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九十回 霸王看戏,弹唱说拉姬起舞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055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邵云见罗家枪法交接完毕,心中暗暗遗憾,心道若是罗通能长命百岁,这罗家枪法定然能在唐军中得到普及,正思间,忽见一个老者跃上台阶,众人看去,却是崆峒派掌门班昆,班昆曾是武林的佼佼者,其道行、与老盟主燕剑论只在伯仲之间,与燕剑论更是要好知己,正因为他二人的关系,又由于武林中近几年所发生之事,多数围绕燕山派发生,班昆不好插手,就导致了近几年在江湖中少有他的足迹,只听他大声说道:“燕剑论、燕老盟主有令,命我传达。”  众人听了,登时齐声欢呼。自从十二年前,邵云之父死后,他便一直闭关不出,众人十多年未得老盟主消息,常自叨念,这下忽然听说他有号令到来,个个欣喜若狂。众人自然激动,呼声盖地,当真是声振天地。呼声此伏彼起,良久方止。  邵云见群豪人人激动,心想:“师公当真是深得人心,即便是隐退了十数年,江湖众人依旧这般挂念,大丈夫处世能混到师公这般境界,当真不易。只是师公他老人家隐退了十数年,一直闭关不出,我又何何尝不想见他老人家一面?”  正想起身打听一下师公的消息,转念心道,此番人数众多,又且能容得自己耽误大家时间?我若开口询问师公的消息,定然会中七嘴八舌,势必乱成一团,这又不是好事,何必扫他们的兴?”  只听那班昆说道:“两年前,我在大屿山遇见燕老盟主,当时我陪着他老人家喝了一顿酒。他老人家身子依旧健朗,吃的睡的,众位默许挂怀!”  群豪又是大声欢叫,夹杂着不少笑声。那班昆接着道:“老盟主说当年他决意闭关后,其实只闭关了三个月,便就下山了,这些年来,他周游关内外,杀了不少祸国殃民的狗官恶霸,更数次击退倭寇。他还说,他的弟子林文利已经脱离了燕山派,投靠了突厥人,奉了突厥可汗吉利可汗之命,在中原各地已经安插了不少细作,他要我等留意清除!”  华山派掌门风宁浩站起身来,说道:“那林文利投靠了突厥人,必定是灭唐法王了,呵呵当真可笑,他那养子林保怡本就与他反目,如今却又共事突厥部,那林保怡前一阵好生猖獗,只是行踪飘忽,我华山派早已经派出许多弟子四处找寻,但却始终找他们不到。近来却突然不知去向,定然是给老盟主出手除了。”燕山派弟子听此言,与观礼的群豪纷纷鼓掌。  邵云心下黯然:“这林文利、林保怡二人是燕山派的耻辱,师公他老人家看不过去,清理门户,亦属正常,只是上次在上甘岭一役,大家都见过林保怡,那时他的身份尚未暴露,假意投在点苍派门下,还在陈法拉的协助下,修炼了降龙十八掌,如此看来,想必是最近的事情了。”  班昆又道:“老盟主说:方今我大唐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突厥人狼子野心、频繁向我大唐亮肌肉,试图蚕食我大唐天下,但凡我大唐武林同道之人,都务须心存忠义,誓死杀敌,力御外侮。”  群雄齐声答应,神情极是激昂。班昆道:“朝廷政事繁多,如今突厥人不日便要挥军南下,突厥人生性凶残,我大唐地域无疆,短时间要集结兵马对付突厥人,那是办不到的。眼下外患日深,人人都要存着个捐躯报国之心,燕老盟主命我勉励众位好兄弟,要牢牢记住‘保家卫国’四字。”群豪轰然而应,齐声高呼:“誓死尊从燕老盟主的教训。”  邵云自幼失教,这些年来,浪荡江湖虽然大字是识得了许多,但却不知“保家卫国”四字有何等重大干系,只是见群雄正义凛然,不禁大有所感,觉得自己一心想要归于平凡,不愿插手江湖,却不知这样便是于汉人,于天下人的不负责任,空有一生好本领,与自甘堕落一般无二,如此想来,倒是自己的不是了。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罗家枪的交接仪式已经完成,到得未时,罗家庄内内外外。正厅、前厅、后厅、厢厅、花厅各处一共开了三四百席,天下成名的英雄豪杰倒有一大半赴宴。这英雄大宴是数十年中难得一次的盛举,罗家装是代表朝廷与武林接触的外交部,又加上罗通此人向来喜好结交英豪,自然有这份人缘,但倘若不是因为这些,决计难以邀到这许多武林英豪。  罗通、罗文、秦怀玉、武安国、邵云、燕南天、昭阳、静罗、铁扇。德善、文成、四位公主、以及武媚娘、罗敏庄、等重要人物尽皆陪伴主宾,位于正厅。  主位是罗通、次之便是邵云、再次之是燕南天,罗敏庄与武氏兄弟反而坐得甚远。  罗敏庄此刻衣服大家闺秀、贤良淑德的模样安然坐着,与武氏兄弟也极少言语,罗敏庄暗自有些奇怪,心想:“平日都是我坐在哥哥旁边的,今天怎么将他安排旁边?”突然转念一想,不由得心中一凉:“啊哟不好,我跟哥哥说过倾慕邵云那家伙,静罗和秦怀玉又与哥哥商议过将自己许配与邵云的事,莫非他们真的要在这里说与大家知道?”她越想越怕,想到哥哥明里暗里的称赞邵云,莫不是?、、、、、、?  她斜眼望着邵云,又是担心,又是气愤,心想:“我只说过倾慕于你,可没说过要嫁给你啊”罗敏庄少女怀春,邵云在江湖上的英雄事迹早有所闻,但见了邵云,见邵云对自己爱理不理,不像华文、华武那般讨人欢心,自然有些后悔自己曾经对罗通说过的一句话“我要嫁也只嫁像邵云那样的少年英雄!”想到这里,忍不住要哭了出来。  武华文恰好在此时说道:“哼!你看看姓邵的那家伙也不害躁!人家说,他可是魔教后人,此番是我中原各派的英雄大会,他魔教地处塞外,哼!他算是那一门子的英雄?也敢坐在这里!”  罗敏庄心中乱七八糟,没有好气的道:“这又与你何干啊!少说两句!”  华文、华武二人以前经常听罗敏庄在自己面前说邵云如何少年才俊,又如何武功了得,原本就心存妒忌之心,后又在营帐中听到罗通说要将罗敏庄许配于他,更加把邵云当做情敌看待。  ,兄弟二人互看了一眼。心想:“我何不羞辱他一番?教他当众出丑一番!罗家可是朝廷的外交部,向来体面惯了,他要是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了脸,罗家又且会将掌上明珠嫁给他?”他两人适才跟父亲学了大力金刚拳,正好一试。  华武暗地向华文使了个眼色,华文便站起身来,满满斟了两杯酒,走到邵云身旁,说道:“呵呵!邵英雄!哦不是!是邵教主才对!我真是很佩服你啊!你呢!本来出生名门,可有不幸爹娘早逝,你无依无靠流落江湖,还做了魔、、、圣教的教主!嘿嘿着实厉害得很啊!来!我敬你一杯。”  邵云见华文走近之时,虽故作醉酒之态,但很明显是在做样子,心想:“他过来敬酒,其中定然有诈。但说在酒中下

毒,难道酒中有毒?可是当做天下英雄的面,料他也不敢。”于是站起接过酒来,说道:“多谢。”随即一饮而尽。就在此时,华文突然伸出右手拳,往他胸部打去。他将身子挡住了旁人眼光,旁人自然是毫不察觉。他这一拳是刚刚从武安国手中习得的大力金刚拳,俗称武大郎烧饼。倘若敌方全无防备,定会重伤。  邵云早就在全神提防,岂能中此暗算?其实即是对方出其不意的突施偷袭,以他此时武功,也决不能着了道儿。邵云原本打算让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受点教训,但随即暗想:“你虽和我过不去,但这里毕竟是罗家,又加上你是武大将军的儿子,我也不来跟你一般见识。”当下暗运内功,丹田内迅速涌出一股强劲的内力。他暗自将这股内力停在胸膛。  华文一拳打下后,见邵云只是微微一笑,坐回原位,竟是半点不动声色,心中好生奇怪,回到自己席上,低声道:“哥哥,我打了他一拳,那小子完全没有反应!莫非武大郎烧饼白练了?”  华武道:“白练?我看是你功夫不到家吧!”  罗敏庄小嘴一撅,不屑道:“我还道武大郎烧饼有多了不起的呢,哼!瞧来也没甚么用。”她得知武氏兄弟学了大力金刚拳,而她自己又不会,虽说二人日后必定传她,心中却已不乐意了。  华武见状,在华文头上一拍,霍地站起身来,也斟了两杯酒,走到邵云身前,说道:“邵英雄!来小弟也敬你一杯!”  邵云心中暗笑:“呵呵!又来一个不怕死的,刚才失败了,你又来?看看你又有甚么高招?”右手手接过酒杯,笑道:“多谢。”  便在此时,华武右臂倏出,袍袖带风,一拳打来。邵云见他来势凶狠,如若不留神,只怕抵挡不住,当下不再运气抵挡,手臂下垂,将酒杯盖在胸膛之上。他这一下后发而先至,华武全然不觉,一拳打来正好打在酒杯上。他这一拳也是力大无穷,完全可以将酒杯震碎,但此刻邵云已经将内功加了几分在酒杯之上,华武自然不能将酒杯击碎,邵云顺势将酒杯赛在华武手中,笑道:“回敬你!。”  华武力气不如邵云大,被邵云硬灌了进去,他提起手来,只见右手拳头瞬间肿了起来,汁水淋漓,甚是狼狈,狠狠向邵云瞪了一眼,回入座中。  罗敏庄见他右手仲得厉害,青一块紫一块,很是奇怪,问道:“呵呵!砂锅那么大的拳头!你怎么练得?难道这就是武大郎烧饼?”华武羞愧难当,无言以对。  正狼狈间,只见罗家枪新任传人,罗文举着酒杯,站了起来。  他举杯向群雄敬了一杯酒,朗声说道:“各位英雄!我代表朝廷多谢各位!我大唐虽然锅里强盛,但地域广阔,短时间要聚集天下兵马,恐怕也属难事,燕老盟主传来号令,言道突厥人不日便会挥军南下,他老人家命江湖各帮派,齐心协力,共抗外侮。现下天下英雄尽皆会集于此,人人心怀忠义,咱们须得商量一个妙策,”他说了这几句话后,群雄纷纷起立,你一言我一语,都是赞同之意。此日来赴英雄宴之人多数都是血性汉子,眼见突厥人出兵在即,大祸迫在眉睫,早就深自忧心,有人提起此事,忠义豪杰自是乐意响应。  但见武当荣光道长站起身来,说道:“今日到此之人,无不抱着精忠报国之心!只是我等都是江湖游侠儿!完全不能与朝廷大军配合到一处,今日群雄在此,大伙儿便推举一位德高望重、人人心服的豪杰出来,由他领头,众人齐奉号令。如此也好为我大唐出一份力!”群雄一齐喝采,早有人叫了起来:“就由你老人家领头好啦!”“那自然是少林的空林大师了!”  荣光哈哈笑道:“我和老和尚都老了!江湖武林高手众多,三山五岳,莫不推崇燕山派,燕剑论老盟主,只是他老人家独来独往,实在难以找寻!但方今事态,还请各位务必要推举出一位才是,不然就只有继续找寻燕老盟主他老人家了!”  燕剑论是昔日的武林盟主,中原武林与圣鹰教一战,他便是群雄之首,他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当真是众望所归,群雄一齐鼓掌,再无异议。  人丛中又是一名丐帮弟子说道:“燕老盟主来做领头人,大家自然乐意,除他老人家之外,又有那一个能担当得了这个大任?”  只听荣光道:“可是燕老盟主他老人家,向来行踪不定,飘忽无踪,我等又能上哪里找到他?”群雄心想:“这话倒也说得是。”  荣光摇了摇头道:“罢了!老盟主仙迹,又岂是我等能找得到的?我看大家还是尽快推选领头人吧!”  喝采鼓掌声中,有人叫道:“那便是班坤掌门了!”又有人叫道:“还是燕南天最好。”有人道:“还是安东大将军,邵云最为适宜,他乃是高句丽一国之主、足智多谋,又是燕老盟主的徒孙,我推举他。”  又有人道:“就是此间罗通!罗庄主。”更有人叫:“张三、李四、、、、、、。”一时众论纷耘。  正乱间,厅口快步进来几人,众人看去、却是林保怡、柯镇南、普京、铁木真、四人。  邵云见他们四人神色极为嚣张,心道:“做了突厥人的走狗还这么嚣张?”  那四人刚一进厅,只听得大门外鼓角大作,接着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击磐之声。秦怀玉叫道:“是突厥人!大家小心!”说着招过亲卫,一副准备战斗的模样。  罗通却冷静的一摆手,道:“大家冷静!两国交兵!不杀来使!来呀!迎接远来的客人!”  堂上群雄本就在议论,突然间见了这许多人闯进厅来,都是微感诧异,但均想此辈定是来赴英雄宴的人物,或许是江湖后起的帮派,也说不定,也就不以为意。  罗通、秦怀玉、邵云、武安国、武媚娘、燕南天等人起身迎了上去,林保怡、柯镇南二人邵云都见过,也较量过,知道对方深浅,也不去惧他。只是普京、铁木真二人双目圆睁,想必是个行家里手,但从对方呼吸的气息来看,内功修为应该不算高,邵云一眼打量完四人后,心中放心了许多。  便在这时,只见这四人分站两旁,中间走进一个身披灯草、极高极瘦、身形犹如飘渺一般的汉子,冲着他那张丑陋的脸,邵云一眼就认了出来,他便是号称突厥部落第一勇士的灭唐法王!仔细打量了一番灭唐的那张臭脸,邵云从心里鄙视他,心道:“好好的家族生意不去打理,却要跑去练什么变态的绝世神功!呵呵!想必是如传闻中所说,但凡练了《无双谱》的人都会喜欢被人略带,喜欢受皮肉之苦,才在脸上留下的伤疤吧!”  罗通与秦怀玉互望了一眼,罗通曾经与灭唐交过手,自然识得灭唐,两人暗中提防,同时躬身施礼。罗通说道:“突厥国师光临寒舍,有失远迎,就请入座喝上几杯。”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