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19章如影随形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7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喂,怎么生气了?”郗卓的手搭在了亓官韫的肩膀上,好心问道。 “放开你的手,我讨厌你!”亓官韫跺着脚,哭着说道。 亓官韫此话一出弄得郗卓也不痛快了,“我说,你别总好摆出你们这些资本家小姐的傲慢态度行么?难道我欠你什么吗?我一下火车就直奔你这儿,你还想让我怎么做?” 亓官韫听郗卓这么一说,委屈也就没那么多了,吸了吸鼻腔,抹掉了脸上的泪珠,说:“真的么,你连家还没有回去么?你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姝然?” 郗卓瞅了一下亓官韫继而把头扭到别处,“当然,姝然在家她不好逛街,我放心得很,至于对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若是人在他乡,思人思乡之痛足足可以把我杀死,不过如今我回到了故土,见到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我又死而复活了,你看你一直还没有给我好脸色呢!我心里也难受着呢。” 亓官韫微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呵呵,好郗卓,别生气了哈。” 郗卓扑哧的笑了一下,用手指轻轻敲了敲亓官韫的额头然后说道:“我可没你像你似的,小家子气!我可是很好哄的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向我道歉,那我何必继续生气。” 亓官韫说:“对了,你这几个星期肯定见识到了许多好玩的,给我说说呗。” 郗卓皱笑了笑说道:“我刚刚不该生气,是我的不对,我看你倒更有如隔三秋的感觉,说明你爱我爱得深,爱我爱得切。” “为什么你。”还没等亓官韫说完,一个身穿军服的人朝亓官韫跑了过来,“亓官小姐原来你在这儿。” 亓官韫打量了一下那个军人,问道:“怎么?你认识我?” 军人笑着说:“呵呵上次你到督军府的时候我曾见过你,对了,我家少爷让我问你那个叫姝然的女人已经关了一天多了,人不吃不喝的也不是个办法,究竟该怎么处置她?” “你胡说什么!”亓官韫着急的说道,“怎么,难道姝然姑娘被你们关起来了?” 那军人又说道:“那天晚上,亚芮姑娘说是奉了你的令,要求赵普少爷将姝然姑娘关押大牢的。” 在一旁的郗卓恶狠狠地看着亓官韫,“你还在伪装什么?没想到你这个资本家的小姐劣根那么深,你怎么如此自私,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瞎了眼真是看错你了……” “我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郗卓你听我说。” 郗卓探着头靠近亓官韫的脸,大声喊道:“好!我听你解释,你倒是说呀!” “姝然绝对不是我让关起来的,肯定是赵普陷害我。”亓官韫哭着抓起军人的衣领问道:“说,是不是你们陷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军人挣脱开亓官韫,说道:“赵普少爷和姝然姑娘有什么瓜葛?再说他们也不曾见过面,你是赵普少爷的未婚妻,赵普少爷陷害你岂不是往自己脸上抹黑!”那军人说完便气冲冲的转身离去。 郗卓苦笑道:“不用解释了,我也不想听了,如果姝然有什么不测,那么我这一辈子都恨你!”郗卓说完就转身而去。 亓官韫身子瘫在了地上,粉嫩的拳头用尽全部的力量砸捶着地面,瞬时间几朵血红色的梅花散开在地上,她几近失声地哭泣着,悲痛将心脏一片一片的撕咬着,郗卓来到了巡捕房,问站岗的门卫,“请问,你们这儿是不是关着一位叫姝然的姑娘?” 其中一个长着斗鸡眼的门卫说道:“是赵普少爷的未婚妻下的命令让我们抓回来的那位姑娘?” “是。”郗卓顿时有着撕心裂肺的感觉,只是自己没有想到亓官韫竟然是这么一个女子,为了金钱和势力可以不顾一切,他恨死自己了,为什么自己彻彻底底地爱上了这么一个女人,郗卓问:“那我可以进去看看么?” 斗鸡眼门卫冷笑道:“呵呵,行呀。” 正当郗卓要进的时候,斗鸡眼门卫的臂膀挡住了郗卓的去路,“这各行各界都有个规矩……” “我明白!”郗卓冷冷说道。 “弄个吉利数,这样吧,二百块大洋怎么样?”斗鸡眼门卫做着手势,腿脚抖动着,见郗卓低下了头没有吭声,变装腔作势的清了清嗓子,“咳咳,我说,你没钱来这干么,找揍的呀,快给我滚蛋,否则老子这枪可是不长眼的。” 自古以来民斗不过官,只见那斗鸡眼的门卫已做好了开枪的准备,郗卓好汉不吃眼前亏,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郗卓踉踉跄跄的走在路上,心里想着可以向哪些朋友借借钱,夜深人静,轮月高照,寒风凛冽,枝影摇,药堂内的烛光一直亮着,花了一下午的功夫郗卓才借到六十七块大洋,距离二百块大洋可不是一块两块的问题,他本想去亓官家借点钱算是亓官韫为自己的恶行所付出的代价,但当他跨出门槛时,怨恨止住了他前进的路,他曾经是非常爱她的,但出了这事后,他又非常恨她,本来

,恨与爱的距离绝对不是二百块大洋排排站的长度,应是前不见头后不着尾,而如今,恨与爱搅和在一起,出现在郗卓身上,让他头疼,恻怆与绝望,为了让自己与亓官韫离得更远,让自己能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他决定永生不见。 午夜中的秋风,像个永远吃不饱的狮子不停地訇哮着,它穿过敧斜的小路,挨家挨户的叩击门窗,时不时的惊醒梦中人,让人感觉莫名的凄惶。 “不是的,郗卓,你听我说。”亓官韫的叫嚷惊醒了躺在床外边的亚芮,亚芮摇晃着亓官韫的肩膀,“小姐,小姐你醒醒。” “啊!”随着一声尖叫亓官韫一下子坐起身来。“亚芮,你。你怎么还没睡呀?”亓官韫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姐,你是不是做恶梦了,把我都惊醒了。”亚芮嘟着嘴说道。 亓官韫揩了揩额头上的汗,继而说道:“好妹妹,我问你什么你都要如实招来。” 亚芮笑着说:“呵呵。我有什么好招的呀?你可是我的好姐姐,有什么事你不知道?” 亓官韫无奈的说道:“有些事儿,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问你什么你就要回答什么!” 亚芮迟疑地点了点头。 “姝然姑娘。”亓官韫咽了口唾液继而说道:“姝然姑娘被关进牢房了?” 亚芮点了点头。 “是我让关起来的?” “嗯,对呀。”亚芮用手摸了摸亓官韫的额头,“小姐,你的头不烫呀!怎么净说些让我都觉得糊涂的话儿?” “诶”亓官韫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双手环抱住肩膀,她低下了头冷冷问道:“那么,郗卓他只是外出三天而已?” “嗯,呵呵小姐你怎么了呀?在逗我玩么?”亚芮挠了挠后脑勺说道。亚芮刚说完话,亓官韫抬起头,此时的她已是泪流满面。 亚芮边抹掉亓官韫脸上的眼泪边说道:“小姐,你怎么了呀,你别吓我呀。” 自责,无助,孤独,萦绕在此时几近崩溃的心头。 “亚芮,为什么,这些事我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为什么?”亓官韫摇动着亚芮的肩膀哭嚷着。 “小姐,你在说什么呀?你是说刚刚你问的事都不记得?” 亓官韫抹去了脸上的泪珠,说道:“快去换好衣服,陪我去趟监牢。” “小姐,天这么黑去监牢干什么?老爷知道会骂死我的。” “没事,咱们从后门走快去快回,我想等咱回来时爹娘还在睡着觉,他们不会发现的。” “嗯!”亚芮点了点头。 东方微露晨曦,西南方的的月亮皎洁如玉,巷子里有煤油灯的光亮,那是正要开张的馄饨摊。 坐在牢房草榻上的姝然看见亓官韫的到来,冷冷说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想看见你,快给我滚!” “姝然姑娘,你还好么?” 姝然挑起眉,说道:“哼,你还真会说话,你在牢房里呆呆试试就知道我好不好了。” 亓官韫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郗卓他回来了,我已经和巡捕房的说好了,过一会儿他们自然会放了你。” 姝然冷笑道:“呵呵,原来如此,郗卓哥回来了呀,怪不得你从这猫哭耗子呢,别从这儿假仁假义的了,给我滚出去。” 亚芮看不下去了气冲冲对姝然的说道,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天还没亮我家小姐冒着寒气来看望你,你却。 “亚芮,别说了,这都是我不好,怨不得姝然姑娘。”亓官韫打断了亚芮的话,微笑着面对姝然说道:“最近我健忘的厉害,我回忆不起来当初对你所作的恶行,那些绝对不是出于我的本意,我们依然是好姐妹对么。” “我求求你走开吧,不要让我看到你,行不行呀!”姝然早已经不耐烦,舒了几口长气,“你拿着你那张恶心的嘴脸滚远点行么?” 亓官韫愧赧极了,牵着亚芮的手正要转身离开,此时姝然叫住了她,“你要是还有点自尊,麻烦你别再去’怀善药堂‘了!”此时亓官韫早已是泪如雨下,伤心地跑出了巡捕房。 “咚咚咚!”药堂门被砸的很响,郗卓赶忙从凳子上起身去开门。 “郗卓哥哥。”姝然兴奋地喊道。郗卓没想到竟然是姝然,捧过姝然的双手紧紧地握住,过了半晌才说:“来来来,快进来,外边寒气重。” “嗯!” 郗卓忙东忙西,一会儿端过热水来,一会儿拿筷子拿碗,弄得姝然眼晕。 “郗卓哥哥,你别忙了,我刚刚饿得实在不行了,正好路过张大爷的馄饨摊就混了个肚饱。” 郗卓叹了一口气,双手搭在了姝然的肩膀上,说:“好妹妹,这几天让你受苦了,唉!我这个当哥哥的真没用,连自己的妹妹都照看不好。” 姝然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郗卓哥这事儿不怨你,巡捕房的人也没把我怎么样,只是一天天的关在牢房里无聊的要死,呵呵。” “傻丫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对了,他们怎么会放过你?”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