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回 红泪绿窗前寻雪,碧水黄花后怡情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659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二位将军!离木杨城已经只有三里不到的路程了!”斥候来报时,邵云与薛仁贵二人已经看好了地形,决定全军休息一晚,次日起兵,攻打木华黎,斥候退去,二人又研究了一番作战方针。  “将军你看!前面有几骑唐军!像是皇上的亲兵!”亲卫指着不远处的几匹快马道。  沿着斥候所指看去,果真是李世民的亲卫,“想必是从木杨城内突围出来请救兵的人!我们去看看!”邵云与薛仁贵二人架马赶去。  “两位可是邵将军!薛将军!?”那几骑见了二人,忙下马参拜。  “嗯!正是!你们是从城内来的?”二人同时问道。  “是的!”  “皇上在城内可好!?”  “将军不用担心!木华黎的兵马只围不攻,城内储备充足,皇上无碍!皇上令两位将军暂且在城外隐蔽,不要急着与木华黎交战!令李靖前去接应长孙大人!主持全局!”  “皇上被困!却又不让我们解围?这是怎么回事?”邵云不解道,他以为薛仁贵会知道,且料薛仁贵也不知道,“罢了!既然皇上有指!我等奉旨便是!传令全军隐蔽!”薛仁贵道。  “那皇上要我们何时与木华黎交战?”邵云问道。  “不知道!皇上只说,等城内狼烟一起,两位将军便可率军与木华黎交战,还说木华黎此人颇有才能,要二位将军谨慎行事!”  “嗯!好吧!那你们且先留在军中!一起等皇上消息吧!”邵云伸了个懒腰,与薛仁贵一起进了树林。  大唐贞观年间,国富民强,依照华夏数千年的古风,世家门阀已经把触角延伸到各个地方,即便是远在塞外的东突厥也不例外,寒门出身的英才很难进入朝廷中枢,即便在地方上也很难做到主官;而世家子弟却有许多机会机会,受举荐而在朝为官。这也造成了许多人报国无门,只好退而求其次为诸侯效劳一展其才华。木华黎就是举荐制下被社会冷落的其中一名,他自小饱读兵书,对于行军打仗,了如指掌。  自小勤学苦练,长大后去富饶的中原求个一官半职,这几乎是每个突厥人自小的理想,但番邦外族,能在朝为官的却少的可怜,即便你学富五车,也是投效无门,比如像铁木真、普京、哲别、木华黎、这等人才,无不是猛将良相,但就因为是外族人,出生不好,四处报效无门,最后也只得投靠在吉利可汗门下,与之相反的就极为讽刺了,比如说秦怀玉,他父亲是秦叔宝,依着父辈是开国功勋,即便他没有多大的军事才能,却依旧可以领兵打仗,做一个万人敬仰的大将军。  但恰恰是因为这样,就人才方面而言也就造就了许多番邦外族的人才储备大于朝廷中枢的局面,像普京、铁木真、木华黎、哲别这等人中灵杰,他们的才能比起朝廷的许多命官,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因为这样,许多优秀人才被排挤出了官道。  外族们的人才方面也就逐渐坐大了。任何人手里捏着许多兵马钱粮,和大量的优秀人才,都会渐渐滋生野心,而且会不断膨胀。最终就会起兵谋反,造成天下大乱。  当然,归根结底、这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贫富差距,战争的根源本来就是因为贫富差距过大,这是从古至今的不便遗章。  大唐富饶,而控制着这片富饶土地的,先是皇家,再后就是朝廷各大小官员,而生活在这些人下面的平民也就会水涨船高,随着主人的日夜富强而富强,但那些没有生活在这些人下面的平民就没那么幸运了,官场几乎被世家门阀垄断,能赚钱的生意也被那些与官场门阀有半点关联的人给占据了,外族的人便只能种地了,但就是种地,那也是有区别的,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些肥沃的土地也被地主们控制着,下发给那些有后台的农民们去种了,剩下的也就是一些烂地,但上缴的税务却依旧没变,这让那些没关系的人无法生存,最后就只能跟随别人去谋反了,当然!贫富差距,也给了吉利可汗一个更为有利的舞台。  东突厥本来也只是游牧民族,本来应该与大唐毫无干系,但随着大唐的日益富强,自推行贞观以来,大唐对周边国家部族采取开放政策,允许自由买卖,允许相互通婚,等各项优质条件,这些年来,许多突厥人因为与大唐有来往,最后赚够了府库,衣锦还乡。  东突厥与大唐距离最近,受到汉文化影响也很深,随着那些有先见之名的商人的融合,许多汉人也相互融合了进来,这也就让东突厥也变成了世家门阀集中的地方。  生产方面的优劣,商业买卖的利弊,都夹杂着权贵的影响。  东突厥与大唐的商业往来,主要突出在布匹,和马匹两方面,东突厥不掌握布匹的生产,但却掌握着马匹的生产,这样许多汉人便会那一些布料衣物来换购草原上的骏马,吉利可汗的眼光很准很独到,他看出这方面的预兆,早早在部族中大量养马,将马匹与中原换购许多银两,结交的也往往是在个方面很有影响力的人,他自己在草原上的名声也很大。随着部族的不断富强,逐渐也就多了许多部众的追随,跟随他,有钱拿,有饭吃,也就成了许多报效无门的人才们展现自己的平台。  吉利可汗的部落壮大的十分快,很快就吞遍了整个草原,人才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就连许多西域方面的人才也都纷纷投靠了他,普京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本是波斯的一名读书人,但四处报效无门,最后投效大唐,也没能得逞,最后不得已投靠了吉利可汗。  木华黎本来是西突厥的一名有勇有谋的勇士,在东西突厥发生冲突,分化两部的过程中,他与哲别一起投靠在了吉利可汗门下。这次他领兵围困木杨城,目的不是要杀掉李世民,而是拖住一些大唐方面的重要人才,皇上被困,唐朝方面肯定会排出重要将领与大量兵马来救驾,这样在草原上与他们对峙的的唐军,无论是统兵,还是兵马数量上,都会大打折扣,这个计策是木华黎本人与普京一起研究出来,所以他围困木杨城许久,也没有发动攻击,为的是能从草原上调开跟多的兵马和重要将领。  木华黎的兵马已经围困木杨城数月了,但长孙无忌却依旧没有从战场上调配重要将领和重兵来救驾,长孙无忌的大军不动,灭唐法王与吉利可汗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只在第一次发动攻击取得少许胜利后,便按兵不动,居高临下,等待长孙无忌的兵马调动,在邵云、薛仁贵、燕南天、李靖等人没有北上之前,北伐的大军中,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重要将领,唯独有大将军武安国,和中途赶来的秦怀玉,他二人武艺不凡,统兵方面也极佳,又加上房玄龄、杜如晦这等人中灵杰到处出阴招,突厥兵马一时也啃不动他们,只好等待他们分兵救援木杨城,但现在终于等到了,可是战场上的将领和兵马依旧没有减少,反而增加,李靖燕南天二人从西征军中带来了许多兵马,让唐军数量上的劣势为之一振,再加上燕南天这等猛将,和李靖统兵方面的威名,东突厥逐渐有些躁动不安了。  邵云与薛仁贵身边的七万六千兵马也是额外增加的,他们现在就守候在木杨城外三里之外,等待李世民号令,他们一路从西域赶来,路途遥远,兵马困乏,又加上北上过程中遭遇了许多伏击,情况不佳,但守在木杨城外的这些日子,已然让他们恢复了元气,这会就只等待城内起狼烟。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武安国与秦怀玉分兵把守前军,与突厥大军形成对立之势,那边灭唐法王在吉利可汗耳边细语了一番,随后,令大军擂鼓叫阵,同时也传令木华黎攻城。  敌军

之势擂鼓叫阵,并未出兵攻打,李靖到了战场,与长孙无忌共领兵马,他也沉得住气,木杨城方面没有消息,他也不想出兵,毕竟对方摆出的是龙门阵,那龙门阵虽然不是极为*真,但李靖看得出,要破龙门阵,必须有邵云与薛仁贵在场,否则,单凭武安国与秦怀玉二人,是断然破不了阵的。所以,他只管敌军叫骂,依旧按兵不动。  木杨城外,吉利可汗的亲卫已经将攻城的指令传达下来了,五万攻城兵在督战队的监督下,个个叫嚣着开始攻城。  城内李世民已经下令点狼烟了,三里外的七万六千盾州兵,在邵云与薛仁贵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杀过来。  木华黎的五万主力部队正在攻城,邵云的七万人马却又赶了过来,后方变前方,首先与盾州军交火的自然是那一万督战队,六万突厥兵迎战邵云的七万虎狼之师,这绝对是自取灭亡的举动,但木华黎是什么人,他起先下令攻城的五万兵马原来只是佯攻,为的就是要引邵云的兵马出来,野战方面,是他突厥人的绝对优势,他料定邵云麾下的盾州兵尽皆来自南方,要在开阔的草地,骑在马背上打赢他,那是不可能的,他一声令下,攻城的五万人马瞬息转化为野战部队,调转马头,与一万督战队合并一处,主动出击,与邵云的兵马激战起来。  情况果然像木华黎想象那样,六万兵马在邵云的七万六千人面前,显得格外奋勇,苦战了一个时辰,依旧不落下风。  棋逢敌手,薛仁贵的指挥能力虽强,但木华黎的指挥能力更强,在他的指令下,突厥兵井然有序的将盾州兵阻挡在外,半步前进不得,邵云虽勇,但他却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战场上,几万几万的数目中,他显得异常的普通,龙吟枪横扫直挑,最多也只能一次击退一二十人,但对方是几万人马,加上木华黎井然有序的指挥,邵云再强,也是被缠得寸步难移。  情况不对,邵云在混战中一撇,发现城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城内的李世民兵马不足两千,他断然不会主动出兵开城出击,、、、、、、。  正迟疑间,木华黎身后,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路人马,他们径直朝城内杀去,气势浩荡,人数不少,起码也在两三万以上,要是让这些人马进了城,那李世民就危险了。  不假思索,邵云在混乱中令张辽继续领兵冲杀,自己回马来到薛仁贵身边道:“薛将军!对方还有兵马,他们已经进城了!”  薛仁贵正忙着指挥战阵,听邵云这话,急忙向城门看去,果然见到黑压压的一片兵马向城内杀去,一时之间,竟然也拿不出主意。  “薛将军!皇上城内兵微将寡!断然抵挡不住这批人马!要是让他们进了城!皇上就危险了!”邵云急喊话道。  薛仁贵更着急,但前面有五万敌军阻挡,他也没有办法,:“那怎么办!?”  “薛将军快领兵马只管冲进城去!能带走多少就带多少,剩下的人与我拖住木华黎的六万人马!”  “也只好这样了!你自己小心!”话音刚落,薛仁贵胡乱聚集一批人马,向城门杀去,许多人马见大队人马冲了过去,也紧随其后,杀了进去,时间仓促,薛仁贵只带走了五六万人马,成功进入了木杨城。但这五六万人马一走,剩下的就只有被木华黎死死咬住的一万六千人了,这种场面,邵云早就预料到了,毕竟让薛仁贵走的人是他自己。他现在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一万六千人的安危,这一万六千人的任务是拖住木华黎的大军,好让薛仁贵成功进城,但现在他们只完成了一半的任务,薛仁贵的兵马成功进城了,但剩下还有更艰难的任务,那就是用一万六千人的力量,与木华黎六万人周旋,以求自保。  邵云的心中只默默祈祷薛仁贵的五六万兵马能战胜刚刚进城的突厥兵,至于自己眼前的战阵,他也只能尽力而为,能保住多少,算多少,能杀多少算多少。木华黎这家伙怎么不知道邵云的心思,但城内的情况,自然有进城的兵马去处理,他只管咬住邵云,不让这一万六千人进城,给城内兵马增加负担,他不断下达命令,誓要吃干邵云的全部兵马。  邵云见自己的兵马不断减少,心中也是痛苦难当,突然他想出了一记,大喊一声:“紫金阵法!”  他这已声呐喊如雷贯耳,冲杀在前方的张辽听到后,急忙聚集兵马,快速形成了战阵,时间仓促,许多人马还在加入阵法之前就已经被斩杀,能勉强聚集的人马,不足一万。邵云一看,*千人简单的形成了紫金花阵势,心中暗自佩服盾州军的应变能力。他自己也快速加入到了阵中,战阵由张辽布局,紫金花型的兵马时而伸展,时而收缩,很快便形成了战斗力,由于人数太少,张辽只能把紫金花战阵缩小,这样一来,盾州兵马虽然不能反击,却也足够自保,许多继续冲杀上来的突厥兵尽数被紫金战阵如同运行中的绞肉机一般,快速将冲杀上来的人马绞碎。  情况良好,木华黎的兵马每次冲上来,都被紫金战阵击退,木华黎的六万兵马在短时间内,竟只剩下四万五千人,仅仅冲杀几次,就损失了一万五千人。  邵云的兵马一共就*千,不足一万,就一个简单的阵法就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吃掉他一万五千人,木华黎自然知道个中有问题,不能再仗着人多冲杀,再冲杀几次,搞不好剩下的四万五千人就都要折在这里了,木华黎不再下令冲击战阵,邵云的紫金战阵却不能停下来,只要稍有停顿,对方就会乘机吃掉这仅有的*千人,邵云明白这个道理,张辽也明白这个道理,木华黎也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邵云不怕敌人冲击,就怕他按兵不动,这样一来,他的战阵就只有一直运转下去,迟早会因为体力透支而失去战斗力,随着战斗力的丧失,敌人就会在那时冲过来轻而易举屠杀掉这*千人。  “放箭!”木华黎不想等待,他要尽快解决邵云的人马,好进城拿了李世民的人头,回到主要战场上去。  “嗖嗖嗖嗖嗖!”一阵阵箭雨射击过来,邵云兵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从来都只有唐军用弓弩压制别人,这次却轮到别人用弓弩来射杀唐军了,虽然突厥人在弓弩上的研发还不怎么样。但在这近距离来说,只要瞄的准,一箭一人,绝对没有问题。  “撤!”*千人尽数是骑兵,手中没有盾牌,他们就这样*裸的在敌人面前箭雨洗礼,看着*千人瞬息变成四五千,张辽与邵云同时喊出“撤!”的指令。四五千人像木偶一样随着张辽、邵云撤退,木华黎下令追击,又在追杀过程中斩杀了许多人马,邵云一回头,原本整整齐齐的*千人,竟只剩下几百、上前人,兵败如山倒,邵云次算是真正领悟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剩余的几百人依旧在不断减少,木华黎兵锋所向,依旧不依不饶追击。  邵云有些绝望了,他想独自一人冲回去,擒贼先擒王,单独拿下木华黎,但就在这时,一阵箭雨从邵云前方袭来,那种箭雨不像后面木华黎的弓箭,它们是朝天空飞出,再由天空落下。邵云能分辨得出这些箭雨不是冲着他来的,否则,即便你再好的武功,面对前后黑压压的箭雨,恐怕你也是插翅难飞了。  那阵箭雨径直飞出,又从天空降落,射倒了许多追兵,木华黎的兵马暂时与邵云的两三百兵马拉开了距离,但依旧紧随其后。便在箭雨下完后,前面忽然出现一只军马,不下五万之众,领头的人正是余诗曼。  邵云大惊,余诗曼是八宝的妹妹,他曾立誓要斩杀八宝,怎么余诗曼出现后又不为难自己,反而来帮助自己来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