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回 虎牢关扬威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28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1:33


  营外传来狄仁杰讨敌骂阵之声。将众人的谈话戛然而止,苏定方本就想要借此机会削弱一下各路诸侯的实力,正好,邵云扬言要打败狄仁杰,天不时日,既然狄仁杰已经主动讨阵了,便看看邵云你这只出头鸟还有多大能力。  “哟!这说曹操,曹操就到,怎么?邵兄弟该不是与那狄仁杰约好了吧!?啊哈哈哈!众位镇南侯邵云义薄云天,要在虎牢关一举击溃狄仁杰!为了不拖累盾州军发挥!我建议!我等只管观战如何?”苏定方趾高气昂道。  顿时又是阵阵骚动,许多诸侯见识了狄仁杰的虎威,正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又邵云打头阵,那可就接了燃眉之急了,几十万诸侯联军只用来做摆设,让人数不多的盾州军孤军作战,这在薛仁贵这个盟主看来,当然不妥,请教了一下李靖,李靖是邵云行军打仗的启蒙老师,他也知道要邵云孤军作战实在是非一般的凶险,但现在邵云急于退兵,若不让他打头阵,诸侯恐怕不会罢休,得!既然这样那就顺水推舟吧!  上官婉儿这时也苏醒了过来,她对于狄仁杰的勇猛那是再清楚不过了,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以身犯险呢?但邵云在她的心目中既是如意郎君,却又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既然是英雄,那她这个美人自然也不能阻止她扬眉吐气,再三嘱托后,便欣然回去了,赵晃与邵云情同手足,因为受了重伤,也没有跟随大队离去,坚持着刀伤,在典韦的陪同下,登上瞭望台,观战。  狄仁杰指名道姓挑战,邵云自然也不能做缩头乌龟,领着一万盾州军出了营寨,邵云一马当先冲出阵去,要单挑狄仁杰……  联军瞭望台上,上官婉儿悠然出现,古筝弹奏将军令,别有一般情趣,关下战场上,两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要拼命,为的就是她这个弱女子而战,她出现在城楼上,自然也没什么稀奇。  “狄仁杰!我盾州邵云敬重你是条汉子!怎生这般不争气,偏偏要做突厥人武则天的绊脚石?”邵云上前却不出手先和狄仁杰聊了起来。  狄仁杰是一个极端优秀的人,无论文还是武,她都是当代杰出的人才,别看现在诸侯个个叫嚣着要杀掉这个眼中钉,但大家心里却又都想得到这等不世之才,狄仁杰此人平时是不屑和对手说话的,在他看来天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以往他都是傲然自立,只等出手厮杀。  不过盾州邵云那也是响彻天下的,黑白两道,有谁不知道邵云?从燕山立威,到西域杨威,又到突厥扬名,此时的邵云已然成为了许多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手中龙吟枪号称能与天下第一枪,罗通,罗家枪相匹敌,其他战绩,更是从无敌手。和狄仁杰一样属于武艺超群之人,狄仁杰与邵云交过一次手,知道邵云上次交手留有余力,也不敢轻视了他。  “邵云!是男子汉的!就把婉儿放了!你我二人再来拼个你死我活。听闻你也是从未遇到对手,今天也让我见识见识你这天下闻名的人物。看你能接我几招?”  “哈哈哈哈哈,人说狄仁杰英敏神武,明察秋毫,今日一见!果然、、、、、、见面不如闻名,你且问问上面的小姐!看看他是愿意跟你回洛阳!还是愿意与我回盾州?”邵云与上官婉儿的爱情在战场上点燃,此刻已经进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段,说出这样的话,邵云自然有筹码,不然人家一问,上边的来个不满意的答案,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看着上面上官婉儿弹琴自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只顾盯着邵云,对于狄仁杰却是视若不见,狄仁杰一下子就怒火冲天了,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这句话在他身上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必废话了,手下见真章吧。”说完狄仁杰催马上前,来战邵云。  这下双雄开战,双方都是名满天下的人。双方战马均是宝马良驹,为了不落口实,苏定方更大方的将自己的爱马如风借给邵云,并扬言,只要邵云能胜得过狄仁杰,就将此马送与邵云,两匹宝马奔驰起来,同样的快若闪电,战场之上宛若两颗流星,带着冲天火焰来回冲杀。  刚一接战,两人兵器一对,同时一震。两人心中同时暗惊对方好大的力量,狄仁杰是从容不迫,犹如留有余力。邵云的箭伤这时虽然没有痊愈,但也没有太大影响,从容接招,也是面色如常,一派从容。  两人均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视对手为平生劲敌。每一回合皆是枪影满天,“叮当”画戟碰撞之声似暴雨击地。可是一个精彩,除了极少数人能分清场上两人招式外,其他人只能看到两团光影一击而过。  两边都是在自己士兵心目中无敌的英雄,双方士兵们也发出阵阵高呼,直喊的声嘶力竭,喉咙冒烟,为自己不败的主将助威。双方阵中战鼓隆隆,连绵不断,声震四方,直冲云霄。  铺天盖地的呐喊声,擂鼓声,加上上官婉儿扣人心弦的琴声,比起迈克杰克逊的演唱会还有轰动,眼看击鼓之人气力不佳,那边樊稠推开鼓手,亲自击鼓,典韦也在这时推开鼓手,卷起衣袖,隆隆击鼓,看着主帅与飞将狄仁杰的厮杀,热血冲上了头脑。忘情的急敲他的大鼓,典韦已经不记得自己敲击了多少次,这回他只恨不得将战鼓敲破,才叫尽兴,连续不断的敲响着大鼓,为自己的统帅助威。生平一大快事!  士卒的呐喊声,铺天盖地的战鼓声,、、、、、、这些在都不在场上两人头脑中,他们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手,只有兵器。狄仁杰效力长孙无忌之时,也是身居高位,转投武则天后,更是所向披靡,很久没有遇到如此对手,反之邵云也是一样。  以前游侠江湖之时,像灭唐法王林文利、铁木真、哲别、陈百川、曹建国、少林高僧、武当道长、昆仑剑宗、司马家族的司马镇宇,这些都曾是邵云可望不可即的强大对手,随着武力的不断提升,到现在,在邵云心中,只有下落不明的司马振宇、以及辽东的奕剑大师、这些没有交过手,其他人或是交手,或是间接比试,都不在话下,上次出征岛国,本来以为能与明治王好好打上一架,却无奈时间紧迫,只能中途撤回。  数十回合一过,两人都是仰天长啸“痛快,痛快。”很久都没有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了,没有对手的生活的寂寞的,有了对手两人身上气势越发凌厉,对手难求啊。  因为没有对手,狄仁杰是时常要求华雄、樊稠、或是徐荣这些家伙与他切磋,而邵云也不例外,他也是经常耐不住寂寞,或是独自前往南丫岛独自在海棠的坟前练上一练,或是找身边的好手切磋,像典韦、徐晃、赵晃、乐进、这些人就经常是他下手的对象。因为害怕邵云找他们切磋,手下的战将们没事就老老实实的窝在军营里练兵,也不敢到处乱逛。  又一次对冲,狄仁杰方天画戟飞速翻转,一戟直指邵云心窝。邵云眼中的世界变得缓慢,同时也变得安静,只能看见那画戟直刺,只能听到上官婉儿的琴声,手中龙吟枪惯性而出,两件神兵相接,“当啷”一声,两杆神兵同时弯曲,可见两人力量之猛烈,招式之精妙。  狄仁杰使出了生平绝学

,邵云也将杨家枪发挥到了极限。  两人冲击之势皆停,瞬间力量之大,连胯、下宝马都无法前进一步。  两人手中兵器弯曲到了极限,也无法逼退对方,同时大喝一声,双双回收兵器。马打盘旋,又战成一团。此时两人来回纵横,以快打快。两杆神兵攻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守若铁壁雷霆,泼水不进。  这一战可是惊天地,泣鬼神。双方皆是绝世名将,百年难得一见。此时对战,那叫一个势均力敌,精彩绝伦不足形容之万分之一。  狄仁杰见不邵云杨家枪精妙,防守天衣无缝,大喝一声“接招”。使出了浑身解数,方天画戟势若奔雷,带起多多花絮直刺邵云。  邵云见狄仁杰玩命,同时也使出毕生功力,龙吟枪也是如同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卷起阵阵狂沙,如九幽火焰般直迎方天画戟。  “当啷”一声巨响震慑天地,声音压过了所有人的呼喝声。  狄仁杰嫉恨邵云夺他女人,邵云要用狄仁杰的脑袋来换取盾州军的退路,二人均是要置对手于死地,双双用尽所有力气发出这雷霆一击,因为二人力量发挥到了极限,胯、下两匹宝马经不起这超负荷的电流,双双嘶鸣一声,吐血身亡,两匹战马同时倒地,二人也同时翻身落马。  二人灰头土面的摔下马来,均不犹豫,对视一眼挥动手中兵刃,直接开始步战。战意汹汹,无论如何也要置对手于死地。  马背上作战,多有不便,即便你马术再好,终究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降低战斗力,现在可好,二人同时在地面决战,再无束搏,地上交战更是精彩伦绝。  地面之上,两人如猛虎归林,风云变色。  这边两人步战打的热闹。两军阵中副将也没有闲着。樊稠一看,有便宜可以占,换了鼓手,悄然出场,准备偷袭邵云,洛阳那边传来房玄龄、杜如晦、围城的消息,武则天准备回援洛阳,但在回援之前,也要挫一下联军的威风,最起码也要让联军的损失达到最大程度,才肯罢休,但事与愿违,如今诸侯联军非但不一拥而上,反倒让一州之兵出战,眼看目标没有得逞,武则天这才下令樊稠出手,看着对方出了副将,典韦也换过乐进继续击鼓,而后冲将出来。  樊稠为人阴险,上次借机偷袭,将邵云臂膀射伤,这次又想偷袭,却不料,狄仁杰与邵云的战斗太过激烈,他樊稠除了场地,全无用武之地,便在这时,典韦也冲了出来,二人对看一眼,直取对方而去。  樊稠这家伙估计还不知道,大将华雄是被谁斩杀的,一上去就不要命的耍狠,交手只一回合典韦一戟掷出,还没摸清楚状况的樊稠就被这一戟砸的晕乎乎的,兵刃脱手,败回阵中。眼看樊稠失败,惧怕典韦偷袭狄仁杰,阵中周威、李彪、王长三将一起杀出,争先恐后直取典韦。  盾州军中一片暴怒之声:“欺我盾州无人乎。”徐晃双斧一合,趁出朵朵火花,也是催马杀出。典韦一直将眼光看在邵云、狄仁杰二人身上、因为邵云身上有伤,惧怕他有个什么闪失,所有也没有全力对战周威等人。  典韦打水漂,这下就到了徐晃露脸的时候了,两把斧头一阵轮回,手气斧落,一下一个,将周威、李彪、王长、三人尽数斩与马下。  “徐将军威武!徐将军威武!”阵中又是一阵阵为徐晃喝彩的声音,看着盾州军露脸,其他诸侯也有点眼红了,原来狄仁杰的战团也不过如此嘛!  个个都看红了眼,眼看邵云与狄仁杰的对战,邵云已经占了上风,薛仁贵、李靖等人也不着急、只管观战。  苏定方跳出来道:“盟主!你看看!敌军气势已去!我等该趁势攻击啊!莫要错失良机才好啊!”  苏定方带头说话,其他诸侯也都开始嚷嚷起来了,!“莫不是因为邵云是你的师兄,盟主就因公救私,想要把功劳让他们独揽吗?”  一听到诸侯这话,薛仁贵就不慢了,神也是你们,鬼也是你们“你们不是说我们只管观战吗?我师弟若不能战胜狄仁杰,你们会放他的人马回盾州吗?”  薛仁贵的话有理在先,其他诸侯也就开始不好意思了,“诶!、、、诶这不是都是大事为重吗?你现在下令大军攻击!我等先行拟好通关碟文,让他的手下回去便是!”  “好啊!那就先立下公文吧!”薛仁贵知道邵云这次出诊是带走了盾州所有的家当,现在又传来盾州遇袭的消息,自然也希望邵云的人马能早点回盾州回援,加上与邵云本来就关系不错,所以这次薛仁贵那可是帮了邵云一个大忙。  说写就写,诸侯们急于抢夺功劳,当下连忙写好了公文,交到薛仁贵手中,程铁牛更是摩拳擦掌,扬言要亲手摘下狄仁杰的项上头颅。除了程铁牛,其余诸侯,有这样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狄仁杰勇猛,那是众所周知的,现在他与邵云苦战了这么久,体力=恐怕早就跟不上了,现在再由自己出马,轻易拿下狄仁杰,他日联军进了洛阳,管他谁做皇帝,有这么大个功劳在手,害怕没有油水可捞吗?  “啦!碟文都写好了!盟主!下令攻击吧!”苏定方急不可耐的道。  “苏大人!您还是看看你麾下那些甲士们能不能出战先吧!”薛仁贵结果所有碟文,转身道。  苏定方连忙回头望向自己的士兵,但见此刻所有士兵都是口流汁水,抱大的西瓜,人手一个,不但如此,其他藩镇士兵也是如此,不是席地而坐,观看热闹,就是相互赌注,看看战场上谁能打赢。  看着士兵们这副德行,有的连件像样的兵刃也没有,苏定方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大半截,“混账!简直混账至极!”恼羞成怒的苏定方连忙唤过副将,一巴掌盖过去:“你们!你们还像是个军人吗?像是在行军打仗吗?”  被苏定方打了一耳光的副将颇感委屈,因为这样做,是苏定方自己的主意,他要所有士兵只管观战,不穿铠甲,不带兵器,到时候邵云战败,就算薛仁贵下令救援,他们也无从救援,现在多数诸侯士兵都是这样,也是他的主意,连忙解释道:“主公!您、、、您忘了?这、、、这是您吩咐的呀?”  苏定方这才醒悟过来,一回头,薛仁贵就站在身后,想必刚才的话都被他听到了,连忙解释。  “不用说了!快叫士兵们抓紧时间,准备出动吧!”  连忙吩咐士兵拿起家伙,穿上铠甲,准备攻击时,关上武则天见徐晃、典韦、二人同时上阵,越越欲试,“不好!狄仁杰与邵云本来就只在伯仲之间,现在那两个家伙再加入,恐怕狄仁杰凶多吉少,”狄仁杰现在是武则天手上的王牌,她当然不愿他有闪失,越想越怕,连忙吩咐鸣金收兵。  关上鸣金,狄仁杰也是体力透支,掉头就跑,而这时徐晃、典韦却又还没来得及加入战圈,狄仁杰抓过樊稠留下的战马,一跃而上,往阵中跑去,邵云眼睛一亮,:“想跑?”没那么容易,龙吟枪一翻,“扑哧”一声,将狄仁杰右臂斩断,慌忙之中,狄仁杰右臂连同方天画戟一同落马,却又来不及回首,只是忍着剧痛,奔回阵中,继而进关。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