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回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08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张辽带着三百人已经离去多时了,邵云依旧站立在原地,眺望着远方,他有一种冲动,他也想追上去,随着张辽那三百人南下,回到南洋岸边,种豆南山下,过跟海棠过一些平平淡淡的生活,可听着四面传来战马的嘶鸣声,他知道他不可以那样做,作为男儿,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有一定的担当,和一定的责任。  天色依旧渐渐暗了下来,邵云几经突围,虽然体力还算旺盛,但种有一种说不出的累,累了,南征北战,这种日子的确可以让一个人身心疲惫,“罢了!还是先回城见架吧!”  跳上马来,看着罗通的头颅依旧悬挂在马鞍上,邵云有意无意的与罗通交谈了起来,“何时天下可太平?”  “呵呵!现在大唐国富民强,这就是太平!”  “那为何还会有这许多的战事?许多的杀戮?”  “天下有正有邪!王道就是正!其他就是邪!王道在不断的进步,而其他的都停留在原地,随着王道与平民的距离越远,爆发战争的可能就越多!”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会明白的!王道的进步,就是人类的进步,阻碍王道进步的反叛势力,就是历史的罪人!你是历史的判官!你有责任让人类进步,有权利清楚历史的绊脚石!”  “那你是要我为大唐的进步保驾护航?”  “不!你要为人类历史的进展保驾护航!”  “你不是说王道的进步就是人类的进步吗!?”  “没错!但王道是会改变的,有时王道掌握在权贵手中,有时王道又掌握在贫穷人手中!”  “我越来越不明白你的意思!”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王道在进步的途中,能一直带着那些平民进步,而不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大的话,那他就会一直得人心,但若是权贵与平民的差距越来越大,那那些落后的平民就会联合起来,推翻王道,将权贵们的进步毁于一旦,从新开始建立新的权贵王道!”  “那大唐会一直这般得民心吗?”  “不会!当有一天权贵们的矛盾加深,权贵与权贵之间互相攻击离间,逐渐没有权贵去理会平民的时候,就会有各方被时势造出来的英雄推翻!”  “那我是不是要为大唐把他们剿灭?”  “到那时王道就已经不在大唐这边了!那时你的责任就会变成顺应时事了,!”  邵云骑在马背上,漫无目的往城内行去,一开他在与罗通的头颅闲聊,但后来身边多了一个白衣仙女,那个仙女他见过,是洛神,适才那些莫名奇妙的对话,就是他和洛神的对话,这时洛神渐渐放慢了速度。邵云也跟着慢了下来。  “我还是不太懂你话中之意!”  洛神一拂袖飘然飞去,留下语音:“等你找到推背图与和氏璧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罗通曾经跟邵云说过,罗家的发源地在幽州,推背图也在幽州,只是具体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还有那个什么和氏璧,这个洛神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下这句话就走了,万一找不到怎么办?忙喊道:“那两样东西在哪里?”  “你在和谁说话?”薛仁贵拍着邵云肩膀道。拍了好几次,邵云才如梦初醒,将刚才遇到洛神的事说与薛仁贵听,薛仁贵以为邵云在戏弄他,只当是玩笑。  邵云一再说是事实,薛仁贵道:“你还没玩够啊!你说那什么洛神与你并驾齐驱,那她人走了,马呢?我看你这一路也没有别的马匹啊!除了你自己的马蹄印外,连别的马蹄印都没有。”  邵云这才注意到,洛神像仙女一样飘走,连马匹都失踪了?看来自己刚才是在马背上睡着了,那些话都是在做梦时说的,忙打趣道:“呵呵!看来我是在做梦!不过那个洛神是谁啊?薛将军!你认识他吗?”  “呵呵!你做梦我跟你一起做梦啊!?洛神?洛神是几百年前的人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走吧!皇上还在等着我们呢!”  “对哦!皇上他没有受伤吧!?”邵云问道。  “没有!真对不住!我担心城内藏有突厥刺客,没有去接应你!你不会怪我吧!?”薛仁贵与邵云边走边道。  “薛将军担心皇上安危,我怎么会怪你呢?只是可惜了那些兵马,、、、、、、”本来随邵云在西征军中做先锋的有二十万人,但辗转反侧几十场大小战役,生存下来的也没有多少了,在进木杨城之前,还有七万六千人,薛仁贵带进城五六万,城外的一万六千人就只剩下三百人了,邵云不忍再让他们继续减少,私底下放他们回去,故意撒谎说那三百人也战死了。  “算了!这是战争,战争是无情的,战场上的死伤,是你我顾忌不到的,邵将军不必过于介怀!”薛仁贵安慰道。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李世民居住的府邸了,自大唐与东突厥开战以来,木杨城的行政机关就已经住满了军事系统的人,李世民不得不将行宫转移到民居,这所民宅还算气派,是木杨城内首屈一指的大富人家,宅主姓郭,名啸天,他还在战争刚刚打响的时候就已经在城外被突厥人杀害,其子郭靖为现任宅主。  “看!皇上亲自迎接你呢!”薛仁贵一指前方。邵云看去,果真是李世民帅大军迎接。  “皇上给了我二十万兵马!如今我却一个也没带回来!我、、、我不知道怎么向皇上交代!”二人下了马,邵云放缓脚步道。  “你又来了!放心吧!我先去向皇上禀明一切!”说完,薛仁贵径直朝李世民行去。  牵着步伐蹒跚的战马,一瘸一拐的来到李世民身前,邵云从马背上取下罗通首级,拜倒在李世民身前,“微臣、、、参见皇上!”本来还谈笑自如的邵云,见了罗通首级,突然变得泣不成声。  西北方有将星陨落,罗通就是那颗将星,李世民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料定邵云手中包囊内是罗通的首级,虽然早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一时间也难以控制内心的悲愤:“这、、、!这是?、、、、”李世民有些断断续续的道。  “是、、、是、、、是罗将军!、、、、”  “啊!?”李世民的眼睑一下子瞪大了,“啊!”李世民长长叹了口气,久久不能释怀,待他恢复过来,已经是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还我健君侯!”随即便晕倒过去。  “皇上!”  在场全体军民尽皆拜倒。  自从罗通与灭唐法王交手,被御医断定无药可救后,李世民效法汉帝刘邦,封罗通为健君侯,希望他能健康。罗通世代将门,为大唐立下盖世功勋,如今眼看罗通死无全尸,李世民是帝王,是玩弄权势,如君如虎的帝王,但他也是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天下是他大唐的,是他李家的,他李家的贞观盛世能发展的这一步,有多少文武百官牺牲了花样的年华,和无辜的生命?李世民一时不能释怀,当场晕

死过去,被御医扶了回去。  邵云与薛仁贵来到郭家后,卸下兵刃,来到李世民的房间,李世民正在翻阅一些从长安传来的重要奏折。  “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李世民见薛、邵、二人进来,他放下奏折,来到二人身前,拍着邵云的双肩,气魄的道:“邵将军辛苦了!你可算是朕的救命恩人啊!白天要不是你舍身相救,朕恐怕就已经不在咯!你果真不愧是朕的应梦贤臣!”  “皇上缪赞了!情况紧急,臣只是做了,属臣分内事罢了!”  “嗯!好!人人都说邵将军有一颗赤子之心!看来果真不假!来来来!别站着!坐!”  三人分君臣坐下,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也不见李世民提起战事,薛仁贵主动问道:“皇上!我听说吉利可汗在草原上摆开了龙门阵法!此阵极为难破!皇上准备何时破军?”  “诶!不急!不急!那吉利可汗的龙门阵!我已经快马传回长安,让徐军师看过了!”  “那他怎么说?此阵能破否?”邵云问道。  “哈哈哈!徐军师说、、、他说他这根本不是什么龙门阵!要破此阵!容易得很!”李世民轻松的道。  “那、、、!”邵云本想说“那为何长孙无忌会兵败?”但他深知官场的复杂关系,并没有说出来。  “你想问长孙无忌为何会败?”李世民反问道:“我大唐两线作战,西北方面,西域联军士气高昂,朕把你们都派去与西域人作战去了,留下一些普通将士,东突厥蓄谋已久,又岂是他们能胜的?”  “皇上御驾亲征就是为了镇压军心?”对于这些心理的明白话题,邵云心里明白,却不说出来,毕竟伴君如伴虎,他无时无刻都记得海棠的嘱托,不能锋芒过盛,所以这句话是由薛仁贵说出来的。  “薛将军很有才能!没错!朕的确是这个意思,但你只猜对了一半!”  “只猜对了一半?”薛仁贵又问道。  “没错!、、、、”李世民本来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一转话题道:“不过朕做到了,朕一再拖延北方战事,为的就是先结束西北战事,好让你们转战北方!现在你们都来了!朕就放心了!”  “那皇上准备何时开战?”邵云道。  “嗯三日之后!”不待邵云二人答话,李世民又道:“三日之后!我等便前去与李靖他们会合!杀吉利一个措手不及!时候不早了!你们也都累了,早些下去歇息吧!”  二人连忙请安离去。  “邵将军且留步!”李世民叫住了邵云,邵云回首与李世民继续谈了起来。  “邵将军参见见过朕的兄长!、、、、、、他!、、、他情况如何?”李世民明显有些腼腆的道。  “皇上说的可是、、、可是元申大师?”  “正是!”  “大师他身体健壮,功力深厚,便无异样!臣的朋友之前受了伤,还是大师他救治的,元申大师他慈悲为怀,心地可好得很!”邵云一想起那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不由得夸赞了起来。来长安之前,他并不知道元申大师、就是与李世民有着千丝万缕纠葛的皇爷李建成,但后来知道宣武门的事情在朝中是禁忌话题后,也就没有多加打听了,答应元申大师要为李白说情,让李世民收回成命,不将昭阳公主许配道吐蕃这件事,邵云也只好通过战功来换取,到时再让李世民收回成命也不迟。  “你知道朕在你们没来之前,为什么一直不让长孙无忌他们出兵解木杨城之围否?”李世民道。  “长孙大人在战场上与突厥人对峙困难,皇上想来是不想增加长孙大人的负担?”邵云不假思索道。  “同样你只说对了一半!”  邵云做出询问的表情,李世民道:“朕与他之间,分割十数年,未曾见过一面!朕之所以置身险境,而不求脱困,为的便是引他出来相见!”  “皇上的意思是,您故意被困,让大师他为了担心您的安慰而出现?”  “然也!”  “可他会出现吗?”  “会!”李世民很自信的答道。  “启禀皇上!郑公魏征求见!”  邵云由后门退去,魏征行了进来。  “参见皇上!”  “免礼!”  “皇上!他果然来了!”  “真的!?”李世民有些欣喜若狂。“他在什么地方?”  “启禀皇上!他一直在盾州大屿山寺庙出家为僧,法号元申,起初是李靖、李白二人侍奉,现在坐下多了三名弟子,现在十里之外,正赶来!”  “哦!太好了!传令!令快马迎接!朕要快些见到兄长!”  “皇上!、、、、、、!”魏征是个不怕得罪君威,有话直说的人,他本来想要细说他与李建成相会的厉害关系,但见李世民欣喜若狂,他也心软了,没有将话说出来。  “行了!朕明白!放心!朕自有分寸!”  次日!木杨城四门大开。锣鼓号角,国礼迎接,城外三里处,李世民亲帅所有将士迎接、邵云、薛仁贵、魏征、等也都在场,午时三刻,远处果然出现了一队人马,前去接应的人马先行回来禀报了。  李世民内心激动的站立在最前面,邵云与薛仁贵枕戈待旦,时刻不敢放松。  远处,元申大师果然出现了,他其次身高,一身袈裟徐徐生风,举止的行过来,身后三人,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却又如同孩童般身高的僧人手拿一根巨铁棒,尾随身后,其后是一个胖乎乎袒胸露乳的汉子,牵着马跟在后面,最后是一个镖头大汗,挑着行李。四人径直行来。  “皇兄!”李世民急忙冲了出去,放下帝王的威严,一把搂住元申。  “草民参见皇上!”元申却不搭理,径直跪地,参拜了起来。身后三名形态各异的弟子也跪了下去。  “皇兄快快起来!”李世民急忙拉起元申。  从元申的面部表情来看,邵云能看得出他内心也是激动的,毕竟他与李世民是亲兄弟。  感人的画面,很快过去了,李世民也不能总在臣民眼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他与李建成一同进了房屋,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邵云、薛仁贵二人受命,亲自站岗,寸步不离。  屋内说了些什么。悟了些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  到了黄昏时分,李建成与李世民才行了出来。  “皇兄一路保重!”  “皇上保重!”  李世民兄道台阶前。李建成的那三名弟子,已经守候多时了。李世民朗声道:“孙悟空、沙悟净、猪悟能、听封!”那三名弟子急忙跪地。  “朕封你三人为一品带刀侍卫!护送大唐玄奘法师,前往西域迎娶真经!”  “臣遵旨!”  李建成与孙悟空、沙悟净、猪悟能三人拜别了李世民、径直向西行去。--------非常打酱油的一章,不求票,只求留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