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回 顾敌知心勇,先鸣觉气雄。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6365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1


  邵云只管开骂,骂了一阵,却又不见对方回答,再看去,原来那程咬金已经气得全身抽搐。  “你!你、、、实在气煞我也!”程咬金号称大唐廉颇,七八十岁却依旧日进斗米,体力更是惊人,武艺也是只增不减,但肚量却不怎么样,明显修为不够。  “程大人!呵呵呵我邵某在盾州已然听说老将军您号称廉颇!怎生如此度量狭小啊!晚辈开个玩笑罢了!”邵云因为知道自己现在处境危险,所以故意装着狂妄得意的样子,好让士兵们更加有信心,但这却让对方改变了主意,原本程咬金顾忌大局,他邵云就算再不对,毕竟也是大唐南面的盾牌,守卫南疆有功,本来只想要他交出典韦即可、、、、、但、、、。  看着程咬金身边将士忙着围他,邵云转身对程昱说:“注意与郭嘉联络!我要时刻知道他们的状况!”  程昱也低声道:“主公啊!前方传来消息,称郭嘉典韦遭遇埋伏,如今正在于苏定方大军作战!”  “苏军有多少人?”  “没说!斥候直说黑压压的一片,怕是有两三万人!”  “妈的!好你个苏定方!出了苏军!还有没有安西军!或是其他兵马?”  “没有!”  “那就好!吩咐典韦!小心应战!注意保护郭嘉!”  “主公您真的不让典韦来我们这边吗?”  邵云严肃道:“你亲自带三千人马跟上去,告诉典韦!无论后方发生任何事!哪怕全军覆没!也要平安保郭嘉回盾州!”  “主公!”  “这是命令!”  后方原本就只有五千人,邵云又让程昱带走了三千,仅仅剩下两千人,这无疑是个自断手臂的做法,但邵云心里却清楚得很,自己的盾州能有今天的成就,郭嘉功不可没,甚至有些事情,是除了郭嘉能想到,其他人根本无法想到的,郭嘉是个怪才,全盾州估计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这种情况,让大军保护郭嘉突围,是再明智不过的了,而自己带着两千人马要战胜程咬金的五千人马,应该不是问题,就算战败了,哪怕是全军覆没。凭着他的本领,要想回到盾州简直易如反掌。  这边程昱带着三千人马追赶郭嘉前军,刚刚恢复的程咬金以为邵云想要逃跑,当下板斧一挥:“黄毛邵云!有胆量的不要走!”随后吩咐全军朝着程昱方向追击,邵云一看阵势不对,连忙调动剩余的两千人马应战,:“将士们!我们只有两千人!敌人有五千!足足是我们的两倍!一个打两个!有信心吗?”  “有!”  “好!盾州的男儿们!给我上!但凡有能活着回盾州的!老子重重有赏!程昱要支援郭嘉!绝不能让敌军骚扰!给我冲散了追兵!杀!、、、、杀!”  邵云喊完话,龙吟枪在马背上一拍,冲刺而去,士兵见主帅冲出,个个都不甘落后,叫嚣着跟随邵云的身影冲杀出去,邵云的战马在不断的靠近程咬金军队,那边也是这样,而这时,邵云却在想,:“要回盾州不容易啊!怕是这一万人要丢在山南了,尽力吧!只要出了山南,之后就是魏征的淮南,而后便是罗文的江南,这两道应该不会有阻拦,”  冲锋队伍中,斥候来报。前方郭嘉、典韦还在坚持,现在正在混战,只是情势并不理想,已经有几处被攻破了。  “什么?你速去通知郭嘉!要他尽量拖延时间,程昱很快就会带援军增援!”来不及刹车的邵云一面策马狂奔,一面喊道。  前方的郭嘉这时也是焦头烂额,他执掌的是帅旗,而这一小小的一面帅旗,以及邵云的战马在苏军看来,那就不一样了,个个以为他就是邵云,个个不要命的朝着他这个方向猛攻,身边得力战将只有典韦,想要把典韦派到前线防守,典韦却又收了邵云的死命令,只能寸步不离的保护郭嘉,正在郭嘉无奈之际,程昱率领三千人马赶到,郭嘉一看,大喜,以为邵云解决了后方麻烦,但再一细看,不对劲,这后方部队足有五千人,怎么看起来只有两三千人?莫不是???想到这里,郭嘉也是吓了一跳,“不可能!主公武艺高强,不会的”郭嘉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吃定惊药,好不容易等到程昱来到身前,郭嘉迫不及待问道:“主公呢!”  “主公令我带三千人来增援!他带着两千人正与程咬金部队交战呢!”  “混账!程昱!你疯了!?我告诉你!你给我快些带着人马回去增援主公!主公一旦有什么闪失!你担当得起吗?”  “你以为我愿意离开主公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主公在后方的处境吗?这是主公下的命令!还有!主公说!要典韦寸步不离的保护你!”程昱一脸委屈的答道。  “哎!主公真是的!罢了!你!你快些带着三千人马到前面去增援!”  前面郭嘉焦头烂额,后面邵云的情况却不一样,在他的亲自率领下,两千人马个个以一敌十,敌百,冲锋陷阵,奋不顾身,杀得程咬金部队落花流水,而程咬金也是第一个冲向邵云杀来,要将邵云剁成肉酱。  邵云、程咬金、刚一交手,均是大惊,程咬金暗惊:“这家伙好大的力气!看来传言非虚啊!”  邵云也是一阵暗惊:“人家说老怪物程咬金有廉颇之勇,果然不假!管你是几朝元老,妨碍老子回盾州就只有死路一条!”  “当啷”龙吟枪与乌金板斧碰到一处,溅起无数火花,乱军之中,谁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想快点拿下对方,一招格挡,接连着又是第二招跟上,邵云这时也来不及与程咬金玩花招,龙吟枪迅速翻滚,一枪挑来,程咬金板斧一挥,被轻易拍飞,邵云一枪拍飞程咬金板斧,更不迟疑,紧接着又是一枪杀来,枪头点在程咬金咽喉,要取他人头,实在易如反掌,:“哈哈哈!这就是传言中的程咬金?”  “我败了!要杀要寡!随你便!却不要出言讽刺!”  “哈哈哈!程大人误会了!令公子死去,当中确实是误会重重,程老将军是大唐开国功臣!我等共为大唐人臣,今日你不仁在先!晚辈却敬重你是条汉子,不能不义!带着你的甲士、回去吧!”  “邵云!你给我听着!今日我程咬金输给了你!但你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日我程咬金定要你血债血偿!”程咬金咬牙切齿说完,随后一声令下:“撤军!”  程咬金退去,一旁一个士官带着满脸的烟尘血迹来到邵云身前:“主公,后面追兵已经被杀散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火速赶到前面去会合郭嘉啦!”  士官接到命令,连忙下令将士火速前进,邵云却又道:“不!我们先绕过山头!攻击苏定方后部!”现在人家有两三万人,郭嘉那边只有八千,加上自己这里的两千人,想要突围也是于事无补,邵云带着两千人马,绕过山头,来到苏军后方。  前方的郭嘉还在坚持,放着武艺超群的典韦不去杀敌,却在郭嘉这里观风,郭嘉是急得不得了,斥候不断往返前后两军,互通消息,这次却一直不来,这让郭嘉更加着急了,便在这时,斥候来报,关内军已经撤退,只是不见主公踪影,这个消息差点没让郭嘉昏死过去,:“探!给我再谈!加大范围!一定与主公取得联系!”  一旁典韦冷哼哼道:“急什么?你看苏军后方?”随着典韦的手指看去,果然!邵云带着两千人马正发了疯似的攻击苏军后方。  “哈哈哈!好!看来主公是要来个围魏救赵啊!哈哈哈主公用兵!真乃神也!下令缠住敌军!今天我们一要在这里好好打他一架!”便在郭嘉得意之际,一支冷箭飞来,典韦一把抓住:“哼!果然有问题!”随后换来十几个亲卫,将郭嘉围在中间,自己则继续守在外围。  “典韦!典韦!你干什么!?”  “郭大人见谅!主公说了!我们现在不单是在与山南军作战!这里不知道暗藏了多少路诸侯的杀手呢!他们以为您是主公,和氏璧在您手上,斗想要你老命呢!好好呆着吧!”  “哼!混账!典韦!敌军势大,我们人马太少!你快去主公那边!让他找机会自己先走!不用管我们!”郭嘉在圈内大喊道。  “不管你们!?哼!老子刚刚在后面就因为说了句一人做事一人当,就被狠骂了一顿,主公会丢下一个弟兄吗?主公说了!但凡我盾州的士卒!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记住!我们身后有着千千万万的盾州人做坚强的后盾!普通士兵都是这样了,更别说你郭嘉这个国宝级的人才啦!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主公怕是杀了我都有可能!要老子离开,没门!”心里虽然这样想,但

郭嘉是个读书人,典韦知道说不过他,拉过一名士卒,让他把去邵云那边联络,自己则是继续藏在郭嘉身边,让郭嘉以为他已经去了邵云那边了。  “主公!敌军太多!我们突围有困难啊!”那名被典韦派到邵云这边的士卒道。  “你来的时候,先生可有什么交代?”  士兵犹豫了下才说:“有,先生让我寻到主公后。要主公带着兵马立即突围,不要做丝毫停留。”  邵云一听仰天长笑:“哈哈,好你个郭嘉啊。简直是痴人说梦!老子会这么不讲义气吗?给老子杀!无论如何!决不可丢下一个兄弟!”口中不断粗口连篇,彰显毫无惧色的表情来鼓舞士气,心里却想:“郭嘉此言确实是当前最合适的,但是我却不能就这么抛下弟兄们不管。多少此艰险我们都经历过来,还怕这点小风浪?”  士卒们听的是热血沸腾,邵云在盾州上任不到十年,就让盾州的人马,经济几乎与其他行政道持平,能迅速让小小盾州突飞猛进,靠的就是身边的人才,而邵云身边能有许多的奇人异士相助,不是因为他武艺有多么高,军事有多么强,待遇有多么优厚,只是因为他从开始征战就不会抛下自己的兄弟,赏罚也很分明,辖区内,设立廉政公署,一派清廉,百姓不用低人一等,州官不敢肆意妄为,在打压门阀方面,没有邵云的大力支撑,那是绝对行不通的,这样的人虽然总被那些文士们说鲁莽,却完全对了将士们的胃口。再加上邵云的出征条文讲的很清楚、前面白江口海战,包括远征日本,但凡是士兵战死沙场,那他的家人将得到优先保障,以及厚重的抚恤金,有了这方面的保障,将士们自然愿意卖命,生又何欢死亦何恨?死了还能让家人过好日子,怕什么?况且邵云也说了,只要能活着回盾州的,一律都有重赏。  所有的士兵都愿意给邵云卖命,不仅仅因为盾州的待遇好,更因为他们有无敌的统帅,是邵云这个军魂。从邵云带兵出征开始,不抛弃自己的兄弟已经成为了盾州军军的座右铭。尤其是那句“赏万金,峰万户侯”在军中更是广为流传。  盾州军的强悍不单单是打出来的,更是团结出来的。在盾州军中,你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你的袍泽,任何绝望的环境下,盾州兵都能拼死鏖战,他们都有一份信念,就是自己的兄弟会来救自己,就是自己战死了,他们也会来。  这边邵云的两千人马还在苦战,那边程昱带着三千人马专挑防守弱的地方,杀了过来,与邵云合兵一处,三千人加上两千人,战斗力一下就提升了起来。  “主公!、、、”  “少废话!郭嘉那边怎样?郭嘉!他死了没有!?”  “啊!?没!、、、没死!”  “这样也不是办法!他妈的苏定方看来是要跟老子玩命啊!”邵云一边砍杀,一边道:“程昱,集结骑兵!带领剩下的兄弟们继续向郭嘉那边靠拢!”  有邵云的亲自带领,五千人很快杀头苏军,与郭嘉合并一处,在大概掂量了一下士兵,还剩七八千,算是不错的了,郭嘉一看,邵云没有突围,心里是又高兴,又恼怒,高兴的是,自己的主公没有抛弃自己,恼怒的是邵云太过意气用事,没能抓住机会突围,但要责怪,难道在士兵面前骂主子吗?那是不可能的,抓过典韦,怒斥道:“你混账!”  “行了!”邵云看了看地形见西南方向,苏军防守较弱打断郭嘉的话:“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敌军人数太多!我们不能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了,苏定方到现在还没露面,顾忌还有下一场伏击!谁留下来断后!我与郭嘉先带一半人马杀出去!”  邵云会问谁来断后,其实便是在要典韦断后了,因为现在,能有这个能力的人除了他典韦,再无他人。  “主公,我来!程昱抢先答道。”  “你?你行不行啊!”  “只要能拖住敌军半个时辰!主公就可以突围了!半个时辰而已,程昱敢打包票!”  “程昱!这敌军可是有两三万啊!你的责任重大,你要保证拖住敌军,我们才能顺利突围,这里形势险恶,我们一走,敌军能在一炷香时间内把你吃干你信不信!”邵云有一危言耸听。  “诶!这个、、、!”  “怕了吧!典韦听令!我给你五千人马!给我断后!”  典韦也不啰嗦:“末将遵令!但末将只要三千人马!”其实典韦也知道留下来断后的,基本上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这个时候,重要的是拖住敌军,又不是要和敌军决战,没必要让那么多人送死。  “好!勇气可嘉!”邵云吧典韦拉到一边,细语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拖住敌军!无论如何,我要你活着回盾州!不然!、、、其他战死士卒的家人可以得到保障,你要是不活着回来,我要诛你九族!”信任的在典韦肩上拍了拍,转身带着五千人马,与成渝、郭嘉一起朝西南方向杀出。  邵云带领骑兵向西南面奔去,现在典韦手上只有不到三千骑兵。苏定方山南军却是无数。他又要与敌军抗衡,还要保障邵云能够顺利突围,这次的危险比玄武门可要凶险得多。  转身方天画戟一挥:“弟兄们!就让我们再并肩作战,厮杀最后一回吧,以后是死是活!大家都可以安心上路了!”  “杀!杀!杀!”  “大家给我顶住!杀了敌军!还能活着的就跟老子回盾州!”  “回盾州!回盾州!”  苏定方的山南骑兵来的太快了,随着斥候的禀报,山南骑兵,苏定方的大旗就出现在典韦眼中。隆隆马蹄声如天边炸雷,直冲典韦耳朵,完全没有让他有喘息的时间。  现在战场形势不明,西南面,邵云的突围军队已经与那里的苏军开战了,典韦这边除了苏定方的骑兵外,还有无数旗帜漂移而来,他们是河东道尉迟恭、剑南道高士廉、陇右道侯君集、关内道程咬金、四道人马,加上苏定方的骑兵,敌人无以数计。而典韦手上的士兵却只有不到三千,四面八方都是汹涌而来的敌军,光看旗帜就够霸道的了,河东道尉迟恭原本也不愿缴入这场争斗中,无耐程咬金搅了进来,还吃了败仗,无耐,作为老战友,不得不帮他出口恶气,带着五千铁骑加入了以苏定方为首的、山南、剑南、河东、关内、四道联军。  这么多联军杀来,气势汹汹,典韦这个铁汉看着这种阵势,也是大吃一惊:“他妈的!原本对付武则天的盟军,这回却反过来打老子盾州军了,什么狗屁联盟!”  换过身边几名士官,:“你们各领五百人,给拖住其他三路兵马!其余的跟老子去会一会苏定方这个狗日的!”典韦话说到这里,“呸”一泡口水吐在手掌心,双手搓了搓,“妈的!苏定方!看老子不拧下你脑袋!”  带着一千五百名盾州骑兵,同样不要命的向联军冲了过去,原本气势汹汹的四路联军见了典韦,一下子威风不起来了,这可是分分钟斩杀华雄的猛人啊,对上这样的杀神谁都不免胆怯几分,苏定方也是大惊:“妈的!这个家伙也太玩命了吧!我四路联军加上原本安排的埋伏军,足有五六万,他带着两三千人也敢跟老子火拼?”  向其他三路冲去的三路盾州军虽然没有典韦的带领,但是典韦的威武却让士兵们的士气高涨,这是别人做不到的,典韦的一千五百人转眼即到,有典韦这个杀神在前面引路,一千五百名盾州士兵势如破竹,无人能挡。  虽然典韦不要命的打法,打了联军一个突然袭击。可惜力量对比太过于悬殊了,不可能带来多大的变化。  苏定方见原本的伏军没能擒拿住邵云,正在恼火,却发现山头邵云的帅旗依旧还在,转头对侯君集说道:“这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偏闯进来。”当下锁定目标,务必擒拿了他,让他交出和氏璧。  侯君集心下暗笑,“不过是为了和氏璧,否则谁愿意浪费军力?你有本事你去会会典韦?老子才不浪费这个军力呢!”当下带着兵马避开典韦,与其他人马交起手来。  苏定方也不想与典韦交手,典韦在汜水关斩杀华雄那情景依旧还在,他的目标是山头的邵云,带着兵马死命往山头发起总攻,但这就让典韦占据了地势上的优势了,居高临下,一千五百人冲杀举步艰难的苏定方骑兵,典韦横冲直撞,只一交镇不到一炷香时间,已经杀得苏定方骑兵前部溃不成军,黑压压的人群,乱糟糟的马阵,但凡典韦方天画戟所到之处,无不是掀起一阵阵血浪。  苏定方骑兵只顾冲杀山头,却被典韦捡了个大便宜。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