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零八回 不闻爷娘唤儿声,但闻关山胡骑鸣啾啾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684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1:33


  却说李靖、薛仁贵、燕南天三人安排好后续事宜,大军开拔,五千轻骑一路向北方李世民的军队而去。  城内、苏定方看着李靖等人离去,心中甚是高兴,毕竟这最难打的一仗,已经被李靖打过了,自己只不过是坐收渔翁之利罢了,经过薛礼、李道宗等人描述唐军如何大破联军,苏定方也大致算了一下,估计联军不会有多少人马了,那他这二十万人马,再加上回乞部的十万铁骑,要打败西域联军,简直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只是他不知道这时联军北上的二十万人马此刻已经在罗通的追逐下悄悄靠近了真昌。  子时刚到,邵云的三万人马已经悄悄靠近沙钵罗大营,三万大军能这般顺利靠近大营,也是因为邵云有先见之明,早早将马嘴封了,再以棉布包住马蹄,一路又令领以一小股人马悄悄做掉了联军的哨骑马,这才使三万大军得以靠近敌军大营,但即便是靠近了,也只是成功了第一步,具体能不能成功,或者说能不能活着离开敌军大营,那得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士兵的思想工作,邵云早就在出发之前做好了。这会只需邵云轻轻的一个手势,三万大军便会唯命是从,哪怕是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照做。  “公子!三刻了!联军已经睡熟了,可以行动了!”张辽摸索着来到邵云身边道。  “探清对方地形没?粮草在哪里?”邵云问道。  “便在西北角!”  “好!待会我带兵劫寨,你只管率一万骑兵去烧他粮草,一旦得手,按原定计划,不必返回,直接由北面杀出,天亮之后,在山坡后会合!”邵云的语气中充满了关怀,当真是把张辽这个未来的小舅子当做自己的小舅子了。  “好!出发!”随着邵云的长枪一扬,三万骑兵悄无声息的行到大营东面,至于那些守卫和简单的栅栏,早就被张辽一扫而光,听着突厥士兵那震天如雷的鼾声,张辽得意极了,那就像是集市上的那些街头小贩在叫卖,稍微斯文一点的鼾声也很大,就像那些妓院门前叫客的姑娘们、、、、、、张辽的一万兵马就犹如赶集一般热热闹闹的穿过中军大营,朝西北面赶去,未避免发出更大的声响,邵云带领的两万人马只守在中军营口,只待张辽一旦被联军发现,他所带领的两万骑兵就会大势劫寨,造成混乱的局势,让联军搞不清状况,分不清来意。  邵云的两万骑兵安静的守候在联军大营前,就像把风一样,又有点像是西域联军的门卫。  张辽的一万骑兵还算顺利,直接行到了联军帅营,只是纸包不住火,就在张辽的人马离粮草所在地不远处,他们被联军发现了,张辽知道事情败露,带着一万人马在敌营中大势砍杀起来,邵云的两万人马听营内喊杀声起,知道张辽被发现,忙令一千人放火,又令五百人敲锣打鼓,扰乱敌军,让敌军以为自己有许多人马来劫寨来了,联军只要知道大部队来劫寨,自然会全力抵抗前线,张辽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一切指令只在邵云一个手势下,顺利开始了,剩余的一万八千五百人,在邵云的引领下,嗷嗷叫着冲进敌营,横冲直撞,见人就杀,夜色中,分不清敌我,邵云的人马全是骑兵,只要不是骑在马背上的人就是敌人,这就让人大叫冤枉啊!在打足十二分精神的骑兵刀下,联军的叫喊声就像是刑场那些喊冤的囚犯,“冤枉啊!死神!没有骑马也有罪吗?你们中原人的法律也太不通情理了,不骑马就要被杀?”是这样,情况就是这样。即便是落马的骑兵,也会不战友当做敌人看待,手起刀落,一枪戳穿,有的脑袋直接飞出去,有的肠穿肚烂,惨不忍睹。  邵云的一万多骑兵,这会估计已经斩杀了一两万如梦初醒的联军了,邵云的龙眼枪在夜色中生龙活虎的飞舞着,只要是寒光过处,无不是惨叫连连。  邵云的额头上冒出一串串冷汗,那不是因为累,是怕!  怕?邵云什么时候怕过?自出谷以来,斩白蛇,会草寇,败群雄,战灭唐,定辽东,破联军,邵云何曾怕过?他的怕,只不过是担心张辽的安危,毕竟张辽现在身边只带了一万人,而且还是深入敌营,张辽不代表唐军,他只不过是因为海棠担心邵云安危,被海棠派来相助邵云的,如若他要是有什么闪失,那邵云该如何像海棠交代?张辽可是海棠最疼爱的小师弟,她两的感情,比起亲姐弟还亲。想到这里,邵云不住的一阵阵害怕,手中龙吟枪也翻滚的更快了,他恨不得即可杀散联军,救走自己的这位小舅子。  “成功了!将军你看!”身边的一个士兵一边斩杀,一边喊道。邵云随他目光看去,见西北角处,火光冲天,想来是张辽已经放火把敌军粮草给烧了,只是身边那位士兵为了告诉邵云这个消息,在说出“你看”二字后,被混乱中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给割破了喉咙。  “西北角处!一阵阵的厮杀声,喊杀声,迅速传来,那是张辽与大军激战的声音,也是被围困的声音,邵云仿佛听到张辽哭喊:“姐夫!救命!”一阵冲动,邵云差点就指挥自己的一万多人马朝那边冲过去了,但那只是冲动。邵云不会那么做,因为用两万去救二十万人敌营中的一万人,那只是自取灭亡罢了。虽然在入营之前,虽然他已经跟张辽说好了,只要见火光一起,大家各自突围,到北面山坡后会和,但邵云就是放心不下,最后他双齿一咬,:“撤!随我撤退!”此刻邵云的两万军队,有一千五百人在应外接应,他身边的一万八千四百九十九人进入敌营时间也短,这样他们后退的路几乎就是畅行无阻的,不消一阵功夫,邵云的人马尽数脱离战圈,以三万分之一的损失,成功逃出生天,当然这要归功于两点,一是敌军是被偷袭,又没有大将力挽狂澜,二是因为在他们分清状况后,知道粮草最重要,又加上张辽死死拖住了敌军,营外还有一千五百人接应,这才让邵云得以迅速逃离。  “李二狗!你带着大军转到山坡后面去!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邵云的两万骑兵刚冲出大营不久,邵云便吩咐道。  “将军不与我们一同前去吗?”  “你带大军先走!我领五百人去接应张辽!”刚说完,邵云率领预先安排好的五百人朝西北角奔去。  大营西北面,张辽的一万骑兵、已经被清醒过来的二十万联军团团围住,随着东面邵云那两万人的撤退,便有更多的突厥人围了上来,张辽的负担也更重了,起初仗着联军睡眼模糊,张辽的一万骑兵可算是如鱼得水,但逐渐就不一样了,张辽的兵马迅速开始减少,一万、九千、八千、七千、六千、张辽的骑兵向股市大跌一般,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还好在清盘破产之前,邵云及时赶到,混乱中,正在指挥围剿作战的沙钵罗见邵云带兵赶来,一时也分不出邵云身后有多少人马,邵云的五百骑兵一到,首先将手中火把尽数投狰出去,顿时火光四起,联军本就混乱不堪的局面,更加乱了,这让沙钵罗有些抓狂,本来他的手下刚刚抓获了一名中原女子,正待要享用时,却传来粮草失火的消息,他不得不带兵救火,哪知道来了却发现烧他粮草的只是个貌不惊人的无名小卒,沙钵罗无名火起,下令格杀勿论,正在要将张辽的不对全歼时,邵云却又赶来了,他与邵云交火两次,两次都没有赚到好处,这回他又来了、、、、、、。  沙钵罗见了邵云,哪里不紧张?急忙指挥大队人马迎战邵云,随着乌七麻黑的一堆人马向邵云五百人奔去,张辽一下子就轻松了,他一马当先,追着那些去迎战邵云的人马一阵阵的冲杀,敌军人数过多,张辽虽然不能冲破突围,却也斩杀了不少敌军。  邵云一声令下,五百人一字排开,“嗖嗖嗖!”一阵阵箭雨射了出去。那黑压压的一片敌军哭喊着四处奔逃,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是波斯人。也有拜占庭的士兵、此次联军由波斯、拜占庭、西突厥、三方面组合而成、又由西突厥可汗、沙钵罗统一指挥,虽然是这样,但许多波斯、拜占庭的士兵却不太买这个三军统帅的面子,前面是黑压压的弓箭,射箭的人是骑兵,这他们都知道,即便是冲了过去,也是死路一条,人为求生,谁会求死?许多士兵被射死,许多士兵又四下奔逃张辽的前方一下子就廓然开朗了,“杀出去!”张辽一声长啸,身后六千士兵虽然英勇,但谁不知道再战下去是死路一条,紧随张辽身后,砍倒少许阻拦的敌军,与邵云的五百人合兵一处。  邵云令张辽先退,自己且战且退。  沙钵罗暴跳如雷,见张辽冲出重围,心中怒火中烧,抽出随身大刀,跳上马来,直赶张辽而去。  “当”一声,沙钵罗的大刀被邵云一枪挑飞,又是横枪一扫,沙钵罗的战马经受不起如此巨大的力量,被迫向后退了几步,沙钵罗大惊,手中大刀已经飞了出去,再一看,亲卫忙递过狼牙棒,他接过狼牙棒,哇哇叫喊着朝邵云杀去。  邵云本来早就想要会一会这位联军统帅,西突厥的可汗,但这会他不敢恋战,他的目标是烧毁联军的粮草,让归来的北上敌军没了粮草,自然会被苏定方率城内大军击败。看着张辽已经远去,邵云放心了许多。  呼呼呼邵云长枪迅速

挑出三枪,时间紧迫,邵云这三枪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三枪,便没有加上多大力量,自然也就没有传说中那么三枪拍案惊奇,沙钵罗狼牙棒呼呼讯转,一一格挡开邵云这三枪。再以狼牙棒回击时,哪里还有邵云的影子?原来邵云刺了三枪,迅速调转马头,朝远方奔去了,沙钵罗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无耻的唐童!有本事与我大战三百回合!”随即拍马赶去。  “可汗休去!”拉吉与乐瑟急忙赶来,拦下沙钵罗。  “咦呀!你们给闪开!待我杀了邵云那个王八蛋!”  “可汗冷静!粮草已尽被他们烧毁了!现在我们军中粮草储备,不足大军三日使用,要是纪灵的二十万北上大军归来,我们更加没有粮食了!”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句中原文化中的传承经典,沙钵罗也知道,一听说情况这么严重,也就没有追杀邵云的心了,连忙唤过斥候道:“速去通知高览将军!要他亲自押送粮草前来!”  “气煞我也!”沙钵罗憋着一肚子火气,与拉吉、乐瑟二人回营整顿兵马去了。  山坡后,邵云看着惊魂未定的将士们,心中一阵阵的难受。“报将军!我军后方有一支队伍赶来!人数不清!估计是北上的联军归来了!”  情况不妙,李靖说过,这北上的联军由大将纪灵统领,是被罗通带兵、一路从北方赶回来的,大约有二十万之众,要是自己手中的两万多人马、遭遇了这支庞大的队伍,那后果不堪设想。邵云看了眼张辽,见他依旧精神抖擞,拍了拍张辽的肩膀:“还敢不敢冒险?”  “只要是姐夫说的!我张辽无不遵从!”  “好!姐夫现在要你带五十骑,绕过纪灵的大军,去与罗将军的追兵会合,告诉罗通,以火为讯,两军夹击纪灵的二十万大军!务必要在天亮之前,打败这支队伍,我们这两万多将士才有活路!”  “好!我这就去!”  “嘎给郎们!有谁愿意随我前去?”张辽问道。  他这一句‘嘎给郎’说的极为深动,许多人明明知道是九死一生,但依旧愿意跟随前往,最后张辽选中了十骑,悄悄绕过纪灵大军,向罗通大军奔去。  看着张辽的身影远去,邵云心中有些后悔,后悔不该让他再次犯险,但情况紧急,事关两万多人的性命,邵云身边有没有得力的助手,他不得不这样做,但愿他吉人自有天相了。  “罗将军!我家公子被困在纪灵大军和沙钵罗大营之间,请罗将军发起总攻,双面夹击,击溃纪灵大军,我家公子才能脱离险境!”张辽递过兵符,交代来意。  罗通问道:“邵将军有多少人马?”  “我家公子奉元帅之命,率领三万骑兵夜袭联军大营,烧毁了联军的粮草,现在身边只有两万余人了”张辽有些焦急的道。  一听说邵云成功烧毁了联军粮草,罗通心里高兴,交还兵符道:“不行!我们不能发动总攻!”  “为什么?”  “纪灵此人,谋略颇高,我从北方一路追赶,都没能击败他,何况我这里只有五万轻骑!?”  “可是!、、、可是我家公子情况紧急啊!”  “你不必担心!你先留在我军中!我派人去通知邵将军,我军就去与他会合,在一同撤退!”  罗通的五万轻骑悄悄的绕过纪灵大军,斥候方面早已与邵云取得联系,此时邵云的人马也悄悄的向北面行来,距离罗通军马不足五里。双方斥候不断来回联系,让双方前进的路十分顺畅。  “皇上!长安来的书信!”随军侍卫将书信递到李世民手中。  打开书信,先是太子李治交代了些朝政问题,后面又是徐茂公亲笔所书:“皇上!臣昨夜夜观星象!见有将星陨于西北,又有将星陨与北面,此兆不祥,大凶,皇上须注意安全,以及罗将军的安全!”  看完书信,李世民长长叹了口气。  徐茂公那张乌鸦嘴向来很准,他一说有将星陨落,李世民第一个想到了罗通,罗家两代效命朝廷,可谓是世代将门,他爹罗成是开国功臣,罗成英年早逝,不料罗通又是这般。司命之所急,无可奈何,李世民急忙招出房玄龄问策,房玄龄与他的想法一致,依旧觉得罗通没得救,但李世民还是派出五万军马去追赶罗通轻骑,希望内心好受一些。  西北将星陨落一说,算是搞清楚了,可是这北方将星陨落,又会是谁?这个问题,袭扰着李世民和房玄龄。大军开拔,将近半年,西域边关不断传来捷报,可是北面却依旧风平浪静,吉利可汗本来在半年前就要动兵了,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薛延陀的消息,这才导致李世民大军快开到东突厥家门口了,吉利可汗的大军依旧未能主动出击,将战火阻挡在国境之外,胜负不影响民生,这是李世民自推行贞观以来的作风。能在突厥人家门前开战,李世民自然愿意。  杜如晦赶来,:“参见皇上!臣听闻许军事来信,想问问皇上的意思!”  “嘶!朕与房玄龄想了许久也没想到会是谁,你看会是谁?”  “皇上这次没有带老将出征,应该不会有将星陨落一说才是,臣也想不出会是谁、、、、、、”  “启禀皇上!西征军先锋邵云率军夜袭联军大营,被南下的纪灵大军围困,罗将军率领五万骑兵为就应邵将军,与纪灵二十万大军交战。”  “看来是了!”不待李世民发话,房玄龄道。  房玄龄这句话的意思说的是西北将星陨落,看来就在此一役了。  “报!启禀皇上!东突厥吉利可汗亲自挂帅,拜灭唐法王为三军大都督,铁木真为先锋,林保怡为左翼,哲别为右翼,普京担任行军军师,要在草原上与我军决战!”  “哦?薛延陀发兵啦?”  “回皇上!薛延陀北方守军没有出动!吉利可汗仅率六十万大军上阵!”  “六十万?”李世民心中一惊,随即盘算起来,他这次御驾亲征,带来了五十万兵马,分了五万兵马给罗通去追击纪灵,又掉了五千轻骑给苏定方南下,营中也就剩下四十余万了。  “敌军离我军尚有多上路程?”  “回皇上!吉利可汗的兵马估计十日后便可到达!”  “传长孙无忌、武安国见架!”  邵云的兵马离罗通兵马不足一里时,纪灵大军神出鬼没的出现了,纪灵见唐军分南北两面而来,以为是罗通与高昌城内兵马取得联系,来一次南北夹击,又见北面人多,南面人少,知道罗通还在北面,忙令副将八宝领八万兵马绞杀邵云所部两万余人马,他自己则是带着十二万兵马,直奔罗通而去。  天色已经渐渐亮了,邵云的两万余人马与八宝的八万兵马已经激战多时,还好早些时候是夜战,双方士兵为避免误伤,都没有过度厮杀。也至于双方激战几个时辰,损失便不算大,邵云原本的两万六千人,现在依旧保持在两万五左右,八宝率领的八万人马尽数是突厥部那些绿林草寇,加上是步兵,伤亡方面就没有邵云这么乐观了,步兵在夜战中是很吃亏的,他们不像骑兵,脚下深一步浅一步,一个不留神,或者被马踩死,或是被同僚斩死,也有的被活活摔死。  被战友杀死,或是被敌军兵马踩死的还算幸运,那些一刀没出,就被摔死的人,可算是作为军人最大的耻辱了,更可怜的是有些被摔断了腿的人,跑又跑不掉,死也死不了,只能呜呼哀哉。  邵云已经能看清罗通的面容了,曙光下,他抖展神威,与纪灵战在一处,手中长枪不断无间隙的刺死许多突厥兵马,与纪灵过招,丝毫不落下风。  张辽在混乱中,已经回归本阵了,伴随在邵云身边,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任何一对突厥士兵,几乎还没能靠近他二人战马仗许,就已经倒下了。  八宝见邵云亮银铠甲,知道他的举动影响着士兵的士气,抓起弯弓,瞄准邵云头部,就要放箭。  “当啷”一声,旁边划过一道寒光,一柄鬼头大刀砍断了八宝手中弯弓。  “你干什么?我正要射死那敌将呢!”  “卑鄙!用这种下流的手段取人性命!你不害躁!?”  “你怕是见那小子生的俊朗!动心了吧!”八宝全然不理身边混乱的战阵,与旁边一个女将说起话来。  那女将穿着少数部落的衣着,虽然显得有些古怪,但宽厚的貂皮却掩盖不了他婀娜多姿的身段,被八宝一言说中,那女将难得的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他叫邵云!在中原颇有名望!我在洛阳的时候见过他!”  “见过?、、、见过就能做我妹夫?”八宝怒道。  与八宝说话那女子其实是八宝的妹子,他早期潜伏在中原,化名余诗漫,在当年柯镇南经营的丝诱楼做过花魁,当年邵云初次到洛阳城,在丝诱楼与他相遇,若不是圣鹰教左使王青相助,恐怕邵云的处男之身,就要葬送在这女子的手上了。  与邵云就别重逢,远远看着邵云,余诗漫春心荡漾得很,:“我不管!哥哥你不准为难他!”  “好吧!好吧!我便答应你,只活捉,不取他性命!”说完又挥舞手中大环刀叫道:“我倒要看看这人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八宝的妹妹神魂颠倒!”话音刚落,拍马朝邵云杀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