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回 新红几点开篱外,船号一声破空来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01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1


  白马城的对峙已经有些时日了。这个时候、天下诸侯都在观看,白马城这一战,可以说是关乎着天下命运的一战,这一战无论谁胜谁负,有一个结果,那是天下人都知道的,胜利的一方将会成为北方的霸主,这是必须的,而诸侯中,谁要是真正雄霸北方,完全掌控了北方后,只要不是太过于昏庸,统一天下那是不在话下的。  而这时的南方、江南道罗文、忙着休养生息、岭南道屈突通、他刚刚与盾州邵云火拼了一场、本来指望能够乘机吃掉盾州、成为南方霸主、但他输了、而起输得很惨、雄兵十万、从沼州一路追到韶关。堂堂十万兵马竟然被邵云的不到两万的残兵杀了个血本无归、这一战可以说、、、算是输掉了屈突通所有的家底。现在邵云已经回了盾州、拿下邵云的心愿自然也成了浮云、现在的屈突通、日夜忙着招募兵马、就为了防范邵云的复仇之师。  屈突通忙着防范邵云、而邵云回到盾州后、对于韶关一役,那是只字不提、直接与杨慕容去了琉球、准备接管琉球的大事。既然邵云在南方没有动作、那么南方暂时还算平定。  南方虽然相安无事、但北方却正在上演一场改变命运的大战,金多禄与薛仁贵的会战、代表长安方面的金多禄已经连输好几场了,损兵折将。薛仁贵方面、因为有出色的军师、彪悍的战将、加上后勤不缺、一路高歌猛进、进入白马城也只是早晚的事。  白马城内、眼看战局不利、士气低落、金多禄提出要亲自上阵、不过那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如今的金多禄贵为燕王、不但在安西拥有自己的大燕帝国、就连在中原、长安方面有他和安禄山在那是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这种情况,他可不会随随便便一身犯险、说要亲自上阵、那不过是在拐着弯骂他的战将无能而已。  薛仁贵方面、颜良、文丑二人接连立下战功、薛仁贵放心了,将前线一切交由他二人,这天、颜良带着三万人马攻城来了。出征以来接连打胜仗、颜良这会的心是乐呼呼的、指挥起战阵来,也是得心应手。  稀里哗啦下了几道命令完,排列整齐的安东军开始向前推移了,刚横移到一半,但见白马城中奔出一支人马,领头的战将挥舞着一柄汹汹杀焰弯刀迅速冒了出来,并破浪似的直杀入安东军军阵中,一路撩翻几条颜良手下性命后,并不恋战的直冲颜良帅旗之下。  颜良初时并不在意一两个立功心切的长安军将领,但匆匆一瞥之下,颜良就看到了一条刺眼的刀疤,而且这条刀疤是在那人脸上的。颜良猛然醒悟到,“这人是程名振,金多禄麾下第一猛将”  颜良倒不是害怕程名振,但程名振的名望很大,是与他齐名的悍将。。。并且传闻他还是李世民在位时的战将,现在归顺了金多禄,通常有金多禄的地方,就会有程名振。颜良惊骇的是,这家伙推时间,怕是有四五十岁了吧,怎么还这般了得?细作不是说这一场金多禄会亲自上阵吗?难道我收到的军情有误?  对于程名振。他以前常常逢人说起他战绩时,就以“这个家伙连走狗屎运的关系罢了”一笑泯之。但正要是此时要他与这家伙对垒,颜良还是有几分紧张的。  就在颜良紧张之际,乱军之中、不知程名振何时杀到,一把明晃晃的弯刀已经向着他的身前猛斩了下来。  颜良一看、自己愣神片刻竟然就被这家伙杀近身前,顿时勃然大怒,手中银色长戟一抖,瞬间化为一团数丈璀璨刺目银光,反朝程名振的弯刀激射而去。  擅使六十几斤重长戟的颜良并非庸手,所谓盛名之下并无虚士,惊怒下的全力一击,神力威力何等的巨大。  “砰、砰”两声巨响,两道虹芒在空中交接。  坐在马上的对决、冲杀决定马上之人基本没有身法可言,因为马战基本就是人固定在马背上,以马匹的速度,冲击力和马背上骑士的爆发力进行着决斗拼杀的。  当然反应的灵敏度也很重要,可是……颜良愣神之下,没想到程名振来的这么快,他的速度相对于高手对决而言,却是慢了半拍。高手对决有一丁点闪失和出错,对方那怕只需要一瞬间,也可以在霎那间割断你的喉咙  但就算慢了这半拍,颜良的冷静,和身上自然散出的杀气,还是证明了他是一个高手,他第一招与程名振交实之下,由于准备不够充分和慢了半拍,就被程名振弯刀碰实之下的长戟,打得歪了一下。就连颜良身下的战马,也被这一下大力撞的后退数步,可见才,程名振用力之大。  颜良一招落了下风,并不气馁,止住退步,双腿加紧马腹,颜良惊异程名振为什么能这么快冲进他的身前。  颜良与程名振刚交手一回合、还没来得及出第二招时、程名振身后的千余骑兵如狼似虎的杀进了颜良的部队之中,此时的护卫在颜良身侧的部曲,犹如手臂和大腿间的道理,攻击力很是不对称,而且颜良刚才决定横移的决策,但不能及时到位的情形,在此时出现了空隙和弊端。两条犹如人体躯干被分割而开的感觉,程名振身后骑兵分为两路,两路都是直冲颜良帅帐核心而来。。。  “哈哈哈好个颜良、受死吧!,杀……”程名振经历战役许多、不负名将的盛名,耀光的弯刀化为一团刺目的光芒,再次纵马挺进,全力斩向颜良,这道寒光凶狠的朝着颜良的当头斩了下去。  “叮当!”金鸣交加声急促响起,程名振将颜良的长戟再次打的巨响,凌厉无比的一击、重击将颜良长戟打的凹陷下去一块的同时,却硬是将那自己手中的弯刀崩掉一个缺口。  传闻中程名振是个不可一世的超级战将、战功赫赫、颜良不敢轻敌、但这一招一过、颜良放心了许多:“程名振,你妄为名将,实力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哈”颜良在确定了程名振的武力值后,心中一松之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仗着手中的重戟的防护威力惊人,甚至躲闪都没有去做,只是握着手中这柄长戟,继续抵挡着程名振的一轮猛击。。。  程名振一听这话。哪里不怒?怒吼出击,把颜良的长戟打的几乎摇摇欲坠,全然不顾自己手中的弯刀几乎作废。  此时周围想要救助颜良的护卫不但插不进手,眼看着颜良抵挡程名振的攻击,也只能继续护卫在侧,完全没能力上前协助颜良。  颜良一看程名振被自己激怒时,也是心下暗喜,朝着周围手下大喝:“去支援前线!这里交给我!”  眼看颜良调走亲卫,那完全就是在轻视自己,程名振更加恼怒,抛开手中几乎已经残缺的弯刀,只见一柄沉重的乌亮长枪又从半空猛然刺了下来,“轰”的一声闷响,这下击打,沉重的击在颜良的长戟之上,颜良向后倒退半步,立

时感到胸口血气不住剧烈震颤。  颜良的戟影虽然没被就此破掉,却硬生生给打的稀薄了几分,脸上鲜艳的血色也随之暗淡下去几分。  颜良咬牙,屏住差点散乱的气血,打出一道道的戟影,接住、挡住、刹住、抗住、顶住。  好个颜良一阵防守后,整个人像是吃了过期春药一般,越战越勇,程名振虽勇、却也开始逐渐顶不住了。  城楼上、金多禄一看,:“程将军怕是顶不住了,必须支援、颜良这家伙真不是浪得虚名!”他这话一出、安禄山早已经踏马出城、飞速来到程名振身旁、加入战阵。  “来者何人?”  颜良怒喝责问来人是谁时,正好迎上程名振和安禄山攻来的两道虹芒。  颜良还未得到回答,就被那团虹芒击中,两道划了数丈的虹芒迅速将颜良戟影压的晦暗下去,急剧缩小着防御范围。。。  但是那两团虹芒并未有丝毫的停歇,击中他的戟身之后,继续夹着无匹的威势,直朝颜良身体直射而来。  一面猛攻一面喊话道“你爷爷契丹安禄山是也!颜良!今日就让你死个明白!”  “安禄山!?哈哈哈!无名小辈!你爷爷我没听过!”话音一落、安禄山、程名振两人同时发起总攻。  颜良的防守范围由小到大、由大到小、一阵轮回、同样从容不迫、挡住、拖住、顶住!  又是一阵来回。左右开攻、“啪啪!”两声、将安禄山、程名振拍于马下、还好颜良这两下只是顺带出招、否则、非斩下他二人头颅不可。  而就在程名振、安禄山联手对抗颜良时、金多禄早已经看出颜良是个不可战胜的杀神、连忙叫来随行的典韦、并答应典韦。只要能帮助他解白马之危、就放他回盾州。  典韦听着这话就不爽。心想:“你老子要离开洛阳回盾州。那简直如探囊取物这般容易,不过老子答应过你,要立功才走,老子就助你一回也无妨!”  拍马出城、正好赶上颜良准备斩杀安禄山、程名振的节骨眼上、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可是邵云从狄仁杰手上抢来的,因为自己立了功、才赏赐给他的、现在方天画戟对上颜良的长戟,只听“当啷!”一声,颜良向后退出数十步。  “又来一个!?”站住阵脚颜良问道:“来者何人?”  典韦方天画戟一收:“吾乃盾州特别行政道,镇南侯邵云麾下典韦是也!”  颜良一听是典韦,心下又是一骇,典韦这人他未与之交过手,但也略有所闻,天下诸侯围攻汜水关时,听说汜水关有大将华雄驻守,无人能敌、便是这家伙斩了华雄,看来这家伙是个劲敌,须得小心应付、刚才只接了一招,就已经感觉到这家伙的力道。  颜良有些后悔,刚才不该托大,将身边之人全都驱走,现在在这家伙来了,加上程名振、安禄山、三人夹击之下,他的情形很快就会陷入危机了。  长戟一轮:“哈哈哈!原来盾州何时成了金多禄的走狗?尔等此番车轮战!简直不要脸!”  “你若觉得我们用了车轮战!我可以让你休息个把时辰!”典韦冷哼道。  “休息个把时辰?然后再一个打你们三个?”  典韦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程名振、安禄山、回首道:“区区颜良!某一人杀你足也!”  “好!有本事的单挑!看看谁杀谁!?”  “单挑就单挑!”  安禄山、程名振二人在地上对看一眼,“这家伙也太狂了吧!他、、、他一个人战颜良?他行吗?”心里这样鄙视典韦、但还是要帮忙的、毕竟这一次目的就是要对付颜良,其他的暂时不说。二人试图爬起来。却较软的动弹不得、眼巴巴看着典韦挥动方天画戟、像是轻而易举的斩下颜良头颅。  颜良一死、城内金多禄眼也尖、立马派出五万兵马增援、大军如洪水般由白马城涌出、迅速席卷颜良残部。  这一仗、杀到足足三个时辰、颜良所带一万人马尽数被杀、文丑赶到救援、听说好兄弟颜良被典韦斩杀。想要报仇。拍马来到典韦这边,独战典韦。  典韦手起刀落、将文丑斩于马下。  这一战、金多禄大胜、薛仁贵先锋部队、全军覆没。薛仁贵闻讯大怒,欲要全军攻击白马城。然而却又在这个时候传来辽东老家黑水部进犯的消息,在众军师的劝阻下,薛仁贵不得不领兵回老家了。  典韦斩了颜良、文丑、二将功成身退、带着亲兵。以及杨玉环。星夜奔出洛阳、往盾州赶去。  邵云的舰队本来约定一日后到达琉球,但途中遭遇巨大风浪,延迟了日期,海上逗留,那种日子是枯燥的,幸好随行的人多,加上与上官婉儿夜夜笙歌,日子倒也没那么难过。  信步来到许褚这边、见了许褚、许褚这家伙可忙得很啊、因为要护卫和氏璧、他可是睡觉都睁着眼睛啊。  邵云闪身进入他的范围。许褚以为有人要打和氏璧的主意、一个翻身、将和氏璧护在右侧、左手已经握起了兵器,黑暗中也分不清是谁。  “哈哈哈!许褚啊!是我!”  “原来是主公啊!哎呀!你吓我一跳!”  “哈哈哈!瞧你紧张的,不就是块和氏璧嘛!有什么?”  “哎主公!此言差矣!以前只有半块和氏璧、倒没什么、现在不同啊!整块和氏璧都在!我得小心些!”  邵云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叹了口气并不说话。  许褚点燃灯火:“主公有烦心事?”  “是啊!”  “诶!那你来错地方了!烦心事!俺许褚可解决不了!你该去找陈琳!现在郭嘉不在了,你又少了个智囊了!”  “是啊!郭嘉死了!典韦又下落不明!你说我这个主公是怎么做的?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  “瞧主公说的!我们做人下属。应该保护主公才对、哪有主公反过来保护我们的?你把大家当兄弟看待!郭嘉啊!还进了浩园。入了宝莲寺!他应该安息了!”  “可我现在担心典韦啊!”  许褚笑呵呵打开一坛黄酒:“哦!原来主公的烦心事是在担心典韦?”  “可不是嘛!?典韦与我情同手足!我却、、、!”  “主公放心吧!典韦啊已经有消息了!”  “有消息?快说!”  许褚一边倒酒、一边拿出字条:“你看!这是两个个时辰前,荀彧飞鸽传书来的消息,说典韦出现在魏征的辖区内,现正往盾州方向赶呢?我接到传书、眼看天黑了,要保护和氏璧,就没有去告诉你!害主公担忧!主公赎罪!”  “行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心头的担忧没了,邵云整个人也轻松了,四处走访,这超级运输船倒也够大,谁住在哪里,连他也不知道,四处转悠来到了张恭的房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