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22章噩梦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6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丁点关于女孩的消息。 这天,李德鸿又去深山里打猎,遇到了一只大獐子。他便追了上去。可那獐子跑得极快,他怎么都追不上。待他停下脚步想休息一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迷失在这深山老林中了。 不一会儿,太阳落山了,天也黑了下来。林子里影影绰绰,寒气逼人,他不由得害怕起来,赶紧借着月光,寻找栖身之所。正巧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小古庙,他便朝那古庙走去。推门一看,里面满地灰尘,到处都有鸟兽的踪迹。算了,凑合一下吧,总比在外面喝西北风好吧。李德鸿这么想着,便在屋檐下合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像是有一群人朝这来了。李德鸿一下惊醒过来:“这么晚了。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过往的行人?看来,那些人不是强盗。就是山精树怪了!”想到这里,他急忙沿着门框爬到屋梁上,悄悄看这帮家伙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 一会儿工夫,只见有十几个人来到庙前,前面两个侍卫提着大红灯笼开路,为首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却做着君王打扮,头戴金冠,身着黄袍,腰间还束着一条白玉带,随从有十多人,个个长得丑陋无比,生着野猪马猴一样的嘴脸。那为首的径自到神案前坐了下来,随从们则手拿兵器整齐地站在台阶之下,气氛严肃。 “好个猖狂的妖怪!看我来好好教训你们!”李德鸿取出弓箭,在屋梁上弯弓射箭,一箭射出,箭若流星,正中那个头戴皇冠者的手臂,只听得那怪物痛苦地嚎叫一声,便急匆匆地逃走了。一时间,庙中大乱,不多一会儿,那些随从、护卫也都逃跑了。等到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李德鸿便跳下屋梁来,淡淡的月光照在地上,他好像看见神座旁有一点血迹。那血迹从大门出去,一直向南去了。李德鸿现在一点也不怕了,他沿着血迹追踪而去,一直追了五里多路,最后发现了一个大洞,血迹到这里就消失无踪了。他在洞口转来转去,不料,一不小心一脚踏空,跌到那个大洞里。那大洞仿佛有万丈之深,抬头不见天日。 “完了,看来今天我要命丧于此了!”李德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发现身边有一条隐秘的小路。他沿着那条小路一直往前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再往前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他看见面前有一间石制小屋,屋上悬挂着一个巨大匾额,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申阳之洞 那洞前站着几个守卫,模样丑陋可怕。他们看见李德鸿,吓了一跳,都用兵器对准他,厉声喝道:“喂,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大人,我是个草药郎中,以行医为业。这不,在山里采药时迷了路,不知怎么就到这儿来了。不想触犯了几位大仙,请你们一定要宽恕我啊!” 守门人听到李德鸿这样说,不禁高兴起来,其中有一个就试探着问他:“你是草药郎中,那一定懂得给人治病啦?” “那还用说!” “郎中先生。”守门人请求道,“昨日在巡游途中,我们的君王申阳侯被一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箭射中了,现在痛苦不堪,如今您来到这里,可真是天降神医啊!请在门口稍候,我们这就去里面禀告!”说着便进洞去了。不一会儿,他又出来了,恭敬地说:“我们主人请您为他治病疗伤,先生,请随我来。” 李德鸿急忙整理衣冠,跟随着侍卫进洞去了,他们穿过了几十重门廊。这才来到一个住所。只见那个住所设置着石凳石榻,装饰得十分华美,榻上俯身卧着一只老猕猴。正不住地喊疼,石榻旁边,站立着三位美貌的妙龄少女,一位为他打扇,一位为他热敷,一位为他擦汗。 李德鸿装模作样地替他诊脉,摸了摸伤口,说:“大王不要紧的,我有上好的金创药,一吃下去,立刻就不会痛了。这药是一位隐居的仙人传给我的,听说还能使人长生不老呢!” 老猕猴听后,眼睛都亮了,急忙伸手讨药。 “不要着急。我们今日相遇,自是有缘!”李德鸿把所带的药倒了出来,让老猕猴服了下去。小妖怪们听说这药能让人长生不老,十分羡慕,都上前叩拜,请求神医能分给他们一点,好一起长生,其实,这药并不是什么神药。而是李德鸿平日里狩猎用的毒药。那群妖怪争先恐后地吃下毒药,不多一会儿,药性发作,便纷纷倒地死去了。 石壁上挂着一口宝剑,李德鸿伸手取下那口宝剑,如切瓜砍菜般将妖怪的头一个个砍了下来,数一数,大小共三十六个。那伺候老猕猴的三位少女吓得花容失色,一起跪了下来,异口同声地哭泣道:“壮士饶命,我们几个是人并非妖怪,不知怎地,被那妖猴运用妖法掳到这里,就是想寻死都找不到办法啊!本来已经不指望能活着出去。没想到今天终于可以逃出生天,为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们愿意终身侍奉左右。” 那三名少女都是桂州郡人

氏,其中有一位,正是钱家失踪已久的女儿。 不料洞穴幽深复杂,李德鸿带着三位少女在洞中找寻了许久,也不见出路。正当他们如无头的苍蝇在洞中乱转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来到的是几位老人,只见他们鼻尖眼小,都蓄着黝黑浓密的长须,穿着皮衣服,其中一位穿着白色皮衣的老头儿上前来对李德鸿作了一揖,恭恭敬敬地说道:“好汉。我们都是老鼠精。我们在这个地方安安静静生活了好久,不料最近来了一帮猴妖怪,他们抢占了这个地方,逼迫我们离开,我们无力反抗,只得流落他乡,没想到您替我们赶走了这帮强盗,我们的感激之情用语言都说不尽呢。”说着,他们从袖子中取出很多金银珠宝,捧给李德鸿。 但李德鸿却并不接受,“老人家,请不要太客气。这个地方是你们的故居,那你们对出入洞府的路途一定很熟悉吧,我现在找不到出去的路,如果你们一定要表示感谢,就请替我指引归途吧。” “这有什么难的!”老人们齐声说道,“恩公请闭上眼睛,只要一盏茶的工夫我们就能把你们送回去了。” 按照老人们说的。李德鸿和三位少女闭上了眼睛,忽然,他耳边响起了疾风骤雨的声音,一会儿,风停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眼前有一只巨大的雪白老鼠,那老鼠身后,跟着一群如同小猪一般大小的老鼠。那大白老鼠指给他一个洞,那洞一直通到路口。李德鸿引着三位少女走出洞来。把她们一个个都送还给了家里。钱老头和他老伴喜出望外,当即宣布李德鸿已经是自己的女婿了,而其他两位少女的父母也十分高兴,愿意把女儿嫁给李德鸿,就这样,李德鸿娶了三位美丽的夫人,而且得到了巨额的财富。 后来,李德鸿还背着三位夫人悄悄回去找寻那个洞口,可是哪里还有洞口呢?只有一片翠绿逼人的茅草,在风中摇摇晃晃罢了。 眼看着两人出门之后,姝然给郗卓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的桌案上,抖了抖裙摆坐了下来。 郗卓试探性地问:“你,不恨韫儿了?” 听了这话,姝然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呵,你都打心眼里原谅她了,我,还有恨的必要么?” 郗卓咽了口唾液,说道:“之前的那件事,我想过要离开她,学着去恨她,但是,我试过了都是徒然的,我根本就做不到,游离在恨与爱的边缘,挣扎在两难之中。真的,那种感觉比挨刀子的感觉还要痛苦,我想,最近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掺杂韫儿的苦衷。” 姝然的眼睛闪烁,脸有意的扭向一侧,“嗯,我明白。” “对了,姝然。”郗卓猛地一说惊着了旁边的姝然。 姝然从忧郁中走了出来,定了定神说道:“嗯?怎么了?” “咳咳”郗卓咽下了一口白水,随即说道:“那次你和韫儿喝酒了么?” 姝然扑哧一笑,说:“什么,喝酒?我们又不是拜把子,再说了,两个女孩子之间喝酒干嘛?你不觉得很荒唐么?” “行了行了,我问你一句,你瞎扯那么多话……” “不是,你问这儿干嘛?” 郗卓若有所思地说:“是不是韫儿曾向你提过她忘记关押你的事?” “嗯,这有什么疑问么,也许她是为了摆脱这段污浊之行,不想再提及罢了。” “不不不,她没必要那么做,以嫁给最恨的人作为条件而关押你,你不觉得很不符合逻辑么?” “嗯,话是没错,但是当时我们聊着聊着天,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很凶嘞……” 郗卓问:“那么她还是她么?” 姝然大笑:“哈哈哈……你这问的什么话?她不是她是谁?她是因为知道我和你是很亲密的青梅竹马,她才把我关进牢房的。再说了……这世上不就只有我和她喜欢着郗卓哥么……” 姝然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真的会嫁给赵普么?” “很难说,但是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郗卓斩钉截铁地说道。 “对了,姝然,明天我要去拜访一位老故友,你在家呆着别乱去。” “远么?” “有点远。” “我能跟着去么?” “去郊外带着个女眷不方便。”郗卓见姝然低下了头,寻思了片刻说道:“好吧,你快去睡,明天一早就走。” “真的么,太好了。哈哈”姝然高高兴兴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亓官大院内到处都黑漆漆的,只有亓官韫房内的煤油灯亮着,亚芮敲了敲门后进到屋里。“小姐,你怎么还没睡?” “是亚芮呀,这不你也没睡么?” 亚芮揉了揉腥松的眼睛说道:“我刚刚去茅厕了,看见你的房间里还亮着,我以为你忘记熄灯了呢,走进来一看,原来是你还坐着发呆呀。” “亚芮,我睡不着,要不你再陪我一起睡吧。” 亚芮瞪大了眼珠子,说道:“上次陪你睡觉已经是大不敬了,这次嘿嘿我看还是算了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