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30章原离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51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年轻的淮阿喀亚人听了都默默无言。这时国王说道:“外乡人,你对我们显示了你的力量。从现在起,没有人不佩服你。当你回到家里跟妻儿团聚时,请别忘了对他们讲起我们的风范和道德。我们在拳击和角力方面也许并不出色,但在航海和奔跑方面还是相当出色的。至于弹琴、跳舞,我们都有这方面的行家。我们有最美丽的首饰,最舒适的浴池,最柔软的床榻,这些你都看到了。现在,唱歌、跳舞的人走出来吧,给外乡人表演一下,献出你们的技艺!别忘了把特摩多科斯的竖琴也带来。” 一个使者取来了竖琴。九个年轻人收拾好场地,准备表演舞蹈。琴手走到中间。舞蹈表演开始了。奥德修斯惊叹不已,他还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美妙的舞蹈。接着,歌手唱起一首动人的歌,歌颂神衹欢乐的生活。跳过轮舞后,国王命令他的儿子拉俄达马斯和伶俐的哈利俄斯跳对舞。一个人手上捧了一只小球,仰身把球往空中掷去,另一人跳起来在空中把球接住。他们敏捷地换着舞步,轻快地跳跃。一旁观看的人有节奏地拍着手,为他们助兴。 奥德修斯由衷地钦佩,转身对国王说:“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舞蹈家!”阿尔喀诺俄斯听了他的赞誉非常高兴。他对淮阿喀亚人说:“你们都听到了吗?你们听到这位外乡人对你们的赞美吗?他是一个有眼力的人,值得我们送给他丰富的礼物。我们国内共有十二位王子,连我在一起共有十三人,每人应带来一件披风,一件紧身衣和一泰伦特黄金。然后我们把这些礼物全送给他,作为临别的赠品,他一定会感到高兴的。此外,欧律阿罗斯应该向外乡人道歉,别让他对我们有丝毫的不满。”淮阿喀亚人听到国王的讲话都齐声欢呼。于是,一个使者站起来去收集礼物。欧律阿罗斯还把那柄象牙剑鞘和银柄宝剑赠给外乡人。他说:“如果我的话冒犯了你,那就让它随风飘散吧。愿神衹保佑你平安地回到家乡!淮阿喀亚人祝愿你幸福快乐!”“但愿你不会懊悔送给我贵重的礼物!”奥德修斯一面说,一面将宝剑佩在身上。日落时,所有的礼物都已收齐,放在王后的面前。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向王后要了一只精致的箱子,把衣服和黄金装在箱内,然后把箱子送到奥德修斯的住处。国王还送了他许多衣袍和一只贵重的金杯。奥德修斯小心地关上箱盖,用绳结将箱子捆结实,最后又用温水沐浴。然后,准备到大厅和宾客们欢饮。这时他突然看到瑙西卡在大厅的门口。奥德修斯进宫后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公主为人庄重,深居内廷,不参加男子们的宴饮。现在,她想跟高贵的客人告别。公主赞叹地望着他的魁梧的身材和俊美的面庞,温柔地说:“高贵的客人,愿你健康幸福!希望你归国后也能时常想起我!”奥德修斯深受感动,回答说:“尊敬的瑙西卡,如果神衹给我赐福,让我平安地回到故乡,我一定把你当作神衹一样,向你祈祷,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着,他进入大厅,在国王身边坐下。仆人们正忙着倒酒,分肉。盲人歌手特摩多科斯被带进来,坐在中间。奥德修斯把使者唤来,将面前的烤猪肉亲自割下最好的一块,放在盘内,对使者说:“朋友,请把这块肉送给歌手,我应该向他表示敬意。歌手应该处处受到尊重,因为他们是缪斯的学生。缪斯教给他们歌唱,并到处照顾他们。”盲人歌手十分感激地收下他赠送的食物。 饮宴完毕,奥德修斯又转身对特摩多科斯说:“我在世人面前赞美你,亲爱的歌手。你美妙地歌唱了希腊英雄的命运,好像你身临其境,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了这一切事情一样。来吧,继续唱下去吧,唱一唱木马计的故事和奥德修斯的业绩吧!” 歌手愉快地听从了他的吩咐,所有的人都静静地听他歌唱。当奥德修斯听到歌颂他的事迹时,他又禁不住暗暗地流下泪来。国王阿尔喀诺俄斯注意到了,止住了歌手的歌唱,并说:“我们最好还是让竖琴休息吧。自从歌声响起时,我们的客人更加忧伤,更加悲哀。我们无法使他欢乐。外乡人哟,请告诉我们,你的父母亲是谁,你从什么地方来?我并非出于好奇而问你,我们必须先知道你的祖国,知道你的家乡,我们淮阿喀亚水手才能把你送回去。除此以外,他们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不需要向导。他们只要知道地名,就能穿过浓雾或黑夜,驾船向目的地航行!” 奥德修斯听到这友好的要求,回答说:“尊敬的国王,你不要以为歌手并没有给我带来欢乐!正好相反,听到美妙的歌喉,真是一件乐事。瞧,一个民族英雄的事迹由

歌手歌唱,客人们在美食面前,一边品尝,饮酒,一边倾听,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了。亲爱的主人,如果你真想知道我的身世,我也愿意趁着酒兴说给朋友们听听,以此感谢朋友们对我深厚的情意!” 这还没立冬呢,雪天使便摇摇摆摆的从天而将,雪下得不急,但是一片片的雪花都棱角分明鹅毛般大,“哇!竟然下雪了,好美呵呵。”凌汐凝显得异常兴奋。 郗卓附和道:“的确,这世间最美的便是雪花,它生于洁净空灵的蓝空,落在地上经人践踏后也不肯苟活,哪怕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也要升华重返蓝空。” 姝然故意用藐视的眼神瞧着凌汐凝,“这雪花的魅力可真大,瞧把你们乐的,多久没看过雪了?” 郗卓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情不同。” 凌汐凝平静下来,手指轻触到落下的雪花,她低了低头说道:“嗯,自从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就没再看见过雪花,算一算应该有几年了吧。” 姝然这才知道说了错话,于是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把你当做朋友才说了玩笑话。” 凌汐凝问道:“你把我当做朋友,真的么?” “嗯,那当然。”姝然点头说道。 凌汐凝瞧见姝然那副坚定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感动起来,眼睛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姝然以为自己又说错了话惹恼了凌汐凝,便上前安慰,“姝然是乡下来的丫头,书没读过多少,嘴巴笨得很,自然不会说话,若是姝然刚刚冒犯了凌姐姐,姐姐你千万别把姝然的话当真,你只管当做玩笑话就行。” “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那么小气呢!你的话就像冬季里的篝火,温暖我的心,你的热情绝对可以融化三尺之冰,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斤斤计较。” 郗卓故意打了个寒战说道:“哎哟好冷呀你们两个女子说话那么肉麻,诶呀……真受不了……” 雪越下越大,世界变得银装素裹,三个大人像孩童似的玩起了打雪仗的游戏。乐极总是要生悲的,凌汐凝见郗卓突然没有了玩耍的兴致,问道:“是不是在担心着什么?” “嗯?没有呀,只是有点累了。” “郗卓……”凌汐凝咽了口唾液,又说道:“我可以直接叫你郗卓么?” 刚才凌汐凝的一声“郗卓”让郗卓感受到了亓官韫的气息,郗卓愣了愣神说道:“嗯,可以,一个名讳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呵呵。 凌汐凝抿了一下上嘴唇说道:“我们真正的相识快一天了,是不是担心亓官韫永远离你而去?” 见郗卓没有说话,凌汐凝又说道:“你放心,她还会回来的。若是她回不来,你可以把我当成亓官韫呀,我会学得像韫儿一样的。” “不行!她是她,你是你,我爱的是亓官韫,而不是她的影子!”见郗卓如此大的反应,姝然拽了拽郗卓的袖子,小声说道:“干什么突然这么凶,人家是女孩子耶。” 凌汐凝抹着眼泪,离身而去,消失在郗卓的视线中。 姝然问道:“你不去追她?” 郗卓说道:“不用,直觉告诉我,她会没事的。” 姝然用食指指了指郗卓,还用极其蔑视的眼神瞪着他,“你呀你,说你什么好呢!怎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哼幸好当初我没嫁给你” “切……”郗卓无奈的说道:“你没听出汐凝的话是什么意思么?我要是迎合着她,那岂不是害了她?毕竟凌汐凝是死了的人,韫儿是活生生的人,若是韫儿哪一天真得不再出来了,我岂不成了杀人凶手?况且,真要让汐凝一辈子当韫儿的影子么?” “韫儿姐姐的病又不是你造成的,这关你什么事?你怎么会成为杀人凶手呢?” 郗卓捂着胸口激动地说道:“韫儿早已把心交给了我,若是她永远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我也不能将她的心还给她了你说我不是杀人凶手是什么?” 雪停了,浓雾散了,太阳又从云堆里露出脸来,阳光照射在天边的薄雾上,显出了好看的七彩之虹。 凌汐凝回到家中,拿出笔纸,鼓起最大的勇气给亓官韫写了一封信:韫儿妹妹,我是汐凝姐姐。此刻的你,是不是内心充满恐慌?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出来的机会,所以我要把一些事情告诉你:似乎沉睡了很长时间,当我醒来时,不知他们为什么叫我韫儿,后来照了镜子才知道。我只是个寄生于你身体里的影子,那时的我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样,万般无助,崩溃。我今生最羡慕的人便是你,所有的人都疼爱着你,我却没有得到爱的资本。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