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八 罗通少白邀月游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6919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兄弟等人听了这几句话,无不大惊。几人都知道自己是皇帝的应梦贤臣,皇帝多少会拉拢自己一些,这很正常,但万万想不到罗通竟然会为了帮皇帝拉拢自己,而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邵云。而罗敏庄听了这些话,脸上也是尴尬无比,她是对这邵云有一丝丝意思,不然也不会再邵云刚到就亲自迎接,这几句话与各人都有莫大干系,四人自是都凝神倾听,四颗心一齐怦怦乱跳。  只听罗通道:“邵云本来就出生名门,他父亲可是燕山派的八杰之中最为出色的一杰。只是造化弄人,他父亲邵剑英当年为同门所害,以至于邵云自小就没了爹娘,流落江湖这么多年,又误交辽东草寇,才做了圣鹰教教主,但若不是这样,皇上也不会赐他安东大将军、高句丽王一职啊!”  秦怀玉叹了口气,道:“皇上赐他王位,也是怕他在辽东势力大了,就不好控制了,希望这邵云不要有什么不轨之心才好!”  邵云对自己身世与经历,向来不对他人提起,他爷爷是圣鹰教的前任教主,师公在很多年前,帅中原门派围剿圣鹰教总坛上甘岭,回来的路途上捡回他的父亲邵剑英,也就这样,他父亲邵剑英在燕山派长大成人,而邵云自然也是在燕山派出生,自此、、、他邵家便成了正派中人,当年武林大会,他父亲邵剑英被同门所害,自己被圣鹰教右使屠天域所救,自此邵云便流落江湖,由于害怕自己的生世引起动荡,邵云自来也极少向人提起,此时听罗通、秦怀玉、静罗三人说起,登时如遭雷轰电掣,全身发颤,脸如死灰。  罗敏庄斜眼瞧了他一眼,见他如此神色,不由得心中害怕,又见邵云脸色怪异,不由得担心他突然糊里糊涂死去。  罗通、静罗、与秦怀玉背向帐篷,并肩坐在一块岩石之上。静罗轻抚罗通手背,温言道:  “自从你上次被灭唐打了一掌后,最近身子大不如前,你也不要太过*劳了,眼看出征在即,你须得好生调养才是!”  罗敏庄大惊,心道:“原来上次哥哥与突厥国师交手,哥哥竟然被打败了?我一直以为哥哥回来了,就是赢了。哥哥被打伤了?怎么又不跟我说?”  罗通道:“出征之事,我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倒是敏庄的终身,好教我放心不下。”言语中也是满怀感伤,仿佛临终之人讲述遗言一般。  静罗道:“既然敏庄也对他有意,不妨就让他们发展一下吧。我瞧邵云此人也是极聪明的,昭阳也跟我说起过,将来让他在父皇身边效力,也不怕敏庄受苦不是?”  邵云此时才知大家原来与都有意撮合自己与这丫头,只是这里面又好像不止是撮合这么简单,一些事罗通对她妹妹的关怀,一些又是为防备自己在辽东做大,不好控制,所以帮皇上拉拢自己,这简单的对话,在邵云看来,可谓是暗藏波涛,心中惊异,几欲先走。  秦怀玉叹道:“我就是怕他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整日与那辽东草莽在一起。我还是担心啊,盼他将来能安心留在朝中,为国分忧,成为一个深明大义、正正*的好男儿,纵使他毫无半点功名,咱们将敏庄许配与他,也是心满意足的了。”  罗通道:“怀玉哥!你向来都比我稳重,事事想得比我周全,可是、、、、、、,”  秦怀玉见罗通直说一半,追问道:“可是什么?”  罗通叹气道:“可是敏庄的脾气,你也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脾气,她对邵云倾心,本就是怀着少女对英雄的崇拜,再说她自己本就有这样的一身武功,要她终身守着一个于国于民、都毫无建树的文弱书生,你说不委屈她么?  她会甘心?你说她还会像之前那样,尊重邵云么?我瞧啊,这样的夫妻定然难以和顺。”  静罗笑道:“呵呵!看你说得,照你这么说、、、夫妻间,谁武功好就应该听谁的?呵呵!那以后我不得给怀玉欺负死啊!”  秦怀玉笑道:“那是!那是!好,来来来!静罗公主!那下臣就得先领教一下公主高招咯”  “去!什么时候学会耍贫嘴了?什么时候说过要嫁你了?”说着在秦怀玉肩上拍了一拍,轻笑着不语。  过了一会,罗通却皱眉道:“唉,这件事说来却是为难得很啊,就算邵云的事暂且搁在一旁,可是、、、可是那华文、华武、两兄弟又如何是好?他两兄弟自小就与敏庄青梅竹马,我担心啊!”  帐外罗通三人的话语,每一句都围绕着帐内邵云四人转,仿似知道他四人在帐内,故意这般一样,罗敏庄和华文、华武两兄弟三人之心自然大跳特跳。邵云虽然完全不在意,却也仔细听着,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只听秦怀玉叹了一声,活动了一番筋骨,最后才道:“这福气本事同林鸟,难道当前各自飞,所谓患难见真情,不到最后,当真看不出睡好!”秦怀玉说着说着,又坐了下来,说道:“哎!我说罗通!你也别太担心!敏庄还小,十八岁还没到呢!你这哥哥就这么着急的要把她嫁出去!过几年再说也不算迟,说不定到那时一切自有妥善安排,全不用你我的*心。”  秦怀玉这话说得轻松,其实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罗通自从被灭唐打伤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皇上每日派宫中最好的御医医治,也是毫无半点见效,静罗也在一旁故意将气氛调了调,她也知道在这样下去,罗通怕是熬不了多久了,罗通这么关心他妹妹罗敏庄,那完全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时日不多了,静罗嬉笑了一声道:“罗通!我知道你关心敏庄妹妹!你的心思我都明白!我大唐这次与突厥人交兵,突厥人的骑兵远远胜出我大唐的实力,你这般加紧训练你的士兵,一是想要击败突厥人,保我大唐安宁,二是想要用最后的时间博取最大的功劳,好让你罗家有个依仗!”  罗通被静罗一句话说中心事,脸色一阵怪异,分不清是红是白,静罗继续道:“你放心吧!我已经派出大量人员下江南寻访名医去了!这宫里的御医医治不好你,不一定民间的郎中没用啊!你教导士兵罗家枪法是应该的,但可别太费神了,这几日我总觉你气息纷乱,有些担心。你呀别太灰心啊!敏庄的事情,我找时间与邵云他谈谈。”  秦怀玉也道:“是啊!罗通!你别太灰心,也别太担心,静罗已经派了许多人到各地寻访名医了,再说了!就算你、、、、、、就算你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有我和静罗在,你都不用担心!”  说道这里,有侍女来报。称:文成、昭阳两位公主已经到罗家了,请静罗公主一见,静罗与秦怀玉二人起身拜别,回罗家了。  秦怀玉、静罗二人走后,邵云、罗敏庄、依旧躲在帐内,但见罗通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呼吸声渐强,就连帐内的邵云也依稀能听到他那急促的哮喘,但见他坐在大石上,调匀一会呼吸,才招呼过来一员副将,二人叨咕了两句,便又向前方士兵*练的校场行去,罗敏庄、华文、华武三人内功、与邵云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自然不能听到罗通那狰狞的呼吸,等罗通与那名副将行远后,华武提议到另外一个近些的营帐,可以看得更清楚些,几人摸索着来到这座离演武场最近的帐内,划破一个小洞,但见所有*练的士兵已经做到一旁休息区了,只有燕云十八骑中的罗文在罗通身前演练,看样子罗通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将罗家枪法传到罗文手中,这时罗文已将七十二路罗家枪法法尽数学全,只是如何使用却未领会诀窍。  罗通一手护着胸前,耐着性子,一路路的详加解释。  那罗家枪法的招数固然奥妙,而诀窍心法尤其神妙无比,否则区区一赶长枪怎能成为大唐第一枪?邵云在帐内细看这些招数,也感觉身为奥妙,以邵云如此厉害的武功,竟要苦苦思索,方能拆解得一招半式?罗通已花了将近两个月工夫,才将招数传授给了罗文,此时再把枪诀和变化心法念了几遍,叫他牢牢记住,说到融会贯通,那是要瞧各人的资质与悟性了,却不是师父所能传授得了的。  邵云在埋剑山庄研究过杨家枪,对于枪路自然熟悉,只是罗敏庄与华文、华武兄弟不懂枪法,只听得索然无味,甚么“挑一线”如何如何,“绕半圈”  又怎样怎样,第七十招变怎样转为第七十一招,而第七十一招又如何演为第七十二招。  三人听了半天,仍是没有听懂半句,觉得无趣得很,三人几次要想溜出帐外,但营帐离演武场太近。怕被罗通发觉,只盼他尽快说完口诀,与罗文一齐走开。那知罗通预定今日在英雄大宴之前,宣布罗家枪法传人,预定此时将枪法口诀一齐传完,倘若他无法领会,宁可日后慢慢再教,总之无论如何也是要在各路英雄到来之前教会,因此说了将近一个时辰还没说完。偏偏罗文又领悟不过来,罗通虽然着急,但他也知道,一时之间以罗文的资质,那里记得了这许多招式口诀?虽然他有想过等邵云与敏庄的事定下来后,将枪法传与邵云,但邵云的武艺他是见识过的,料想邵云这般江湖游侠儿不会愿意习罗家枪法,再者就是他怕时间不够,无奈之下,只有选择了罗文。  但罗通反来覆去说了一遍又一遍,罗文却总是难以记得周全。  罗通七岁习武,八岁开始练罗家枪法,练到现在二十刚出头,才有了这番造诣,对于罗文的资质迟钝,虽

然有些感到无奈,但这也不能完全怪资质的问题,加之罗文记性不太好,他倒也并不责备。最头疼的是,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必须在自己倒下之前,将罗家枪法传与罗文,否则也可以慢慢来,如此可省去不少心力了。  当日在埋剑山庄,杨堂拿出吕布与赵云的比武招式,以及杨家枪谱,这些招式邵云只看了一遍便已经牢记心中,只是杨家枪法却像罗家枪法这般,有这么多繁琐的口诀心法,此时邵云在帐内听了罗通说的一些心法口诀后,对于杨家枪法中的一些难题也得到了解决,他天资高出罗文百倍,只听到第一遍,早已一字不漏的记住,罗文却兀自颠三倒四、吱吱呜呜的背不清楚。  罗通见教了半天,罗文依旧毫无进展,颇感疲累,倚在石上休息,合眼养了一会神,叫道:“敏庄!华文!华武!你们还没看够?快出来吧!”  罗敏庄、邵云、等四人大吃一惊,都想:“怎么他不动声色,原来早已经知道了!”罗敏庄笑道:  “哥哥,你真有本事,甚么都满不过你。”说着朝帐外行去,邵云听罗通只叫了他三人的名字,并未提及自己,莫非他没有发现我?这次留在罗家做客,却出现偷窥别人练武,实在是丢脸丢大了,是出去还是不出去?  罗通哼了声道:“凭你们这点功夫,也想瞒天过海?若是连你们几个小贼也知觉不了,那哥哥我平日领军打仗,只怕过不了半天就中敌人埋伏了。”罗马,罗敏庄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但自恃哥哥向来都疼爱自己,想来不会要自己难堪,也不怕他责骂,笑道:“哥哥,我拉了他们三个来,想要瞧瞧威震天下的罗家枪法啊!您别忘了!我、、、、、、!我也是罗家的人,我姓罗啊!哼!那知道罗文这厮、、、使的一点也不好看。!”随即一转语气,拉着罗文的臂膀,仿似撒娇般道:“哥哥,倒不如!你使给我们瞧瞧?”  罗通脱开罗敏庄的双手一笑,从罗文手中接过长枪,去了枪头道:“好,要我出招也行!那你小心了!被打中了,可不能哭鼻子!”  罗敏庄右手一探,在鼻子上一擦,笑道:“呵呵!我是大人了!自然不会哭鼻子!”  罗文摇头笑道:“好一个大人!看招!”  罗敏庄全神留心下盘,只待枪杆袭来,立即上跃,好教他一杆落。罗通枪杆一幌,罗敏庄急忙跃起,双足离地半尺,刚好被枪杆一绊,轻轻巧巧的便将她绊倒了。罗敏庄甩了甩尘土,跳起身来,大叫:“我不来,我不来。那是我出错招了,这个不算!再来过!。”  罗通笑道:“好罢,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次可不能耍赖!”  罗敏庄心想:“适才我跳跃起来,却被轻易绊倒,所谓脚出三分险嘛!”随即摆个马步,稳稳站着,转念一想,“还是保险起见!、、、、、、”说道:“华文、华武!你两个在我旁边,也摆马步。”华文、华武兄弟二人依言站稳。罗敏庄伸出手臂与二人手臂相勾,合三人之力,当真是稳若泰山,说道:“嘿嘿!人多力量大!哥哥,我不怕你啦,来吧!”  罗通微微一笑,挥枪往三人脸上横扫过去,势挟劲风,甚是峻急。  三人连忙仰后相避,这么一来,下盘扎的马步自然松了。罗通枪杆回带,顺势往三人脚下掠去,三人立足不稳,同时扑地跌倒。总算三人也还会点三脚猫功夫,上身微一沾地,立即跃起。不算太狼狈。  罗敏庄叫道:“哎呀哥哥,你这个仍是骗人的玩意儿,你声东击西,明明打下盘,却又、、、、、、我不来。这次依旧不能算”  罗通笑道:“哼哼!废话多过文化!武学之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你说我这是个骗人的玩竟儿,那不错,武功之中,十成中九成是骗人的玩意儿,只要能把高手骗倒,那就是胜了。”  这几句话虽然简单的平凡,但却道出了武学的真谛,只把邵云听得暗暗点头,凝思罗通所述的罗家枪法,与外公所传的杨家枪谱上所说的招数一加比对,虽然大有出入,加上邵云本就是用剑之人,对于这枪法枪路又不甚了解,这次来长安,虽然将龙吟枪拆卸了下来,此时就装在行囊内,但那般长兵器,想来也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使用,一想到这杨、罗两家的枪法枪路,当真是奥妙无穷。而罗敏庄三人虽然懂了罗通这几句话,却未悟到其中妙旨。  同声道:“那听哥哥!你这么说!我们的罗家枪法的威武、、、也只是骗人的咯!”  罗通又道:“哼!虚虚实实,虚则是实则虚,又岂是你们能领悟?我罗家枪法!是武林中最特异的功夫,卓然自成一家,不像其他江湖门派的功夫。罗家枪法不论是日常比斗、还是战场厮杀都各成一格,单学招数,若是不明口诀,那是一点无用。凭你绝顶聪明,只怕也难以自创一句口诀,以之与招数相配。但若知道了口诀,非我亲传招数,也只记得口诀而已,因此不怕你们偷听。若是我传授别种武功,未得我的允准,以后可万万不能偷听偷学,知道了么?”  罗敏庄吐了吐舌头,连声答应,笑道:“呵呵哥哥!你的功夫我何必偷学?难道你还有不肯教我的么?”  罗通用枪杆在她臀上轻轻一拍,笑道:“小儿无赖,跟华文、华武回去吧!”  随即又拉过罗文道:“罗文!你慢慢去想罢,一时记不全,日后再教你。”罗文与罗敏庄、华文、华武、四人别了罗通,自回罗家庄去,只留下罗通站在演武场。  待得四人走远,罗通才清了清嗓子道:“帐内的高人请现身一见吧!”  邵云躲在帐内,本来以为罗通没有发现自己,料想罗敏庄不会说出来,此刻罗通突然这般喊话,心中怦怦而跳,生怕罗通误会他偷学罗家枪法,要发难与自己。战战兢兢的从帐内行了出来。  罗通见是邵云,也是一惊,甩手摇头道:“难怪我一直没有发觉,原来是邵将军!”  邵云有些忐忑的道:“失礼了!在下冒昧,实在、、、、、、!还请罗将军不要误会!”邵云平日里,在辽东与圣鹰教中人相处惯了,哪里说过这许多的客气话,此刻说来,却也深感别扭。  罗通自然明白他所说的“不要误会是什么意思,心里更加明白邵云不过是被自己那淘气的小妹一起拉来的,要说武艺,他邵云、堂堂的安东大将军,何用偷窥我罗家枪法?当日在上甘岭一役,邵云以一人之力,力战中原各派,以及辽东各部首领,那份功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当下抱拳还礼道:“哪里哪里!我那小妹年纪上幼,得罪了!”  邵云见罗通没有误会自己,心下也放心了不少,但脸色却不能很快恢复过来,罗通见他神色惊疑不定,拉过邵云,叫他坐在身边,沉道:“邵兄弟!你有很多事,我都不明白,若是问你,料你也不肯说。不过却又想问”顿了顿,干脆将拳头在膝盖上一拍,又道:“你的经历!我也查实过了!当年在燕山,你的师叔伯们重伤你父母,本意是为了夺取掌门一职,那知却累你吃了许多苦头。但如若不是这样,你也不能成为今日的安东大将军不是?”  邵云心中好笑:“我何时稀罕过这个安东大将军,什么高句丽王?”邵云心中这样想,但转念一想到、刚才秦怀玉、静罗、说起罗通伤势、、、不由得点了点头,表示继续听下去。  罗通将双手盖在脸上,来回抹了抹叹气道:“皇上待我罗家有恩!这份恩情,我自然要尽力报答,只是、、、你是皇上的应梦贤臣,其实皇上他对你有个极大的心愿,、、、、你处身辽东圣教,江湖中人均称之为魔教,儿教主、、、自然便是魔头了,儿你也是阴差阳错做了这个魔头,皇上他深明大义,封你为安东大将军,赐高句丽王,一是好安定辽东局势,二是望你将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如若有机会、、、我定当尽力助你成就功名,以成全他的心愿。好吗?”  邵云与罗通之前也有过几次照面,但却不算什么深交,自己明明比他大上好几岁,但听他语气、、、、、、从未听罗通用这般诚恳的话语对自己说话,言语中又似怜惜,又似临终遗言一般,罗通此人,邵云虽然只是见过几次,但在埋剑山庄之时,邵云已经对他有所了解,可谓是世代公侯,其祖父罗艺、亲父罗成、等人无一不是响*的大人物,就是他罗通,出生将门,这才二十出头,也是威名在外,如此想来,他罗家一点也不落后于杨家的“自震至彪,四世太尉”一说,”而刚才听他与静罗公主的谈话,像是罗通离大限不远了,想到此等人物面临苦难,邵云心下也是难过,再看罗通那张脸,只见他眼中充满着怜爱之情,不由得大是感动,胸口热血上涌。  罗通拍着邵云的肩膀,沉声说道:“邵兄弟,我甚么也不用瞒你。我自知时日不多,我那妹子早就对你芳心暗许、、、还望兄弟你日后多家照应才是!”  这个消息,邵云刚才在帐内听过,当时是吓了一跳,但现在罗通的语气,就像是临终托孤一般,邵云也只得点头,便不作反对。  罗通继续道:“我以前、、、我以前和怀玉一样,对你很是排斥,因此一直不站同皇上启用你。但愿你以后能真心实意的为我大唐效力,上慰天子,下安黎明啊!”  邵云见罗通脸部枯黄的脸色,心下很是难忍。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