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九十一回 听吾号令,云走风奔雷打鼓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748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秦怀玉、罗通、等人虽然已经知道灭唐等人的来历,也已经行礼让座,江湖上夜有不少人都认得他几人,不认识灭唐的人只在少数。  林保怡见自己几人出现,竟无几人在意,他有意要引起在场之人的注意,朗声说道:“这位是人人尊称灭唐法王,当今大突厥国、吉利可汗封为第一护国大师。”这几句话说得甚是响亮,满厅英雄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愕然相顾,均想:“我们在这里商议抵御突厥人,呵呵!突厥人自己却跑来了?”  邵云也是一惊,记得那日在湾仔,自己与薛仁贵联手都不是这灭唐的对手,如今双方交兵在即,他却出现在这代表大唐外交部的罗家?如此一想,邵云不由得担心起来。  罗通暗道:“两军交兵在即,这厮如何在这个时候出现?”他不知如何对付这几人才好,只淡淡的说道:“各位远道而来,请多喝几杯。”  酒过三巡,林保怡、柯镇南二人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各位英雄!今日天下豪杰尽集于此!我等未接英雄帖,却也来赴这英雄大会,我等听闻各帮各派,今日欲要推选一位新的武林盟主!我等不才,却也想领会领会!”  “阿弥陀佛!”一直没有出声的老和尚、空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打量了一番林保怡、灭唐等人、随即大声道:“几位施主远道而来!我等万分欢迎!只是几位施主这话从何说起?”  灭唐由出场以来,一直微闭着双眼,仿佛天下英雄都不在他的眼里,此时听了空林一语,微微张开双眼,鄙视了一眼空林,随即又合上双眼,只低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柯镇南、铁木真二人双手按在兵刃上,正要发难,却被林保怡抢话道:“诶!大师此言差矣!所谓一国两制、武人武治!江湖之事,与朝廷毫无关联!我等知道,自从陈百川盟主逝世以后,他的女儿陈法拉继任了盟主一职,而陈法拉却又在上甘岭一役后,毫无踪影!如此!各派才急着要推选新的盟主不是吗?”  燕南天朝邵云看了一眼,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以防有诈,邵云自顾着吃喝,对于各人之言,时若不见,但见燕南天身后一个虎头少年大声喊道:“没错!我们今日是要推选盟主!不过你们来玩了!我们已推举了燕山派、老盟主为群雄盟主,现下正在推举给老盟主他老人家提鞋的人选,阁下有何高见?莫非、、、莫非几位对这个位置感兴趣?”  众人听了这话,一阵叫好,邵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众人看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程老千岁的令郎、程铁牛。  柯镇南铁木真二人听了此语,知道是在嘲笑他们,哪里按捺得住心中怒火,两把长刀“唰唰”两声亮了出来。  灭唐扭头瞪了他二人一眼,他二人只得无趣的收起兵器,林保怡有些堂目结舌,普京在突厥部属谋士,向来做人圆滑,听了程铁牛一语,也不发怒,冷笑道:“呵呵!好!好啊!早就听闻中原武林,个个重情重义,今日一见,呵呵果真如此!燕剑论老匹夫十余年没有露面,想必一命呜呼了也说不定!各位却还这般、、、。各位这般推举一个鬼魂做盟主,你当我们都是死人?还是当你们都是死人?”  此言一出,适才还在为程铁牛那惊世骇俗的语言喝彩的群雄,尽皆喝起倒彩,齐声大哗,尤其燕山派愤怒异常,纷纷叫嚷。  灭唐听了普京此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张丑脸露出狰狞的笑容,像树皮一般的面部皮肤甚是恶心,林保怡接话道:“呵呵!好罢!既然各位不敢面对现实!今日你燕山派掌门、燕剑论之后燕南天也在场,便就请他出来见见。如何?”  燕南天有些按捺不住怒火,霍地起身说道:“老盟主他云游天下,行踪无定。你说要见,就能见?你算哪一位?哼!”  铁木真冷笑道:“听阁下之言,便是请不出你们的老盟主咯?莫说燕剑论老匹夫此时死活难知,就算他好端端的坐在此处,凭他的武功德望,又怎及得上我大突厥国灭唐法王?”  邵云此刻依旧不语,他手上拿着碗筷,只管大口吃肉喝酒,耳朵却360度旋转着探查四周动静。  只听铁木真得寸进尺的道:“各位英雄!莫要再信那老匹夫还活着一说了!当今天下武林的盟主,除了灭唐法王,再无第二人当得。”  群雄听了这一番话,都已明白这些人的来意,他们此来,显然是害怕中原各派联合起来,相助唐军,如此必将影响到他突厥人攻打长安的计划,如此才会来争夺盟主之位。倘若灭唐法王凭武功夺得盟主,就算他不能号令天下英雄倒戈,却也能化解武林的势力,还会削弱了汉人抗拒突厥的声势。  在场群雄个个哗然,众人素知燕南天、邵云二人是燕剑论之后,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望他二人,心想:“燕南天、邵云二人时常联手,均能击败最强大的对手,这几人武功再强,也决不能是这里数千人的对手,不论单打独斗还是群殴,我们都不致落了下风,大家只听他二人号令行事便了。”  邵云、燕南天二人见了众人表情,知道是他二人露脸的时候了,不约而同站到了一处。  罗通、秦怀玉二人知道今日若不动武,决难善罢,群殴自然必胜,只是这几人敢只身出现在天下英雄面前,想必是做足了准备,朗声说道:“此间群雄已推举燕老盟主为盟主,尔等好生无礼!非要推举一个貌不惊人的突厥法王为盟主。此次英雄大会,尽皆是我中原武林人士,尔等番邦外族,有何资格议论此事?”  “好!好!非常好!”普京转着那双碧蓝的双眼,用极为不标准的汉语说道:“好一句番邦外族!如若在下没猜错!这位、、、!”说着走到邵云、燕南天二人身亲,跻身推开燕南天,指着邵云道:“这位云少侠不正是高句丽国王?呵呵!从何时开始,高句丽也成了中原武林了?”  邵云看着普京那双碧蓝的双眼,感觉特别不自在,右手握住普京右手道:“久闻普京有三寸不烂之舌,今日一见,果真不假!”说话时,手上稍微使出几分力道,握得普京直冒冷汗,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邵云松开了手,他却说不出话来,原来邵云适才于他握手之际,已经以内功透过他经脉,点了他的哑穴,普京自然说不出话来。  邵云原地不动,等普京张了许多次嘴,却始终说不出话,才抱拳道:“几位有所不知!在下无德无能!却是大唐天子钦点安东大将军!晚辈不才!既受了皇恩,自然要为武林,为天下黎民出一份微薄之力!”  灭唐邹地张开双眼,又是一声冷哼。  铁木真双目圆睁,怒喊道:“江湖人行事!何时变得婆婆妈妈了?既是武林中人,自然要以拳头说话!如若不然!那还说什么武人武治?难道长安姓李那位白痴说的话,都是在放屁?”  罗通是罗成之子,世代将才,倍受皇恩,听了铁木真一语,哪里忍得住怒火,右掌一拍,霍地起身,正待要开口说话,只感胸口疼痛难忍,收手护住胸口,邵云忙上前将她扶回座位。  邵云知道灭唐武力惊人,就算自己与燕南天联手,也未必是他对手,灵机一动计上心头,朗声道:“我等誓要推举燕老盟主为盟主!他老人家德高望重,道行更是我等后辈所不能及,灭唐法王也是当世高人!属一代宗师!若是燕老盟主他老人家在此,原可与灭唐法王各显神通,一决高低,只是他老人家周游天下,前辈若是有时间,不妨花个三五年,走偏大江南北,找他老人家讨教几招也无妨!”  灭唐见邵云先是给他戴高帽,而后又来一句让他去“讨教几招”,这话的确厉害。  前面的对话,都只是铁木真、普京等人在代言,而这话,邵云却是冲着他灭唐来的,既然人家给自己戴高帽在线,况且他灭唐原本就是燕剑论的徒弟,如今自己修炼了《无双谱》,自然不会惧怕他,只是他的原名叫林文利,这在场的人都知道,自己也不能直接发飙,冥思了半晌,才道:“燕老前辈是武林高人!一代宗师!我也早想找他”讨教几招!”  “我也早想找他讨教几招!”这话听来虽是平淡,表面上听来,他灭唐在心里还是尊重他这位昔日恩师的,但他话里的意思却是“自己的武功早就在那老头之上,、、、、、、”  邵云自然知道他话中的意思,转了个圈道:“嗯!师公他老人家是当世高人!方今天下恐怕难有几人能与他交手,你、、、呵呵你嘛!你曾是他坐下的得意门生,后来脱离燕山,投靠了突厥人,倒当真具备与他老人家讨教的资格!他老人家,这十数年来,到处诛杀突厥强盗,铲除为虎作伥的汉奸,他老人家淡薄一切,只以诛杀汉奸走狗为乐趣,今日各位自行到来,他却又不在,哎!当真可惜得很!他老人家日后知道了,定感遗憾。”  邵云向来在外人面前不善言语,只有在叶海棠面前才会喋喋不休,但多番与灭唐的会晤中,他对灭唐这类人却是极为鄙视,言不自禁,将这话说了出来。他这话明显是在责骂灭唐身为中原武林人,作为燕剑论的徒弟,却做了走狗汉奸。堂内群雄一阵叫好。  嘴上说的轻松,但他心里却知道,像灭唐这类人,不是骂几句就能解决问题的。  看了看怒气冲冲的灭唐,邵云拍手道:“你没那工夫去找我师公他老人家也无妨!你是老盟主的徒儿,我是他徒孙,如此一来,我便不敢与你这等、、、英雄论资排辈了,更不敢领教前辈高招,不过不要紧!好在老盟主与法王你都传下了弟子,就由两家弟子代师父们较量一下如何?”  中原群雄大半知道此刻燕山八杰均不在场,而说燕老盟主的传人,便就只有邵云与燕南天二人了,他们知道他二人武功惊人,又当状年,只怕各派都不是此二人对手,他二人的功夫,那是许多人都见识过的,若要他二人与灭唐法王交手,未必能胜,但若与他的弟子相较,那是胜券在握,决无败理,当下纷纷叫好喝采,声震屋瓦。在偏厅、后厅中饮宴的群雄得到讯息,纷纷涌来,一时廊下、天井、门边都挤满了人

,众人叫好助威。  灭唐法王这边人少,声势自是大大不如。  灭唐在突厥部为了巩固他的地位,也收过不少门生,陈法拉、林保怡、柯镇南、铁木真、这些人均是他的得意门生,此刻在场的便有其三。对于他的这三个徒弟的本领,他也清楚,当不会败在这两个家伙手中。当下道:“好!”  铁木真衣服跃跃欲试的样子,林保怡、柯镇南二人对看了一眼,当年在赶往燕山的途中,柯镇南与邵云交手,一招即败,当时邵云与南丫岛叶松人之女,叶海棠一起,还道他是南丫岛的门人,后来稍加打听,自即知道了他的来历。邵云的内功深厚,他二人都知道。显得有些怯场,不敢应战。  灭唐道:“好,镇南!木真!你二人就下场去,和燕剑论老头的弟子比划比划。”  灭唐说这话时,一副自得的模样,全然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他自打修炼了《无双谱以来,涉足中原,未逢敌手,唯有一次在上甘岭,被邵云偷袭成功,柯镇南、铁木真二人是他亲传武功,他料想凭着他二人的武功,在中原定然少有敌手,邵云、燕南天二人自是不在话下。  铁木真两只*的手臂一合,抱拳道:“得令!”柯镇南答应一声,随即低声道:“师父,此二人有许多人助威,我担心我二人不能很快胜了他,莫要堕了师父的威风。”  灭唐法王脸一沉,他知道柯镇南也曾经是燕山八杰中的一人,也就是自己师弟,武功自然不会输给那两个后辈,哼了一声,道:“难道连这两个小子也斗不过?快下去。”  柯镇南平日里在突厥部落耍尽威风,此刻若是败了,、、、、他甚是尴尬,他一招被邵云打败之事,一直瞒着别人,此刻不敢事到临头才来禀明,他本在灭唐的扶持下,做了吉利可汗身边的红人,完全可以直接听命于大汗的,但这次灭唐来罗家为的是以武力屈服中原各派,若是各派不管打仗之事,或是倒戈,呢可算是打工一件,他知道灭唐的武功当世无人能与匹敌,只消与灭唐同来,到时候盟主之位自是手到拿来,他也能顺道记上一功。  那知竟会要自己与邵云、燕南天比武,正自焦急,林保怡走近身来,凑嘴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柯镇南一听大喜,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好!你二人口口声声称是燕老头的传人,又将那老头说得如何如何的厉害!我听闻燕老头最拿手的功夫,莫过于‘燕云十八式’了,哼哼!在下不才!同样要以燕云十八式会一会尔等!且看看老家伙的功夫传到了你二人手中,还剩下几层!”  邵云初时见有人在他耳边说话,并未在意,又见柯镇南从随从手中接过长剑,只道他要与自己比剑,心中大喜,“哼哼!比剑?我是你祖宗!”忽听他提到燕云十八式,心中就计较了起来,他邵云七岁离开燕山,何时习得过燕云十八式?这家伙讲面要自己以燕云十八式接招,明显是怕自己用落鹰八剑式,或是烈火焚天决来对付他,只轻轻几句话,便将自己最拿手的武功撇在一边。  群雄知道邵云剑法高超,当日在上甘岭,更加化名‘赵子龙’同样以燕云十八式击败了燕南天,对邵云其实不会燕云十八式全然不知。个个叫好,邵云看了群雄的反应,心道看来也只好用同样方式,自己后出招,依样画葫芦了。  邵云心中是这般想,燕南天也是这般想,:“柯镇南是自己的师叔,他提出要以燕云十八式、一较高低,这很正常,当日在上甘岭一役,云弟以燕云十八式击败了我,这次自然不用惧怕!”想到这里,他也没有担心太多。只是虽然如此,但燕山派是燕家的祖业,林文利、柯镇南、二人是八杰之一,燕南天内心有些为他爷爷感到遗憾竟然收了这种土地,感觉燕云十八式他们不配修炼。心里这般想,于是步出几步,站在席间,说道:“哼!汉奸走狗!尔等也配使我燕山派的盖世神功?今日我要代替老盟主清理门户!”  灭唐法王双目半张半闭,见燕南天出座这么一站,当真是有若渊停岳峙,气势非凡,不由得暗暗吃惊:“这小子几年不见,当真是长进了许多!”  柯镇南本就不想与邵云交手,毕竟他曾经败给邵云过,而且还败得很惨!一听燕南天这样说,心中大喜,但作为长辈,还是想要屈辱他一番,当下哈哈一笑,说道:“哼哼!燕南天!燕剑论之孙,燕广德之子!当真是出生名门!好!很好!你有与我过招的资格!只是我还是很不屑与你交手!你与魔教魔头邵云虽是称兄道弟,但你却多番出卖兄弟!像你这等无耻之徒,和你交手,怕脏了我手!”他本就希望能与燕南天交手,这样说,只是想要屈辱他一番,孰料,却被人误以为他不敢与燕南天交手。  不过柯镇南的这番话倒也句句属实,燕南天这家伙的确是与邵云称兄道弟,却也多番出卖邵云,这时一时被柯镇南旧事重提,加上他本就拙于言辞,一时难以辩驳。竟说不出一句话。  群雄以为柯镇南是惧怕了燕南天,个个大声叫嚷起来:“有种就跟燕大侠较量,没胆子的就夹着尾巴走罢。你口口声声要如何如何!是驴子是马牵出来溜溜!”“燕大侠是老盟主的传人,若他都斗不过,还谈什么找老盟主较量?”  柯镇南仰天长笑,发笑时暗自运内力,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将群雄七嘴八舌的言语都压了下去,只震得大厅上的杯盘摇幌不定。群雄相顾失色,都想:“瞧不出这家伙只跟了灭唐一年的时间,居然有此厉害内功。”霎时间都静了下来。  柯镇南剑自己一阵狂笑,竟然令的全场哑声,朗声道:“哈哈哈哈!一群乌合之众!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原武林!”  群雄均知他是有意相激,定要挑邵云、燕南天二人出战,可是他说话如此狂妄,实是令人难忍。但此刻,在场之人,又有几人能与灭唐匹敌?若燕、邵二人双双出马对付他的两个土地,那到时,灭唐来一个牛头马嘴,谁又能匹敌他?众人喝骂声中,罗文长枪一摆,大踏步走到席间,道:“在下罗家枪新任传人,领教高招!”  柯镇南一撇嘴,狂笑着回首看向灭唐道:“呵呵!师傅!看来长安那唐童的话,当真是在放屁啊!说什么武人武治!哈哈哈!可笑!当真可笑!”  李世民贞观之治中推行一国两制、武人武人武治,虽然表面上看来,朝廷似乎已经将武林抛开一边,但事实上,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武林中人个个对这个政策也是极为赞同,他们平日里对黎民对国家,可谓是匹夫有责,而朝廷也自然不会真的不理会江湖之事,罗家代表朝廷与武林的接驳处,自然要淌这趟浑水,谁都知道场中武艺最高时灭唐,次之是邵云、燕南天、以及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也只有他四人最有机会击退灭唐,若是灭唐耍赖,分回合比试,那邵云、燕南天二人第一回合是胜券在握、可要是等到灭唐亲自出马时,谁来迎战?  罗文的武功本已颇为精湛,罗家枪法虽未学全,但终究已使他原来武功加强不少威力,他也知道不能让邵云、燕南天二人打头阵。  柯镇南只求不与邵云过招,其余谁都不在话下,当即抱拳躬身,说道:“好!久闻罗家枪法当世无双。今日有幸讨教几招,再好也没有了。”  罗文出战虽然是罗通的主意,但罗通却也暗暗着急,一面想着罗文的安危,一面又想到武功深不可测的灭唐,为今之计,也只有让他先斗上一阵再说。  罗敏庄见罗文要用罗家枪法出战,自然高兴得很,当下指挥家丁,挪开酒席,在大厅上空出七八张桌子的地位来,更添红烛,将厅中心照耀得白昼相似。  柯镇南叫道:“请吧!”两个字刚出口,长剑出鞘,一阵剑风向罗文迎面扑去,罗文只觉剑风甚大。不敢接招,脚下一转,避了开来,柯镇南也不作停顿,“唰唰唰”又是三剑攻出,迳向罗文颈部、胸部、腹部攻去。  罗文平日里掌管燕云十八骑,擅长于马背作战,自从习了罗家枪法,才开始徒步作战,但见他长枪扬起,竟不理会柯镇南的强攻,只嗡嗡耍着长枪,所谓枪挑一条线,他这条线直将柯镇南*在数尺开外,近不得身,柯镇南几番强攻都不得手,这罗家法当真巧妙异常,枪路全在旁人万难料到之处,柯镇南轻跃相避,哪知道罗文手中长枪犹如游龙戏凤,不但将自己的招式一一化解开,枪头一阵天旋地转后,竟已击中他的肩部。他一个踉跄,跃出三步,这才不致跌倒。  旁观群雄齐声喝采。  再拆得十余招,罗文枪法散乱,柯镇南却越斗越精神,邵云对枪路也算熟悉,每招他都看得清楚,不由得暗暗皱眉。  再往下看。罗文明显落了下风,好几枪挑出,却被柯镇南轻易架开,正打出一招暴雨梨花,却忘记如何出招,枪头稍一停顿,柯镇南反手一抓,已将罗文长枪抓在手里,当下再没顾虑,回手一带,跟着又横扫一腿,嘭一声,罗文被柯镇南一脚正中胸膛,一口鲜血喷出,向前直摔下去。  柯镇南更不留手,抢步上前,举剑便刺,邵云正待出手相救,燕南天距离最近,抢先上前,一招架开。  便在这时,已有华文、华武二人上前,将罗文扶起。  柯镇南双手横持那杆长枪,洋洋得意,说道:“罗家枪法!当世无双!哈哈哈!不过尔耳!”他有意要折辱中原武林相助朝廷抵抗突厥人的声势,双手拿住枪杆两端,便要将竹棒折为两截。  便在这时,燕南天已经呼啸而至,不待柯镇南反应,照头一拳,随即便将长枪夺回。  柯镇南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燕南天一拳打得鼻青脸肿,摇晃了一下,蒙着鼻子道:“你这斯好生无礼,竟然偷袭?说好不大鼻子的嘛!”  燕南天这一拳、出手够快、够狠够准,打得柯镇南措手不及,他这一拳虽看似平凡无奇,但这一招变幻莫测,出拳时百发百中,再强的高手也闪避不及。  堂上堂下群雄采声大起,燕南天忙上前查看罗文伤势,将罗家枪倚在身旁,留着柯镇南站在当地,甚是狼狈。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