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13章释放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0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3


亓官夫人见煮药的丫头药没端来,这人却先回来了,便不由得生气起来,“常燕你倒学会偷懒了!我让你去煎药,药呢?” 常燕连忙解释说:“夫人请息怒,常燕哪敢偷懒,只是在奴婢煎药时,小姐走了进去硬是抢了奴婢的活,我不依小姐,小姐说她作为女儿应该为老爷尽孝道了,奴婢没辙只好依了她。” 亓官老爷哈哈大笑,“女儿长大了,女儿懂事了,夫人你这可怪不得女儿了,孩子想尽孝你这当娘的还不高兴?” 亓官夫人点了点头说:“老爷说的对,但是韫儿可是千金,从小就娇生惯养,我们哪舍得让她进过一次灶房?所以说那些粗活怎么能让韫儿亲自做呢?” “诶夫人这话不能这么说,我小的时候,天还没亮就跟着爹东奔西跑去谈生意,哪里没去过?一年到头来哪睡过一次安稳觉?” “得得得,老爷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还是少听的好,省得以后耳朵里生了茧……” “你这臭老婆子!” “爹娘你们在吵什么呢?我在门外就听见你们俩的声音了。”亓官韫端着药进了厅堂。 亓官耀辉挥了挥胳膊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和你娘说笑呢。” “呵呵这药可是女儿亲自下厨,爹快趁热喝了吧。” “嗯嗯,好闺女,真是越长大越孝顺了。”亓官耀辉轻轻吹着药碗里的热气,轻渺的雾气像夺命的幽灵似的腾向空中。 这时郗卓气喘吁吁的来到亓官家的厅堂,“您好亓官老爷,我今天是来看看小姐的头痛好点了没有。” 亓官耀辉笑着说:“谢谢郗卓大夫关心,你瞧儿好多了。”说完,亓官耀辉欲要喝药。 郗卓看了看漂浮在药汤表面的渣滓说道:“慢着!别喝!” “怎么了?”亓官耀辉挑起眉头问道。 “我再给您把把脉吧,看看您有没有喝药的必要,毕竟是药三分毒么,咱能不喝的就不喝了,对吧。” “嗯,说得有理。” 在一旁的亓官韫看不下去了,说:“你一个小小的药堂大夫,怎么管的闲事那么多,我一大早辛辛苦苦为爹煮好药,你倒好却成心来插一足,我爹的咳病需要去根,巩固巩固才好,你一个学医的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你不会是看着我家是大户人家,有万贯家财,而另有居心吧。” 亚芮傻傻的听着亓官韫的话,感觉小姐变了,变得陌生了。 郗卓的心在滴血,眼睛有些许的湿润。 “韫儿!怎么这样无礼。我知道你是爹的好女儿,这药苦苦的,我也是能少喝就少喝,我再喝就成药罐子了,我看还是先让郗大夫给爹把把脉吧。” 郗卓把完了脉说,“嗯,亓官老爷的病好多了,暂时不用喝药了。呵,大小姐一大早跑到药堂为亓官老爷买了二两川乌,这份孝心真是难得。” 亓官耀辉眉头一皱,“嗯?怎么是韫儿亲自买的?我听下人说韫儿不是一大早都在绣花么?何时又偷溜出去了?” 亓官韫低下了头,“昂?哦,爹爹韫儿可都是为了爹的健康着想,我绣着绣着便绣烦了,我知道爹好身子骨疼,于是我悄悄地去了药堂,再说我也快嫁人了,我想趁现在多孝敬父母一点。” 亓官耀辉满脸的欣慰,“闺女真乖,以后买药这些琐碎事儿让骆靑去就行了,你何必亲自去呢?” “亓官老爷,您可知道这川乌本身就有毒,二两足足可以要了一个人的命!”郗卓凝视着亓官韫说道。 “啊?”亓官耀辉吓得推掉了桌子上的药,“什么?这药有毒?” “爹,我以为川乌只是治疗风寒的,我并不知道它有毒。” 亓官耀辉叹息道:“算了算了,难得你有孝心,我不会生你的气,今天多亏了郗卓大夫,否则哎。” 亓官韫用仇恨的眼神看着郗卓,“什么多亏了郗卓大夫,我看他就是故意来找茬的,从他大喘吁吁的跑到亓官家到现在,我就觉得他没安什么好心!川乌二两就能致死,你一个当大夫的早就知道这些事儿,为何我买药时你不提醒我,反而等到药煎熟后再来告诉我?” “亓官韫!你不要血口喷人,当时我告诉过你,过量服用会致人死亡,是你不听偏偏要买。” “呵你说过么,太可笑了,连谎话编的都跟真的似的。女儿可是爹的小棉袄,我怎么可能故意害我爹呢?”亓官韫用食指戳了戳郗卓的胸膛,“你这个神经病,我劝你快点走吧,省的到时候还得麻烦我爹亲自送你去警局。” 郗卓站在原地失望的看着亓官韫,“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不……你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韫儿你若是有苦衷就不必掖在肚子里,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助你。” 亓官韫的面相突然变得僵硬,眼神变得呆滞无光,“郗卓……”亓官韫将双手抚向郗卓的脸庞,这一幕可是恼怒了亓官家二老。 “荒唐!”

亓官耀辉说着便离身于主座,气冲冲地将郗卓推搡到一旁,“别忘记你的身份!滚回你那破药堂去!以后没事儿少来亓官大院!” 郗卓解释道:“我是一名大夫,不能见死不救,我看韫儿……不不不,是小姐,小姐她的所言所语一定不是出于本性,至于是为什么我看还得待我好好研究。” “别再这儿风言风语了,我们家韫儿好得很……你快给我滚,否则我就叫人请你出去了!” “吱”实木椅子强有力的摩擦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亓官韫身上,亓官夫人大叫道:“韫儿!”只见得亓官韫忽然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子规鸟活跃在院内大树的枝桠上,布谷布谷的叫唤着,那种声音虽是悦耳动听,但是却又觉是哀鸣,它的声音像游丝一般萦纡回荡在亓官大院内。 “韫儿,你怎么总是吓唬娘?唉。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你这么折腾了。”亓官夫人坐在亓官韫的床前,时不时的用一副绣有粉蓝花的丝绢抹着眼泪。 亚芮安慰道:“夫人您别难过了,上次您去庙里祈了福,我相信有各路神仙保护小姐,小姐会平安无事的。” 骆青说:“对对,韫儿福大命大,呵呵她独自一人飘洋过海都行,更不用提什么货色的病症了,见了韫儿统统溜得远远地。” 亓官韫眯着模糊的眼睛,本想坐起身来,却不想四肢早已麻木动弹不得,她努力睁大眼睛才瞧见,原来自己的闺房里站着这么多人,有爹,有娘,亚芮,骆靑大哥,还有……郗卓。“爹娘,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呵呵,我刚刚正做着好梦呢,都怪你们把我吵醒了。” 亓官夫人听了女儿这话心中满是疑惑,“怎么?韫儿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对了,郗大夫怎么也在?是不是爹的骨头又犯老毛病了?” “诶!”亓官耀辉无奈的背过手去。 “韫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无缘无故晕倒?我刚给你喂下郗大夫开的药,还有没有什么不适?”亓官夫人说道。 亓官韫满腹疑惑:“嗯?哦,哈哈……你们认为我晕倒了呀,当时只是头有点痛,而且突然变得很困,所以趴在那就睡了,呵呵,睡着睡着竟然睡到床上了,我怎么睡得那么死?” 亓官耀辉喝道:“笑笑笑,就知道笑!有什么好笑的!把大家搞得忧心忡忡地很好玩么!” “不是,咳咳爹我又怎么了,我只不过是早上做女红,实在太累了,于是就趴到石桌上睡着了……”亓官韫委屈说道。 郗卓故作大悟的样子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大家都以为你晕倒了呢,你睡得可真死,呵呵。”郗卓又问:“对了,你听过‘川乌’这名么?” “川乌?是一种乌鸦的种名么?”亓官韫摇摇头,“没听过,乌鸦那么丑陋,我对乌鸦可没什么兴趣。” 郗卓笑笑说:“那可不是什么乌鸦,是一种中药材。” 亓官韫笑笑说:“郗卓大夫需要那种药么?你要是需要我可以托人去打听。” “哦,不不不,那可是一种毒药,我药堂里的还够用,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你没听过就算了。”很显然,亓官韫对于刚才发生过的事情一无所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疑惑,忧虑的雾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郗卓说:“亓官小姐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按时吃下我给你开的药,药堂里还有事,我先告辞了。”随即,郗卓拜别了亓官二老便转身出了亓官韫的闺房。 郗卓刚出了亓官家门槛,一阵呼声突然传来,“郗卓等等我!郗卓等等我!” 郗卓回头一看,原来是骆青喘着粗气赶来。 “没想到看你平时文文弱弱的,原来走起路来这么快!” “哪里哪里。” 骆青无奈地说:“你腿上你腿上!” “呵呵,骆青大哥说笑了,说,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 骆青叹了口气说道:“唉,你说说,韫儿怎么这么健忘,真是急煞人了!” “韫儿年纪轻轻竟得呆怔,这种例子我还是第一次碰见,病因究竟是什么我还得回去研究。” 骆青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说,韫儿会不会有一天把我也忘掉?” 只见郗卓一本正经的说:“说不准。” “啊?我宁愿我把她忘掉,我也不希望韫儿忘掉我!”骆青认真的看着郗卓的眼睛,说:“如果有什么方子,可以用别人的生命拯救韫儿的疾病,你一定要第一个想到我。” 郗卓笑着摇摇头,说:“你没戏了,别忘记我是救人的而不是杀人的,即使有那样的方子,为韫儿献出生命的那也应该是我而不是你。” 骆青说:“你不会连卖命的活都跟我争吧?你这人可真怪!” “呵呵,我就喜欢争,人只有互相争夺才活得更有意思,不是吗?” “切”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