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九十四回 情催鼓角穿城郭,云领长空印朱阁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62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邵云此刻并未使出几分内力,且杨家枪法的领悟也只是一些皮毛,如此尚能与铁木真对阵一两百合不露败绩,他当然知道铁木真不是他对手,若是他手上稍微使出几分内力,恐怕此刻的铁木真早已经是他枪下之鬼了,邵云没有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感觉得到,铁木真是个汉子,在与自己过招之时,从他的眼光中,完全找不出半点仇恨的意思,也看不到半点杀机,想来他没有说假话,他此次言明要单挑邵云,那完全是为了切磋武艺,与其他政治无关。邵云的枪法时常有破绽之时,也不见他借故发难,而是故意跳过,好让二人继续比斗下去。  二人各自心中都各有所想,身后传来阵阵喝彩声,助威声,突然,邵云脑中闪出一丝念头,不好!自己不能这般与这厮纠缠下去,自己那么多次露出破绽他都不破,当心他有甚诡计,至于是什么诡计,邵云一时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要快些结束这场比斗。当下使出全力飞身一跃,凌空一枪拍打下来,铁木真见邵云这一枪劲道十足,不敢迟疑,马步一扎,将苏鲁丁往身前一横,便在同时,邵云手中长枪已经与铁木真手中苏鲁丁交接到一处,只听得当一声,苏鲁丁、龙吟枪、两大神兵同时折断。  两件神兵同时折断,二人一时失去平衡,尽搂到一处,那场面、、、就像久别的兄弟相逢一般。  台下却是一阵惊讶,苏鲁丁、龙吟枪、是何等的神兵利器,谁人不知?怎会如此轻易折断?  邵云与铁木真也是好奇得很,正怀疑间,场外却传来声响,原来是罗通在责骂罗敏庄,邵云很是诧异,这是什么场合?罗通是何等英明之人?他怎么会不分轻重,在这个时候教训自家小妹?正怀疑间,便见华文、华武二人垂头丧气从内厅行出,手中同样捧着苏鲁丁与龙吟枪。  罗敏庄站在罗通身前,捏着两只耳朵,嘟嘴道:“哥哥!我们只是一时好奇,才将他二人的兵器掉了包!、、、、、、”  “真是不知轻重!”  罗通的口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要知道邵云这一场比试是至关重要的,如若因为兵刃上的失误使得这场败了的话,那无异于全败,接下来的第三场,自然不会有人是灭唐的对手,他之所以赞成比这三场,那是因为他知道邵云与燕南天头两场有必胜的把握,如若头两场胜了,那这第三场就无关紧要了,甚至可以不比。但这刻、、、转念一想,又能怎样?敏庄是他唯一的亲人,自己有伤在身,想来也是时日无多了,罗敏庄便是罗家唯一的传人了、、、、、、想到这里,罗通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起身抱拳道:“诸位!舍妹年幼无知!一时贪玩,将两位兵刃掉了包!多有得罪!还望二位看在罗某面上,从新比斗如何?”  铁木真哈哈大笑:“好!随时奉陪!与邵英雄过招!实在痛快!再比一场也无妨!”灭唐见二人在场中斗了一两百合,不分高下,起身道:“再战?也无妨!只是!本座却有个提议!”  罗通知道这次意外,自己理亏在先,便只有依着别人的意思才是,连忙抱拳道:“国师但请说来!”  灭唐不屑的瞟了眼罗通道:“他二人已然在这厅中抖了许久!不如到校场上,让他二人骑战!如此可好?”  罗通大惊,谁不知道铁木真在突厥部,有个外号叫马背上的勇士?邵云虽然武功了得,但要在马背上对战,恐怕、、、他看了看邵云,邵云点头。他才道:“好!全凭国师说了算!”  既然当事人都同意了,在场群雄自然是动身前往校场。  校场上邵云、铁木真二人割据一方。双方兵刃均在烈日下闪闪发光。  罗通对着铁木真道:“要勇士这般折腾,实在不好意思!还请二位点到为止,如何?”  铁木真心中此刻高兴得很,在大厅中比试,实在不过瘾,此刻能在宽阔的沙场上对战,且还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马背上,当下哈哈大笑道:“放心!我等必定在百招之内结束!”随即催马来到场中。  “久闻铁木真是马背上的勇士,今日能见到勇士坐在马背上果然不凡。”邵云上前却不出手,先和铁木真聊了起来。  铁木真在突厥部被号称为马背上的勇士,那也不是乱盖得,自然也是受尽拥戴的,他平时是不屑和对手说话的,在他看来天下没有人在马背上是他的对手,以往他都是傲然自立,只等出手厮杀。然后很潇洒的策马奔驰在草原上,自从听了邵云在上甘岭力战群雄后,一直都想与邵云打一架。  铁木真的名号在草原上够响亮,安东大将军邵云之名也是响彻天下,手中落鹰神剑难逢敌手。知道邵云的来头,铁木真也不敢轻视了他。他知道邵云向来是用剑的,在马背上比试长兵器,他却又不讲邵云放在眼中了。  “哈哈哈!适才在厅内打得不过瘾!我听闻你也是从未遇到对手,今天也让我见识见识你这天下闻名的人物。看你在马背上能接我几招?”  “哈哈,人说草原上的勇士狂妄,果不其然。铁勇士是性情中人,今日并让我二人痛痛快快打一架如何?”邵云表现的比铁木真更狂妄的道。  “哈哈哈哈!好!不必多言,咱们马背上见真章吧。”说完,铁木真催马上前,来战邵云。  邵云经过适才在客厅内的热身,这回拿着龙吟枪,敢觉顺手得多,见铁木真飞马而来,也不动容,右手一扬,举起龙吟枪,只等铁木真杀来。  “叮当”两件盖世神兵交接在一处,声音震耳欲聋。  刚一接战,两人兵刃一对,同时一震。两人心中同时暗惊对方好大的力量,邵云此刻手上使出了几层内力,从容不迫,犹如留有余力。  铁木真也是面色如常,一派从容。  铁木真第一招感受到了邵云巨大的力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视对手为平生劲敌。每一回合皆是最高深的路数,“叮当”盖世神兵碰撞之声如同铁矿开采处传来的声音。那叫一个精彩,除了极少数人能分清场上两人招式外,九成九的人只能看到两团光影一击而过。  双方拉拉队们也发出阵阵高呼,直喊的声嘶力竭,喉咙冒烟,为自己的勇士助威。秦怀玉亲自击鼓,林保怡也上台击鼓,双方阵中战鼓隆隆,二人拼命猛敲,阵阵鼓声如同晴天霹雳,连绵不断,声震四方,直冲云霄。  秦怀玉是秦叔宝之后,更是大唐的二代战将,他以往每次领兵出征,士兵士气低落之时,只要听到他亲自击鼓,士兵们便会精神抖擞,敲鼓也是需要力气的,一般人敲这军鼓连一通鼓都很难坚持敲完。  秦怀玉知道此战关乎着大唐国运,热血冲上了头脑。忘情的急敲大鼓,鼓槌在他手中愤怒的敲打着将军令。  两通将军令敲到一半,热血沸腾的秦怀玉忽然感觉自己累了。他很奇怪,以往敲三通鼓也不会累,今天怎么两通鼓声自己就累了。他恐怕没有想到现在敲鼓的频率比以往快了很多倍,力竭也是正常的,但是军中战鼓不能停息,就是死也要死在鼓声中。  便在这时,程铁牛眼尖,慌忙要上千接过鼓槌,却被燕南天拦了下来,燕南天一面走向鼓台,一面想着自己似乎应该在这个时候为邵云做些什么,或许就是击鼓吧!  接过鼓槌,刚敲了几记,剑平却行了过来,说昭阳公主有事要与他商议,燕南天看了看周围,准备叫程铁牛来接着敲,却叫了好几声,都不见程铁牛回头,想必那斯是观战过于投入了。  武媚娘纤步来到台前,作礼道:“燕将军!让我来吧!”  燕南天犹豫了一下,道:“这!这可不是儿

戏!你行吗?”  武媚娘走得更近道:“瞧燕将军说的!你这可是瞧不起我女流之辈?”  燕南天手中鼓槌不敢停留,只回首道:“只是!您身份尊贵!击鼓这种事,不宜与你啊!让!、、、让皇上知道了可不好!”  武媚娘道:“邵将军在场中为我大唐出力!我只帮忙击鼓,有何不妥?我想!我想就是皇上再此,他也会亲自击鼓的!”  燕南天说不过武媚娘,只得将鼓槌交道她手中。  武媚娘接过鼓槌,很有旋律的敲了起来,燕南天不放心,站在她身旁,以防万一,只是见他一双纤纤玉手,竟然能敲击出这龙吼的将军令,当下惊叹道:“武小姐果真是厉害!在下眼拙,险些没看出来!”  武媚娘头也不回,只盯着场中的邵云,道:“哟!燕将军说笑了不是!您可是忘了,我是武安国、武大将军的女儿啊!所谓虎父无犬子嘛!”  燕南天被她这句话逗乐了,回首摇着头与剑平一道向昭阳那边行去了。  场中、邵云与铁木真二人骑在马背上,已然抖了数十合,看着邵云颠簸在马背上的俊美姿态,武媚娘心中高兴,脸上更是露出欣慰的笑容,可谓是心花怒放。  半通将军令敲击下来,武媚娘开始娇喘了起来,额头上香汗淋漓,渗透了高贵的衣挂,但她的脸上却依旧是开心的,以往只觉得,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出征之时,自己在城阁上奏上一曲,那便是最浪漫的事了,这下为自己心目中的某某击鼓助威,却又胜过那种感觉,她从第一次倒在邵云怀中那一刻起,便深深的被邵云那张脸吸引,也许他忘记了她是天子李世民的未婚妻了吧!也许一直到她老去,死去、她再也敲不出这样的鼓声,只是因为场上厮杀的是她倾慕的某某,倘若可以,她愿意放弃一切,与邵云私奔,跑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去。  场外所有人都没有闲着,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勇士助威,但这些人的呐喊与震天的战鼓都不在场上两人耳中,他们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手,只有苏鲁丁、只有龙吟枪。铁木真从来没有遇到像邵云这样的对手,反之邵云也是一样。虽然他只使用了部分的内功,但他觉得对着像铁木真这样的汉子,即便是用上一丝内功,便是在作弊一般,但倘若不用上些许内力,自己身上那几块肌肉能藏多少力量?哪里够铁木真那家伙全身黑肉的人打?  数十回合一过,两人都是仰天大喊:“痛快,痛快。”  “很久都没有这样痛快的打架了,”铁木真边战边道。  在突厥部,能在马背上与他铁木真斗上十回合的都没有,没有对手的生活是寂寞的,有了对手,两人身上气势越发凌厉,对手难求啊。  邵云、铁木真二人打得给力,场外看得入迷。两人手中兵器交织在一处,又分开,、、、、、、、一次次冲击,一次次破解,铁木真手中苏鲁丁如同豺狼般呼啸着,一丁直指邵云心窝。邵云眼中的世界变得缓慢,只能看见那苏鲁丁得尖峰,不待多想,手中龙吟枪一抖,也是直刺而出,两尖相接,当啷一声,两杆神器铁杆同时弯曲,可见两人力量之猛烈,招式之精妙。  铁木真手中的苏鲁丁随着吉利可汗四处征伐,统一大草原,可谓是身经百战,邵云手中的龙吟枪是蜀国上将、赵子龙之物,说它身经百战未免有些委屈它了,两人手中长刃均是千锤百炼之神兵利器,世间难得一见。此时交击,真可谓精彩之极。  此刻两人的兵刃抵触在一处,双方均奈何不得对方,脚下马匹更是无法前进半步,发出一阵阵嘶鸣。邵云心中暗惊:“这家伙!没有内力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神力,要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是用上了五成功力,倘若换了是旁人,哪里抵挡得住自己五成的功力?”  邵云起初本来想速战速决的,但这刻他却改变了主意,因为在马背上打架,比之与江湖中人的斗法完全不一样,那种感觉,只能用痛快两个字来形容,故此,邵云一直只保持五成功力应战,铁木真已经用上了所有的力量,方能与邵云五成的功力战平,此时铁木真以全身力量与邵云的五成功力斗在一处,像是不分伯仲。  同时大喝一声,双双各自收回兵器。打马盘旋,又战成一团。此时两人兵刃纵横,以快打快。两杆重型武器攻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守若铁壁雷霆,稳若泰山。  这一战可算得上是精彩。双方皆是响*的名人,百年难得一见。此时对战势均力敌,精彩绝伦不足形容之万分之一。  铁木真见邵云越战越勇,料定不出绝招无法战胜邵云,怪叫一声。用尽全身力气,使出了他的杀手锏、‘铁木无阻’脚下马镫一踩,整个人弹跳了起来,虽然他不像江湖游侠儿那般,有着多俊俏的轻功,但他这一个纵身,也弹跳起来数丈,但见他在空中一个筋斗翻到一半,头部朝下,抓起苏鲁丁朝邵云头部袭来,邵云依旧端坐于马背之上,但见他手中苏鲁丁势若奔雷,带起九天风雷之声直奔而来。心中暗赞:“好俊的功夫!”  待得苏鲁丁杀到邵云头部许寸时,邵云才感觉那苏鲁丁划破空气的声音尽是这般震耳,知道铁木真这一锭非同小可,当即不敢小觑,横举龙吟枪,同时也是使出八成功力,直迎铁木真。  “当啷”一声巨响震慑天地,声音压过了所有人的呼喝声,鼓角声。放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交击在一起的金属哭嚎声…………  此刻铁木真在上,邵云在中,马匹在下,邵云于铁木真之间仅有手中兵器支撑,那马一时受力过大,嘶鸣伏地,两人全力一击力量庞大,那马皆承受不住,这才伏倒在地。铁木真怪叫一声,手中又加重了几分力道,邵云依旧高举龙吟枪抵御,那马彻底伏地后,邵云双脚刚一着地,陷进地下许多寸。  那马虽是久经战阵的良马,却哪里经得起两个变态狂这般折腾?邵云刚一着地,那马便发了疯似地奔走了。  邵云依旧这般将铁木真举在空中,两个都是体质强悍的非人类,别人摔下马来总要一阵时间恢复。  总这般被别人居高临下,总是不好,邵云双脚一阵盘旋,将铁木真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数圈,铁木真这才落地,两人对视一眼挥动手中兵器,直接开始步战。战意汹汹,对手难逢。即便在地面之上也是要分出个胜负。  龙吟枪如龙,炫彩及目。苏鲁丁如虎似狼,这地上一战更是精彩,在脱离了战马后,两人的比斗更是精彩。马匹之上虽有速度,但比之在地面之上总会缺少些机变。毕竟在马背上作战,那是铁木真的强项,马匹之上,两人如龙腾九天,覆雨翻云。  地面之上,两人如猛虎归林,风云变色。  铁木真又是一记打来,邵云觉得是时候收工了,将枪头撑在地面,双脚一番,凌空一脚踢来,不偏不移,正好踢在铁木真胸前,他这一记冲杀过来,那是力量与速度非凡,被邵云这样一脚踢中,整个人飞了出去,邵云见状,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脚跟刚一落地,手中长枪飞速朝铁木真奔去,铁木真此刻尚未落地,邵云冰凉的枪头已然攻到了他的咽喉,速度之快,是在令人目不暇接。还好邵云拿捏的稳,本就不想要他性命,这时顺着枪杆向前划去,正好捏住枪头,龙吟枪是何等神器,只听得嗖一声,邵云的掌心被龙吟枪划破,这才停留了下来,铁木真见状,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谁说马背上的勇士就不要命,不怕死了?  他见邵云为了救他,尽然牺牲自己的手掌,来抓住枪头,当下说不出话来,只双膝跪地:“多谢邵英雄手下留情!”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