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回 不悔少年真挚好,难忍心伤明玉眸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76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邵云有些绝望了,他想独自一人冲回去,擒贼先擒王,单独拿下木华黎,但就在这时,一阵箭雨从邵云前方袭来,那种箭雨不像后面木华黎的弓箭,它们是朝天空飞出,再由天空落下。邵云能分辨得出这些箭雨不是冲着他来的,否则,即便你再好的武功,面对前后黑压压的箭雨,恐怕你也是插翅难飞了。  那阵箭雨径直飞出,又从天空降落,射倒了许多追兵,木华黎的兵马暂时与邵云的两三百兵马拉开了距离,但依旧紧随其后。便在箭雨下完后,前面忽然出现一只军马,不下五万之众,领头的人正是余诗曼。  邵云大惊,余诗曼是八宝的妹妹,他曾立誓要斩杀八宝,怎么余诗曼出现后又不为难自己,反而来帮助自己来了?  邵云还在琢磨余诗曼来意时,但见余诗曼带着部落兵马冲过来,口中喊道:“杀回去啊!你难道要带着你这三百人继续逃亡吗?进城与大军会合!”但见余诗曼引领者兵马蜂拥过来,径直杀向木华黎,这下邵云搞清楚她来意了,只是他始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也不迟疑,带着仅有的三百盾州骑兵,尾随着余诗曼的大队人马,全面反攻。  便又在此时,慈航静斋、少林、武当、丐帮、等中原各大门派赶到,叫嚣着加入战斗。  木华黎在调兵遣将方面的才能虽然强悍,但随着余诗曼这批生力军,与中原各门派的加入,他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眼看他的兵马节节败退,他拍马上前,与邵云交战,邵云此时也算是劫后重生,*千人马被木华黎瞬息变为三百人,他怎么会不恼怒?手中龙吟枪丝毫不放松,盘旋间,挑出条条直线,每一条直线都仿似一道激光般,瞬息夺取数十人性命,枪花起处,力量之大,震得木华黎手臂酸麻,邵云红着眼,一面照料盾州军马,一面步步紧*木华黎,不时还抽出仅有的时间,杀散追击的突厥兵,为盾州军开辟出前进的道路,盾州兵个个跟随邵云多时,由西转北,经历大小战役几十乃至上百场,他们明白邵云的一贯作风,每当遇到战阵,他通常会一马当先,一方面能鼓舞士气,一方面阻挡敌方那些较为强悍的敌手,同时还会抽出时间,将敌人的一线士兵斩杀,这样就能减小己方一线士兵的伤亡,不然让自己的士兵遭遇到敌方的主将,那后果是容易想到的,他不但阻挡了敌方主将,还杀开敌方一线士兵,如此一来,己方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就能在敌方第二线士兵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杀上去,紧接着杀第三线,第四线、、、、、、。  邵云为了为士兵们争取更多的胜算,不断挑出无数条线,将敌军杀散,但这样也就减弱了他对单挑木华黎的招数上,放松了许多,如果不是这样,估计木华黎早就丧身在他龙吟枪下了。  交战不到三十回合,木华黎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他一开始只感觉到双臂酸麻无力,但这时,二三十回合下来,他已经被邵云打压的全身酸软,丝毫没有半点余力出招。  看着自己的兵马迅速减少,对方士卒强悍,士气高涨,木华黎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就在眼前,这种情况若再持续半个时辰,那他的六万兵马,极有可能全军覆没。  “撤!”木华黎不愧是用兵的行家里手,短时间内分清了局势,临危不乱,一马当先,率领剩余的两三万残兵,朝西北角突围而去。  “穷寇莫追!”看着自己手下的三百骑兵个个杀红了眼,紧追着木华黎不放,邵云知道自己兵马太少,况且城内情况不明,救驾要紧,他忙聚集三百骑兵,看着个个伤痕累累,邵云也来不及好言抚慰,又见余诗曼奔了过来,忙作礼道:“多谢小姐相助!”  “哈哈!郎君这般客气做甚?”一身戎装的余诗曼全身散发着一种野蛮的气魄。  邵云还在迟疑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余诗曼又道:“郎君还是快些进城救驾吧!城内可是乱的很呢!”  “邵某此番只为救驾,小姐也算救驾有功,不与在下一起进城?”邵云道。  “木华黎的兵马已经退去了,我也该走了,你还是快些进城吧!他日高官厚禄,莫要忘记昔日枕边人才好!”余诗曼抚着秀发道。  虽然余诗曼的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邵云在界牌醒来之初也感觉到*异样疼痛,但目前情况危急,也容不得他多加思考,“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带盾州全体兵马,多谢小姐救命之恩了!”  邵云回首又对中原各大门派抱拳道:“多谢各位侠士舍身之举!在下急于救驾!便就此别过了!保重!”  “保重!”  “保重!”邵云这位武林中的佼佼者,可算是空林、荣光、等这些武林前辈看着长大的,如今看着他豪气风发,行的尽是正义之举,武林各派也无不为之欣慰,毕竟他的生世与别人不同,也幸亏当年在燕山,空林与荣光的极力庇护,才算是为朝廷留下了一根顶梁柱。  邵云的兵马顺利进了城,武林各派也在慈航静斋、少林、武当的带领下离去了。  邵云担心城内安危,一路快马加鞭,三百人转眼间来到了木杨城中央,一撇之下,果见薛仁贵的兵马正与城内的突厥兵苦战,邵云也不知道突厥兵带领,反正不是木华黎,再一细看,见李世民正迄立高台,王者不愧是王者,如此混乱的战局,李世民依旧临危不乱,井然有序的调配两三千兵马,与薛仁贵大军前后夹击敌军,邵云暗自佩服李世民的王者无惧。  盾州的三百骑兵已经加入了战斗,邵云还在找寻敌军主将时,双耳一震,随着呼啸声看去,三支弓箭正向李世民飞去,邵云随即从怀内掏出匕首,用力一挥,“叮叮叮!”将三支弓箭尽数击落,那射箭之人见弓箭被击落,脚下一跃,手中长剑呼呼向李世民杀去。  他这一跃,邵云看清了,但见那人一脸络腮胡子,正是哲别,他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李世民,手中长剑更是快速向李世民杀去,邵云大惊,疾呼:“皇上小心!”。同时脚下一蹬,离开马背,直飞过去。  战场虽然混乱,但邵云这声“皇上小心!”却是如雷贯耳,李世民自然也听到了,且在最短时间内,分辨出敌我,邵云与哲别同时飞向李世民,李世民身边的亲卫也在短时间内聚集过来,将李世民团团护住。  哲别本来就离李世民最近,且比邵云先起飞,如此一来,邵云自然就落后了许多,哲别不管身后邵云的追击,见李世民身边亲卫众多,他在空中一个盘旋,落在台上,很快与亲卫们杀了起来。  李世民的亲卫个个都是万众挑一的好手,但在哲别这种人眼前,却显得有些不可比拟了,稀里哗啦一阵斩杀,李世民身边的百余名亲卫尽数被哲别杀尽,哲别志在取李世民性命,他不作停留,举剑直刺李世民而来,剑锋嗡嗡作响,杀向李世民,吓得李世民倒吸了口冷气,向后急退数步,眼看哲别手中长剑离李世民咽喉不足数存,“当啷”一声,邵云手中龙吟枪同时杀到,一击将哲别的长剑击飞。  在飞奔路途中,哲别早就意识到身后追击之人的厉害了,但他一直不回头,这下刚一交手,手中长剑便已经被击飞,他顺势由身边士兵手中夺过长枪,与邵云斗了起来。  哲别最厉害的不是枪法,而是神箭,在突厥草原上,他有个美誉,叫神箭手,箭无虚发,适才他是三支弓箭被邵云击落,他已经知道此人并非一般好手,早就做足了准备,这会与邵云面对面交手,他自然不敢怠慢,交手不到十招,他就意识到邵云的强悍,眼看手下士兵皆无斗志,他用力架开邵云长枪,大喊一声:“姓邵的!某在草原上早就听说过你身手了得!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他日定要领教!”  邵云稍一收势道:“过奖了!神箭手知名!在下也早有耳闻!”不待邵云把

话说完,哲别已经飞身混在乱军之中,邵云也不落后,随即追了过去,战局混乱,在薛仁贵的调度下,唐军已经占了优势,李世民也算安全了。  邵云一撇之下,见哲别已经踩上马背,策马向城门奔去,邵云也不落后,很快找到自己的战马,追了出去,二人身后混战依旧在继续,李世民的安危、以及战局的调度,自然有薛仁贵进行,邵云没了担心,一直追杀哲别,二人快到城门时,哲别回首一拉弓,邵云急忙躲闪,却又不见有弓箭飞来,以为哲别的弓箭用完了,这才虚拉一弓,放马继续追击。  哲别并不回头,喊话道:“将军威名,某敬佩得很!你若再追,下一箭,就没这么容易避开了!我神箭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邵云一听,再以细看,果见哲别背上还有十余支未射出的箭,的确,人家号称神箭手,这射箭,自然小觑不得,刚才他也说了,没有射他,完全是识英雄重英雄罢了!两人很快来到城门下,木华黎率军接应哲别来了,一阵阵的箭雨,让邵云放弃了追杀哲别的念头,再回首一看,几千名突厥士兵朝自己这边追来。看来他们是见哲别走后,自行突围,跑回来了,邵云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此刻前后是敌,且都配备有弓弩,若是前后同时射击,那他邵云就是有三头六臂,恐怕也要变刺猬了,还好哲别与木华黎都十分敬重邵云,下令撤退。  城外哲别与木华黎已经撤走了,但邵云身前,那些突围想要撤走的突厥士兵却没有撤走,他们也想尽快出城,但邵云一马挡道,许多士兵以为个中有诈,不敢前进,与木华黎、哲别一起撤退。  局面十分鬼马,邵云看着眼前的万余突厥士兵,十分头疼,但刚刚从死战中脱离出来的突厥士兵们何尝又不是?他们是冒死突围的,此刻带领他们的哲别已经走了,身后薛仁贵的兵马随时可能追上来,眼前又是一名虎将挡在前面,看他只有一个人,估计他身后还有许多人马也说不定,一时间,双方竟然都不敢贸然前进,这种局面就好像,、、、、在大街上。迎亲的队伍遭遇到了送葬的殡队。可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  几个稍微有主见一点的士兵交头接耳商量了一阵,反正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呆在这里,也是死,不如冲出去,只要冲出去,与木华黎、哲别的大军会合,就不用怕了,主意拿定了,一阵吆喝,万余骑兵呼呼向邵云冲过来。  邵云一人单骑,手中龙吟枪摆开驾驶,见突厥兵冲杀过来,缰绳一拉,那马便像人一样,站立了起来,嘶鸣一声,随即朝万军冲杀过去。  虽然来人尽都是写普通士兵,但毕竟人数众多,一万多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留神,身上就有可能会多出几个窟窿,管不了这么多了,只管冲过去便是,他们也只不过是想出城而已,这种情况下,就是狭路相逢,狭路相逢勇者胜,邵云拿定主意,一路只管冲杀,没有了身边士兵的拖累,邵云前进的步伐显得轻松了许多,很快就冲进了一万多人的中间。但城门狭小,一万多人挤在一起,人挤人,马踩马,很快邵云就被大堆的人马*得寸步难移。  便在这时城中杀出一对人马,:“姐夫休惊!张辽来也!”邵云一看,正是张辽领着三百名盾州军马杀到。  张辽这三百骑兵的加入,很快造成了突厥人后方大乱,突厥人以为城内追兵到了,冲在最前的管不了身后的战友了,他们争相出城,互相踩踏,死者甚多。突厥人已经没有战斗的意志了,身后张辽道饿兵马喊声大震,不知道有多少人,身前邵云这个死神又是万夫不当之勇,离邵云远一点的人,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敢,只管拼命向城外逃命。  邵云见张辽赶到,以为薛仁贵也会相继赶到,但过了许久也不见大军赶来,与突厥人激战的只有张辽那三百骑兵,看到这里,邵云也就不作杀戮,放任突厥人逃走,后方遭遇张辽追击的突厥人个个以死相搏,这让张辽有些苦恼,他的目的是尽快接应邵云回城,但这些家伙却以为他是来追杀他们,个个不要命的抵抗。邵云见盾州军大多负伤累累,作战艰难,不能再战下去了,他大喊一声:“贼寇快些离去吧!我大唐天子仁爱!绝不追击!”  听到邵云喊话,许多突厥兵如同获得特赦令一般,纷纷起了兵器,抱头鼠窜而去。  巷战总算结束了,邵云催马来到张辽身前,见他幼稚的脸上鲜血斑斑,苦笑道:“真是辛苦你了!”  张辽傻笑道:“姐夫有难!我张辽岂能坐视不理?”  “薛将军他们呢?怎么不见他们赶来?”邵云询问道。  “哎!姐夫!你这么不要命的来救驾,现在你被大军围困,人家却不管你死活!还是咱们这三百个弟兄够义气,私下与我出来接应你!”张辽抱怨道。  看着眼前那些上横累累的盾州军,邵云有些无语,“赏万金。封万户侯,”就因为这句话,一二十万盾州军,由西转北,最后只剩下三百人,他有些情绪失控的道:“各位兄弟!嘎给郎!个个都是爷们!都是铁汉子!赏万金!封万户侯!我邵某没有这个能力!但你们!为大唐写上了最辉煌!最光荣的一篇!或许!你们的名字没有一个可以进入凌霄阁!但你们却拯救了苍生!拯救了天下万民!我邵某有罪!害了十几万嘎给郎客死异乡!”说到这里,邵云有些激动过度,他从马背上取出重重的一个包囊,喊道:“陈小刀!李二狗!张三疯!、、、、、、!”他一连喊出了数十个人的名字,那些被喊道名字尽皆下马来到他身前,邵云将包囊递到他们手中,吩咐道:“这里是十万两银两!你们拿去平均分给兄弟们!受重伤的多拿一百两!”  银两很快下发到了三百人手上,沉甸甸的,每人足足分到了三百多两,这在士兵当中,是几乎不可能的,大唐虽然富有,但也不至于大方到这种程度,邵云继续喊话道:“兄弟们!妖怪也是妈生的!我们是人!我们是普普通通的血肉之躯!因为我的一句信口开河!害死了十几万手足!邵某实在罪该万死!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内!你们随我南征北战!身心疲惫!你们已经尽力了!你们已经完成了作为军人的使命!现在!我将这些银两分给你们!你们都回去吧!你们之前的登记名册!我会把你们作为战死计算,以后,你们就是自由人了,拿着手中的银两,回去与你们的妻儿团聚吧!在南洋做些小生意!等着我!等我处理完事物后,我会尽快回来与你们相会!到那时!我等在痛饮三天三夜!”  邵云的一番话,将三百人化得痛哭流涕,加上手上那看得见,摸得着的白花花的银两,哪个不是高兴的要命?按照正常的路径,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兵,估计干一辈子也捞不到这许多的银两,这才跟了邵云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赚够了一辈子的钱,个个都感受到了邵云的那份兄弟情义。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过多感激,他们只用最常用的方式向邵云表示感激,他们是邵云的下属,用下属的目光看着他们的战神,他们的救世主,那就是最高的回报。  “但我还有个要求!你们回去后!要从此改名换姓,相互往来照应!记住!现在是三百人!他日我南下!也要见到活生生的三百人!你们从此刻开始!就是兄弟!亲兄弟!是我邵某的兄弟!不抛弃任何一个兄弟!”  士卒们个个默默听着邵云的教诲,邵云又命令道:“张辽!你带着他们一路南下!不得有半点意外!”  “姐夫!我!、、、、、、!”  “这是命令!待大军打败突厥人后!我会尽快赶回南丫岛!记住明年的今天!我们在南丫岛相见!”  邵云喊完,张辽快速带着三百人向南方行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