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六回 自震至彪,四世太尉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1071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邵云将苍井空、邝美云交托给了张恭后、便只身赶往埋剑山庄,一路马不停蹄的赶来,心下也是激动得很,他在世上无甚亲人,唯有埋剑山庄的外公和姨母了,来到埋剑山庄庄前。  埋剑山庄,那昔日的面貌已然不复光彩,毕竟现在的埋剑山庄的庄主是一个白发鬓鬓的老人了,自从庄主杨堂找回了外孙邵云后,便相继将当年夺来的武林各派秘籍尽数归还了各大门派,如今埋剑山庄自然是清静得很。  堂堂的前朝杨家后裔,如今却这般落魄,邵云看了看那已经退去了光彩的门户,心中也是感慨得很。推门进去,廓然开朗,十数名身穿红衣大褂的男男女女在院中往来奔波,各自忙碌着,院中也是一副喜庆之色。邵云不解,难道?、、、、、、“难道外公要做大寿?”  在院中转了几圈,却始终不见外公和姨母的身影,荡步来到客厅,见外公坐在塌椅上,正与姨母在商议着什么,见了外公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邵云心里暗骂自己不孝,好不容易与外公他老人家相聚了,自己却又不能守候在老人家身边,不过见到外公脸上挂着无以言表的笑容,邵云心下宽了许多。  在走近些,见姨母也是一身喜庆,笑得合不拢嘴,像是待嫁的姑娘般娇羞,、、、是了!姨母如今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相必是姨母要嫁人了。  天!旁边还站着八师叔段世冲,看他一身喜庆,想必姨母的新郎官便是他了吧!那以后岂不是亲上加亲?呵呵!该叫他师叔呢?还是叫姨丈?邵云知道师叔对姨母有意,自然也就想到了这一点,信步来到三人身后,没等三人回过身来,邵云已经跪在了杨堂榻椅前,“外公!”随即一头投在杨堂怀中,杨堂见了自己的外孙回来了,两年不见,自己的外孙更加的一表人才了,心下自然高兴,老人家一高兴,笑得合不拢嘴,不完整的老掉牙的牙齿就漏了出来。只是一味的道:“好!好!好!回来就好!”  良久,邵云才起身对着杨踏雪行礼,随即又对段世冲道:“师叔!那我现在该叫你师叔呢?还是叫姨丈?”  杨飘雪拍打着邵云道:“傻小子尽胡说!”  段世冲见了邵云又结实了,轮廓也更加清晰,越来越像他的父亲邵剑英,心下怎么不激动?喜道:“云儿!、、、、、、我!、、、你外公还等着你带你的海棠丫头回来完婚呢!你、、、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邵云道:“哦!我这次是要回长安带大唐出兵突厥部,所以没带她回来!”随即转身向杨堂道:“外公莫见怪,待孙儿归来!必定带她回来见你便是!”  杨堂道:“哼哼!你这小子!谁要见你那丫头了?外公要的是孙媳妇!和、、、和抱重孙!”  杨飘雪打趣道:“爹你真是心急啊!”  段世冲也拉着杨飘雪的双手,一副恩爱得羡煞旁人的道:“是啊!爹!你总得抱了孙子、才能抱重孙吧!”  杨堂呵呵道:“我孙子都这般大了!抱不动咯!”  邵云明白段世冲的意思,依偎在杨堂身边道:“外公!你弄错了!他说的呀!是、、、是我表弟啊!嘿嘿!不是我!”  “你有个表弟?”杨堂显然是得了轻微的老人痴呆,完全不会思考更多复杂的东西。  “表弟不就是姨母和姨丈的孩子咯!”邵云翻着白眼道。  杨飘雪又一次拍打着邵云道:“尽瞎说!”随即转身道:“好了!你们聊!我去准备饭菜!云儿你也很久没回来了!多与你外公聊聊!”邵云点头应声,心下却道:“不会吧!江湖人称踏雪无痕的玉面杀手,一个是自己的娘亲杨踏雪,一个就是眼前这位姨母杨飘雪了,可、、、可!可这看来姨母却哪里还像是个杀手啊!简直就是个熟妇嘛!”这下邵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堂堂踏雪无痕的娘亲、怎么会突然间嫁给了自己的老爹,成了个寻常女子。  “云儿!我听说!、、、你是什么皇帝的应梦贤臣啊?这是什么情况?”杨堂颤抖着声音道。  段世冲道:“是啊!云儿!这个我也不明白!”  邵云便又将事情弃起因后果,以及自己如何从南丫岛,被灭唐打下大海,又如何到了辽东上甘岭,如何解圣鹰教之围,如何被迫做了他们的教主,如何被李世民封为高句丽国王,等诸多事宜讲解了一番。  杨堂听后,叹息了一声道:“云儿啊!男儿处世,成就功名,自然是对的,只是、、、只是官场也有官场的凶险啊!你既然已经任命了安东大将军的职务,且还是皇帝钦点的高句丽国王,外公也就不劝你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才是!我杨家、邵家就得你这一根独苗啊!”随即又从侍女手中接过包囊,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支雪亮的枪头,以及两截银白色的枪杆。  邵云眼尖,一眼就看见枪头上刻着三个字‘龙吟枪’,这龙吟枪可是大有来头,据说是三国时期,蜀国上将赵云、赵子龙之物,“只是这赵将军的配枪,、、、又怎么会出现在外公手中?”邵云当下疑惑。  杨堂将三截枪头枪杆组合在一处,便坐在榻椅之上,枪杆一扫,来了招横扫千军如卷席,随即将它树立在一侧,这时,那三截枪杆却又成了足足比人还高出许寸的长物。  段世冲也是个见多识广之人,这龙吟枪虽然在江湖上失踪了数百年,但江湖传闻却从未间断过,也有不少有心之人四下寻访,希望得到如此神兵,更有许多虚荣之人,随便整一杆破铁枪,便当做龙吟枪来忽悠世人,或是为了作威作福,或是为了卖个好价钱。段世冲惊呼一声:“龙吟枪!怎么?、、、、、、!怎么会在父亲手上?”  邵云也是好奇得很,二人均是这般问道。  杨堂摇了摇头叹气道:“哎!此话说来就长咯!”喃喃吟道:“无敌温侯狂戟飞,  子龙枪神人更美;  古之恶来称典韦,  关公武圣高地位。  西凉马超沙场威,  盖世猛将推张飞;  强悍孙策霸王气,  许褚虎痴怕过谁?  太史力掀江东水,  甘宁原为锦帆贼;  黄忠老将出神箭,  张辽惊得敌胆碎。  大智神勇赞姜维,  庞德抬棺死不畏;”  邵云不解道:“外公!您这是在吟诗吗?您可真是好雅兴啊!哈哈!”  杨堂摇了摇头,随即道:“你们、、、!你们可听说过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黄许孙太两夏侯,二张徐庞甘周魏,枪神张绣和文颜,虽勇无奈命太悲,三国二十四名将,打末邓艾和姜维。这段民间童谣?”  邵云摇了摇头,随即又点头,段世冲拍着邵云双肩道:“哎!我说贤侄啊!你又点头!又摇头!你倒是知不知道啊?”  邵云道:“很是耳熟,偶对!听张恭说过!但又记不太清!”  段世冲道:“爹你快说吧!我们都很想知道呢!”  杨堂也不拐弯,朗声道:“这童谣中说的是三国时期二十四位名将的武艺排名、其排名是指吕布、赵云、典韦、关羽、马超、张飞、黄忠、许褚、孙策、太史慈、夏侯惇、夏侯渊、张辽、张合、徐晃、庞德、甘宁、周泰、魏延、张绣、文丑、颜良、此二十四人。!”  段世冲道:“哦!对!是!、、、是这个!不过、、民间却又有许多人说赵云的武艺不在吕布之下啊!只是可惜!在典籍中始终找不到他二人交手的记录!”  “张恭也是这样说的!”邵云插话道。  杨堂却道:“其实呢!他二人是有交过手的!”  “真的?”  杨堂欣慰的点了点头,又将龙吟枪横在身前,打量了一番,道:“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我杨家的一位先主了!”  “哦!杨家在三国时期也有记录吗?”邵云道。  杨堂道:“你们可知道‘杨彪’此人?”  段世冲拍手道:“至震至彪,四世太尉!杨彪!汉室忠臣熟人不知?字文先,东汉名臣,弘农华阴人,杨震之后,杨赐之子,世代忠杨彪像烈。任京兆尹时毅然处死巨宦王甫。献帝时为太尉,董卓欲迁都长安,百官无敢异议者,唯其力争,免官。卓死复为太尉,李郭之乱中尽节护主。后为曹*所忌,诬以大逆,孔融力救始免。后其子杨修为曹*所杀,闭门不仕十余年。杨彪至死仍自称汉臣,而曹丕登位后也并未为难他。礼遇汉老臣杨彪不夺其志”  “然也!正因为我杨家先主杨彪、乃是汉室忠臣,以至于那诸侯刘备麾下上将赵云,也对他颇为敬重,故此、二人私下也是好友!”杨堂说到这里,又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本典籍道:“据我杨家典籍记录,赵云与吕布二人彼此仰慕对方的武艺,正所谓识英雄重英雄,二人私下也是好友,因此二人也常常切磋武艺!”  段世冲疑问道:“真有此事?我有位好友在朝廷掌管皇宫典籍,我也借机让他帮我打听过,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二人的交手情况啊!”  邵云也点头道:“是啊!外公!我听张恭说!他二人的武艺的确是个谜啊!就连张恭也不知道!”  杨堂答道:“他二人各为其主,畏惧繁衍是非,所以每次切磋的地点,都是选择在荒芜人烟的地方进行,而又因为赵云与我杨家先主杨彪是故交,因此,二人才请杨彪作为评判!”随即将手中典籍递到邵云手中道:“这本典籍、、、便是当年赵云、吕布二人的切磋记录!”邵云接过典籍,正待要查看,却被段世冲一手抢过,翻阅了起来,口中道:“此等典籍实在是难得啊!先睹为快先!”邵云也探眼看着,书中记载:第一次时间建安一年春,华山之巅,步战,第二次,时间建安二年秋。燕山之巅,步战,第三次时间建安三年夏,上甘岭、骑战,二人仔细往下看,却也只是一些记录二人如何出招,如何防守还击,却始终没有提到二人的切磋结果。  邵云有些气馁道:“外公!这典籍之上为何没有提到他二人的切磋结果呢?”  杨堂道:“胜负已然分晓,又何须问结果?”随即又道:“你可知道杨修此人?”  段世冲起身道:“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笔下龙蛇走,胸中锦绣成。开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杨修!字德祖,弘农华阴人。汉末期文学家,太尉杨彪之子,以学识渊博而著称。建安年间被举为孝廉,任郎中,后为汉相曹*主簿。此人自然识得!”  杨堂接过典籍道:“当年的三次切磋!我杨家先主,杨彪都在场,他每次都以笔墨将二人的招式套路记录下来,待回去以后,将此记录交与自己的两个儿子做评论!”  “哦!难怪没有结果!原来连他也看不出二人的高低啊!那是要请他的两个儿子做评判了!”邵云喃喃道。  “非也!杨修此人向来喜好文学,对于此类事宜,自是不予理之,但杨修有一个弟弟,名为杨逍,杨逍此人自幼习武,对于武学的痴迷,可谓是无人能及,曾经扬言要击败吕布、赵云二人,他见了这记录后,不断创造各式破解之法,但始终不得其解,最后将此记录演练为一路枪法,名为《杨家枪法》!”  “可是!、、、可是外公!你还没说吕布和赵云的切磋结果呢?”邵云道。  杨堂翻开典籍最后一页,道:“第一次平手,第二次赵云胜,第三次吕布胜!”  “原来还是吕布技高一筹啊!”邵云道。  杨堂摇头道:“非也!非也!”随即将典籍翻到最后一页递到二人手中,二人一看,果真是切磋记录。杨堂接过典籍道:“第一次平手,那时赵云尚未成年,第二场、赵云胜、却是实实在在的。第三场骑战、吕布胜,吕布虽然最后是胜了,可那是骑战啊!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要知道在马背上作战时,拥有一匹良马,那对胜败是有着至关重要的决定的!民间之所以把吕布排在第一,那时因为有三英战吕布此一说,而在三英战吕布之时,赵云还只是个孩童,如何能与吕布匹敌?”  邵云、段世冲一知道这个结果,也是一惊,邵云紧接道:“外公!那这龙吟枪、、、又、、、又怎么会出现在杨家呢?”  杨堂道:“这就得从杨逍说起了,据典籍记载,当年、、、杨逍在曹*麾下效力,却因为聪明过头,被曹*杀掉,此后、杨修之弟、杨逍,杨逍一直想要刺杀曹*,为杨修报仇,只是一直迟迟没有机会,直到建安十三年,曹丕称帝,将汉王朝皇帝刘协赶出塞外,为躲避司马氏的追杀,杨彪又令杨逍一路护送汉献帝刘协,当年与杨逍一起护送汉献帝的人还有大将军邵远,便是你邵家的先主了,刘协、邵远、杨逍三人到了辽东后,便在辽东创立了圣鹰教,汉献帝刘协为圣鹰教教主,杨逍为左使、邵远为右使,试图在辽东稳定大汉基业,随后挥师南下,夺回大汉江山,只是、、、只是在创教后不久,教主刘协边逝世了,邵远继任教主后,杨逍便回了中原,想要刺杀曹丕,却被夏侯惇、张辽、许褚、徐晃、张颌、五大高手联手击败,幸得西川赵子龙相救,随后杨逍便与赵云一同入了西川,二人在西川也是时常切磋枪法,赵子龙对杨逍的枪法也是极为欣赏,后来、、、后来赵子龙死后,便将这龙吟枪传给了杨逍,杨逍得此枪后,加以杨家枪法,这龙吟枪便与杨家枪法世世代代在我杨家流传了下来。”  邵云诧异道:“吕布的戟法与赵云的枪法,二者合二为一所演化出来的杨家枪法,那想必是不可一世,说他常胜想必也不过,甚至说难逢敌手也没问题!”  杨堂摇手道:“说他常胜倒也不假,要说他未逢敌手却不然,”  邵云惊道:“杨家枪也有敌手?”  “然也!”杨堂随即拿过杨家典籍朗朗道:“在武周年间,群雄并起,我杨家的先主杨坚之父杨忠,他跟随周太祖起义关西,因功赐姓普六茹氏,位至柱国、大司空、随国公。薨,赠太保,谥曰桓。杨坚承袭父爵。他有"身在帝王边,如同伴虎眠"之感。齐王宇文宪曾对武帝宇文邕说:“普六茹坚相貌非常,臣每见之,不觉自失,恐非人下,请早除之。”本来宇文邕对杨坚早存疑心,听宇文宪

说后,疑心更重。但是否立即剪除杨坚还犹豫不定,于是便问计于钱伯下大夫来和,来和也说杨坚不凡,但暗中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便谎称:"杨坚这人是可靠的,如果皇上让他做将军,带兵攻打陈国,那就没有攻不下的城防。"为杨坚避免了一场杀身之祸。宇文邕还是放心不下,暗里又派人请相士赵昭偷偷为杨坚看相。赵昭与杨坚友善,当着宇文邕之面佯装观察杨坚脸庞,然后毫不在意地说:"皇上,请不必多虑,杨坚的相貌极其平常,无大富大资可言,最多不过是个大将军罢了。"又使杨坚度过了一次险关。这时,内史王轨又劝谏宇文邕说:"杨坚貌有反相"。言下之意是要及早除掉杨坚。因为宇文邕对相士赵隋文帝杨坚昭的结论相信无疑了,便不悦地说:"要是真的天命所定,那有什么办法啊?"使杨坚再次化险为夷。宇文邕死后,其子宇文赟即位。杨坚的长女被聘为后妃,杨坚又晋升为柱国大将军、大司马。宇文赟对杨坚的疑心更大,他曾直言不讳地对杨妃说过:"我一定要消灭你们全家"。并命内侍在皇宫埋伏杀手,再三叮嘱说:“只要杨坚有一点无礼声色,即杀之!”然后他把杨坚召进皇宫,议论政事。杨坚几经化险为夷,心中早有准备,不管宇文赟怎样激,怎样蛮,怎样讲,杨坚都神色自若,宇文赟无杀机可乘。最后,杨坚想出了"两全"之策,通过老同学、内史上大夫郑译向宇文透露出自己久有出藩之意。这正合宇文赟的心意,当即任命他为扬州总管。这样宇文放心了,杨坚也安心了。杨坚将任亳州总管时,庞晃劝他就此起兵,建立帝王之业,杨坚握着庞晃的手说:“时机还不成熟啊。”至此,杨坚取周自代的愿望溢于言表。宇文赟是皇家世袭之君,不问朝政,沉溺酒色,满朝文臣武将敢怒而不敢言。宇文赟不但不听忠臣劝告,反而觉得这皇帝当得太不称心如意。他终于想出了一个逍遥自在的法招,将皇帝让给年仅6岁的儿子。自称天元皇帝,住在后宫,终日与嫔妃宫女们吃喝玩乐,荒*无度的生活使他年仅22岁就丧命了。他的儿子静帝即位,任命杨坚为丞相。周静帝即位时才7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所以杨坚就在郑译和刘昉的帮助下以外戚身份就控制了北周的朝政。杨坚当上丞相以后就开始了篡夺北周大权的计划,先是骗北周宗室五王赵王招、陈王纯、越王盛、代王达、滕王逌到长安,雍州牧毕王贤及赵、陈等五王一起被杨坚杀掉,杨坚又任用韦孝宽出兵打败了尉迟迥,消灭了对自己有威胁的政敌。西元581年二月甲子日,北周静帝以杨坚众望有归下诏宣布禅让。杨坚三让而受天命,自相府常服入宫,备礼即皇帝位于临光殿,定国号为大隋,改元开皇,宣布大赦天下。杨坚登基后,下诏处死北周宗室。开皇七年(西元587年)灭后梁,一年后下诏伐陈。开皇九年(西元589年),杨坚派遣大军挥戈南下,灭亡了割据南方的陈朝,统一了中国,结束了西晋末年以来三百年的分裂局面。同年琉球群岛归降隋朝。突厥可汗表示愿为藩属永世归顺,为隋朝牛马。杨坚结束了中国长期混乱的局面,征服各族蛮夷部落,使中国又回到了和平年代。大隋朝疆域大隋王。杨坚做了大隋王后,四处兴兵讨伐,以图统一华夏,西梁为南梁武帝萧衍之孙萧詧所建,初都襄阳,后迁江陵,前后三个皇帝,共三十三年。后梁实际上是北朝西魏、北周、隋的附庸。西魏、北周、隋都曾在江陵设置总管,以监统其国。开皇七年(587年),隋文帝征后梁皇帝萧琮至长安,并派兵进据江陵,废掉梁国。  灭南陈开皇八年(588年)十月,隋设淮南行台省于寿春,以晋王杨广为尚书令,全面负责灭陈的战役。不久,又以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杨广出六合,杨俊出襄阳,杨素出永安,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蕲州刺史王世积出蕲春,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青州总管燕荣出东海。各路隋军共总管九十、兵五十一万八千,皆受杨广节度。东自海,西至巴蜀,向陈发动了全面进攻。面临隋军的大举南下,陈叔宝优柔寡断,不作任何应战准备,反而自我安慰说:“王气在此。齐兵三来,周师再来,无不摧败。”都官尚书孔范也附和说:“长江天堑,古以为限隔南北,今日虏军岂能飞渡邪!”并诬蔑“边将欲作功劳,妄言事急”。于是,隋军顺利渡过长江。开皇九年(589年)正月,贺若弼、韩擒虎先后渡江。当时,建康尚有陈军十余万人,但由于陈叔宝怯懦无能,也不懂军事,唯日夜啼哭,把一切大权交给嫉贤妒能的施文庆,有才能的文官武将不能发挥作用,致使隋军很快攻下建康。陈叔宝与其爱妃张丽华跳入枯井,后被隋军所俘。长江上游的陈军知大势已去,也都解甲投降。至此,陈朝灭亡,全国又告统一了。”  杨堂读完这段族谱典籍,舒了口气道:“就在这段辗转离奇的历史当中,杨家枪法便遇上了敌手,”  “敌手是谁?”  “敌手是谁?”  邵云段世冲二人同声道。  杨堂道:“便是罗家枪,罗艺。当年我杨家人中,以杨林枪法最竣,杨林奉命讨伐北平时,便遇到了北平王罗艺,罗艺此人也是用枪之人,枪法出神入化,杨林与与罗艺大战了三天三夜,却未分出胜负,杨林致死也称赞罗家枪法!后来、、、后来罗艺归降后,其子罗成却又归降了李唐李世民。再后来大隋朝为李唐取代,我杨家便成了如今的埋剑山庄了!”  段世冲拍手道:“自震至彪,四世太尉!何止是太尉啊!杨家当真是人才辈出,连皇帝都做过!嘿嘿!我这上门女婿看来是赚到咯!”  邵云也打趣着接话道:“可不是!张恭还说过,以后还会有杨家将,还有神雕大侠杨过呢、、、、、、!”  邵云随即道:“世事当真难料!外公你说的赵子龙的后人,我认识,他叫赵晃,、、、还有那个什么关羽、张飞的后人我都认识,他们是关礼杰和张振岳。最巧的是那个罗艺的后人罗通,我也认识!”  杨堂将龙吟枪以及《杨家枪谱》递到邵云手中,唏嘘道:“云儿!如今你是大唐天子亲封安东大将军,很快便要上战场与突厥人作战,这战场可不像江湖比斗,、、、依照祖上遗训,杨家枪法向来只传杨家门人!但如今我杨家人丁单薄,你姨母是女流,实在不宜修炼此功!你舅舅杨慕容虽然资质不错!却又这般的执着!、、、、、、哎!罢了!这杨家枪法、、、便由你来继承吧!你只需答应外公一件事!”  邵云道:“外公有什么要求?只管说来!孙儿定当答应便是!”  杨堂叹息道:“你他日成婚后,长子须得姓杨!”  邵云惊道:“外公!我姓邵!海棠姓叶!这、、、、、、!”  杨堂却道:“外公知道这样是有些为难!但、、、但你舅舅这样、、、我杨家的香火怕是要断送在他手上了!他日你有了子女,只需一子姓杨,一子姓邵便是!你身上也流淌着一半的杨家血脉!如此也算是说得过去了!”  邵云只得应下了。  杨堂平日里像是冬眠的老人,今日却仿似又说不完的话,段世冲也不禁怀疑。  杨堂又道:“云儿!我杨家的大隋朝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要切记,将来断不可以辽东的势力做任何无益百姓之事啊!”  邵云明白外公话中之意,是怕自己作为高句丽国王,麾下兵马许多,害怕自己是杨家的后人,又秉着汉献帝的传人而造反,当下许诺道:“外公你放心!孙儿断然不会如此!”  杨堂道:“你发誓!”  邵云惊道:“发誓?不用这么严重吧!”  哪知道,杨堂却严肃道:“对!外公要你发誓!你发誓!日后无论是邵家!或是杨家都不可造反!”  邵云有些无语!:“我什么时候有过造反的想法了?”不过既然外公这样说了,那便随了他老人家的意思吧!当下立下重誓说:“我邵云再次立誓,永不反唐!便是我的子孙后代,无论是杨氏、还是邵氏!都不可反唐!”  杨堂满意的点了点头。  邵云却道:“外公!我担心、、、我担心!我是大唐的安东大将军,他日若是皇帝要我出兵攻打舅舅怎么办?”  “你舅舅冥顽不灵,你不必理会便是!”  杨堂见了邵云立下重誓后,拍了拍包囊道:“好好修炼杨家枪法!对你在战场上大有帮助!”  邵云看着杨堂,不住点头,从外公的眼睛里,他几乎能读得出杨堂此刻内心的一切,自己又何尝不是不愿趟这趟浑水呢?只是事与愿违,也别无他法,只有先相助大唐,待退了突厥人后,再回高句丽将教主的位置让出来便是。  三人交谈中,杨飘雪已经张罗好了饭菜,四人便就吃喝了起来,邵云说要赶着去长安,不能在洛阳逗留,杨堂、杨飘雪、等人却坚持要等杨飘雪与段世冲的婚礼举行后,才让邵云离去,邵云无耐只得答应。  次日!埋剑山庄,可谓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鞭炮齐鸣,红旗招展自是不在话下,埋剑山庄要嫁女儿,那可是武林大事,武林各派虽然曾经因为争夺自家秘籍,因此而与埋剑山庄接下仇怨,但随着杨堂将各派秘籍归还之举,各派自然也就与埋剑山庄修好了。  杨堂是隋炀帝的后人,这只有他自己知道,但他心里想的却是:“他杨家为前朝皇族后裔,在李唐推翻杨家隋朝后,杨家可谓是遭受了灭顶之灾,他自己当年也是多得慈航静斋的高人相救,这才为杨家保住了一脉,”如今大唐皇帝英明,百姓安居乐业,自己虽然没有复国之意,但他的儿子,也就是邵云的舅舅杨慕容却不死心,当年离家出走后,投了崆峒门下,后又与陈百川共同暗投铜雀门。  洛阳一役,陈百川与曹建国尽皆死去,他杨慕容也因此赚得了许多军马,本想与吐蕃结盟,却不料吐蕃国王松赞干布与大唐文成公主私下教好,那松赞干布本就像大唐天子提了亲,自然不会与大唐的叛军结盟,如此,杨慕容不得不将军马转移到福建沿海一带,与唐军打游击,而慌妙的是松赞干布喜欢的是文成,而李世民却将昭阳公主许配给了松赞干布,那昭阳公主本就不是他李世民的亲生,而是李太白与他师妹之后,当年李建成玄武门兵败,大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太白本就是李建成的部下,李世民夺得地位后,又将那已经怀有李太白骨肉的女子接入宫中,自此,李太白随李建成、李靖、到了大屿山,李建成出家为僧,李太白漂流江湖,前两年在大屿山才从罗通、薛仁贵口中得知,自己的师妹虽然入了后宫,却依旧保留,李世民也只是一时愤怒才将她接入后宫,并未作出什么不轨之事,昭阳出生后,李世民更封她为昭阳公主。  邵云催马往长安赶去,一路心想外公的想法不错:“让师叔入赘杨家,所生后代皆姓杨,这样不错!自己还可以不用做独苗了!”  转即又心道:“元申大师曾经说过,要自己见了李世民后,尽力劝说李世民,要他收回成命,不要将昭阳公主许配到吐蕃,元申大师对自己有恩,自己却不能辜负了他!”正思间,后方一匹快马追来,与邵云并肩奔驰。  细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白,“咦!”“剑仙?你怎么也来长安了?”  李白大骂道:“你小子忘恩负义啊!元申大师要你进宫,帮我要回女儿!你却在这里潇洒!”  邵云将马步放慢道:“前辈!晚辈实在是有太多的事宜,这不?刚咦忙完!就往长安赶了嘛!”  便又在这时,前方奔出四匹白马,为首的是燕南天,与他并肩的是程铁牛,后面还跟着两人,样貌不清。双方会和到一处,燕南天见李太白也在,抱拳道:“前辈!别来无恙?”  李白不语,之抱拳还礼,仿似对燕南天的人格,持有怀疑态度。  邵云道:“南哥!你怎么来了?”  燕南天等人转身,后方变前方,与邵云一同朝长安奔去。燕南天道:“哦!我怕你误了时辰,这才来接应你!”  邵云朝前看去,见那两人正是昭阳与剑平二人,故意放慢马步,与李太白同时落后,邵云见燕南天等人与自己已经有了一定距离,这才道:“前辈!前面那人就是昭阳!她就是你女儿!”  李白自打见了昭阳半面,心中便有一种说不上的亲切感,这才落了队伍,听邵云这么一说,哪里还按捺得住,当下马鞭一挥,大喊道:“女儿!爹来了!”那马匹受惊,前蹄一扬,向前方奔去。  速度之快,邵云想制止都来不及,心道:“这下可好!那昭阳自小就是公主,突然间跑出来个酒鬼老爹,这如何是好?”当下也催马赶了上去。  李白一路狂奔,待要靠近昭阳时,却被燕南天、程铁牛二人拦住道:“前辈冷静!”  李白哪里肯听?怒吼一声:“让开!”  燕南天吓了一跳,回首看了眼昭阳与剑平二人,还好没听到李白的叫声,随即让程铁牛退到一边,自己与李白说了起来,:“前辈!你要冷静啊!昭阳她!、、、她从小就是公主!是万千宠爱的公主啊!你这样贸贸然的去认他、、、你会吓到她的!你是人家的父亲!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李太白细想也是,燕南天继续道:“等你进了宫!我安排你与皇上见一面,在让你与你师妹,还有皇上,你们三人协商一下!一步一步来嘛!”  “对!对!见李世民!我要见李世民!说什么也不能把昭阳嫁到吐蕃去!自己的女儿收着不肯用,却拿我的女儿来做交易!哼!”李白有些失魂落魄的道。  燕南天道:“前辈须得慎重才是啊!你认女儿倒是不难!可、、、!可是要让皇上收回成命!这个可不容易啊!”  “哼!他不答应!俺就与他拼了!”李白不假思索道。  “又要拼了?”邵云赶了过来,“您就放心吧!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  “有!”  “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有办法!好!老子就再信你一次!”李白骂骂咧咧道。  几人又继续向前奔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