兰亚卡悉布通过激烈的苦行从梵天那里获得了不死身的恩赐(理由正如上所说的,梵天无法拒绝)不死身的条件是:无论在屋内还是屋外,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无论是人、兽还是神、魔鬼都不能伤害他……因为这个近乎无敌的规则保护,希兰亚卡悉布开始恣意作恶……最后,毗湿奴化为既非人也非兽也非神也非魔的人狮子,在不是白天也不是夜晚的黄昏,既不是屋内也不是屋外的门廊那里杀死了希兰亚卡悉布。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