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九十三回 古道归人常驻月,小桥流水不关情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316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柯镇南见燕南天安若泰然,不敢怠慢,正待要与燕南天来两句开场白,哪知道燕南天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将脸转向一边,极为鄙视的站在场中。  柯镇南也不理会,只道了句:“看招!”随即长剑出鞘,向燕南天攻去。  燕南天全然不理会他如何出招,待得柯镇南剑锋稍近,手中倚天剑一抬,剑不出鞘,与柯镇南打在一处。二人你来我往,已然过了十余招,燕南天似乎手有余力,柯镇南却打得十分吃力。  灭唐法王双眼时开时合,似于眼前战局浑不在意,实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眼见柯镇南已处下风。脸色稍显难堪。  瞬息间柯镇南一阵强攻,燕南天看得清楚,找准机会,一剑杀出,柯镇南当即身亡。  灭唐大惊,但依旧保留大师风范,他手下能人众多,区区一个柯镇南又岂能让他动容?众人见燕南天数招取柯镇南项上人头,齐声喝彩。  便在这时,铁木真取下弯弓,反手一拉,弦上上嗡嗡一声,一只箭羽破空而出,待得众人看去,那射出去得箭羽,已经载着一只雄鹰盘旋落下,但见铁木真将弯弓一放,一个筋斗跃入厅中,众宾团座,无敢哗者,群雄中有了解过突厥人得都知道,突厥部落有两大神箭手,一个是哲别,一个就是铁木真,今日一见,当真不假。  铁木真反手接住雄鹰,手中稍微一用力,便有新血由雄鹰口中喷出,他左手朝座位一探,隔空取过两只酒杯,这一手也只是在眨眼间,当两只酒杯稳稳落在他左手掌心时,那雄鹰口中心血才刚刚落到酒杯当中。  众人大惊,燕南天击败了柯镇南,自然退下场,休息去了,邵云知道,接下来就要由他来对付这突厥第一神箭手、铁木真了,见他这两手功夫,心下也是大惊,但更多的是欣赏与折服,暗赞神箭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铁木真将装满血酒的两只酒杯往空中一晃,道:“邵英雄!在下听闻!你在上甘岭。以一人之力,力敌群雄,在下佩服得很,今日在下特来领教!”  人家指名道姓要与邵云单挑,邵云自然不能有半分迟疑,倘若出场稍微慢上半拍,恐怕要被人家取笑自己怯场了,也不多想,邵云回首向群雄抱了抱拳,便大踏步向场中走去。  在场群雄大多数认识邵云,对于他的武艺,自然放心,尤其少林、武当两派掌门见了邵云出场,互看一眼,放心了许多。罗敏庄、武安国、华文、华武二人却还在罗通身边道:“罗将军!你让这少年出场!到底可靠否?”罗通笑而不答,唯有武媚娘看着邵云,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显是对他充满期待与信任。  邵云行到场中,抱拳道:“好汉缪赞!实在惭愧!”心道:“看这家伙,虎背熊腰,像是个汉子,如若不是突厥人,想必还能做个酒肉朋友!”  铁木真打量了一番邵云,一面将一杯血酒递到邵云手中,一面道:“哎!兄弟过谦了!今日你我二人不分国度!只论手上功夫!不必多虑!”  邵云大喜,接过酒杯,道:“还请好汉留手才是!”  铁木真摇头道:“哎!说你们中原人啰嗦,就是啰嗦!你邵云之名!在草原上早已经是传开了!今日定要与你好好比划比划!”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邵云虽然看着这血酒甚是恶心,但也还是忍着血腥味,喝了下去。  铁木真甩开酒杯,行到场边,取过丈许长物,来到场中,道:“邵英雄!你使什么兵器?”  邵云入场之前,见铁木真手无兵刃,自然是赤手空拳,细细打量了一番铁木真手中的兵器,甚是奇怪,他那件兵器,似枪又不是枪,似棍又不是棍,正要开口询问,铁木真横过兵器道:“这是祖传的苏鲁丁!与你们汉人的方天画戟无异!我听闻兄台是个使剑的行家里手,可不知道这战场上厮杀武器怎样?”  当铁木真问起邵云使用什么兵器之时,邵云自然想到的是剑,但这刻他已经将落鹰神剑交给了叶松仁,用以掌管教务,发号师念了,身边确实无甚兵刃,正思间,一直坐在昭阳身边的李太白提起邵云的包袱,来到场中,打开包袱,将三节枪头,枪棍组合道一处,道:“兄弟莫非忘了你这样宝贝?”  邵云见了长枪,这才想起,外公给自己的龙吟枪,

接过长枪,心道:“铁木真这家伙,号称马背上的勇士,手中的苏鲁丁自然有两把刷子,而自己却从来未使用过龙吟枪,以及杨家枪法,将长枪竖在身边,拼命回想杨家强普上所绘的一些招式。  李白离开场后,众人一眼看出了邵云手中的龙吟枪,均是大惊,自赵子龙死后,这数百年来,各门各派都在追寻龙吟枪得下落,却不料这龙吟枪竟然在邵云手中,在场群雄自然起了许多心念,但此刻众人枪口一致对外,也没有说些什么。  罗通也是大惊,他爹罗成曾经跟他讲过,罗家枪天下无敌,唯一的对手就是杨家枪,邵云手中有龙吟枪,想必已经习得了杨家枪法,想到这里,罗通一阵激动,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什么,就想找个机会,以罗家枪法切磋一下杨家枪法。  铁木真自然识得邵云手中的龙吟枪,当下也是大惊,摆弄了一下苏鲁丁道:“我听闻杨家枪法能与罗家枪法相媲美,今日罗家枪法堕落,能领教失传数百年得龙吟枪,以及杨家枪法,实在不枉此行!请吧!”  邵云虽然对于手中的龙吟枪没有多大的把握,大也想试试这杨家枪,和龙吟枪的具体威力究竟如何,毕竟过不了多久,就要领兵打仗了,在战场上,且有不用长兵刃的说法,当下也将龙吟枪一横道:“请赐教!”  铁木真更不迟疑,苏鲁丁猛地袭来,邵云记得杨家枪谱上的一些招式,且想且战,与铁木真战到一处。  转眼间,十数招已经过去,铁木真一直抢攻,却依旧不得手,心中大感痛快,瞬息间,又是一招递出,邵云却仍不与他正面对战,侧身避开苏鲁丁,横着长枪挥打,叫道:“英雄好俊的功夫!”  邵云此刻完全不适应这长兵器的打斗,潜意识内仍旧以为自己手中所握之物是剑,一旁的群雄却看的清楚,均知道,拚斗时能有这等余力来说话,那必须是比对方武功高出极多方无危险。  邵云学过不少上乘武功,功力远远高出铁木真,铁木真虽然也是重量级的力量型,但那完全是一身蛮力,与内功全然无关,邵云自然也不会随便使用多少内力,只用杨家枪法中的一些招式与铁木真玩弄般过招。  事关两国军事利益,如此胡闹本来不该。此间铁木真一味强攻,邵云对于枪路不熟,又不用内力,以至于数十招之后,仍旧不见高下,二人转眼间已经打斗了上百招,却依旧平手,群豪瞧得有劲,纷纷嘻笑叫嚷、拍手顿足的为双方助威。  邵云猛地想起罗通教导罗文时的一些枪路,逐渐将这些枪路要诀加入到杨家枪法中,龙吟枪顿显威力,龙吟枪犹如蛟龙出海,一阵翻江倒海之势打来,众人又是一阵喝彩。  铁木真只听得心神不定,又见己方助威之声几乎被众人掩盖,当下大喊一声:“痛快!这才叫过招嘛!”随即抖展神威,苏鲁丁越战越精神,两人你来我往,邵云手中长枪分上、中、下、三路挑出朵朵枪花,铁木真手中苏鲁丁也不示弱,看准邵云所点之处,一一格挡,龙吟枪与苏鲁丁斗到一处,片片火花、仿佛要将二人手中兵刃融化一般。  场外、罗通惊呼道:“杨家枪!?”空林与荣光互看一眼,低声道:“龙吟枪!杨家枪法!、、、、、、这!、、、是了!邵云的母亲是杨堂之后,想必杨家人是将杨家枪法传给了邵云,当下又是高兴,又是担忧,不知是福是祸。  邵云与铁木真各展所长,已然斗到了一两百合,邵云心道:“你这家伙,一身肌肉,力量惊人,我若不用上几分内力,想必要吃大亏了,”当下是出了些许微博之力。  铁木真与邵云斗了一两百合,瞧得出邵云的枪法有散乱到熟练,由防守道主动出击,只觉对手枪法不错,以自己的实力,就算当场杀了这斯,也不难,只是像这种对手,却有些不忍,因之只全神贯注的闪避,一时竟忘了反击,邵云见铁木真一味闪避,以为自己内功用大了,以至于他黔驴技穷,当下减了许多内力。  到了此时,罗通、空林、荣光早已看出邵云枪路曾受高人指点,武功着实了得,又想起日间他以内力助自己调息,内功修为亦自不凡,心想此战神算自然在手,于是高声叫道:“邵将军,你好好和他比一比罢,我瞧他不是你对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