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回 浮云何处去,相伴送王孙。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65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1


  由于琉球军向来都由杨慕容亲自带领,所以,这次邵云与少数盾州军马跑在最前,后面的一万琉球军全部由杨慕容带领,反而顺利得多。  “主公!此地离韶关已经不远了,应该安全了!”  “不!屈突通不会放任我们回韶关,他也没这个胆,!”  “不行啊主公!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加需要新派人回韶关啊!”  “也不知道韶关方面到底有没有接到消息!”  “主公不用管我!你放我下去,你先回韶关,让张辽出兵啊!”郭嘉的语气非常简单,邵云知道,郭嘉说话,越是简单就越重要,回头看了眼郭嘉:“万事小心!”说话同时,将郭嘉一脚踹下马来,只身往韶关方向赶去。  杨慕容的不对被远远甩在身后,现在的郭嘉身边只有几百个盾州士兵守护,没有办法,邵云离开,杨慕容摆明是用来断后的,郭嘉也只能自己带着盾州军往韶关赶。  屈突通伏击失败,知道成败在此一遭,倘若让他邵云进了韶关,回了盾州,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举全道之兵追杀,杨慕容一路断后,大大小小与岭南军交火十数次。  且说许褚回了韶关,亲自将长生诀待会盾州行政处,湾仔刺史府张恭手中,张恭日夜攻读长生诀,却不见有效,突然从身上摸出一个药袋“头孢?!!!!我靠!这、、、、这可是我的救命药啊!”吃了一粒头孢,感觉轻松许多,昏昏沉沉睡去,剩下两粒落入长生诀中,全无所知。  许褚将长生诀送往张恭手中后,不敢停留,很快回到韶关,准备随时接应邵云,、、、、、、。  且说邵云单骑离开大队,往前赶了半日,却始终放心不下郭嘉,:“妈的!郭嘉是我的智囊,没了他,盾州就没意思了,”调转马头往回接应郭嘉。  见了郭嘉,谎称韶关方面已经发兵,才又与郭嘉同往韶关赶来。  岭南屈突通这次是撕破脸不认人了,他知道一旦邵云这只猛虎回了盾州,但有了喘息之机,就会卷土重来,到那时,他岭南不保,就连他屈突通那颗脑袋也留不住了,四万轻骑一路追杀,却被杨慕容一万琉球军拦截,走走停停,邵云、郭嘉、盾州军,杨慕容、琉球军,屈突通、岭南军,几路人马总算在韶关关前聚会了。  情况非常尴尬,由于韶关由盾州大将张辽与岭南大将潘凤共同驻守,这回邵云赶着要进关,麻烦却来了,张辽与潘凤在韶关开始焦灼,关下屈突通追兵赶到,杨慕容的琉球军显然已经抵挡不住了,干脆不再断后,与邵云、郭嘉、盾州军合并一处。  战火没有率先在屈突通、邵云、这里点燃、最先点燃战火的是韶关关内、张辽见邵云无法入关、恼羞成怒、撕毁合约统兵与潘凤正式开战。  关内开战,屈突通也按耐不住了,调遣兵马蜂拥向邵云这边涌来,邵云这次是英雄末路了,韶关方面,自己这一面围墙掌握在潘凤手中,要想进关那是不可能的,身后,杨慕容的一万琉球军已经明显失去战斗力了,再看看屈突通那几万轻骑、、、、、、。  “紫荆战阵!”紫荆战阵!这几乎是邵云与郭嘉同时说出来的,紫荆战阵,作为盾州军队独有的战阵,他能在紧急情况下快速启动,便能维持许久的战斗力,无论敌军有多少人马,有多强,只要紫荆战阵一旦组成,就无法摧毁或是跨越。  不过情况非常之不乐观,现在邵云的盾州军只有不到五百人,而要组成一个整体的紫荆战阵,那最少也也要三千人,五千人可以组成中等战阵,一万人则可以适当的地形组成超级紫荆战阵。  人手不够,眼看屈突通已经发起冲锋,难道用杨慕容的琉球军来填数?那不可能,他们不是盾州人,不会知道紫荆战阵的。  邵云这里没有准备,屈突通可是早就准备好了,这是战场,不是一般的江湖武林斗殴,更不是课堂打架,但见屈突通大刀一挥,“众将士听令!拿下邵云首级者赏万金!拿下郭嘉!赏千金!给我杀!”  那边屈突通喊话,邵云这边吓一跳,邵云不怕屈突通有多少人马盯紧自己,就怕顶上他身边这个智囊、郭嘉,郭嘉对于盾州的重要性,不需言表。  岭南士兵冲上来了,屈突通也来了,不过、、、他没有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诶、、、、、、、、、他是自己带兵来的,打酱油。  “当啷!”两件兵器第一时间交接,邵云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如此神力,不等邵云多想,屈突通第二刀砍到,如果放在平时,邵云可能会跟这个莽夫多玩几招,但现在情况不一样,旋转一脚,将屈突通踢飞,连忙拉过郭嘉。  “嘉!敌军势大,今天恐怕要有一场苦战了,我要你紧跟在我身后!”  “主公放心!张辽已经在与守将潘凤交手了,相信很快韶关就会打开了!只要我们进了关,就算他岭南有再多的兵马也奈何不了我们!”  “张辽不知道搞什么,说好接应我们的!”  “或许遇到什么意外也说不定!”  随着屈突通一声令下,岭南军开始冲了过来。所幸这里地形本就狭窄,岭南军很难形成兵力优势,而杨慕容的琉球军与邵云的盾州军一样,都备有大量的箭矢,现在箭弩又发挥出它恐怖的杀伤力。  前面的士兵和冲来的士兵展开惨烈的厮杀,后面的就不断的抛射,将箭矢射向岭南军。最先冲上来的岭南军密集的可怕,就是随便放箭也能射中人,后面的士兵所要做的就是不断拉箭上弦,放箭,连瞄准都不用,直接发射。  连绵不断的箭雨射倒了无数敌人,而受伤倒地的敌人也和死是一样的,会被汹涌而至的后续战友踩死,这个时候可没有管你的死活了。  最前排的长矛手的长矛上已经挂满了敌人的尸体,敌人却汹涌而来。带队的岭南士官惊讶于盾州军的战力顽强,恨恨的想到,老子就是踩也要踩死你!  邵云的盾州、琉球混杂军正在于岭南大军火拼。韶关内,张辽、潘凤也没闲着,内外大战,可谓惊心动魄。也不知道是关外的血流进了关内,还是关内的血流出了关外。  关口外还未干涸的血迹在一次注入了新的血液,盾州军、琉球军和岭南军再一次让鲜血浇灌了这片大地。一层层的琉球、盾州兵被

踏倒,一队队的岭南军消失在这个血肉磨坊般的关口上。  血雨纷飞,满地残破的尸体,又一个人间地狱。在这么密集的厮杀中想留个全尸都是个奢望了,一旦倒下就会被践踏到死无全尸了……  韶关关口地狱狭隘,容不下太多想要争抢万金千金的岭南士卒,屈突通虽然二,但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一开始发起冲锋,就只动员了一般的饿士兵冲杀。  现在眼看先锋部队损失殆尽,要是放在平时,他恐怕早就放弃了,但这次不同,表面上看来,他是受苏定方、高士廉等人教唆,但实际上,他自己心里有数,只要能把邵云这个盾州土皇帝拿下,要想吞掉盾州,那就太容易了,但相反也是一样可怕,一旦这次伏击不成,只要邵云回了韶关,那便等同于放虎归山,到那时莫说拿下盾州,恐怕是盾州反过来拿下岭南的要多。越想越怕,大声下令:“兄弟们!给我上,杀光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入关!”  后部领军领命,带领剩下一半人马就冲了上去,完全不给邵云丝毫喘息的机会和休整的时间。  看着汹涌而来的敌人,邵云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噶给郎们,敌人知道我的长枪想喝人血了,迫不及待的来送死了。哈哈……你们的刀渴了吗?”  郭嘉接话道:“潮州的肠粉熟了!潮州的牛肉丸熟了!儿郎们!快些解决了这些家伙咱们回家乡喝黄酒去吧!”  邵云龙吟枪一抖:“儿郎们随我冲!”  敲起竹板笑呵呵,手敲竹板口唱歌,歌唱家乡潮汕美,山明水秀绿满坡。  潮汕四季如春天。  春夏秋冬瓜果香,韩江两岸花似锦,年丰物阜唱细详。  潮汕蕉柑最优良,潮汕抽纱名传扬,潮汕刺绣甲天下,潮汕木雕最特长。  揭阳出名香鼓油,达濠出名本港鰇,凤湖出名青橄榄,南澳出名甜石榴。  鸥汀出名鸥汀鸡,潮州出名义成鞋,南澳出名老冬蛴,桑田出名大赤蟹。  葵潭出名大菠萝,苏南出名好卤鹅,海山出名大虾脯,溪口出名甜杨桃④。  邹堂出名青皮梨,石狗坑出鸟梨畔⑤,潮州出名鸭母(米念)⑥,梅林出名大红柿。  下湖出名好荔枝,达濠出名鲜鱼丸,樟林出名大林擒⑦,隆都出名落汤糍⑧。  海门出名大红螺,月浦出名狮头鹅,潮州出名姑苏腐,浮洋出名打铜锣。  凤凰出名凤凰茶,内輋出名酥杨梅,石马出名石马柰,东湖出名大西瓜。  靖海出名鲜鲍鱼,达濠出名钓鳗鱼,水吼出名摈榔芋⑨,后陇出名好番薯⑩。  枫溪出名烧雅缶⑾,赤沙大蚶鲜又肥,(氵井)洲出名鲜薄壳,庵埠出名大菜蕾⑿。  榕城出名乒乓馃⒀,汕头出名炒糕馃⒁,澄海出名猪头粽⒂,峡山出名放烟火。  桃山出名芥蓝花⒃,榕城出名做大吹⒄,鸥汀出名好铰刀,金石出名种雅花。  神泉出名白腹鲳⒅,金浦出名种稚姜⒆,洪阳出名酥竹蔗⒇,溪口出名好弓蕉。  潮州出名椪桶柑(21),山门城出好束沙(22),大长陇出好南糖,流沙出名浮豆干(23),靖海出名鲜鲍鱼,达濠出名钓鳗鱼,水吼出名摈榔芋⑨,后陇出名好番薯⑩。  枫溪出名烧雅缶⑾,赤沙大蚶鲜又肥,(氵井)洲出名鲜薄壳,庵埠出名大菜蕾⑿。  榕城出名乒乓馃⒀,汕头出名炒糕馃⒁,澄海出名猪头粽⒂,峡山出名放烟火。  桃山出名芥蓝花⒃,榕城出名做大吹⒄,鸥汀出名好铰刀,金石出名种雅花。神泉出名白腹鲳⒅,金浦出名种稚姜⒆,洪阳出名酥竹蔗⒇,溪口出名好弓蕉。潮州出名椪桶柑山门城出好束沙,大长陇出好南糖,流沙出名浮豆干,海门出名乌糕囝,和平出名好葱饼,沙浦出名好酥糖,贵屿出名浮膀饼。东津出名好缹涂,潮州出名做大鼓,普宁出名好豆酱,新亨出名老菜脯。棉湖出名冬瓜丁,澄海出名做纱灯,苏南出名麻豆薄,榕城出名麻油精。潮汕物产实在多,好编诗歌千万箩,唱到香港共泰国,唱到日本新加坡,唱到澳洲欧罗巴,唱到美国墨西哥。  潮州的特产歌在战火中烽烟,“杀……杀……”战士们忘却了疲惫,只有面对敌人,杀死他们。什么样的敌人最可爱,被杀掉的敌人最可爱。  盾州军的弩箭再次展现了恐怖的威力,射倒无数岭南军。又一次惨烈的厮杀展开了,血腥再一次弥漫在韶关山口。杀伐成了呼吸般的存在,死亡若城管一般随处可见。  前面的人死了,后面的人填上去。这是一道血肉长城,为了韶关、为了盾州、为了潮州、为了香洲。  看着一批批的士兵倒下,屈突通看着盾州军依然存在的防线,咬牙切齿的喊到:“我就不信这些盾州兵是铁打的,继续进攻,看看这些家伙是不是三头六臂!”转头对着最后的三万人马领军道:“最后一击了,决不能失误!”  邵云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问郭嘉:“我们守了多长时间了?关内张辽情况如何?。”  “将军,已经三个时辰了。原来风暴造成的灾害太大,张辽临时把徐晃、乐进他们派去救灾了。”  “哎!、、、、、、!”  看着本军剩余不多的战士,邵云笑了,不过不知道是真笑还是假笑。“哈哈哈!我小小的盾州!藏龙卧虎!贤良虎将聚集!我邵某!今日便是死在这里又何妨!”  “主公,敌人又要开始进攻了。”旁边的郭嘉提醒邵云。  邵云看了看自己剩余不多的战士笑道:“这里风景不错,做我们的葬身之地也不算亏了。儿郎们,加力多杀几个敌人啊,省的黄泉路上寂寞。哈哈……”  战士们听到邵云这带着调侃语气的话,都是一阵阵轻松。是啊,要战死了,是解脱。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他们的归宿,这才是作为战士、军人的最后归宿。  所有人都在看着远方,那里可能是他们最后的去处,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另一个战场,能追随主子一起下去,许多士兵也没有了遗憾,只等岭南军能快点杀上来。  就在屈突通军马,开始攻击的时候,后面的士兵忽然发出阵阵欢呼。邵云回头一看,援军来了。张辽那张假装镇定的脸太可爱了,一马当先的率领着大队骑兵杀了过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