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12章爱的扭转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90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既然,小姐已无大碍那么郗卓告退了,再见,伯父伯母。”郗卓用很温柔的眼神瞅了一下躺在床上的亓官韫,“亓官小姐就好好休息吧,再见。” 亓官韫向骆青吆喝道:“骆靑哥哥帮韫儿送送郗卓吧。” 骆靑没说什么,郗卓向亓老作了揖便与骆靑一同出了门。 亓官夫人说:“折腾了一晚上了,韫儿闭上眼儿快好好休息,我和你爹回房小睡一会儿,就让亚芮看着你吧,有什么事再叫我们。” 亓官韫点点头,“嗯,爹娘你们先去休息吧,这一晚上我弄得大家都没睡好,实在是抱歉。” 亓官夫人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她握住亓官韫冰凉的小手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如此见外?难道还在给爹娘置气不成?” 亓官韫摇摇头说:“我没有故意惹爹娘生气。” 亓官夫人说:“我和你爹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俗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正因如此,我们三个秉性才一样,都倔强跟头牛似的。爹娘老糊涂了,爹娘说的有些话也许让当儿女的听的不当,但是我们绝无害你之心。” “那为什么你们还逼我嫁给赵普,你们明明知道我从小就讨厌他。你们为什么不任我选择自己的挚爱呢。” 亓官耀辉的脸上显出少见的纠结,“这是因为,这是因为,诶你可是亓官家的千金,就应当找个门当户对的夫家与你匹配。” 亓官夫人应和道:“是是是,你爹说的没错,我们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受了穷。” “咳咳……夫人,咱们走吧。”亓官耀辉说完,便迫不及待地挽着夫人的胳臂离开了亓官韫的房间。 亓官韫躺在床上,心里担心得很,不知骆靑哥哥他们走到哪了,深秋天凉,夜幕未退星辰依在,只希望郗卓能平安无事。 “好了骆青大哥你回去吧,我又不是女孩子,不需要人陪送,我自己走就是了。”郗卓说。 “呵,你以为我愿意送你呀,我这还不是受韫儿所托。”骆靑开玩笑道。 郗卓正笑着,突然,骆靑揪住了郗卓的扣领处。 “骆靑大哥,你要干什么?”郗卓不解道。 “我告诉你小子,你要是敢欺负韫儿,我拿你试问,我不会轻饶你的。” “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会欺负韫儿?” “你们的事,我从韫儿的一言一行中早就知道了,一谈论到你,韫儿都会精神得很呢。” “那么,你这样是什么意思?”郗卓眼神转过扣领处的手。 骆靑加大了力度,突然撕嚷道:“我让你要对韫儿好,不准欺负她,不准让她受一丁点委屈,否则我会不择手段的从你身边夺走她的。”骆靑慢慢放开了手,郗卓诚恳地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不用你教,就算你不警告我,我也早已把她当成了我的心脏,没有她我便活不成了,所以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郗卓说完继而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雾气笼罩的黑幕中……骆靑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从来没有这样的痛苦过,相思之苦只有自己明白,只要韫儿开心,自己愿意当她一辈子的大哥。 亓官夫人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去,疑惑的浮云缭绕心中,“诶,老爷,我怎么觉得韫儿和郗大夫有点不大对劲?我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总之是感觉怪怪的。” “哎呀,老婆子,你吃饱了撑的呀,还不睡觉!”亓官耀辉不耐烦地说。 “什么呀,你一点都不关心孩子,就知道睡觉。”韫儿她娘满是埋怨,“今儿,你听见没,韫儿让骆靑送送郗卓,韫儿直呼郗卓耶。我想这关系不一般。” “你人越老,越犯神经,咱闺女和一个二流子能扯上什么关系!也许是咱女儿从小被咱娇生惯养,心里傲得很,也就直呼其名了,再说了他一个年轻轻的大夫,要什么尊称呀,我看都是废话。” “二流子?我看那郗卓大夫挺正派的呀。” 亓官耀辉坐起身来,伸出手指比划道:“这一流举子,二流医,三流风水,四流批,你说他不是个二流子是个什么?” “哈哈哈。”亓官夫人捧腹大笑,她推搡着亓官耀辉又问:“那你说咱们又算得了几流子?” “呵呵,这还用问吗?上上流呗……” 亓官夫人说:“不是,老爷我觉得呀韫儿和……” “行了,别说了,睡觉!”韫儿她娘无奈的别过头,毕竟自己也是女人,有种直觉告诉她,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东方微现日出的光芒,药堂里的蜡烛早已燃尽,郗卓趴在桌子上睡了两三的小时,也许是被冻醒了,连打了几喷嚏,桌子上还凌乱的摆着《黄帝内经》。咚!咚!咚!门敲得那么响,大清早的有急诊?郗卓起身开门,打开门一看,竟然是亓官韫,“诶怎么是你?怎么不从家里好好休息,这么早出来干嘛?身子骨好了么?头还疼么?对了,你不会是背着家里人偷溜出来的吧?” “啰啰嗦嗦个没完了!说什么废话呢,快跟我拿二两川乌!”亓官韫急冲冲的说道。 “川乌?你要那么多川乌干什么?吃那么多会死人的!” “我是买药的,你是卖药的,问那么多干嘛

?快给我拿来就是。” “不行,你先给我说明白,你拿那个干什么用?” “我爹那老骨头疼了,那不是驱寒的药么,我当女儿的当然要好好孝敬我爹呀,哈哈哈!”亓官韫像个疯子似的大声笑着。 “你说什么呢,怎么对你爹这么不敬重?你还是我认识的韫儿么?” “什么韫儿不韫儿的,我叫凌汐凝,我知道我长得漂亮,你想追我,但是现在我有急事,等着有空咱俩再凑近乎,快给我拿药!” 郗卓以为自己真的是认错人,便给那所谓的凌汐凝抓了二两药,但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姑娘看上去和亓官韫一模一样。郗卓想到那川乌可不是一般的中草药,二两下去,人就没了,骨头疼,也不一定用这药,不知道那姑娘要那干什么,再说了那不可能不是亓官韫的,因为他认得韫儿鬓角下那颗紫色的痣,除非是自己想韫儿想多了眼睛出问题了,否则他深信自己是不会看错的,为了探个究竟,于是在凌矽凝出了门后,郗卓尾随而去。 集市上喧嚣得很,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生热闹。 郗卓只听得一位姑娘被自己鲁莽一撞“哎呦”一声摔倒在地上。 “姑娘你没事吧?”郗卓说着便要将那姑娘扶起,没想到那姑娘一抬头竟然是亚芮。 亚芮故意逗乐说:“怎么?看到摔倒的是位丫头,便不值得郗大夫扶了?” 郗卓慌乱地说:“哦,不不不,姑娘别误会,只是没想到人海茫茫的街市上竟然能碰着个熟人。” 亚芮听郗卓称呼自己为‘姑娘’,便不由得觉的好笑,“郗大夫称呼称呼我家小姐时,叫做什么?亓官姑娘么?” “韫儿”郗卓连想没想,脱口而出。 “哟,还真肉麻。” “哪有哪有。”郗卓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亚芮揉着胳膊,撅着嘴埋怨道:“对了,郗卓大夫一大早有什么急事呀,偏偏让我遇上你这个灾星!还好痛呢。” 郗卓寻思了片刻,试探性的问;“你家小姐,还好么?” “嗯,蒙郗大夫的关心,我家小姐好得很。” “嗯,你家小姐早上没出门么?” 亚芮不听这话不要紧,一听便着急起来,“你还好意思说呢,怎么……还想让我家小姐来见你,你还想让我家小姐禁足呀!” “不不不,不是。”郗卓连忙摆着手解释道:“我只是问候一下,你看这风光无限好,你家小姐若只呆在闺房里不出来透透气,多可惜了这美景,对吧。” “用不着您的担心,小姐打醒后就没再睡下,从我出门时小姐就在做女红,嗯……我估计这会儿她还在做着呢。” “做女红?怎么?刚刚她真没出来过?” “真的!大清早的小姐出来做什么,做白日梦的我是见过,但没见过像郗大夫这样大早上就做白日梦的。” “呵呵”郗卓傻傻一笑然后问:“对了,亚芮,你这一大早买什么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我该买的都买了,只是。” “怎么了?” “哎呀,小姐让我去什么百草坡,摘一些烂蒲公英,问了好多人他们都不知道百草坡这地儿。”亚芮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郗卓暗自笑道,这哪有什么百草坡,‘百草坡’只不过是自己瞎起的名儿罢了。 “你家小姐要那个干什么?” “我哪知道,我问过小姐,她不告诉我。” “我知道那地儿,我带你去。” “真的吗,太好了。”郗卓和亚芮一直朝向百草坡的方向去。 “亚芮,你跟着你家小姐多久了?” “不记得了,总之,自从我懂事我就跟着我家小姐了。” “哦,年数不少了呀,对了,你家小姐是独生女么?” “嗯,对,不不,她还有个年长她四岁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只可惜死了好些年了。”亚芮自知自己多了嘴,很不好意地说;“郗卓大夫,你千万别和小姐提这件事,万一传到老爷的耳朵里,那么我就死定了。” “嗯,我不会说的,你是韫儿的好姐妹,那当然也是我的妹妹了,对吧,我们就是聊聊天而已。” “嗯,谢谢郗卓大夫。” 郗卓突然想起自己出门的目的,“对了亚芮,我有很大的急事,百草坡改天我再陪你去,你现在和我一块去亓官家。”郗卓拉着亚芮的胳膊往反方向跑去。 “喂喂,郗卓大夫,什么事那么着急。” “别问了,快跟我去亓官家。” 亓官韫进了灶房,命令正在煎药的丫头,“你下去吧,这药我来煎。” “您是小姐,我是丫头,老爷夫人要是知道了还不得要了奴婢的命?” “你不下去,我也会要了你的命。”亓官韫见那丫头下的打颤,便改口说:“我想给爹亲自煎一次药,是该到我这个当女儿尽孝的时候了,你就成全我吧。”亓官韫对一位奴婢说道。 “那么常燕就先出去了,小姐您可得小心着火点。”那丫头说着便出了灶房。 亓官韫注视着紫砂锅,轻轻扇摇蒲扇,灶炉里的焰火像大海里的浪花一样,起伏不定。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