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回 邀君对饮桂花酒,随郎空杯盼夜长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64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我要见刺史大人!”邵云还正在与贾翔长篇大论时、门外传来这样的叫声。  “主公!门外有个叫马钧的人,自称是长洲学府的人,嘈着要见你!”不等邵云发问,已经有门吏报了上来。  “既然是学府的人,让他进来啊!”邵云佲着香茶道。  “可我们查过名单,今天毕业的学士里面,没有叫马钧的人!”  “行了!让他进来吧!”  “主公!参见主公!”门外摇摇晃晃走进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刚一见到邵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瞧他模样,见邵云这面,看来是花了不少功夫。  “你就是马钧!?”在马钧还没有进来之前,邵云已经从贾翔口中大概了解了一下马钧,其实不用贾翔说,任何学府和军事学院的学员资料邵云都是知道的,毕竟那是专门为他培养人才的地方,平日里邵云也会暗地观察一下,那些人会有成就,从而吩咐陈琳、陈宫他们多多培养。  “是的主公!我、、、我就是马钧!”看着马钧上气不接下气,邵云看着有些想笑。  “罢了!起身说话!”邵云通常不喜欢在自己欣赏的人面前摆架子,马钧这人,也是个人才,只是目前还没到启用他的时候,所以这次毕业的名单中也就没了马钧的名字。  “你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邵云知道马钧这人向来不太善于言语,刻意将语气放缓了许多。  “主公明见!马钧原是屯门农夫,自小家境贫寒!徐晃将军和乐进将军在屯门成立军事基地以来,占用了我的天地,无法耕作,听说去长洲学府读书能出头,这才变卖了家业,去了学府、、、可、、、!”马钧有些结巴的道。  在场的学士们听着有些费劲,毕竟马钧是天生的结巴,邵云打断了他的话:“听你这么说!徐晃占用你农田的时候,没有另外给你分发良田和钱粮?郭嘉!有这事吗?”话说到这里,邵云将眼光看向了郭嘉。  “启禀主公!绝无此事!按照您的规定,但凡是刺史府要征用的地皮或是物品,一律按照市场价三倍回收,如是农田,在赔偿损失后,还会另外发放相等的农田!屯门方面的这些事宜,是我亲自处理的,绝无此事。”郭嘉一一说着,马钧好几次开口要说话,但他一紧张,结巴就更厉害了,完全说不出话,等到郭嘉说完话,他才憋出一句:“主公!您错怪这位大人了,徐将军在征用我的农田时,是按照规矩办事的,只是、、、只是马钧的农田太少,耕作业没什么收成。这才去读书的!”  “那你还有和冤屈?”邵云起身问道。  “是这样的,马钧自小为农夫,大字不识一个,到了学府才勉强识字,但两位陈大人说我不能毕业、、、、、、!我、、、!”马钧本来就不识字,但又想干点事,平日里喜好研究农产品和农具、偶尔也研究一下作战用具,但在学府中,开设的主要是以博文、时势、医学、等方面的官位、却惟独没有向他这种研发的科目、所以马钧想要毕业自然不行。  “行了!你且先下去,待我从长安回来后,再决定你的官职!”邵云坐回原位道。  “什么?官!、、、官职?”马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也能做官?呵呵太好了!谢大人!谢大人,”说完转身屁颠屁颠跑出去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今日我们且先到这里!贾翔、陈煜、你二人留在我身边,担参谋、其余人士,、、、郭嘉!按照计划落实!”说到这里,邵云转身进了内院。  内院里,早已经有十数人等候了,他们是那些还没有被安排职位的学士、其中有军事学院的学员、也有长洲学府的学士。  “参见大人!”  “请起!坐!”邵云今天会见了这么多人,说了很多话,他已经不想再多说了,有郭嘉在的时候,通常有郭嘉代为发言,现在郭嘉不在,邵云只能自己开口了。  众人坐下,邵云却起身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安排你们的职位否?”  “属下不明!”邵云的话简单明了,这些学员们的回答也很简单。  “王法!你们说!王法在哪里!?”邵云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太史慈是军事学院毕业的学员,他研究的主要是一些战术问题,至于王法?他确实不知道,反正指挥他去哪里作战的部署的人就是王法,贸然答道“自然在主公手里!”  邵云转身看了眼太史慈道:“嗯!还有别的答案吗?”  “天下的王法在长安!盾州的王法自然在湾仔!”另外又有人相互响应道。  “非也!依在下愚见!王法!在长安、在湾仔、也在天下、不但在政府手中,也在百姓手中!”人群中传来这样声音,邵云很好奇,也很满意,往人群中看去,其余人个个面面相觑,看向说话那人,说政权在天下人手中,这种话,虽然也没有什么大的禁忌,但也非普通人敢说的。  “宋世杰!”邵云一把揪出说话那人,其余人以为邵云要大发雷霆,个个不敢开口。只有宋世杰自己知道,他与邵云自小相识,多年来,邵云先是游侠江湖,而后征战四方、两人在理想上有了分歧,也少有来往,但一见面,相互就认出来了。  “过来!你!将你刚才所说的话再说详细些!让大家听清楚!”邵云将宋世杰直接拉到众人眼前才松手。  “在下的意思是,王法!王法通常是指用以约束人的举止工具,数百年,乃至数千年来,这种工具一直是中央政权统治百姓的有力工具,有了这样工具,他可以减少百姓作奸犯科、烧杀抢掠等等违反次序的举止、然而、反观历史、有很多作奸犯科的人确实受到了这种工具的严厉打击和制裁,而后,但凡有作奸犯科者,尽数被认为是在挑战王法,是为大逆不道,然!往往有些作奸犯科的人却能逍遥法外!这是为什么?时代在进步,人们的思想在进步,大家认为王法是不是早晚也要落在天下人的手中?”宋世杰不顾邵云在场,长篇大论说了起来,其余人虽然也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但也不敢点头赞同。  “好!说得好!”邵云起身道:“有很多作奸犯科的人为什么没有受到王法的制裁?那是因为他们大多是皇亲国戚、或是

达官贵族!古往今来!门阀们的势力往往大到,无法管制和约束!当百姓们的切身利益受到门阀们损害时,却因为势单力薄,只能吞声忍气,这是为什么?”  不等有人答话,邵云继续道:“自今日起!在盾州!王法!就要属于每一个人,古往今来,虽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一说,但又有过几次?王道不公!导致百姓利益损失!太宗皇帝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将中央政权比作舟船,将百姓比作水,谁能让舟平稳行驶,也能让舟颠覆,百姓的利益损失,无法生存时,便会爆发起义,百姓不在遵守朝廷的律令,不在向朝廷缴纳税务,皇族们!官员们!你们!我们!没有田地、没有粮食、只有一顶乌纱帽,如此一来,乌纱帽还能否当饭吃?”邵云说这话时,表情很严肃,他缓步来到众人面前。  “宋世杰听封!”  “属下在!”  “今日起!盾州将率先成立律政署!所谓律政署,既指专门掌管道内公平与否!今日封你做律政署署长!署部设立在刺史府旁边,但凡百姓受了冤屈,均可向律政署请求帮助,而你,律政署就要全力以赴。无论对方是任何人、都要依照王法公平处理,必要时,律政署可联合警务署行事!官职与警务署龙五平级!”警务署、律政署、这些都是邵云私底下向张恭请教的来的,以往百姓有何冤屈,都只能到衙门请求平冤,但衙门掌管事宜过多,往往会出现各种不平等结果,以至于百姓无权用王法来保护自己的切身利益,李世民在临死前给邵云的最后一封信中说过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一直影响着邵云。  宋世杰是长洲学府出来的人,目前学府出来的人,也只有陈煜、贾翔二人直接上任官职、其余人有少数被安排了职位、但也有许多像他一样、待宰的羔羊、等着邵云最后的决定,看着他已经做官了,而且一做就是个大官职,其余人心中也就有底了。  “华佗听封!”  “啊!?他、、、他也能做官?”许多人心里开始怀疑了,华佗是个学医的人,祖上几倍行医、都只是个九流郎中、平日里靠给村民看病施药,赚点小钱财,这种医学科目在长洲学府开设,一直都是冷门行业,极少有人就读,且看看大人要封他做个多大的芝麻官!许多人心里这样想。  华佗参拜在邵云身前,邵云道:“生老病死!司命之所急,无可奈何!民间!军中!但凡是食五谷杂粮之人,都会或多或少感染疾病!以人为本!人才是本,没了人,什么都没用,今日起,盾州首先成立医务署、封你为医务署署长!救死扶伤、你要秉承医者父母心,无论百姓还是官员,收拢所有医务人员,全力治理疾病和防御瘟疫!”邵云说这话之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刻意提到了瘟疫,在瘟疫面前,任你再大的官。再多的钱财,谁不是举手无策?想到瘟疫这一层,其余人也就心服口服了,暗地称赞邵云的仁义之心。  “为保障辖区内官风清廉,我决定!成立廉政公署!署长由太史慈担任!廉政公署的责任,要全力监视辖区内所有大小官员,包括我的所作所为!但凡有发现任何官员有腐败之风、收取贿赂、欺压百姓,经过核实,上报刺史府,得到许可,即可联合龙五的警务署行动对此类官员采取逮捕,由刺史府下司法部门,决定该类官员的最后结果!当然!该类官员在被逮捕后,也可寻求宋世杰的律政署通过打官司来脱罪,一旦律政署找到证据,证明该官员是无辜、或是被冤枉、警务署就必须当场释放此人、所以、廉政公署在联合警务署实施逮捕之前,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该官员已经触犯了王法,否则,一点利益归于被告,也就是说,如果廉政公署拿不出该官员触犯王法的有力证据证明该官员有罪,那此官员便可被定为无罪释放!”太史慈原本是关内道程咬金属地的捕头,素有勇武知名,因为看不惯程咬金之子程铁牛无辜欺压百姓,动手伤了程铁牛,之后四处逃亡,听说盾州是特别行政道,任何中原官兵都无权进入抓捕,这才逃到了盾州,他的过去,邵云也是了如指掌,给他安排这个职位,是再合适不过了。  张恭的确是个人才,成立的邵氏娱乐,不但给邵云的辖区经济带来了实在的利益,他的建议,更是让邵云如释重担,如鱼得水,起初,邵云也不是很懂,但现在看来,成立几个署、将身上的负担分解下去了,问题自然就得到解决了,这样与中原各地的作风就完全不一样了,在中原,所有大小事务,都有衙门跟进,错综复杂、造成了很多大的问题、而自己成立这几个署后、各地衙门就只管一些平常的人口普查、税务上缴的事宜。  如此一来,各方面的运作自然就畅通了,本来张恭还有很多个署的、比如渔政署等等、但都被邵云省略了,毕竟、像渔政这种事、那指的就是施琅的战船部队了,像这种军权方面,邵云就不敢放松了,必须牢牢抓在手中。  所有人都依照官职对号入座了,个个不但有了美好的前程、也有了人生的目标,更让他们高兴的是、他们的选择是对的、他们大多数来自中原各行政道,原本以为盾州的刺史太过年轻,怕不好从容,这下可好,原来这个领导者还真是没的说、这下可算太平了。  “主公!”郭嘉这时走了进来,“来的正好!你!带着众位大人,走马上任去吧!”  “是!”郭嘉毕恭毕敬的行完礼,带着众人出去了。  “梁笑棠!”  “在!”内院里,所有人都已经跟着郭嘉走马上任去了,惟独梁笑棠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人人都当官了,自己也是毕业的人,惟独就他自己没有官职,这下可不好。  “大家都做官了,你?、、、!”邵云故作玄虚的问道。  “我、、、!”看着邵云诡异的表情、梁笑棠心里更加没底了,他报考军事学院,那可是他们村的大事,全村就以他最为身强力壮,本以为能图个功名,不料却成了泡影,这下可完了,回去可得被人取笑得无地自容了。  “不必担心!”邵云来到他身前,拍着他的肩膀“官职呢!就没有!大事嘛!却有得你做!明日与我一道前往长安!”说这话的同时,邵云拉着梁笑棠坐了下来,二人很快喝了起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