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26章你在哪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6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当这代人也降入地府时,宙斯又创造了第四代人。这代人应该住在肥沃的大地上,他们比以前的人类更高尚,更公正。他们是神衹英雄的一代人,即古代所称的半神的英雄们。可是最后他们也陷入战争和仇杀中,有的为了夺取俄狄甫斯国王的国土,倒在底比斯的七道城门前;有的为了美丽的海伦跨上战船,倒在特洛伊的田野上。当他们在战争和灾难中结束了在地上的生存后,宙斯把他们送往极乐岛,让他们居住和生活在那里。极乐岛在天边的大海里,风景优美。他们过着宁静而幸福的生活,富饶的大地每年三次给他们提供甜蜜的果实。 古代诗人希西阿说到世世代代的人类传说时,慨叹道:“唉,如果我不生在现今人类的第五代的话,如果我早一点去世或迟一点出生的话,那该多好啊!因为这代人是黑铁制成的!他们彻底堕落,彻底败坏,充满着痛苦和罪孽;他们日日夜夜地忧虑和苦恼,不得安宁。神衹不断地给他们增添新的烦恼,而最大的烦恼却是他们自身带来的。父亲反对儿子,儿子敌视父亲,客人憎恨款待他的朋友,朋友之间也互相憎恨。人间充满着怨仇,即使兄弟之间也不像从前那样袒诚相见,充满仁爱。白发苍苍的父母得不到怜悯和尊敬。老人备受虐待。啊,无情的人类啊,你们怎么忘了神衹将要给予的裁判,全然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处处都是强权者得势,欺诈者横行无忌,他们心里恶毒地盘算着如何去毁灭对方的城市和村庄。正直、善良和公正的人被践踏;拐骗者飞黄腾达,备受光荣。权利和克制不再受到敬重。恶人侮辱善人,他们说谎话,用诽谤和诋毁制造事端。实际上,这就是这些人如此不幸的原因。从前至善和尊严女神还常来地上,如今也悲哀地用白衣裹住美丽的身躯,离开了人间,回到永恒的神衹世界。这时候,留给人类的只是绝望和痛苦,没有任何的希望。” 提到赫拉(朱诺),我们大抵都知道她是宙斯的妻子;她原来是克洛诺斯和瑞亚的女儿。她出生于萨摩斯群岛,也有人说是在阿尔戈斯,但她是由珀拉斯戈斯的儿子特米诺斯在阿卡迪亚抚养长大的。季节女神是她的保姆。赫拉的孪生兄弟宙斯在驱逐了父亲克洛诺斯以后到克里特的诺塞斯(一说是阿尔戈利斯的索那克斯山,现称杜鹃山)找到了她,并向她求爱,但最初并未成功。后来宙斯隐身为一只羽毛披乱的杜鹃鸟,赫拉这才可怜他,温柔疼护地把他放在怀里取暖。宙斯立刻现出真形并强奸了她。她在羞惭无奈下便嫁给了他。 赫拉和宙斯的新婚之夜是在萨摩斯度过的,这一夜就是人间的三百年。赫拉定期在阿尔戈斯附近的卡那萨斯泉沐浴从而重获贞洁。 宙斯和赫拉总是免不了吵架。赫拉对宙斯沾花惹草的行为十分恼火,常常千方百计地设下圈套羞辱他。宙斯从没有真心实意地信任赫拉。而赫拉也知道,如果她冒犯他过了一定的限度,他会打她的,甚至用霹雳击她的。因此,她采取冷酷的计谋,例如在生赫拉克勒斯的事情上;有时,她借用阿佛洛狄特的腰带来勾起他的情欲,从而削弱他的意态。 有一次,宙斯的傲气和喜怒无常的脾气实在太叫人难以忍受。于是赫拉、波塞冬、阿波罗和除了赫斯提外所有的奥林波斯神祗乘宙斯躺在床上熟睡之际一拥而上,用生牛皮绳把他捆绑起来并打上一百个绳结,使他动弹不得。他威胁说要把他们立即处死,但他们早把霹雳放在他伸手莫及的地方,因而对他的威胁报以满带嘲弄的大笑。当他们欢庆胜利并且怀着猜疑妒忌之心讨论继承宙斯王位的人选时,海上女神特提斯看到奥林波斯山将爆发一场内战,便急匆匆把百臂巨人布里亚柔斯找来。这位巨人把一百只手都同时用上了,迅速解开绳结给主神以自由。因为是赫拉领导了这场阴谋活动,宙斯便用金手镯铐住她的手腕,把她吊在空中,脚踝上还绑上铁钻。别的神祗气恼万分,但不敢拯救赫拉,尽管她哭喊得十分凄惨。后来宙斯答应释放她,条件是大家要起誓永不再造反。诸神们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还是个个作了保证。宙斯罚波塞冬和阿波罗去给拉俄墨冬国王当奴隶,他们为国王建造了特洛。 凌汐凝双手抱住头,泣不成声地说道:“他,他不是人,他葬送了我娘的青春,他毁损了骆叔叔的尊严,他更毁了我的一生,他不是人!呵……以前那个活泼,美丽,可爱的汐凝再也回不来了。” 郗卓问道:“难道你就是年长韫儿四岁的姐姐?” “你怎么知道?” “哦,嗯……很久前我是无意间听别人说的,是谁说的我也忘记了。呵呵”郗卓当然记得这件事是亚芮给自己说的,郗卓为了避免给亚芮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就不提名姓的了。 郗卓又说道:“恨一个人总有缘由的吧,能否将你的过去告诉我们?” 郗卓看得出凌汐凝对自己不太信任,于是诚恳的说道:“请凌姑娘相信我们,我们绝对不是有意看你的

笑话,只是韫儿的情况越来越差,我们又不知道韫儿的病根在哪,我只是希望通过了解你的故事从而挖掘出韫儿的病根,哪怕机会很渺茫路程很艰辛,我也不惜一试。” 凌汐凝一动不动的盯着郗卓,弄得郗卓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凌姑娘,我长得很奇怪么?” 凌汐凝的眼睛红了,但为了在他人面前假装坚强,她极力克制住眼泪的流出,她时常哽咽的问道:“亓官韫得的可是神经病,我虽然寄生在她的身上,但是我没有她的思想,她依然是她,我依然是我。针扎似的头疼,心情烦躁时的那种崩溃,睡醒过来时的那种茫然,都让我备受煎熬。我想韫儿应该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吧。” 郗卓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不快点逃离韫儿的世界?要知道以后你也不会好过的。呵难道是为了亓官家的金银财宝?” “呵”郗卓冷笑一声继而说道:“亓官家有多少元宝我没心思数过,我只看着星星掰着手指数过我对韫儿付出了多少爱?” 凌汐凝好奇地问:“那么你付出了多少?” 郗卓微笑的说:“郗卓太笨了,数不清楚。” 凌汐凝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出来,“你还好人,我真真切切的为韫儿感到高兴。” 郗卓说:“既然你认为我是好人,那总该说出你的故事了吧?” 凌汐凝抽泣了两声后,点头表示答应。 姝然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说悄悄话,是不是我该回避?” 凌汐凝冲姝然微笑着说:“不用,郗大夫一个大老爷们都在,更何况你是个女孩子。啊……好久没向别人唠过家常了,那种感觉好怀念呢……”凌汐凝低下头又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所以我就不忌讳了。现在想想,我倒蛮想有更多的人倾听我的故事,对,那些陈旧岁月是覆盖了许多的灰霾,但我不希望真相从此湮灭。” 姝然点着头说道:“嗯,谢谢你信任我们。” 凌汐凝捋了捋鬓发,说道:“有些事情我也是从娘和慕楚姐姐的嘴里听来的,算一算得在二十五年前了。” 二十五年前,亓官耀辉和管家骆滨,侍女慕楚一同去江南买一批绸缎,回来时途径骆滨家。骆滨便邀请亓官少爷到家中一坐。 刚一进门骆滨便吆喝道:“玉歆快出来,来客人了。” “嗯,马上。” 片刻后一位长有卧蚕眉,丹凤明眸的女人走了出来。骆滨拉着凌玉歆说道:“这位就是亓官少爷。” 凌玉歆向亓官耀辉做了个揖,“玉歆见过亓官少爷。” 亓官耀辉用折扇扶起凌玉歆的刹那,四目交对早已暗送了秋波。 晚饭后骆靑帮亓官耀辉收拾了卧房,“少爷,今晚您只能委屈在寒舍了。” 亓官耀辉连忙说道:“哪里话,你虽是我家的管家,但是我们俩年纪相仿,以后就以兄弟相称便是,你兄弟我……就这么点苦还受不了?” 骆滨傻傻的笑了笑。 亓官耀辉拍着骆滨的肩膀说:“时候不早了快去歇息吧,明儿一早儿咱就赶路。” 一大早,凌玉歆便准备好了酒饭。 “呵,没想到玉歆妹妹这么勤快。”刚从卧房出来的亓官耀辉看到满桌的酒菜说道。 凌玉歆莞尔一笑,道:“哪里,这些只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幸亏有慕楚这丫头的帮忙。否则我恐怕连亓官家后厨的丫头们都不及呢。” 亓官耀辉说道:“不不,你比她们强多了,不光饭做得好,人长得也水灵。” 凌玉歆脸蛋顿时泛红,羞得低下了头。 “少爷,你起得这么早。”这时刚起床的骆滨说道。 “我再怎么早,也比不上玉歆妹妹早。”亓官耀辉笑着说道。 凌玉歆说道:“饭菜快凉了,别光顾着恭维了,快吃饭吧。” 亓官耀辉夹了一片莲藕吃进嘴里,“嗯,不错,这莲藕炸得外酥里内,正合我口。”凌玉歆说道:“谢谢亓官少爷的夸奖,哦,对了,你们待会儿就走么?” 骆滨说道:“嗯,等着生意不忙时我再请假回家。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那么傻乎乎的攒着钱不知道花!多给自己置几件衣服,想吃什么买就是啦。” 亓官耀辉说道:“我将慕楚留在这儿伺候玉歆妹妹。她虽然只有十几岁,认书写字不在话下,而且人很机灵能干呢。” 凌玉歆说道:“我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的不需要人伺候。” 亓官耀辉说道:“我和骆滨现已称兄道弟了,本来就应同甘共苦。” 骆滨冲着凌玉歆说道:“亓官少爷是说一不二的人,你就别推辞了。” 凌玉歆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亓官少爷了。” 骆滨说道:“少爷,我吃饱了,我先去后棚把马牵来。” “嗯,你去吧。”亓官耀辉又回头冲慕楚说道:“你去帮帮骆管家。” 慕楚说道:“嗯,我这就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