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零九回 难解平生遗憾事,离去燕,作别人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76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八宝的大环刀嗡嗡作响,直取邵云身边只有两万六千人,还好张辽有勇有谋,算是为邵云独挡了一面,再加上围困邵云的兵马素质不佳,这让邵云的负担没有因为数量上的劣势而吃多大亏。  邵云一撇之下,见一镖头大汗杀来,长枪一甩,将围攻的十数名突厥士兵杀散,龙吟枪呼啸着迎战大环刀,八宝是个典型的力量型战将,他本来的武器是一对乌金铁锤,这次匆忙出战,未带铁锤,便是手中这口大环刀,也是四五十斤重,当一声,大环刀与龙吟枪碰撞到一处,八宝本就仗着力大,他虽无心取邵云性命,但每一次出击都使出极大的力量,好彰显一下浑身的肌肉。  邵云的内功之深,杨家枪变幻莫测,又岂是八宝这等二流角色所能及?他见八宝招招发狠,仿似要用那惊人的臂力,直接在气势上压倒邵云,邵云夜战了整晚,现在虽然便不发困,但也不想动用过多的内力,他只正常发挥,毕竟这是在战场,并非游侠江湖的切磋。  八宝大环刀徐徐生风,每出一刀都用劲十足,但见邵云每次都稳稳*的接住了自己的大环刀,八宝意识到对手的强悍,调转马头,回去了。  午时、八宝的八万军队没能全歼邵云两万六千人,反之,罗通的五万轻骑损失就比较大,毕竟他遭遇的是大将纪灵,他一直从北方追至西北,都未能与纪灵正式过招,那完全是因为纪灵在北方受到北伐唐军攻击,后又接到沙钵罗征兆令,纪灵才会一路南下,不然早就与罗通交火了。这回灼热的阳光直射双方人马,两军均是力竭之至,双双鸣金,各自休息,等待决战,罗通在出动与邵云兵马回合之前,早就派出哨骑去通知高昌城内的苏定方,却始终不见消息。  邵云的两万六千骑兵苦战了一夜,依附在山坡树林中歇息,八宝与邵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没有得到纪灵的指令,他也只在山坡下休息。  罗通的兵马处于北面,纪灵的十二万兵马又处于八宝与罗通之间,这样一来。罗通的兵马随时可以向北面撤退,算是比较安全的地带。他之所以没有撤离,那完全是因为邵云还被困在小山坡,他不能离去,他一直在等苏定方的援军。  “元帅!”  “怎么?高昌方面消息了?”  “没有!我们派出去的斥候一直都没有回来!”  罗通吩咐将士休息,准备日落黄昏时分发动冲锋,誓必要救出被围困的两万六千人。  北方草原上,李世民已经下令全军备战,四十多万人马井然有序分部对圆,在离唐军阵地不到五里地处,是吉利可汗的六十万大军,他们由灭唐法王统一率领,与唐军面对面摆好阵势,吉利可汗主要压阵,双方战旗使往来互通消息,次日凌晨决战。  长孙无忌算是忙开了,四十万兵马面对六十万大军,这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个十分大的压力。罗通南下未归,营中核心人员主要是以李世民为中心的,房玄龄、杜如晦、武安国、以及他本人,房谋杜断,他二人向来以文职自居,这领兵打仗方面,长孙无忌不得不亲力亲为,唯一能帮到手的就只有老将武安国了,为安全起见,长孙无忌建议李世民起驾,暂时回避到木杨城,午时三刻,李世民等高看去,见对方阵势严密,经加急御件急传,得知那是龙门阵,要破此阵,十分艰难,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均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李世民的亲卫早就南下接应李靖、燕南天、薛仁贵、邵云他们了,只是时间紧迫、李靖等人,估计也不能再决战前夕赶到。  李世民无奈,只得暂退木杨城,所有兵马均由长孙无忌统领。三刻一过,灭唐法王派遣铁木真为先锋,林保怡为左军、哲别为右军,共计四十万大军、提前发起总攻,同时又派大将木华黎帅五万大军围攻木杨城。  长孙无忌仓促派武安国领军迎战、、、、、、。  “元帅!北方情况不好!”  “怎么?”罗通的兵马还在歇息,斥候来报,说李世民在北方被困木杨城,罗通一下子就急了,霍地起身,看了看邵云那边,又眺望着高昌方面,随即吩咐道:“传令!全军启程北上!”  “元帅是要回北方救驾?”  “嗯!”  “可是!、、、可是我们一走,邵将军可就九死一生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皇上安危要紧!”说到这里,罗通的轻骑已经朝北面赶去,纪灵这人机灵,早就派大军将罗通团团围住,罗通的轻骑一时竟进退不得。  “不好!给我冲!不然我们便要拖累罗将军他们了!”邵云见状,急忙命令将士冲击,霎时间,两万五千人如同一把尖刀,杀下了山坡,八宝率领的七八万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邵云的两万六千人,已经越过他们的封锁,直接与纪灵兵马后部激战起来。  八宝本就是西域的绿林草寇,他手下的这把玩人马,尽数是他自己的子弟兵,见邵云势大,又加上余诗曼的教唆,干脆不去阻拦,直接让他与纪灵大军交火去。  罗通见邵云这边冲破了八宝军的封锁,攻打纪灵兵马后部,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邵将军!某对不住你!皇上在北方被困!我必须赶回去!”  “罗将军直管北去!不必理我!救皇上要紧!”邵云与罗通在混战中遥相呼应。  邵云的两万六千人在后方死死咬住纪灵大军不放,罗通很快便安全突围了,一路急行,朝白银关赶去。纪灵大怒,下令全军追击,八宝的八万子弟兵也放弃了邵云,随同纪灵,紧追罗通而去。  当罗通的兵马一路赶到白银关,八宝的八万兵马却又出现在白银关,罗通强攻数次,始终不得门路。邵云派张辽领两万骑兵,绕过纪灵大军,支援罗通兵马,邵云率六千骑兵紧随其后,张辽的兵马加入,很快助罗通杀过白银关,罗通知道要到木杨城,前面还有一处关卡,那便是金陵川,那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且是去木杨城的必经之路,思量了许久,决定冒险攻打金陵川,八宝的兵马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纪灵的十二万大军在罗通兵马离开白银关不久便赶到了。  前面是金陵川八宝的八万兵马,后面是白银关纪灵的十二万大军,罗通一下子陷入了险境,罗通协同张辽的两万兵马在金陵川,强攻十数次,尽皆无功,损失惨重,邵云被纪灵的十二万大军隔在后面,飞身不得。  情急之下,邵云干脆令陈二狗领六千骑兵绕道回真昌,自己单枪匹马,混入纪灵军中,连夜赶到金陵川,与罗通张辽回合。罗通累了,他一路北上南下,随即又北上,辗转反侧多番苦战,他病倒了,邵云请命带兵攻打金陵,他令张辽守护罗通,又留下罗通本部的五万轻骑,自己只带着张辽的那两万兵马,来到金陵川。  城楼上,八宝与余诗曼等候多时,“邵将军!你可还识得我?”  这时城楼上的余诗曼已经恢复了她在中原时的打扮,他一只脚踩踏在城楼上,那紧致的丝袜将他的玉腿收缩的几位性感,邵云对这个风尘女子影像深刻,当下不解这女子来路,但他现在也没工夫去理会那许多的疑惑,他只要尽快功攻克金陵川,带着病重的罗通北上,冷冷答道:“妩媚娇娘!怎会不识得?”  “哟!看来邵将军是心急要过关啊!”  “你知道便是!识相的快速打开城门!让我等通过,不然便要血洗金陵川!”  “其实吧!你们北上救驾!为的是与东突厥作战,这与我西域各部,全无干系!放你们过去!也不难!”  “那你还在等什么?”  “等什么?等你入城一聚咯!说不定你要是与我们商量得妥!我们便放你过去了呢?”余诗曼虽手有兵刃,却依旧一副妖娆的风情万种。  邵云见她那模样,知道个中定然有诈,

怒喊道:“休要多言!放与不放!?”  “我妹子邀请你做客!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败军之将如此猖狂?看我不教训你!”旁边的八宝抓起五金铁锤,便要下来与邵云单挑,却被余诗曼拦住:“哥哥不必动怒!我与邵将军久别重逢!待我下去与他叙叙旧!”言罢帅十数名女兵出了城门,信马来到邵云身前,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宜,邵云怒道:“我不保证我不杀女流!”余诗曼知道邵云不会真与他交手,依旧傲慢得很,邵云见情况紧急,料想拿下这女子,或许能要挟城楼上的八宝开城,长枪一抖,与余诗曼战到一处。  人家是女流,早自己总不能招招欺压,邵云的目的是活着她,并非要她性命,处处留手,不料那余诗曼身后的十数名女兵尽数抓起弓弩,射杀邵云,邵云在夜色中没有注意防守,被弓弩射中左臂,身后两万盾州军见状,叫骂着掩杀过来,那十多名女兵簇拥着一匹全身以黑布遮盖的战马抢上前来。手起刀落,将邵云斩于马下。  “邵云死了!”  “邵云死了?”  追随邵云半年时间的两万盾州兵一下子乱了起来,邵云待他们不薄,情同手足,盾州军一怒之下,竟要与那些女兵拼命,两万铁骑要杀十多名女兵,那太容易了,只是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城楼上,一阵阵箭雨射来,射到了许多冲杀在前面的盾州军。  “助手!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你们的将军已经死了!谁是你们的副将?便该做好统帅的责任!不要让你们的士兵多作无谓的牺牲!你们的邵将军被我八宝所杀!俺八宝说话算话!即便是他死了!我也要把他的尸首抬入城中做客!也会放你们北去!”  怒火中烧的盾州军一下冷静了许多,心道要报仇,也该有所准备,不如先回去通知罗通,好让他带大部队来。  两万盾州兵退去了,八宝果然敞开了城门。  “什么?他死了?”盾州军将邵云的死讯传来,守候在罗通身侧的张辽直接昏死了过去。  罗通经过调养,身体虽未完全恢复,但也精神了许多,他没有说话,只呆立了半晌,随即淡定的说道:“下令!全军攻打金陵川!直至战到一兵一卒。”  邵云之前带领的那两万盾州兵在醒来后张辽的带领下,一语不发的行在最前,朝金陵而去。  “将军!不好了!纪灵的大军追来了!”  “不必理会!只管朝金陵进发!”罗通依旧淡然道。  金陵川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阴森,八宝来到城楼下:“传令!城门大开!无论任何人马!一律安全通过。”  罗通的兵马果真到了金陵城下,“将军!城门大开,上面的守将说我们随时可以过去!”  “过去?”罗通反问道。  罗通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过去,他是要来用脑袋撞碎金陵川的。  “全军出击!见人便杀!不留活口!”罗通的一枪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了。张辽不等他的话喊完,直接带着两万盾州兵杀了进去。  “不好了将军!皇上被困木杨城,长孙无忌指挥的战阵也败了!”罗通一下子傻了,忙勒令全军停止杀戮,令两万盾州兵在前开路,直接穿过金陵川,向北奔去。  张辽本就不隶属唐军,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邵云,现在邵云都死了,他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不过两万盾州军虽然也和他一样的情绪,但盾州军却是大唐的隶属兵马,他必须听从军令,张辽的意愿是找回邵云的尸首,将他送回南丫岛海棠的身边,在城中一边杀戮,一边打听,才知道八宝已经带着邵云的尸首向北方逃窜了。因为这样,为了追回邵云的尸首,张辽也就继续率领盾州军继续北上。  罗通的兵马继续向北开去,纪灵的兵马也不停留,一路追击。  “将军!前面便是界牌了!过了界牌!不需半个时辰,就可以到达木杨城了!”  “界牌是西凉属地!西凉归顺我大唐多年!想必可以顺利通过!”罗通心里这样思量,喊道:“加速前进,尽快赶到木杨城!”  看着大军徐徐向界牌行去,罗通的心里却想起了一件事,在这西凉界牌之地,曾经就上演过他父亲罗成的足迹,当年他父亲率领罗家军征讨西凉,仅仅以燕云十八骑就平定了西凉,但也因为燕云十八骑的凶残,在这地方屠杀过许多的当地老百姓。  “报将军!界牌被王不超阻拦!大军不得通过!八宝的八万兵马也在界牌!”  “八宝也在?”  张辽听了这个消息,直接领军冲杀了过去,“杀!儿郎们!嘎给郎们!为邵将军报仇!斩杀八宝!”  “赏千金!封万户侯!赏千金!封万户侯!”两万盾州兵高喊着邵云生前给他们的许诺,一路高歌猛进,直杀界牌而来,八宝连忙调派兵马拦截。  罗通赶了过来,却被王不超拦住,“王将军!西凉早已归顺我大唐!你王将军也是我大唐的镇西将军!如今是归顺了东突厥、还是归顺了西突厥?竟要阻我去路!?”  王不超一脸白须,怒喊道:“罗通!可还记得我西凉王某?怎么你罗家的燕云十八骑呢?怎么不见他们前来?”  原来王不超依旧对当年的事怀恨在心,罗通当然知道,在当年的大屠杀中,仅燕云十八骑就斩杀了西凉上万百姓,其中就有王不超的家属。  不待罗通答话,王不超的长枪已经杀到,罗通急忙迎战。好一个王不超,西凉果真是枭将倍出,这王不超如今已经是九十八,接近百岁的老人,却依旧这般力大无穷,听说他自打当年家小被燕云十八骑屠杀后,之后他再没有娶妻生子,禁欲多年,算是不食人间阴火了,后又的一名为丘处机的道人传他养生秘方,这才得以保持身体健忘入青年一般,都快一百岁了,战斗力依旧强悍之极。  罗通本就有愧于心,一直不敢过度攻击,便在这时,八宝一锤向张辽劈去,罗通忙呼:“张辽小心!”张辽反应过来,与八宝对战。  罗通在叫喊张辽时,王不超乘机一枪杀来,将罗通来了个一枪透穿,罗通回过神来,腹部依旧被王不超刺穿,鲜血喷射。  且说那晚,邵云正与余诗曼交手,一个不留神,被弓箭所伤,随后被一阵烟雾迷昏,那几个女兵初拥的那匹被黑布掩盖的战马上救坐着一个无头替身,打扮与邵云一般模样,女兵们快速用那替身将昏迷的邵云掉了包,盾州军混乱,竟以为倒在地上的人是邵云,这才回去禀报说邵云死了的消息。  话说邵云自从当年在洛阳丝诱楼与余诗曼相遇,那余诗曼便对他朝思暮想,这次来个狸猫换太子,可算是满足了她多年的心愿,余诗曼、八宝、兄妹二人得了邵云后,一路北上,便在北上的路上,邵云也不知道失身了多少次,-------打酱油,这战场的控制局面,小弟实在是力不从心,还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这日、罗通张辽、二人在界牌与八宝、王不超恶战,邵云的深厚内功总算是起了作用,邵云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虽感觉下身疼痛难忍,却因为外面喊杀声激励,来不及注意,起身便穿上铠甲,拿了龙吟枪,架马奔了出来,等他赶到现场时,罗通已经于王不超苦战多时,邵云刚一冲到现场,就被大群兵马围攻,不得脱身。  “扑、、、、、、”罗通口吐鲜血,腹部鲜血流而不止,直到肚内肠胃都流了出来,罗通一枪架开王不超,便在马背上伸手拉出大肠,盘缠在腰部,继续与王不超对战。  鲜血依旧流淌着,情况惨不忍睹,那血从罗通腹部流出,流过马背,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道长河。  “咔!”在王不超举枪杀来时,罗通无力的举起长枪,“咔!”一声,刺在王不超腋下,右手一推,将王不超斩于马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