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回 阵前争锋相殴斗,吐血双锋暗争香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49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当年玄武门一别,你去了哪里?”  “贫僧与李靖、李白二人一起南下,到了山海关,遭遇伏击,敌寇众多,险些丧命,幸得菩萨指点,后才到了盾州一带,于大屿山寺庙剃度,从此遁入空门!”  “兄可有责怪过民?”  “啊!、、、、、、往事已矣,皇上请唤贫僧法号元申!”  “兄始终不肯与弟相认,莫不是依旧责怪世民?”  “当年我一意孤行,总想登上皇位,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  “什么心愿?世民可帮你完成?”  “当然可以!”  “大师请讲!”  “当年我经常做梦,梦到一座十分华丽的宫殿,那座宫殿十分奇特,与我中原建筑全然不同!后经人述说,说那是西方的建筑,我一直都想将西方的那些好的东西引进中原!在与元吉一起进玄武门之前,我们就曾经遇到过菩萨,说我不应该进去,但我们还是进了玄武门!”  “引进西方的优质文化建筑,这是好事啊!弟可派人西去参观学习便了!”  “不!我想亲自去一趟西域!”  “路途遥远,兄、、、大师难道不怕舟车劳顿?”  “阿弥陀佛!山野之人,行路过水,实在算不得什么!”  “那弟可帮你些什么?”  “阿弥陀佛!贫僧不要别的!只要皇上撰写通关文谍便了!”  “穿洲过界,通关文谍少不得,这个自然!”  “不!贫僧要的是皇上赐我东土大唐专使,代表中原大唐西去!他日引回真经,使其建筑文化,在我华夏中原大地,代代相传!”  “兄、、、、、、大师可算是用心良苦了!可路途遥远、弟实在担心!”  “啊!这是贫僧唯一的心愿!望皇上成全!”  “好!兄坚持要西去,弟成全你,不过你回来后,可愿与弟共处天下!?”  “皇上是要恩赐贫僧吗?如是如此,大可不必!贫僧西去,全然是因个人心愿,实在算不得什么功劳!”  “难道你就不想让朕心里好受些吗?”  “嗯、、、、、、好吧!待事成之后,皇上将盾州之地赐封与贫僧,盾州人杰地灵,贫僧愿意世世隐居盾州,皇上将盾州赐予贫僧,盾州一地,全权由皇上任意派遣之刺史太守打理便是!贫僧可保证沿海太平!”  “兄只要盾州一地?”  “难道皇上打算与贫僧平分天下吗?”  “只要你愿意,莫说是平分,就是尽数归还!弟也愿意!”  “好了!皇上好意,贫僧心领了,时候不早了!请皇上赐贫僧法号与文谍!”  “朕便赐你唐玄奘法号!”  “多谢皇上!”  “不过你记住!快去快回!自今日起,盾州事宜,朕一律不作管理,只等你回来!”  “遵旨!哦!还有!李靖此人才华盖世,望皇上不计前嫌,予以重用才好!李白之女昭阳公主、、、、、、”  “放心!朕已做了妥善安排!”  李世民坐在战马上,一语不发,昨日与李建成的对话,依旧在他脑海内一一展现,大军离木杨城已经很远了,邵云与薛仁贵在前面开路,李世民坐镇中军,一路由魏征陪同。  “启禀皇上!我军离长孙大人的军营已经不远了!”薛仁贵与邵云架马来到李世民身前禀报。  “嗯!只管前进,派斥候去与李靖、长孙无忌、他们联系!”  “遵旨!”  “皇兄始终都不肯以兄弟身份自居!”邵、薛二人、魏征、与李世民并驾齐驱。李世民突然说道。  “是啊!皇上!您与元申大师相聚甚难,却为何这么快又要分开呢?”邵云敬佩元申大师,自然好奇的问道。  “什么元申大师?他是皇爷李建成!”薛仁贵呵斥道。  李世民摇摇头道:“邵将军说的没错!他依旧是元申大师!”  “皇上没有与他相认吗?”一直没有开口的魏征道。  “没有!”  “那他与他的些个弟子说要去西域,这是何为?”  “嗯!、、、他说他与佛有缘,又说曾经得到过菩萨指点,想要去西域参拜释迦牟尼佛迎娶真经!”  “十年不见!没想到,他变了这么多!”魏征叹气道:“其他的,、、、没有说起吗?”  “朕想让他回长安,可他只跟郑要了盾州一地!”  魏征使了个眼色,邵云、薛仁贵二人识趣的向前行去。  “那皇上答应他没?”  李世民犹豫了一下:“你这话时什么意思?”  “盾州一带,海域广阔,更无力屯粮养兵、、、、、、!”魏征刚说到这里,李世民就打断了他的话:“朕说过!他依旧是元申大师!你认为他还有那昔日的雄心壮志吗?”  “臣不敢!、、、”  见魏征一副委屈的样子,李世民缓了缓口气道:“他老了!膝下无子嗣,皈依佛门多年,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李建成了,便是这盾州一地,也是朕硬赐给他的。你的心情,朕明白,盾州倭寇频繁,他独居盾州,单是安定百姓,就够他繁忙的了!不必多想!等他回来再说吧!”  “元帅!皇上车架已经到营外了!”斥候把木杨城兵马的行踪报到李靖、长孙无忌处。  “他来没?”  “元帅是说那个法师吗?”  “然也!”  “没有!那个法师带着他的三个徒弟西去了,”  听到李建成没有来,长孙无忌可算是松了口气,李靖对这些事宜全然不知,他当年身为李建成的能臣,后来李建成在玄武门兵败,他又与李白陪同李建成南下,李建成皈依佛门后,他便成了元申大师座下的弟子了,这次李建成派他相助李世民,为的便是不想让他的大好前程陪着一个老和尚郁郁而终,所以李建成这次来与李世民相会,也没有告知他。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中军大营中,所有北伐将官,尽皆聚集于此。  “众将平身!”李世民依旧雄姿英发的坐于帅位,“将士们!我北伐大军与突厥人旷日持久,吉利可汗的龙门阵连败我军数场!现在,敌军六十余万,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四十万军马!今日!朕要尔等,于日落之前,击败敌军!若是我军兵败!哼!我大唐的太平盛世,便要任由突厥铁骑任意踩踏,数十年的功勋,尽皆毁于一旦!若是我军得胜!可保我大唐万世基业,”李世民十分爱惜他推行贞观,取得胜利的成果,许多年来,所有战役,他都将战火阻挡在国境之外,绝不容许任何势力毁坏他的贞观成果,这些话,他说得实在,可谓是掷地有声。  所有将官尽数拜倒:“大唐万胜!大唐万胜!大唐万胜!”  “好!今日破敌!所有指挥事宜,尽皆由李靖全权执行!长孙无忌协助李靖!不得有误!”  “臣遵旨!”李靖的到来,夺取了长孙无忌的帅印,这让长孙无忌心里很是郁闷,本来,皇上御驾亲征,由皇上亲自执掌帅印,任何将士都无异议,但为了完成罗通扫北的心愿,李世民将元帅一职交由罗通掌管,罗通死后,长孙无忌接管帅印,但现在李靖却又做了元帅,长孙无忌心里当然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皇帝的命令,还是要言听计从的。  “邵云、燕南天、薛仁贵、听令!”  “末将在!”  “朕令你三人为破阵主将!协同李靖!全力破阵!”  “领命!”  “其余武将,一律听从李

靖差遣!”  “领命!”邵云、薛仁贵、燕南天、三人亮甲银盔,显得格外威武。  “房玄龄、杜如晦、魏征、武安国、秦怀玉、程铁牛、随朕观阵!”  “领命!”  众将各自领命,随李靖一道出了大营,李靖原本是李建成系统的人、而长孙无忌、魏征、房玄龄、杜如晦这些人却是一直追随李世民的老臣了,李靖在军中,自然也格外难相处许多,为了让李靖更好的发挥军事才能,李世民只派他的三位应梦贤臣为主将,全力配合李靖作战,其余人一概不参战,只随同李世民观阵。  李靖带着邵云、薛仁贵、燕南天三人来到演武场、场中早就有千余名唐军组好了阵势,李靖指着场中千余名唐军道:“这就是突厥人组成的龙门阵!我依照他们的阵法,模拟出来的,你三人且查看一番,找寻破绽!”  “这就是龙门阵?”邵云一看,心道:“听说过的阵法倒也不少,像什么一字长蛇阵,水桶阵,奇门遁甲阵、、、、、、等,”但惟独没听说过龙门阵,看了半晌,也没看看出什么异样来。  “三位将军看得如何?”  “没有!”三人同时摇了摇头。  李靖指着阵法道:“此阵名龙门阵,其创始人乃是汉朝皇帝刘协,他在皇宫被诸侯架空,整日无所事事,平日里与太监闯出来。后来,十常侍将此阵法编入了他们的《无双谱》之内,汉帝被曹家放逐后,《无双谱》也随着刘协到了辽东,后来辗转反侧,无双谱成了江湖中人争夺的至宝,由于无双普中收录武学高深,许多得到无双谱的人,也只是在意那些高深的武功,并未有人用过此阵,突厥的灭唐法王得了无双谱后,武功盖世,更将此阵法演化了出来!”  三人一听,均是惊讶,李靖继续道:“但眼前灭唐法王摆出来的阵法,却不是完整的龙门阵,据说龙门阵高深莫测,估计灭唐也只是在仓促间摆出来的,连日来,他能用此阵击败长孙无忌,靠得只是人数上的优势罢了!”  “不是龙门阵?那我们该怎么打?”邵云问道。  “此阵虽然不是龙门阵,但也有几层龙门阵的根基,只是灭唐没有完全融汇贯通罢了!现在,不完整的龙门阵就在眼前,你们三人自己观看,若是能通过此阵,看出完整的龙门阵,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算是看明白了,他这阵,就是一条盘龙,龙头在中,龙尾在后,龙尾可任意摆动,四肢均有重兵大将把守,我们只能从四肢或是龙尾杀进!”薛仁贵很快看出了端倪。  李靖本来就极为欣赏薛仁贵的才华,见他最先看出端倪,也很满意,点头道:“没错!此阵,就是一条活生生的巨龙!皇上给了我们三十万军马!敌军六十万,是我们的两倍!你三人各自领兵冲杀四肢,随时注意龙头龙尾的动向,只要你三人能同时杀到中央的龙首位,杀掉指挥作战的龙首主将,龙门阵即破!”  几人又在演武场领兵演习了一番,待午时三刻,两军对圆。李世民在十万兵马的簇拥下,与房玄龄、杜如晦等人登高观阵。  李靖领十万兵马攻打龙前右肢、薛仁贵攻左,燕南天攻龙后右肢,邵云攻左。两军还没出动,一条活生生的巨龙盘在阵前,龙首由灭唐法王镇守,龙前右肢由铁木真镇守,前左肢由木华黎镇守,后右肢是哲别,左肢是林保怡,冤家路窄,按照计划,邵云攻打的左后肢便是林保怡。于此之外,吉利可汗与唐军一样,也是在重兵保护下,登高观阵。  李靖一声令下,三十万兵马分四路冲杀,前肢兵马骁勇,李靖、薛仁贵各领十万兵马,率先冲杀,邵云、燕南天互看一眼,各领五万兵马,相继杀出。  虽然灭唐法王没能将《无双谱》内的龙门阵法尽数融汇贯通,但也有龙门阵的七八层相似,四门皆有重兵大将镇守,他自己高居龙首,指挥战阵,李靖的兵马径直杀向铁木真,薛仁贵冲杀木华黎,燕南天攻打哲别,邵云攻打林保怡。  惨烈的屠杀由此展开,“杀!杀!杀!”战场上,没有太多的语言,唯一的沟通方式就是兵刃相交,你的枪头杀入我的腹部,我的大刀砍断你的头颅,让血与血相容,看看两个民族的不同血液,是否真的能验证那句“五百年前是一家。  李靖虽然随李建成归隐多年,但当年的他可是身经百战的大将,他率领的十万兵马在他的指挥下,犹如大将奔腾之势,势若万钧的冲向铁木真大军,铁木真在龙首灭唐的帅旗的指挥,井井有条的应战。  与此同时,薛仁贵的方天画戟与木华黎的长枪也杀到了一处,燕南天与哲别的交锋对决,那可算是一个精彩,二人均是不可一世的高手,在马上作战,更是激烈得很,杀掉对方主将,降敌士气,是每个主将都在想的事,燕南天已经将罗通教的罗家枪法发挥的淋漓尽致,铁木真与邵云都能大战三百回合,在燕南天手上,自然也不落下风。  邵云的龙吟枪早就已经染满了突厥人的鲜血,鲜血随着枪头向手心涌来,让邵云有些抓不稳枪杆了,马背上作战,邵云已经在西征的过程中习惯了,乱军中,他放开缰绳,双手持枪,左右横扫,杀得敌军呜呼哀哉,林保怡自知不是邵云对手,不敢上前迎战,只管吩咐士兵阻挡。  林保怡不想与邵云交锋,但邵云却不这么想,灭唐法王原本是燕山派的弟子,侠名在外,原本一个有头有脸的正派弟子,就因为收了他这个义子,才弄得家破人亡。众叛亲离,最后投效东突厥吉利可汗麾下,所有的战争,所有的杀戮都由他而起,邵云怎么不想尽快杀掉这个害群之马?他横冲直撞很快杀得突厥士兵不敢靠近,他一马当先,身后五万士卒如入无人之境,径直杀了过去,很快,真的很快,林保怡所部的后左肢兵马,被邵云的五万兵马杀了个一干二净。  阵法是死的,你挡不住敌军冲杀,其他部门也不会来援助你的,龙门阵,指挥全军作战的事龙首,策应全军的是自由摆动的龙尾,负责龙尾的主将,不用管帅气的指挥,只见机行事,哪门示弱,他就将龙尾摆向哪门,见林保怡这边抵不住邵云的猛攻,龙尾很快摆了过来,邵云本想快速杀掉林保怡,无奈龙尾杀到,他只得迎战龙尾。  两军后方,各方的最高统帅都在观阵,李世民一语不发,这场战役太重要了,六十万,敌军有六十万穷凶极恶的才狼,若是敌军赢了,他们就会挥军南下,快速将他富饶的大唐踩烂。他输不起,不能输。  吉利可汗何尝又不是?他在高处观阵,他这次起兵,算是蓄谋已久的了,原本完美的计划,却因为薛延陀的反口,让他时时担心,还好两军对峙这么久,依旧没有薛延陀动兵的消息,看着灭唐法王一道道指令,井然有序的下发实施,这让吉利稍微放心了许多。  不能输,输不起,他的心情与李世民一样,他统领的东突厥,本就是臣服与大唐的,他这样蓄意出兵,算是正当的谋反了,李世民对谋反的人,从来都没有手软过,对他的同胞兄弟都没有手软过,如果输了,那他预谋许久的霸业,就要毁于一旦了,他紧张、、、、、、。  灭唐法王对他麾下的战将是很有信心的,铁木真、哲别、木华黎、这些都是他很看好的将领,武艺本就超群,得到他的指教后,更是非凡。他见敌军四周冲杀,龙门阵依旧一一还击,心中多了几层胜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