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回 独出篱门一望中,江流漫漫过西风。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62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先锋部队,盾州、安西两军围困汜水关半月之际,由薛仁贵亲自率领的盟军终于也来到了汜水关城门下,与两军会合。  盟军一到,金多禄第一个冲进了薛仁贵的帅帐,进了营帐一见薛仁贵叫穷叫苦道:“盟主啊,那关上华雄勇猛,我军屡遭夜袭,损失惨重啊!我安西地处边关,不得不将重要将领留守,以至于我麾下无人,害了我无数兵将啊!”  大帐之中十三道诸侯俱在,急忙把金多禄拉到一旁。袁绍一看也明白了,薛仁贵见他狼藉的模样,知道可能是受到重创了,当下好言安慰。  薛仁贵出面了,金多禄也就作罢了,见好就收,示弱也要有个程度。  待得盟军在汜水关前安营扎寨,华雄却先引兵前来讨战。这华雄真是狂妄,居然敢出关来讨战。诸侯也是气愤无比,各自引兵出战。  关内道程铁牛派出大将周震出战华雄,作为十三道行政道德第一道,虽然在出兵之前,程咬金也再三叮嘱过程铁牛,不要急功好进,但现在首战,程铁牛也想先露个脸,急忙就先派大将出战,指望先立首功。  可惜这周震似乎咖啡没喝够,挥舞厚背大刀,看起来是威风无比,却根本不是华雄对手。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了上去,却被华雄一刀连人带刀斩成两半,真是个中看不中用德家伙。  薛仁贵一惊,慌忙压住倒彩:“谁与我取下华雄头颅,便是今日首功。”  河东道尉迟敬德手下大将蒙扩拍马挥刀冲出,也是不到十回合被华雄手起刀落。程铁牛大怒:“可惜我上将颜良,文丑俱不在此间,但有一人在此,必斩华雄。”  只是他这样说不过是在诸侯间充面子,下面的士兵见华雄如此勇猛心下都胆怯了三分,而此刻,华雄连斩两员大将,军队士气高涨,高声为自己的主将加油。  邵云的身份已经从盾州刺史提升到了镇南侯,虽然这个爵位是靠出卖肉体给武媚娘换来的,但终究是身份显贵,不能轻易出战,听着程铁牛的话,典韦就有些不爽了,你拿不下那是你的事,不代表我盾州无人啊!  “主公!让我去,定要将那家伙人头拧下来,”说完,两把短戟啪啪一阵拍打,击出无数火花。  此刻诸侯均是不敢开口,深怕要自己出任,听了典韦这话,众人看去,但见此人身长九尺,,狐狸眼,两道眉毛挤到一处,面如火炭,手中双戟烁烁寒光。原来是盾州来的虾兵蟹将典韦。  典韦的武力,邵云心里是有数的,当下提高嗓门道:“去吧!悠着点!”  薛仁贵大喜,急令击鼓助威。  “哼!今日在场的那个不是身经百战的名将?小小的莽夫却在此耍威风,当我剑南道无人了吗?我小弟高力士一出马,不出三刀,定要取贼将首级!”  众人看去,说话之人竟是剑南道高士廉。便在这时,旁边左右低声道“主公!高将军今日身体不适,没有出战啊!”  山南道苏定方听话,怕高士廉丢面子,又见典韦形貌威武,料定此人颇有胜算,当下绕开话题道:“将军可饮此酒,必旗开得胜。”  苏定方也算是这次诸侯会盟的主要人物,毕竟武媚娘的族谱,以及少帝非少帝这个秘密是他揭穿的,在多番来回游说之后,终于说动薛仁贵,这才有了诸侯会盟,但他说这话时,典韦已经上了战马,但见典韦在马上一拱手:“谢过将军,此酒且请放下,某片刻便回。”说完催马杀出。  华雄正数着自己从头盔中垂下来的头发,忽见来将,看起来还蛮威武的样子,当下也来了兴趣,不仅哈哈大笑:“又来个送死的!”催马来战典韦。  不料华雄一刀斩出,被典韦轻易架开,华雄当下觉得双臂发麻,这家伙好大的力气。心下暗惊,急忙收起轻视之心,全力迎战典韦。  几招过后,华雄和典韦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但华雄已经渐感吃力。再走一招典韦双戟翻飞,一戟架住华雄大刀,一戟直刺华雄头颅。华雄也是了的,慌乱之中总算格挡住了,只可惜架不住典韦的九牛之力。  华雄的大刀勉强将典韦一戟架开,典韦眼明手快又是一戟挥出,华雄一口鲜血喷出,手中大刀直飞出去。惊的华雄乱了分寸,典韦的武艺那是得到过邵云亲自提点过的,加上本身就力大如牛,现在见华雄失利,马鞍一用力,双戟一合,直接将华雄斩与马下,联军士兵士气又高涨了起来。  阵前典韦被斩,在无人敢出战,才拨马回营。到的阵前当着两军士兵,在马上接过苏定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尽显英雄本色。盟军士气大振,薛仁贵身边逢纪、田丰、二人喊道:“主公!下令攻击吧!”各路诸侯也是士气大振连声喊道:“盟主!此时不攻!更待何时?”薛仁贵见士气可用,遂击鼓出击,此时关前,华雄战死,士兵没了大将统帅,军队士气低落。  而盟军因为典韦的出色表现,顿时变成了骁勇的死士,个个不要命的叫喊着。  随着冲锋号角将军令的鼓声,十三路诸侯大军叫嚣着杀向华雄军。  战场上一片厮杀,诸侯军互不统属。各道将领依旧只能统领自己的兵马冲杀,虽然盟军少了一份默契,战友之间的袍泽之情被抛诸脑后,个个不要命的往前冲杀,死伤也有不少,现在战场成了胶灼状态,血雨纷飞,刀箭齐鸣。每时每刻都是士兵惨叫着被砍倒,有的被一枪扎穿依然努力向前,有的一连砍死无数敌手,连看都不看,继续向前冲锋。  这个时候金多禄与安禄山率领的安西人马没有像其他诸侯一样争先冲杀,而最出彩的要属盾州军了,斩杀华雄的人是盾州的典韦,而盾州方面,邵云将士兵分为三组,一组由典韦统领,一组由徐晃,还有一组由乐进统领,虽然威风的只有典韦一人,但三组人同为盾州军,也为自己同营的出色表现光荣,邵云与典韦一马当先,带领五万盾州军,高歌猛进,在战场上,三组人马配合默契,徐晃、乐进、二人骁勇、带着士兵左冲右杀,完美的配合,横冲直撞,无人能档。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近距离的搏杀阶段,马钧弩没有派上用场,所有将士均是依仗斩马刀收割敌军头颅,锋利的斩马刀和铮铮的马蹄,成为了华雄军的催命符,在斩马

刀下安乐的死去,或是在马蹄下被踏成肉泥。战马嘶叫着冲锋,战马身上沾染了点点血迹,泛出了朵朵血色的花朵。骑兵一刀一个,全然没有损伤的前进,华雄军这回已经崩溃,仅仅靠一些临危不乱的低级士官统领逃命,他们不是一刀两断,就是砍出一道巨大的伤口,被砍到的人喷撒的热血直冲。  典韦因为与邵云并驾齐驱,虽然知道邵云的武艺,他不用担心,但还是要留几分精神注意邵云的安危,徐晃这家伙非常玩命,他带着他那一组士兵如入无人之境,三组人当中,让邵云颇感意外的是乐进那一组,乐进这家伙一打起仗来,那永远都是最玩命的一个,没有人能比他冲得更快,依照他的话说,那就是快点收工,回家喝酒,他的一组人马所到之处,华雄军兵纷纷躲避。如今连武艺最强的主将华雄都不是对手,他们又何苦去送死。  接到诸侯来犯消息后,长孙无忌也不吝啬,调配给华雄的人马也都是羽林军中出类拔萃的精兵,但现在,主将阵亡,加上他们的数量少诸侯军太多。完全被诸侯军压制住了,崩溃在即。  交战不到半个时辰,华雄大军崩溃,丢盔弃甲,挥刀自刎,躺在地上装死的也不在少数。  华雄军崩溃后,大量低级士官也没有人能组织起有效的断后,一场大追杀。或者说是大屠杀开始了,诸侯联军一直追杀到汜水关下,城门紧闭,溃败的华雄军队再无退路,城楼上也是空空无人,所有人马都被华雄带下来了,连个开门的都没有,其实开门的人还是有的,只是犹如才狼虎豹的诸侯盟军这般阵容,城内的士兵哪里还敢开门?  城门迟迟不开,溃败的华雄军每分每秒都在数以万计的减少,一阵砍杀侯,邵云突然有些手软了,看着手无寸铁,毫无还手之力的士兵,他们也是人啊,妖怪也是妈生的,但这是战争,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叫典韦、徐晃他们住手,就算盾州军停止屠杀,其他十二路诸侯也不会停手,无奈。  与此同时,薛仁贵的心情与邵云也是一样的,他的主力部队主要由铁木真统领冲锋,大屠杀中,兵力最多的就是他安东都护府的士兵了,被屠杀的凶手估计也大多数都是他的人马,但这是战争无奈,这次冲锋的目的是击溃华雄军,而不是攻城,现在准备不充分攻城是徒劳的,只有希望屠杀能够尽快结束。  便在这时,一阵阵犹如蝗虫般的箭雨从关上射出,不分敌我,伴随着阵阵惨叫声,大批大批的人马落马身亡。典韦见状也是大惊,乱了分寸,邵云于军中大呼道:“盾牌!”盾州军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装备,在地域微小的盾州,邵云不得不依照郭嘉的建议走精兵路线,每骑战马的配备都十分齐全精良,先是良好的战马、上好的马鞍、另加马钧弩、以及盾牌,这样的装备一骑的军费就相当于普通骑兵的十倍,有了盾牌的掩护,盾州军的损耗被大大降低。  “元帅!不好了!看来是长孙无忌的援军到了!撤!快撤啊!”看着一批批的将士落马,薛仁贵急忙鸣金收兵回营。  回营的薛仁贵也是高兴不已,典韦的出色表现,盾州军的骁勇善战,以及盾州军大败倭寇的事迹,酒宴之上薛仁贵对盾州军也是格外关怀。  比起盾州,辽东也同样拥有着辽阔的海域,从陆军数量、以及士兵将领的质量而言,薛仁贵自信辽东的实力远超盾州军,但白江口一战,对盾州水师的作战能力,薛仁贵是极为赞赏的,在以后的日子中,来自海上的敌人袭击辽东的几率远远超过盾州,自知水师不如别人,薛仁贵有一个想法,与盾州形成海上联盟,一旦遭遇海贼袭扰,辽东与盾州的海上力量相互增援的想法。  而诸侯方面,虽然在斩杀敌将方面没能取得首功,但在冲杀过程中,每一镇诸侯都充分发挥了力量,旗开得胜,自然也是欣喜不已。  “师弟啊!你远征倭寇,为兄没能及时支援于你,兄内疚啊!这次大败汜水关,师弟居功至伟,来兄敬你一杯!”薛仁贵举起酒杯,与邵云敬起酒来。  二人这时与李靖共坐一席,邵云也是急忙拉起酒杯道:“都是师父教导有方,这一杯,我敬师父、师兄!”  说道师兄,金多禄也就靠了过来“云弟啊!你麾下由如此猛将,兄为你高兴啊!为兄也要敬你一杯!”金多禄与邵云的恩恩怨怨,估计八辈子也说不完,叶海棠的死,最致命的就是来自金多禄的一箭,邵云怎么可能不狠他?然而昭阳公主的死,虽然昭阳是被她自己的父亲李白所杀,但在金多禄看来,这个中的曲直,邵云也脱不了莫大干系,虽然如此,但二人都拥有一流的谋士、郭嘉、史思明,身边有高人相佐,曾经年少轻狂的他们也是格外透彻,谁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发难。  金多禄的酒杯抽了上来,要与邵云碰杯,邵云却始终忘却不了仇恨,依旧不与金多禄碰杯。  这一下让金多禄尴尬得无以复加,站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原本想一再的示弱,再来拍一下邵云的马屁,好让二人的关系不要继续闹僵,不料邵云却不做理睬。  金多禄是尴尬的站着了,他身后的安禄山是勃然大怒,敢如此羞辱,正要拔剑砍人,却被见气氛不对的李靖挡住了。  方今天下,内有武媚娘、长孙无忌乱政、外有藩镇割据、身为李唐忠实粉丝的李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两个弟子闹翻,与薛仁贵互看一眼“云啊!我等均是大唐汉人,不要为了小事纠结而乱了大事”说完,起身道:“诸位!今日大捷!盾州邵云位居首功,帐下典韦骁勇斩杀华雄!表现出色!来啊!我等共敬镇南侯一杯!”  诸侯中哪个不是有两把刷子的?有当年的开国将领,像秦叔宝、尉迟恭、程咬金等、更有许多经典人物比如魏征,像邵云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后起之秀,只因立了首功,就要诸侯敬酒,想得倒美,不过既然李靖开口了,大家也就捧场做戏的举起了酒杯,而邵云,对着金多禄,原本是死活不肯给这个面子的,就算是诸侯举杯,他也未必肯给这个面子,但李靖是他的师父,加上李靖这人一生忠于大唐,功勋显著,德高望重,是男儿的典范,不光因为师徒的关系,邵云从心里也敬重李靖,没办法,喝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