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回 方士天三,帝言麻示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66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且说吕布单枪匹马来到唐军阵前骂阵,邵云正要与吕布再战,却被房玄龄拦住,派遣他去接应长孙无忌和薛延陀大军去了,吕布在帐外骂阵半晌,却不见唐营中有人应战,他火气越来越大,干脆回阵,吩咐所有将士一起骂阵,:“李世民!你这个弑兄夺位的老狐狸!你也配做天子吗?知道吗?你的皇位是抢来的!快快出来受死吧!”  阵外,吕布的叫骂声一直没有停歇过,当他骂道李世民弑兄夺位时,李世民更是面色难看之极,:“谁去拿下这厮!”  “皇上!待我去拿下这厮!”程铁牛应声而出,众人一起观战,他飞身上马,两把板斧一碰,飞马直取吕布。吕布也不问话,在他眼中,程铁牛只不过是个孩童罢了,根本算不上什么对手。  果然,不过三招,程铁牛便是招数凌乱。而吕布依然气定神闲,丝毫不象在大战之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李世民这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来,直接拿下李世民。  吕布上次与邵云交战,用的是狼牙棒,这次他换上了方天画戟,招数更是精妙得很。随便出两招,也叫程铁牛招架不住,程铁牛本来就年轻气盛,想要出风头,但刚一上阵,就知道不是吕布对手,只好想办法退去。但是他那程家三十六板斧打完了,依旧无法摆脱吕布那连绵不绝的方天画戟的截杀。被吕布一戟抽落马下,可怜他父亲程咬金,一代名将之后竟然这般不堪一击,吕布本就不想娶她性命,也就随便把他打下马就算了。  对于程铁牛,李世民也没有太多希望,他知道程铁牛不会有好下场,见程铁牛果然落马,忙又问道:“谁能拿下吕布这厮?”  秦怀玉长枪一抖,:“皇上!待我取下吕布项上人头!”挺枪杀出,却未过十招,就被吕布打了回来。  不待李世民发话,刚从西北调来的侯君集挥舞两把灌顶大锤高喝杀出。吕布见他手上乌金锤有些重量,以为是个角色,催马来战,却不料侯君集竟然也是不堪一击。  “哈哈哈!李世民!你大堂当真没人了吗?尽叫些破砖烂瓦来战?”吕布哈哈一笑,令身后所有士兵继续叫骂。  吕布连败程铁牛、秦怀玉、侯君集三人,李世民知道这家伙的确不好惹,但吕布那家伙不但手上功夫了得,就是嘴上功夫也强悍,硬是将李世民从十岁骂道五十岁,李世民哪里经得起他劈天盖地的叫骂?“拿下!谁替朕拿下吕布!朕赏万金!封万户侯!”  “李靖!你不是李建成的人吗?怎么?这回怎么又做了李世民的走狗了?”吕布继续叫骂。  “驾!”李靖已经披挂上马正要杀出去,却被房玄龄、杜如晦拦下:“李元帅不可妄动!”  “吕布匹夫!休要猖狂!薛仁贵在此!”  同样是方天画戟,同样是流星马,一身玄甲,薛仁贵催马杀了过来。  “哦!好!总算来了个像样的了!”吕布见薛仁贵气势非凡,早已知道他便是李世民三大应梦贤臣之一了,邵云他见过了,武力估计与他持平,或许在他之上,其余两人他都没见过,只知道他是应梦贤臣,不知道他姓薛还是姓燕。  吕布方天画戟一扬:“你便是薛仁贵?”  “正是你爷爷!”薛仁贵好话没一句的杀了过来。  吕布也不多言,挺戟迎战薛仁贵。  “当啷!”两杆方天画戟很快浇铸在一处,很快又分开,再冲杀,二人均是暗地惊赞对方好大的力气。  吕布来叫阵,杀了两三场,也没一个让他感兴趣,现在遇到了薛仁贵这等高手,他自然要乘机玩一把,薛仁贵见吕布几回合连败程铁牛、秦怀玉、侯君集三人,知道对手强悍,一上场就是铺天盖地的抢攻,自然也是将方天画戟发挥到了极限,吕布丝毫不让须眉,一时间杀的难分难解。  吕布的武力,在突厥部族中,那是数一数二的,他在士兵们的心目中,比起灭唐法王的威望还要高,士兵可算是吧他当成了心目中的战神,个个在阵中擂鼓助威,李世民见自己连败三场,现在见薛仁贵与吕布斗了七八十回合依旧不落败,心中高兴,也下令擂鼓助威,一时间,双方阵中都是鼓声阵阵,助威之声不绝于耳。  薛仁贵连攻几十招,吕布依旧泰然自若,百余招一过,吕布开始反攻了,他翻动方天画戟,招式一变,也是铺天盖地的反攻,薛仁贵的体力明显不如吕布,顿时感到压力大增。吕布的方天画戟越大越精神,薛仁贵勉强招架,很快落了下风。  “看来!吕布此人!非一人可敌!”李世民撅嘴道。  “薛将军!我来助你!”李世民刚一说完,阵中飞马奔出一彪悍虎将,手中点钢枪直刺吕布,众人看去,那人却是李世民的妹夫柴绍。  吕布一声大喝:“你又是哪家的饭桶?”挺戟同时迎战两人,以一敌二。柴绍加入战圈,斗战二三十回合,吕布才用心与二人过招。  燕南天在李世民身后,一直没有开口,他知道他早晚也要出手,不过他想让其他人先消耗吕布一些力量后,再杀出去,一战定乾坤,可惜吕布连败唐军大将,如今薛仁贵已经与他斗了两三百回合,想必他也消耗了许多力气,此刻我若加入,定能马到成功,只要在这种情况下,当着李世民打败了吕布,那以后可就不用说了。什么功成名就,等等,都不在话下。  心里盘算了一番,拍马上前,加入战斗。  长孙无忌一路领着薛延陀的兵马朝吉利可汗后方进发,一路却多次遭到铁木真伏击,进军速度十分缓慢,这日,他与薛延陀商议,一次将铁木真的兵马全部吃干。布好战阵,只等铁木真率军来袭。  铁木真果然率军袭击,被长孙无忌早早安排好的弓箭兵杀了个鬼哭狼嚎,长孙无忌、薛延陀二人正待要引兵大举掩杀,身后却又出现一支人马,这支人马的出现,将陷阱中的铁木真救走了,长孙无忌没有算到铁木真会有这么一招,也就只能继续领兵缓慢进发。  “兄长!吉利这厮根本没有跟随的必要!你、、、!”一个跟铁木真羊毛极为相似的人道。  “不必多说!无论如何!他都是我们草原上的主人,我们草原人,代代以游牧为生,部族众多,相互攻击,不在少数,死伤更是不可比拟,只有大一统,牧民们才能有安定的日

子过!”铁木真将脸撇到一边道。  “你这又是何苦呢!以你我二人的雄才伟略,大可以闯出一番霸业!大唐李世民册封的高句丽国王,邵云现在在前方战线,他将所有大小事务一律交给高顺打理,我已经与高顺商议好了,很快我们就能乘李世民忙于平叛,我等在辽东起兵,先将百济新罗拿下,之后在途中原!、、、、、、!”  “你疯了!”铁木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斥道。毕竟铁世文是他唯一的亲人,铁世文在辽东的许多动作,他也是略有所闻的,听说高顺是高君雅的一个什么亲人,他本来也是在长安做官的,后来得罪了长孙无忌,才逃到了辽东,投靠了邵云,因为才华过人,加上邵云又无心打理事务,才将大小事务尽皆交托与他,自己则是回长安效命李世民来了。  对于什么大事业,铁木真却是没有想过,他只想为草原人出点力,让草原人的日子好过些,不要世世代代生活在权贵的爪牙下,他就心满意足了。铁世文费了许多唇舌,依旧没能说动铁木真,也只得无趣的回辽东了。  且说燕南天在加入之前,吕布以一敌二,神态自若,与薛仁贵、柴绍二人的过招,让他感到十分无趣,燕南天刚一加入。  吕布仰天长笑,丝毫不惧。以一战三,他早想会会这传说中的三个应梦贤臣,只是他却没有见到邵云,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战团之中,四匹马回旋交错,四将兵器交击,丁字厮杀,三员盖世猛将接连攻击,吕布依旧丝毫不慌,方天画戟发挥的淋漓尽致,燕南天已经将罗家枪发挥出了几十乃至上百招,却始终找不到机会击伤吕布,这也让燕南天紧张了起来,要说这马背上作战,柴绍的战场经验,应该比邵云还要丰富,但他与武艺超群的薛仁贵加上柴绍,却依旧无法打败吕布,燕南天有些惋惜邵云不在,若是他在,恐怕吕布早就躺在马下了。两军阵中战鼓轰隆。两军士兵更是叫的惊天动地,以众敌寡,大堂泱泱大国,却放任三将群殴一将,这种手段的确有些面上无光,但李世民已经发话了“吕布此人,非一人能敌,”这就是允许群殴了,燕南天、柴绍薛仁贵他们自然也会出尽全力厮杀,只是转眼两三百回合过去了,他三人却依旧不能击败吕布,个个都有些心急了。  吕布神勇,但他终究是人,不是机器,他的力气也会逐渐用完,这个道理他自己知道,也是薛仁贵临时想出来的办法,想吕布这种人,顾不得什么道义不道义了,只有依靠三人消耗他体力,再伺机拿下他。  吕布虽然占尽上风,但要想打败他三人,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人家可都是练过的呀,随着体力逐渐不支,他庆幸上次与他交手的那个子龙不在,否者他就凶多吉少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快速击退两个或是一个,这样才能让他有机会打赢这场。  三人当中,以柴绍较为弱一些,吕布瞅准一个空挡,猛然变招,一戟刺出。柴绍来不及防备,被吕布一戟挑落马下,一命呜呼了。  “吕将军威武!吕将军威武!”吕布身后的突厥士兵个个如同狼叫般叫嚣着,为吕布助威,吉利可汗在中军观战,本来在见到唐军以众击寡时,担心吕布有失,就准备鸣金收兵,但见吕布越战越精神,他就原地观战了,这会见吕布在三人围攻下,上有余力,力斩敌将,当下高兴坏了,:“哈哈哈哈!唐童休也!李世民休也!”  “报!可汗!普京没能说服薛延陀!铁木真也没能拦住薛延陀大军!现在薛延陀的兵马已经离我军不足三十里了!”斥候将所有消息报到吉利耳中,本来还在喜笑颜开的吉利一下子就慌乱了,这场与大唐的战争,成败可都在薛延陀一人身上,他的大军一旦倒戈任何一方,结果都是一个天,一个地的。  吕布在场上一戟刺死了柴绍,可谓是威风十足,柴绍一死,李世民那边的气势一下子就落了下去,燕南天本来还指望能合力将吕布斩杀,好拿一个大大的功劳。怎料吕布这家伙这么难缠,几百回合下来,那家伙丝毫不落下风,又见柴绍落马,薛仁贵逐渐开始体力不支,知道再战下去也捞不到好处,正想撤离时,突厥人那边却鸣金收兵了,一场十分尴尬的场面被吉利可汗鸣金收兵化解了,其实吕布也有些顶不住了,毕竟,他遭遇的人也不是普通的人,要知道薛仁贵、燕南天这两个家伙也算是中原超一流的战将,他也想撤退的只是碍于战神的名号罢了、、、、、、。  这一场下来,李世民损失了他的妹夫柴绍,唐军中士气一时低落得很,李世民不断派斥候联络长孙无忌以及薛延陀方面,现在的成败,全都寄托在薛延陀的兵马身上了,薛延陀没有答应吉利可汗联合出兵,李世民已经很满足了,但他派邵云去接应他们,却一直没有消息,现在、论武将单挑?人家有吕布,论大军决战,人家的兵马远超自己兵马的数量,更何况自己的士兵多数感染瘟疫,全无战斗力可言?  “正待要拿下那两员大将,可汗怎么鸣金了?”吕布提着方天画戟回到帐中。  “奉先莫急!”  吉利可汗思前想后,拿不出办法,问众人计策,唯有木华黎站了出来。  “可汗!铁木真和普京都失败了!我想薛延陀的大军很快就会赶到了!我们现在不能再等了,必须与唐军决一死战!”  听了木华黎的话,吉利可汗有些犹豫了,好不容易拼了这点家底,这要是就这样与唐军赌博,未免有些太可惜了,人家大唐国力雄厚,就是输了也输得起,可我就这么点人马,要是输了,天地之大,又岂会有我吉利的容身之所?  吉利开始害怕了,“众将以为如何?”  “可汗还犹豫什么?唐军当中,唯有那邵云骁勇!其他人你都见过了,全都不是奉先的对手!现在时间紧迫,唐军士兵多数感染瘟疫,我们只有在薛延陀赶到之前与唐军决战!”哲别鼓着双眼道。  “哲别说的有道理!木华黎赞成决战,哲别也是!其他人可有异议?”吉利可汗依旧拿捏不稳道。  “决战吧!可汗!”  “决战吧!可汗!”随着吕布一人开口,其余人也都赞成决战。  “好!明日午时!全军攻打唐军大营!活捉李世民!生擒李靖!”吉利可汗朗声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