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10章为姝然接风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30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不想去,山坡有什么好玩的,再说了万一骆靑他们回来找不到咱多着急呀。” 郗卓说:“没事的,咱们顶多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去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舍身陪君子吧。” 郗卓所称的百草坡,其实是郊外的一片荒地,因其百草横生,因此郗卓称其为百草坡,其中以蒲公英居多,怀善药堂里的蒲公英就是从百草坡采摘的。 亓官韫张开双臂,奔驰在蒲公英丛中,一朵朵的蒲公英带着它们的种子像精灵似的飞向蓝空,“哇,好美丽,没想到这样的荒地还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亓官韫兴奋地蹦到郗卓的身旁说道。 “那当然了,我最喜欢蒲公英了,轻飘飘的,无忧无虑,想去哪就去哪。”郗卓看着满地的蒲公英,平静的言语中,多了几分的惆怅。郗卓蹲下身,摘下一株蒲公英,轻轻一吹,蒲公英的种子随风远扬。“来,你试试。” “嗯。”亓官韫接过一株蒲公英,“郗卓你过来,站到我面前,我先告诉你一件事。”亓官韫微微一吹,蒲公英的种子逃离束缚的那一刹那,郗卓环住亓官韫,微冷的红唇轻吻着亓官韫。 “愿做药堂的老板娘么?”郗卓的眼睛一眨不眨直盯着亓官韫。 这种惊喜来得太快了,但倒也吻合了亓官韫的心思。此时的亓官韫心跳加快,装作迷糊地问:“没开我玩笑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么?”郗卓说完,亓官韫便踮起脚尖双手抱住郗卓的肩胛,就那样,一直微笑着。 “我这是在做梦么?” “是的,我们是在梦里。” “那我宁愿不醒来。” “我们是不会醒来的,我们会一直活在这美丽的梦里。” 街市上,亚芮和骆青两人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无目的的乱逛,骆青半晌也不说一个字,倒是亚芮大度,明知道骆青大哥对自己不感兴趣,她还是硬要和骆青搭话茬一会问问这个好看么,一会问问那个好玩吧,虽然骆青只是简单的嗯一声,但是亚芮的心里已经得到极大的满足了。太阳快下山了,亚芮和骆青两人也在茶馆歇息够了,骆青说:“韫儿和郗卓大夫应该聊够了吧,我们去接她吧,要是回去晚了,老爷又得问话,到时候韫儿又得禁足好些日子。” 亚芮说:“老爷不让小姐出门,你不是应该很高兴么?” “才开始我是以为我会很高兴,但是事实不是我想的那样,看到韫儿不高兴,我也会不高兴,韫儿高兴了,我的心里会比她还高兴。” 听了骆青的话,亚芮只是冷冷的哦了一声。 “哎呀呀,你怎么穿着洋人的东西回家了,快回房换下来!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亓官耀辉吆喝着。 “爹女儿喜欢嘛,不会您连女儿穿什么都要管吧?再说了,我穿上这个很好看不是么?” “行行行,随你的便,反正现在是我说什么你顶什么,我是管不了你了。”亓官耀辉无奈道。 “那就对了嘛,那女儿先回房了。”亓官韫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点疼痛,然后活像个林中的金丝雀,心里承载着无数个甜蜜的种子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整个下午,亓官韫一反常态,变得特别安静,托着下巴颏看着窗台上的那几株雏菊,想着心爱的人,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下午,的确,爱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可以在人不知不觉中将无聊的时间剪切掉。 这天夜里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鹌鹑蛋大小的雨点子迫不及待地降落人间,很少下过那么大的雨了,倒是给这个炎热的夏天带来了几丝凉意,不知怎的,亓官韫的头疼得厉害,与头疼鏖战了一个小时最终还是受不了,亓官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半夜起来,伺候着大小姐,敷毛巾的,揉太阳穴的,打水的,亓官太太急的直跺脚。 骆靑去请大夫了,去了好几个街道,都关门了,实在无奈,为了韫儿的健康着想最终还是敲了‘怀善药堂’的店门。 特洛伊战争后,那些在战场上和归途中幸免于难的希腊英雄先后回到故乡。可是,只有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没有回来,命运女神又给他安排了一场奇特的遭遇。他久经漂泊后,来到俄奇吉亚岛。这是一座孤岛,岛上怪石嶙峋,满是参天大树。提坦巨人阿特拉斯的女儿,女仙卡吕普索,把他抢入山洞,愿意委身于他,作他的丈夫。女仙

保证让他与天地同寿,而且永葆青春。奥德修斯却仍然忠于他的妻子珀涅罗珀。奥德修斯的忠贞感动了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除海神波塞冬外,没有一个不同情他。海神与他有宿仇,不愿与他和解,但也不敢毁灭他,只是让他在归途中历经磨难,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流落到这座偏僻的荒岛上。 神衹们商议后决定,卡吕普索必须释放奥德修斯。于是,雅典娜派神衹的使者赫耳墨斯来到地上,向这美丽的女仙传达宙斯的命令。赫耳墨斯强调说,宙斯的决定是不可违抗的。雅典娜也从奥林匹斯神山降落下来,来到伊塔刻岛。她隐去神衹之身,变形为手执长矛的塔福斯人的国王门忒斯,进入奥德修斯的宫殿。 奥德修斯的宫中一片悲哀和混乱。美丽的珀涅罗珀和她的年轻的儿子忒勒玛科斯已不能成为宫殿的主人了。珀涅罗珀是伊卡里俄斯的女儿,他曾宣布把女儿嫁给竞赛的胜利者。奥德修斯在竞赛中取胜,得到了聪明而美丽的姑娘珀涅罗珀。奥德修斯带着她离开拉西堤蒙回伊塔刻时,伊卡里俄斯恳求女儿不要离开他。奥德修斯请她自己决定。珀涅罗珀默默地把新娘的面纱罩住脸,表示愿意随他回去。此后,她一直忠于爱情,至今不渝。特洛伊城陷落的消息传到伊塔刻时,她看到其他英雄陆续回到家乡,但不见奥德修斯归来。时间长了,便有人谣传他已死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信以为真。于是,珀涅罗珀一下子成了年轻的寡妇,她的美丽和巨大的财富吸引了众多的求婚者。单从伊塔刻就来了十二个王子,从邻近的萨墨岛来了二十四个,从查托斯岛来了二十个,而从杜里其翁则来了五十二个。此外,求婚者还带了一名使者,一名歌手,两个厨子以及一大群随从。所有的王子都来向珀涅罗珀求婚,并强行住在宫殿里,吃喝玩乐,尽情享用奥德修斯的财富。这种情况已有三年了。 雅典娜变为门忒斯的样子走进宫殿,看到求婚者正在宫里饮宴作乐。他们坐在从奥德修斯的仓库里取出的牛皮上,使者和仆人们来回为他们斟酒,分食品,抹桌子。奥德修斯的儿子忒勒玛科斯悲伤地坐在求婚者中间,思念着父亲,盼望他早日回来,赶走这群无赖。突然,忒勒玛科斯看到一位陌生的国王走进宫来,便上去和他握手,热烈地欢迎他。两个人一起走进宫中。雅典娜把长矛放在大柱旁的枪架上,那里还有奥德修斯的武器。忒勒玛科斯请客人入座。座位上铺着花纹美丽的软垫。他还把一张小凳拉过来让客人搁脚,然后坐在他身边。一名少女用金盒盛来热水请他洗手,后来又送来面包、肉和酒。不一会,求婚者也跑过来坐在餐桌旁,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仆人们忙忙碌碌,斟酒送水。求婚者在酒足饭饱后,要求演奏音乐。使者把精巧的竖琴递给歌手菲弥俄斯,他调好琴弦,演唱起来。 求婚者听得兴味正浓,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身来朝客人鞠了一躬,然后凑到他的身边,悄悄地说:“你看到这批人在这里如何挥霍我父亲的财富了吗?我的父亲也许阵尸异国海边,遭受日晒雨淋;也许在海浪中漂流,并葬身海底。恐怕他不能回来惩罚他们了。高贵的客人,请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是门忒斯。”雅典娜回答说,“是安喀阿罗斯的儿子,统治着塔福斯海岛。我乘船去忒墨萨,用铁去交换铜,正好路过这里。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祖父拉厄耳忒斯,听说他住在离城很远的乡下,忍受着精神的折磨,他会告诉你,我们两家世代友好,友谊深远。我到这里来,原以为你的父亲已经回来了。虽然我在这里没有见到他,但他还活着。他流落到一座荒岛上,被迫停留在那里。我有一种预感,他在那里不会呆得太久,不久他便会回到故乡。忒勒玛科斯,你不愧是你父亲的儿子,跟他很像。你也有一双明澈的眼睛。告诉你,我在你的父亲出征特洛伊之前就认识他,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当然,我仍然不明白,今天,宫殿里这样热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在宴请客人还是在举办婚礼?” 忒勒玛科斯长叹一声,回答说:“啊,亲爱的朋友,我的家族过去可以说又显赫又富裕,现在却完全变样了。邻国来了一大群人,你都看到了,他们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尽管她拒绝了,可是却无法赶走他们。他们破坏了宫中的宁静,任意挥霍我俩的财富,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破产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