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回 雌雄逐鹿定乾坤、诗仙问鼎安天下。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45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徐晃!许褚!”  “末将在!”  “你们带着人马!继续追杀叛军!记住只要投降者就不杀!”  “遵命!”  徐晃与许褚带着盾州军继续围剿夏侯恩娜的纪山飞叛军去了,许褚是第一次上阵杀敌,勇猛自是无法比拟,若之论单挑,恐怕徐晃还与他相差甚远,但徐晃毕竟是邵云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于领兵打仗也是颇有研究,所以,在统兵方面,许褚自然就不如他了,徐晃带着人马一路追赶叛军,叛军本来就不是什么正规军,一旦溃散,再无还手之力,以至于徐晃兵马一到,想着无数。  “驾!”  “驾!”  夏侯恩娜已经独自逃走了,邵云紧随其后,邵云明白,此次平叛,目的就是擒拿贼首,一旦捉拿了贼首,其余人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嗖嗖嗖!”连续三支弓箭向邵云射来,邵云连忙在马镫上一跃,腾空而起,向前一扑,将夏侯恩娜紧紧搂住,两人同时滚下山坡。  “我败了!拿着我的人头!领赏去吧!”夏侯恩娜背对着邵云,眼角露出丝丝哀怨。  “嫂、、、夏侯小姐!你夏侯家族至汉朝以来便是名门望族!为了这区区儿女私情,就让你整个夏侯家族沦为草寇!值得吗?”邵云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有一位的劝说。  “哼!值得?我只恨不得将燕南天那个贪慕虚荣的懦夫碎尸万段!”夏侯恩娜的面色变化的很快,时而哀怨,时而充满了仇恨。  “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南哥也有他的苦衷!做驸马!也是皇上的意思,他哪能违背皇上的意思呢?”  “哼!”夏侯恩娜没有说话,从腰间取出长剑,往脖子上一架,:“带着我的人头领赏去吧!替我转告姓燕的!我夏侯家族将世世代代与他燕家为敌!要他好生珍重!”  邵云见状大惊,急忙隔空点穴,将夏侯恩娜的动作制止下来:“夏侯小姐!你冷静点!你就是不为夏侯家族着想,也要为坚儿想想啊!他才多大啊!你就这么走了!他日后就要孤苦伶仃!任人凌辱了!他能不能安然长大成人都是个问题!还说什么与南哥为敌!”  一提到夏侯坚,夏侯恩娜双眼顿时泪如雨下。  “来人!”  邵云一声呼喊,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个人来。  “将军有何吩咐!?”  “传令太原官府!纪山飞组织头目、夏侯恩娜已经伏法!被我乱军中摘下人头!你速去将夏侯恩娜人头送到当地官府!要他们将夏侯恩娜的人头送到长安!”  “是!将军!末将这就去办!”说这话的人,其实是邵云在辽东总坛的细作,他当然知道邵云话中的意思,转身离去了。  等那士兵离去,邵云也转身走了,驾马来到乱军中,找到徐晃、许褚、二人:“情况如何?”  “将军放心!敌军已经溃散,降者无数!不需半个时辰,就可以收兵了!”徐晃正经的回答道。  “嗯!我军伤亡如何?”邵云观察着乱糟糟的战场道。  “扑哧!”许褚忍不住笑了出来,:“将军!您瞧瞧!什么纪山飞组织!说的神乎其神!我军哪有什么损失!我们来的五万人,现在还是五万人,将军放心吧!”  “嗯!好!徐晃!你亲自去带队,尽量不要有杀戮行为!只要肯投降,就可以当场释放!”  “是!”徐晃对于邵云的提拔之恩,那是时时紧记的,邵云要他上刀山,他就会上刀山。  “好!我也随徐将军去!”一旁的郭嘉也屁颠屁颠的随着徐晃去了。  “这是战场!你跟来做甚?”徐晃边走边道。  “诶!徐将军此言差矣!我郭嘉可不是个软弱的秀才哦!你看看!”说着,郭嘉亮出白皙的拳头,在徐晃身前晃了两晃:“砂锅这么大的拳头,你见过没有?”  看着郭嘉那斯文的不行的动作,却又要胡扯什么砂锅那么大?徐晃有些想笑:“呵呵!是挺大的拳头!那你杀过人没有?”  郭嘉一听,放下拳头,继续跟在身后:“杀人这种事啊!我整天都有这种想法啊!”  “那就是没杀过咯!你们读书人真是的!”  “诶!徐将军此话可是在歧视我们读书人了?”  “那倒没有这个意思!”  “你没听说过笔杆子杀人吗?”  徐晃知道自己说不过,干脆摇了摇头,不再答话。  哪知道郭嘉却不依不饶:“诶!我说徐将军!你是不相信笔杆子的力量是吧!”  “哦!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力量?你不妨说来听听!”徐晃一面带着一队士兵来回穿梭战场,一面答道。  “说正经的!徐将军!你我日后都要在盾州共事!将军是盾州刺史,说白了,就是那里的土皇帝!你我做人臣的,可得为主公分忧啊!”郭嘉不厌其烦的道。  “嗯!就这话中听!将军待我等如同兄弟!我们自然要为将军效力!”徐晃突然停下手中的工作,与郭嘉细说了起来。至于以后盾州与中原大唐的关系,他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以后盾州就是盾州,大唐就是大唐,若是没有什么大事,两边是不会相互来往的,以后自己在盾州,自然也少不得要加官进爵了。  “怎么样?将军眼前就有一件为主公分忧的事!”郭嘉摇着扇子道。  “什么事?”  “徐将军你想想啊!他日主公在盾州独自为政,这兵马钱粮自然是少不得!你看看!现在这么多的降兵、杀了、放了都对主公没有半点好处啊!”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吧他们尽数带回盾州!不管是当兵、还是当平民、那都是队我们盾州发展有好处的呀!”  “嘶、、、你说的对呀!这的确是啊!呵呵!你这读书人想得倒是当真不一样!”  “可不是嘛!十万人马呀!我们只要给他们饭吃,给他们衣穿,换来的可就远远不止这些了!”  “徐晃、许褚!你们好了没!?收兵了!”邵云跨上马来。  邵云军击溃叛军,仅仅只是几个时辰的光景,而且还是不损一兵一卒,这可是盾州军从来都没有过的战绩,这一战杀敌近一万,俘虏八万余,余者逃散无踪。  贼首夏侯恩娜被邵云斩杀,其项上人头,现正被太原官员送往长安,这一战,很快传到了盾州,盾州军扬威西域,扬威草原,又在扬威太原,这一战,更是将邵云的名望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以前剿灭带兵出征东西突厥,也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但那都是在李靖麾下作战。算是由别人全权指挥,自己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这次不同,所有调兵遣将,所有大小事务,都是他自己完成,现在的他已经从一个将才升级为帅才了。  战事已经基本平息了,除福建一带,杨慕容的叛军还没有剿灭外,其余基本尘埃落定,李世民当然高兴的不得了。现在朝廷捷报频传。秦叔宝在福建已经渐显成效,邵云在太原一战平叛。李世民可谓志得意满了。大赏群臣,赦免党人。  燕南天升安西都护府总督,领高昌牧,封陇右候。  薛仁贵升右威卫大将军、安东都护府总督。  邵云封盾州刺史,总理盾州、、、、、、、其余也是封赏无数,朝廷一派歌舞升平。  邵云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盾州刺史一职,虽然名利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这下可好了,

盾州是独立的,如果没有朝廷的召集,他是不用年年朝拜的,日后就可以在盾州逍遥快活了,想到这里,他就想到了他的海棠,用不得多久,就可以和她泛舟南洋了,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早就被余诗曼和武媚娘占有过,但自己不说,鬼知道?想起武媚娘,邵云有些庆幸,本来还害怕她会在进宫后,说出和氏璧的事情,但这么久都没事,想来是安宁了。  邵云的人马已经向南行驶很久了,不用多久,就可以到达韶关,韶关是盾州与中原大地的关口,只要他的人马一旦踏进盾州,韶关就会关闭,以后盾州和中原可就是各走各路了,再没有江湖厮杀,再没有战场血流,这就是邵云要的结果。  五万人马浩浩荡荡向韶关进发,当然、在太原降服的那七八万俘虏也被郭嘉和徐晃安插了进来。  “看看!前面就是韶关了!我们一旦踏入韶关,可就再无回头之日了,你们可都想清楚了?盾州可没有长安那么繁华!”邵云遥指着韶关对身边郭嘉道。  “是啊!现在我们过关倒是轻松,以后要出入一个半个,那可难了,岭南道的官员已经接到圣旨,将会派专人驻守韶关,日后我们也要派专人驻守韶关,也好控制流动人口啊!”郭嘉说话时,总是一脸笑容,这让邵云看着很满意。  “驾!将军!将军!你快看看这个人!”徐晃本来是押后的,这回他却带着个人来到了邵云的前部。  “怎么了?”邵云一转身,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埋剑山庄的管家钟二,见他满脸血迹斑斑,邵云第一时间想到埋剑山庄出事了。  “少、、、少爷!李道宗、、金多禄、、、长孙无忌、、、还有舒定芳、、、他们他们说、、、说皇上已经查出来说在福建造反的人是我们埋剑山庄的人、就是你舅舅,说、、、说你外公、、、你外公是前朝余孽,是隋炀帝的后人!他们带着人马血洗埋剑山庄!”钟二断断续续的说着,邵云一听血洗埋剑山庄,心中顿时崩溃了,埋剑山庄的确是隋朝皇族后裔,他外公杨堂就是杨广的后人,但事情都已经过了这么久,有谁会查出来?但这些都没事,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他家人的安危,毕竟埋剑山庄里的人,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那!、、、那我外公!还有我姨母呢?师叔呢?”邵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少爷!埋剑山庄、、、无一、、、无一幸免!全都、、、、”说到这里,钟二死去了。  “啊、、、、、、!”邵云一声长吼,像是恨透了整个世界,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唯一的亲人都不肯放过?  邵云正在火头上,徐晃、许褚、郭嘉、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守在一旁。  “徐晃、郭嘉!”  “将军!”  “你们带着人马继续前进!”  “是!”  “许褚!”  “将军!”  “可敢与我闯鬼门关否?”  “将军!许褚万死不辞!”  “好!跟我走!”撂下这句话,邵云与许褚当即驾马朝长安赶去。  或许是因为仇恨让邵云脑充血了,他与许褚一路向长安赶来,竟然没有下马休息过,也没有喝过一滴水,没有吃过一口粮,许褚是铁了心的要跟随邵云,邵云怎样他就怎样,一路也不说话,只跟着邵云策马狂奔。  到了!二人终于到了长安城楼下。  “来人下马!”一对士兵堵在门口,将邵云、许褚二人拦了下来。  “程铁牛!快让开!”邵云好话没一句,很不客气的大声呵斥道。  “哼哼!你不是回盾州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当长安是说来就来的吗?”程铁牛的职务是带着士兵巡逻与长安城内,而长安城内,天子脚下,无论是纠纷、还是买卖问题、一律都井然有序得很,他这个职务也就是个摆设罢了,没事找个小摊小贩折磨一下,找家店家捞点油水,这就是他的工作,长安城市管理!  “让开!”邵云一腔怒火,此刻他的龙吟枪已经拆卸,装在行囊内,顺势从一边许褚腰间掏出一口大刀直接就要抹杀程铁牛,这个举动吧程铁牛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了许多步,围观的平民见到这番场景,哪个不是拍手叫好?有的大胆一点的更是出口疾风道:“哈哈!你们不是替皇上办事!依照规定办事的吗?欺负我们的威风劲去哪里?欺软怕硬!”  这一句话说的程铁牛颜面无存,他平日里在城内经常欺压小摊小贩,时常收取贿赂,这些人人都知道,可他是大唐的官员啊,谁敢说什么?眼看自己被邵云吓退,又见百姓拿他取乐,明知不是邵云对手,却要显摆一下:“吃了豹子胆了吧!这里是京城!给我拿下!”他这么一喊,其余士兵也就一拥而上了。  “助手!”燕南天出现了,他就今日的金多禄,参与屠杀埋剑山庄,他也有一份。  程铁牛见是驸马,立即就找到台阶下了,立马领着人散去了:“没什么看的!快!散了!不然把你们都抓起来!”程铁牛一边离开,一面驱赶百姓。  百姓一听他要抓人,谁还敢看?虽然被他抓了不会有什么大事,但要是你的家人拿不出钱来孝敬程大爷的话,那你就休想出来。  人群散开了,只剩下邵云、许褚、金多禄。邵云手中握着那口刀,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他眼里看着金多禄,只感觉他真的就是夏侯恩娜口中的负情薄义的伪君子。  “云弟!我、、、!”  “你住口!你不配这样叫我!”  金多禄将腰间倚天剑取下,拔了出来,递到邵云手中:“杀了我吧!”  “你!”  “你在太原平叛大捷的那一天!皇上高兴过头晕倒了!第二天我就接到圣旨!与长孙大人他们围剿反贼!但我却万万没想到他们口中的反贼就是你外公!和师叔他们、、、!”  邵云又一次相信了燕南天,“当啷”一声将倚天剑挣在地上,与许褚继续向玄武门奔去。  “来人下马!”玄武门的守卫又将他二人拦了下来、。  “皇上令牌再此!”邵云二话不说,直接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哪知道却掏错了,将自己与细作们联系的令牌掏了出来。  “参见将军!”那守将示意邵云借一步说话,连忙将邵云的那块令牌赛了回去:“将军!我是您的细作啊!您切莫要相信金多禄那个伪君子!这次朝廷能查出埋剑山庄的根源,其实就是他向皇上高密的,本来皇上也没有下令出兵围剿,但不知道长孙无忌从哪里得来的圣旨,带着兵马围剿了埋剑山庄,”那名守将显然已经提前调查清楚了一切。  “你是说他们不是皇上派去的?”  “有这种可能,据我们细作得知,头一天燕南天将你外公是杨广后人的事告诉了皇上,皇上说就当没有听到过,还把他训了一顿,第二天皇上就晕倒了,到现在也没有醒来!”  “那是长孙无忌假传圣旨?”  “看来长孙无忌没这个本事!这件事!我们一直在跟进!应该与后宫有莫大的关联!”  “管不得那么多!我一定要讨个说法!”邵云转身与许褚继续朝太极宫行去。  “才人!这几天你一直照顾皇上!皇上有没有半夜醒来过?”  “没有啊!皇上一直都没醒过!”邵云与许褚站在门外,因为有令牌,他带剑入宫也没人敢说什么。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