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25章自由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619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郗卓大夫,你好歹回来了”正要开药堂门锁的郗卓回头看了看,原来是亚芮匆匆忙忙跑来。 亚芮焦急地说道:“这是今天下午我来怀善药堂的第三趟了,每一次都是扑了个空,这次老天终于长眼让我遇到你。” 郗卓笑着说:“嗯?怎么了慢慢说。” “我家小姐突然失去理智了,正在打砸家里的东西呢,谁拉都拉不住。骆青大哥也请了几个大夫,但那些都是庸医,都制服不了我家小姐。” 郗卓变得惶恐起来,“姝然你去拿针灸包。我和亚芮先走着。你快点追上来。” “针灸包在哪?” “柜台下边的雕花木盒里,咱们走,亚芮。”说着,郗卓和亚芮便急急忙忙去了亓官家。 正如亚芮所言,亓官韫像个脱了缰绳的烈马,完全没有了理智,厅堂内碎瓷遍地,盆栽一个个的横七倒八,地上有着一堆一堆的泥土。下人们一个个的鼻青脸肿,有的下人甚至还在流着鼻血,亓官韫毕竟是金枝玉叶,这下人们对大小姐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得忍气吞声。有两三个壮汉挡在了亓官韫的前边,以防伤着亓官耀辉和亓官夫人。趁着下人们不注意,亓官韫后脚一抬踢在了那个满脸胡茬大汉的下裆部,那大汉疼得要死,周围人赶紧扶了上去。亓官韫冲在了亓官耀辉的身前,一把抓过了亓官耀辉的衣襟,并咬牙切齿的念叨:“亓官耀辉,你该死!今天就是你偿命的日子!” 亓官耀辉变得忐忑不安起来,试图用力拽开亓官韫的手,“韫儿,我是你爹呀,难道你忘记爹最疼你了么?” 亓官韫的眼睛里闪烁着红光,那样邪恶,那样令人惊心,她瞪着亓官耀辉,眼神里有一股不可阻挡的杀气,似乎是想把亓官耀辉一口吞进肚子里才罢休,“我没有爹!我爹早死了!你也不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 亓官耀辉连忙改口说:“好好好,你爹死了,可是你还有娘呀,难道你想让你娘下辈子守寡么?你忍心么!” “混蛋!你不配提我娘!再说了我娘早死了,都是被你们害死的!今天就是给我娘偿命的日子!” 亓官夫人亦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韫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娘呢?你让娘寒心呢……我求求你把你爹放开吧,娘给你跪下了还不行吗?”说着,亓官夫人便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咳咳咳咳韫”亓官耀辉干咳着,憋得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亓官韫死死地卡住亓官耀辉的脖颈两侧,毫不怜悯亓官二老。 其中两个大汉稳住脚下一左一右站着,粗壮有力的胳臂一伸,一下子将亓官韫掳了过来。 “咳咳。”亓官耀辉趁时喘了口大粗气,要是没有那两个大汉一下子掳开亓官韫,恐怕亓官耀辉此时早已归了西。 正在这时郗卓以极速跑进了亓官家的厅堂,抽出数根一寸长的银针,熟练地扎在了亓官韫百会,太阳,神聪等穴位。在麻针的作用下亓官韫不再挣扎,很快便昏睡过去。 深秋的夜晚是最美的,皓白的月亮将大地照得通亮,点点星辰以它影影绰绰的光线,将希望带给人间,都已是深夜了,亓官韫还是没有醒来,郗卓坐在床前静静的看着亓官韫的眼睛,他是希望韫儿一睁眼便能瞧见自己,都这样不吃不喝的坐了几个小时了,但郗卓仍不觉得腹饥眼乏。亓官夫人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亓官耀辉脖子上的浅红伤痕不由得感叹道:“家门不幸呀,我们亓官家的千金,到底是着了谁的魔?我求求老天还是把一切的不幸加在我身上吧。”说着亓官夫人抹去了两旁上的两行泪。 “咳咳,我说,夫人你还胡说八道!你还嫌家里不够乱么!咳咳。”亓官耀辉顿时怒发冲冠,使劲拍打着身旁的书桌。 姝然看不下去了说道:“伯父伯母,你们还让不让你们的女儿活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吵闹。” 亓官耀辉听见这话可不愿愿意了,眼前这个无名小辈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察觉到亓官耀辉要呵斥姝然,郗卓连忙说道:“亓官老爷,姝然说得也对,为了韫儿着想你们是应该先消停一会儿了。” 亓官耀辉用白眼瞟了一下郗卓说道:“对了,我还没说你呢,你一晚上都盯着我家韫儿看,是居心叵测还是你们当大夫的都得这样观察病人?” 姝然笑着说:“这个伯父有所不知,郗卓哥行医的特点就在此,他能不厌其烦的盯着病人瞧几个小时,为的只是能更好的观察病人细微的病征。您要是不服气的话,那么你就自己看着你女儿吧,要是你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我们可不负责任啊……”说着,姝然就要去拉郗卓离开。 亓官耀辉赶忙赔不是说:“郗卓大夫姝然姑娘,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呀,我老糊涂说错话了还不行?” 姝然得意的说道:“

那还差不多。” 郗卓说道:“伯父伯母,骆青大哥你们去休息吧,我和姝然在这儿就行,再说了亓官老爷还有伤,气血不足得多静养才好。韫儿有我和姝然看着你们就放心吧。” 亓官耀辉挥手说道:“行了,行了。别一口一个韫儿的,最好别再让我听见你这么叫韫儿。臭小子别忘记你自己的身份!” 郗卓没再说什么,目光透过窗外看向了天空中那微光星辰。 骆青说:“好了老爷,您若是再生气,对身体可更不好……郗卓大夫说得也对,你快休息去吧。” “嗯,也好。” 亚芮和亓官夫人搀扶着亓官耀辉回了卧房。 烛芯好久没有挑了,烛光时亮时暗,烛台里的蜡油快满了。 郗卓趴在亓官韫的床前睡着了,姝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亚芮刚刚悄悄进来给他们二人披了一件薄褥便出去了。深秋过后便是初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夜晚更是寒气逼人,姝然毕竟是女儿身哪能禁得住这般寒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亓官韫眼皮子鼓动欲要醒来的样子,姝然赶紧去摇醒了郗卓。郗卓扶着亓官韫坐起来,郗卓兴奋道:“韫儿,你终于醒啦” 亓官韫用疑惑的眼神瞧了瞧郗卓,又看了看姝然。 郗卓问:“现在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不是亓官韫,我是凌汐凝。” “啊……”郗卓连忙退身一步。姝然也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郗卓又走上前去用试探性的口吻问道:“韫儿你在跟我开玩笑是吧。” “呵,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么?忘记上次我去过你的药堂买过川乌?” 此刻,郗卓扔掉了刚刚的那种惶恐反而变得比以往都要沉着冷静,他随便拿了一个彩釉茶碗,呷了口茶水,整了整衣襟后便坐在了圆木凳子上,冲眼前所谓的凌汐凝说道:“我们开门见山地说好么?” 凌汐凝仰起头说道:“我喜欢你这么直接,但是你不用问我就知道你想要问什么。”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那更好,省的我还得给你解释一通。” “你想问什么你就问吧!” 郗卓疑惑道:“你知道亓官韫的存在么?” “呵,笑话,你这也叫问题吗?你给我好好听着我的回答就算全世界都蒙骗了亓官韫,但也始终蒙骗不了我。” “这么说,你知道她的存在了?” 凌汐凝不语。 郗卓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么做?” 凌汐凝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郗卓。 郗卓深吸一口气继而说道:“你和亓官老爷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到了你要置他于死地的地步?” 凌汐凝冷冷说道:“这是我的私事。呵!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郗卓大吼道:“就凭你寄生在我心爱的女人身上,你让她差点失去了父亲,差点让她成了弑父的罪人,你在一点一点的将我的爱人夺走,你说我凭什么不能问你!”神衹创造的第一代人类乃是黄金的一代。那时候统治天国的是克洛诺斯(即萨图恩)。这代人生活得如同神衹一样,他们无忧无虑,没有繁重的劳动,也没有苦恼和贫困。大地给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硕果,丰盛的草地上牛羊成群,他们平和地从事劳动,几乎不会衰老。当他们感到死期来临的时候,便沉入安详的长眠之中。当命运之神判定黄金的一代人从地上消失时,他们都成为仁慈的保护神,在云雾中来来去去,他们是一切善举的施主,维护法律和正义,惩罚一切罪恶。 后来神衹用白银创造了第二代人类。他们在外貌和精神上都与第一代人类不同。娇生惯养的孩子生活在家中,受到母亲的溺爱和照料。他们百年都保持着童年,精神上不成熟。等到孩子步入壮年时,他们的一生只剩下短短的几年了。放肆的行为使这代人陷入苦难的深渊,因为他们无法节制他们的激烈的感情。他们尔虞我诈,肆无忌惮地违法乱纪,不再给神衹献祭。宙斯十分恼怒,要把这个种族从地上消灭,因为他不愿意看到有人亵渎神衹。当然,这个种族也不是一无是处,所以他们荣幸地获得恩准,在终止生命以后,可以作为魔鬼在地上漫游。 天父宙斯创造了第三代人类。即青铜的人类。这代人跟白银时代的人又完全不同。他们残忍而粗暴,只知道战争,总是互相厮杀。每个人都要千方百计地侮辱其他人。他们专吃动物的肉,不愿食用田野上的各种果实。他们顽固的意志如同金刚石一样坚硬,人也长得异常高大壮实。他们使用的是青铜武器,住的是青铜房屋,用青铜农具耕种田地,因为那时还没有铁。他们不断进行战争,可是,虽然他们长得高大可怕,然而却无法抗拒死亡。他们离开晴朗而光明的大地之后,便降入阴森可怕的冥府之中。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