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11章报复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55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3


女神听到这里又悲伤又愤怒,她说:“啊,你多么需要你的父亲啊!让我告诉你怎样赶走这些人。明天,你起身后就对求婚者说,让他们都回去。告诉你母亲,如果她想再嫁人,就应该回到她父亲的宫殿去。他们在那里才可以为她准备嫁妆,举办婚礼。你自己则准备最好的海船,再挑选二十名水手,尽快出海去寻找父亲。你先到皮洛斯岛,询问德高望重的老人涅斯托耳。如果他一无所知,那么再去斯巴达寻找英雄墨涅拉俄斯,因为他是希腊人中最后一个离开特洛伊的。如果你在那里听说你父亲还活着,就在那里待一年。如果听说他已经死了,你就马上回来,献祭死者并给他建立坟墓。如果求婚者直到那时仍然呆在你的宫中不离开,你就得用武力或用计谋把他们杀掉。你已经是成人,不是小孩子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年轻的俄瑞斯忒斯为了替父报仇,杀掉了凶手埃癸斯托斯,赢得了辉煌的声誉吗?要好自为之,让后辈也赞美你!” 忒勒玛科斯感谢客人慈父般地对他提出了有益的建议,并在客人动身时,想送他一件礼物,让他带回去。但化装成门忒斯的女神对他说以后来时再把礼物带回去。说完话她突然不见了,如同一只小鸟一样飞走了。忒勒玛科斯感到很惊讶,猜想这是一个神衹。 在宫殿的大厅里,菲弥俄斯还在弹奏竖琴,如怨似诉地歌唱希腊英雄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返回家乡的冒险经历。求婚者听得津津有味,而珀涅罗珀寂寞地坐在内室,伤心地听着这凄惨的歌声。她禁不住戴上面纱,带了两个女仆走进大厅里,流着泪对歌手菲弥俄斯说:“善良的歌手哟,你会唱许多让人听了快乐的歌。请你另外唱一首吧,别唱这首使我心碎的歌了。这首歌使我怀念那个驰名全希腊,但仍未归来的英雄!” 忒勒玛科斯温和地对母亲说:“别责怪歌手了,他可以唱他喜欢唱的歌。奥德修斯不是唯一没有回到故乡的人,多少希腊英雄在特洛伊城前牺牲了!亲爱的母亲,回到你的房里去纺纱织布吧。发号施令是男人的事,首先是我的事,因为我是这宫殿的主人。” 珀涅罗珀听到儿子果断的话非常吃惊,她觉得他突然长大成人了。珀涅罗珀回到房里,哭泣着怀念她的丈夫。她离开后,忒勒玛科斯走到那些过分放肆的求婚者的面前,对他们大声说:“求婚的朋友们,你们可以高高兴兴地用餐,但是别这样喧闹,应该安静欣赏歌手的动人的歌声。明天我将召开国民大会。我要求你们各自回家,因为你们都必须关心自己的家财,不应该总是挥霍别人的遗产!如要求婚,请到我的外祖父家里去。” 求婚者听到他果断的话,都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坚决不愿意到他的外祖父,即伊卡里俄斯的家里去向他的母亲求婚。最后,他们一哄而散,回房就寝。忒勒玛科斯也回到卧室休息。第二天清晨,忒勒玛科斯起了床,穿上礼服,佩上剑,走出屋子,传令召开国民大会。求婚者也被邀请出席。等人到齐后,国王的儿子执矛来到全场。帕拉斯雅典娜使他变得更加高大和庄重,与会人见了都暗暗惊奇和赞叹,连老人都恭敬地给他让路。他坐在父亲奥德修斯的座位上。首先站起身发言的是弓着腰的老英雄埃古普提俄斯。他的大儿子安提福斯跟随奥德修斯远征特洛伊,在归国途中在海里溺死。他的第二个儿子欧律诺摩斯,也是求婚者之一。他还有两个小儿子,和他住在一起。埃古普提俄斯在会上说:“自从奥德修斯出征后,我们就没有开过会。今天是谁突然想起召集我们来开会呢?为什么开会呢?难道是敌人侵犯国境了吗?或者是为了利国利民的事情?不管怎样,我相信,召集会议的人一定是个正直的人,他的用意是好的。愿宙斯给他赐福。” 忒勒玛科斯从这些话中看出了吉兆,很是高兴,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握着他父亲的王杖到会场中间,看着年迈的埃古普提俄斯说:“尊敬的老人,召集你们来开会的人正是我。我很忧伤,很烦恼。首先,我失去了杰出的亲爱的父亲。现在,我们的家室面临着灾难,家产即将被消耗一空。我的母亲珀涅罗珀为不受欢迎的求婚者所困扰,他们又不愿接受我的建议,到我外祖父伊卡里俄斯家去向我的母亲求婚。他们天天在我家里宰猪杀羊,畅饮我们储存的美酒。他们有这么多人,我怎么对付得了?你们这些求婚者,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是无理的?你们不怕遭到神衹的报复吗?难道我的父亲得罪过你们?难道我使你们遭受损失,你们非要我补偿不可?” 说着,忒勒玛科斯把王杖仍在地上。求婚者都默默地听着。除了奥宇弗忒斯的儿子安提诺俄斯外,没有人敢说话。他站起来说:“无礼的小孩

子,你竟敢辱骂我们!这不是我们求婚者的过错,而是你母亲的过错。三年过去了,不,第四年也快过去了,可是她仍然在戏弄我们阿开亚人的感情。她对每个人都口头应允,一会儿对这个人表示有意,一会儿对那个人表示好感,但她心里又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们看穿了她的诡计。她在房里支起一架织布机,对求婚者说:‘年轻人,你们必须等待,必须等我为拉厄耳忒斯织好这段寿布,他是我的丈夫的父亲。我不能让希腊的女人指责我,说我没有给显赫而又年迈的人穿一件体面的寿衣!’她以这个借口应付我们,博得了我们的理解和同情。后来,她也真的在白天坐在织布机前织布。可是,到了夜里,她又在烛光下把白天织过的布拆掉。她就这样蒙骗我们,让我们白白等了三年。后来,她的一个女仆把消息偷偷地告诉了我们,我们乘她在夜里拆布时闯了进去,戳穿了她的把戏,并强迫她织完那段布。忒勒玛科斯,我们当然理解你的要求,你也可以把你的母亲送到她的父亲那里去。可是你必须明确地告诉她,如果她的父亲为她选中一个合适的求婚者,或者她已经看中一个求婚者,她就必须和他结婚。如果她继续戏弄我们这些高贵的希腊人,继续玩弄骗人的织布把戏,我们便要继续住在你的宫殿里吃喝,直到你的母亲选定我们中的一个人为止。否则,我们是不会回家的。” 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安提诺俄斯,不管我的父亲是否还活在世上,我都不能把生育我的母亲赶出家门。无论是她的父亲伊卡里俄斯还是天上的神衹都不会赞成这样做。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公正和廉耻心的话,就请你们用自己的家财去欢宴吧。如果你们愿意无代价地消耗一个显赫男子的遗产,那也请自便吧!我会祈求宙斯和别的神衹帮助我,使你们如数赔偿!” 正当忒勒玛科斯说话的时候,宙斯在天上向他显示了一种预兆:两头雄鹰展翅从山上飞起,它们飞到会场上空,威胁似地在天空盘旋。突然,它们俯冲下来,用利爪抓彼此的头颈。最后,它们又冲上蓝天,在伊塔刻城的上空飞翔。善于用鸟儿占卜的老人哈利忒耳塞斯解释说,它表示求婚者即将毁灭,因为奥德修斯还活在人间,他快回来了。求婚人波吕波斯的儿子欧律玛科斯听了不以为然,嘲弄地说:“饶舌的老东西,你还是回去给你的儿子去占卜吧!你的预言吓不了我们。天上飞着许多鸟儿,可是它们并不全都预示人间的祸福!至于奥德修斯,他肯定死在异乡了!”别的求婚人也赞同他的看法,并要求忒勒玛科斯的母亲离开宫殿,回到她的父亲伊卡里俄斯的家里去,在那里挑选她的丈夫。 忒勒玛科斯不想再说服他们,他请伊塔刻人为他挑选二十个水手,预备一艘快船,因为他要到皮洛斯和斯巴达打听父亲的消息。他告诉大家,如果父亲还活着,忒勒玛科斯将在宫中再等待一年;如果父亲死了,他将劝他的母亲改嫁。这时奥德修斯的老朋友门托尔,这是奥德修斯出征特洛伊前委托他管理宫中事务的人,站起来愤怒地对求婚者说:“如果一个国王忘记了公正和道义,并且虐待他的人民,毫无疑问,他将会受到人民的唾弃。你们中间还有谁记得和善而又仁慈的奥德修斯呢?这些求婚人大肆消耗他的财产,然而在座的人却听任他们胡作非为!我并不抱怨他们,因为他们听信谣传,以为奥德修斯永远不会回来了。然而那些沉默着对求婚人不加制止的多数人,我却要责备他们。” 可是,厚颜无耻的求婚人雷奥克律托斯嘲笑门托尔说:“你就静静地等待奥德修斯回来吧。我们倒要看看,他回来时看到我们在用膳,是否会跟我们动武?请相信我,珀涅罗珀虽然盼望他归来,可是,当他真的回来时,珀涅罗珀不一定会感到特别高兴。他会马上碰到恶运的!好了,男子汉们,我们散会吧!让门托尔和鸟儿占卜家哈利忒耳塞斯去为忒勒玛科斯准备行装吧。我们要打赌吗?过不了几个星期,他又会回来跟我们坐在一起,等待他父亲的消息。” 于是,他们喧闹着散去。国民大会也结束了,没有作出任何决议。求婚者各自回屋,又在奥德修斯的宫殿里快快活活地大吃大喝,逍遥自在。 “吃完药感觉好点了没?”郗卓焦急的问。 亓官韫按着残余疼痛的蝶骨处,摇了摇头,笑着说:“还好啦,吃了郗大夫的药,感觉好多了。” 亓官耀辉眉头蹙到一起,问:“韫儿平时看起来气色很好呀,为什么会突然闹头疼?” “这几天风大,也许是不小心受了风寒,小姐身子骨弱,还需要小心寒气。”郗卓说道。 外边响起鸡鸣的声音,亓官耀辉故意打了个很大声的哈欠。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