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回 流血男儿莫流泪,春风几度玉门关。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695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1


  “给我上!”便在这时,城程铁牛也带着一小队人马追了上来,“兄弟!指望你了!”刚才这位少年从皇宫将邵云一直扛到玄武门,大气不喘,邵云知道此人有两把刷子,对他寄予厚望。  “云叔叔放心!坚儿但凡有一口气在,就不会丢下叔叔不管!”少年左右环视着,希望找到出路。  “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叔叔啊!”  “你是?”  “云叔叔!我是夏侯坚啊!我娘是夏侯恩娜!你不记得我啦?”  “夏侯坚?你都长这么大了?”二人还在说话间,程铁牛,金多禄各领兵马赶到。双方你来我往,在玄武门又一次上演血案。  “金多禄!程铁牛!卑鄙小人!讲好不带士兵进宫!却又带这么多甲士!”正在夏侯坚快要支持不住时,典韦带领五百盾州军马,强行打开玄武门,这五百人的加入,一下子将局面扭转了过来。邵云有夏侯坚保护,典韦直接向程铁牛发起总攻,典韦这家伙果然不愧有恶来之名,刚刚得到的方天画戟还没玩习惯,已经将程铁牛打得找不到北,金多禄也是直接朝邵云杀来,但邵云手下的五百人却有意见了,就算明知不是对手,也甘愿为邵云争取脱险时间,夏侯坚见典韦与五百士卒挡住了追兵,更不迟疑,扛起邵云,迅速逃离。  可怜金多禄一代宗师,竟然被区区五百盾州军围了个脱不得身,典韦知道不可恋战,拼命发起强攻,几回合下来,程铁牛已经招架不住了,家传的两把大斧早已被震飞,典韦也不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方天画戟疾飞,一戟将程铁牛脑瓜削了下来,追兵见程铁牛身亡,再也无心恋战,个个仓皇逃脱,典韦也在这时带着兵马快速撤退。  邵云有惊无险的在众人护卫下离开,回到城外军营。  夏侯坚道:“叔叔已经脱险!侄儿便要告辞了!”  “等等!你现在已经露过面了,你要去哪里?”  夏侯坚转身一个简单的动作:“叔叔难道忘了我夏侯家族的不传绝学,易容术了吗?”他一手将假面具撕开,露出本来面目,邵云细看一阵,才在他脸上找到了一丝与儿时相似的样子。“那你现在、、、、、、?”  “我娘在临死前说过!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将安西的金多禄碎尸万段!这些年来,我假名慕容复,混进安西军营,为的就是要取他人头!”  “不行!这太冒险了!你夏侯家族就你这么一棵独苗!我不能让你冒险!况且、、、、、、况且你娘没跟你提起过为什么要你杀金多禄吗?”  “叔叔不必相劝!我夏侯坚没有这样的老爹!何况我现在还发现他正在密谋一项重大阴谋!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他得逞!”  “好吧!你也长大了!我也不能勉强你!记住!一旦遇到任何困难!随时到盾州来找我!”邵云这时也才刚刚恢复一些,还是感觉特别虚弱,为保障夏侯坚的安全,他立即吩咐暗卫速速护送夏侯坚回到城内。  郭嘉,程昱、典韦等整顿好骑兵准备出发,连夜赶回路,郭嘉又和邵云说道:“主公,洛阳乃是险地,不可久留。一万大军撤离洛阳,太过招摇,还得委屈一下主公!”  邵云点头答应:“郭嘉不必担心,有典韦在。我不会有事的。我等还是尽快赶路吧!”  “主公!郭嘉有个不情之请!苏定方、金多禄他们已然发难,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请主公与典韦假扮士兵!混在军中!主公的帅旗,战马一律交给我如何?”  “哈哈哈哈哈!郭嘉多心了。就凭他苏定方?在来两个我也不怕。”  虽然邵云之一坚持,但随行的各个将士、以及程昱再三劝阻,加上郭嘉一片好意,也不好意思推脱,于是与典韦假扮士兵,混进万人部队后部中。  待前军骑兵启程后,邵云也命令其余众军准备开拔。他也急于回到盾州,虽然洛阳的大局还没有稳定,但李显已经上位,有房玄龄、杜如晦的辅助,加上薛仁贵李靖、等人大军还在,想来不会有大的变动。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要赶回盾州,毕竟支撑盾州经济命脉的海岩工业遭到损坏,这可是头等大事,也不知道荀彧处理的怎样。  邵云的一万兵马很顺利的从洛阳撤退了,但这洛阳的局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了,百官公卿都在,诸侯大军都在。谁不眼红这京畿重地啊。形势复杂,关系错综。薛仁贵目前虽然占据上风、但以苏定方为首的另外一派却也是波涛暗涌。  苏定方的帐中又是一轮密议,金多禄不会放过邵云的。虽然一次没得逞,但还是要继续,若是等邵云回了盾州,那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先皇的命令还是要听的,盾州属于独立行政道,特别行政区,他金多禄就是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从安西带着大队人马跨越漫长地界攻打盾州。  “混蛋,居然没能拿住他。废物!,他邵云有什么可怕的?一帮废物!”苏定方从暗卫那里得到消息,称邵云已经取得和氏璧,现在就在邵云手中,协助金多禄对付邵云,其实为的就是和氏璧,毕竟那和氏璧可是历代的传国玉玺啊!要成就大事,这传国玉玺是绝对少不了的。  身边几人等苏定方发完了脾气,骂完了娘,才说话,侯君集抱拳道“苏将军不必如此。邵云不过一小人物,将军如此计较不是失了您的身份。”  金多禄起身道:“如今!关内道程咬金之子程铁牛身亡!我等该想想如何向他交代才是!”  听完金多禄的话,苏定方眼睛一亮“是啊。我有一计,让那邵云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说,大家都来了精神。  “哼哼!你们都想想!如今我等各路诸侯聚集洛阳,谁不想乘机捞点油水?邵云那家伙提前撤军,不就是因为得到了和氏璧吗?现在他率领骑兵离去!我等要追杀肯定是来不及的了,我等只要派上小股好手,暗中跟上,再散步天下,告诉各地诸侯,说和氏璧在他手上,一方面,再将他斩杀程铁牛一事传到关内,程咬金定然会起大军拦截,或是追杀,而我们派出的好手,只带他们交手,便可趁机夺回和氏璧!原本五万骑兵!现在邵云已经派遣大部分骑兵先回盾州,他这是自断其臂啊。一万人马要想从洛阳逃回盾州!他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哈哈哈哈!传令!令屈突通务必要在岭南道境内拿下,决不能让他

站着进入韶关!”  听到这里,金多禄就有些不安了,“苏将军!这邵云盾州刺史一职,那可是太宗皇帝特允!我等这般大肆妄为,会不会、、、、、、?”  “哼,这邵云仗着自身武艺高强,必然不会乖乖交出和氏璧。想得到和氏璧,就必须摧毁他本人,乃至他的兵马,没有了盾州兵他邵云能翻上天不成?同时,这邵云现在虽然没有多么强大,但是久后必然成为我等心腹大患,对于这样的人,还是消灭在萌芽中最好。”  金多禄转过头暗思:“你何尝又不是我的心腹大患?”  却说邵云的一万盾州军,分为前后两军,前军由郭嘉执帅旗假扮邵云,后军则由程昱带领,邵云虽然混在后军中,但战马颜色明显要鲜艳得多,这样可以在遭遇突袭时,士兵们可以尽快找到主将,在加上身边有恶来典韦在,前面的郭嘉也放心了许多,但还是不时派哨骑,往来穿梭于两军之中,互通消息,这不,大军还没有出洛阳,进山南,郭嘉就又派哨骑来了。  “启禀主公!郭大人说!前面就是山南道了,那是苏定方的地盘!让主公小心!”斥候说完,转身离去。  程昱也来到邵云身前道:“主公啊!苏定方此人阴险得很,我们确实该小心为上啊!”  邵云点点头,下令:“全军戒备!一律听从郭大人指挥!”  便在这时,后面又奔来一骑:“主公!不好了!关内道程咬金带着五千人马追上来了!称要为程铁牛报仇!”  “报仇?怎么回事?”  一旁的典韦红着脸道:“主公!、、、那、、、那天在玄武门!我、、、我不小心,失手把程铁牛给做掉了!”  “典韦啊!典韦!你!这么说你好呢!?如今我等孤军身处异界,你、、、以我们盾州小小弹丸之地!讨好诸侯丢还来不及,你却杀了人家儿子!?程咬金是什么人啊?大唐的开国功臣!德高望重!不亚于李靖魏征这些元老!你杀了他的儿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我看我们忙着回盾州!我、、我就没说!”  “所以说你啊!真是的你杀了他,给我出了口恶气!你又不告诉我!我可以早点抒了这口恶气嘛!立了功又不知道邀功!活该你混得不好!”  “主、、、主公这、、、这是?不怪属下鲁莽啦?”  “怪你?呵呵!我赏你还来不及呢!当时的情况我最清楚了!你不做掉两个头号人物!我能脱身吗?哈哈哈好!杀得好!回去啊一定要好好想想赏你什么好!”  “嘿嘿!属下不要赏赐!主公不怪俺!俺就安心了!主公把狄仁杰的这玩意给俺!那就是最好的赏赐了嘿嘿!”  一旁郭嘉赶到:“的脸卖乖!看看你闯的祸!现在程咬金追上来了!你看看怎么办吧!”  “一人做事一人当!俺这就去向程咬金请罪去!”  “哈哈哈!”一旁的邵云忍不住笑了起来:“请罪?呵呵!你跑去请罪!就能让程铁牛复生?还人家一个儿子?拉到吧!众将士听着!典韦本来有功!但刚才这句一人做事一人当!却是罪大恶极!我告诉你们!在我邵云手下!作为军中的一员!就永远没有一人做事一人当这种说法!我们是一体的!不分你我!作为盾州的军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就算你闯下了滔天大祸!我盾州数十万将士!我盾州邵云!以及全盾州百姓!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邵云的这番话来得突然,众军听着中听,个个汹涌澎湃。  一阵喝彩后,邵云压低士兵声纳,而后道:“现在!前面是苏定方的地盘!后面是程咬金的追兵!我军困境重重!但凡有怕死的!只管弃甲逃亡去!我邵某断然不会追究!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但凡是临阵脱逃者!都将是我盾州军的耻辱!你们说!这种让盾州军民蒙羞的人!我们能让他进韶关回盾州吗?”  “不能!不能!不能!”  “好!好男儿们!为了回盾州!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郭嘉典韦听令!令你二人继续率领前军前进!程昱与我同样率领五千骑兵去会一会这位鲁国公!程咬金!”  事到如今,虽然担心邵云的安危,但在大军面前,邵云已经下了命令,他郭嘉也不敢违背,只能在心里担心,尤其是邵云将典韦派到自己身边,那明显就是派来保护自己的,得!邵云的武艺,他郭嘉也是亲眼见识过的,五千人对阵五千人,想来压力不大,心里这样想,带着典韦领五千骑兵继续进发。  邵云带着程昱调转马头,五千骑兵原地等待程咬金,不可否认,程咬金的关内道骑兵比起邵云的盾州军来说,却是逊色了许多,这一点从他们冲锋,以及阵型就能看出来,程昱虽然身为文官,但也能看得出来,歪嘴道:“主公!相传程咬金乃是大唐开国名将,统兵打仗,攻无不克,、、、啧啧啧!不过如此嘛!”  “呵呵!不要轻敌!”  “来者可是鲁国公程知节乎?”邵云明知故问。  “恶贼邵云!你纵容手下行凶杀人!我程咬金本该取你首级!然我分得清轻重!你邵云身为盾州观察使!封镇南侯,镇远将军!于我大唐有功!我程某不与你计较!只要你交出你那真正的杀人凶手典韦!我便不与你为难!”  程咬金老了,看来说这几句话也是上气不接下气,邵云听着也费劲,哈哈笑道:“鲁国公!容晚辈问一句!前辈贵庚啊?”  “诶!七十有八!”  “膝下可另有子嗣!?”  “没有!只是上有待产婴儿!不知其性别!”  “哈哈哈!鲁国公可算是金枪不倒啊!七八十岁了还有能耐!这样吧!你给我邵某台阶下!我邵某也敬你是开国元老!不作多说!令公子身亡,纯属咎由自取!前辈还是领着兵马早些回去看看那没出声的孩子是男是女!如若是女!大可以再讨个妻妾!再生一个也无妨!你程家在关内纵横霸道,没女人愿意嫁老头!也可以抢啊!反正你们也不是没干过!你儿子号称城管,平时也没少在大街上抢到漂亮闺女吧!赶快回去!看看还有没有机会!你要是不行!大可以将你那新娶回的娘子送到我盾州来!我盾州的男儿们可都愿意代劳呢!哈哈哈!”一旁的程昱多次想要打断邵云的话,却一直没机会。  邵云说完,再看去,原来那程咬金已经气得全身抽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