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五回 胡笳远道关山月3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1100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银白的月光洒在甲板上,到处都有海鸥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潮一浪,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邵云所乘的船只已经向登州方向行驶了整整一天,施琅由于军中多务,没有护送邵云等人到登州。只派了两名水手摆船。  苍井空与邝美云两个少女结识了一天不到,便成了好姐妹,倾谈了半天,早早回船舱睡下了,邵云独自一人站在甲板上,望着皎洁的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的狂潮如暴雨梨花。偶尔一阵激浪打来,浪花跳上甲板,打在邵云的胸膛,这让喝了不少酒的邵云清醒了许多,想着张恭说的高句丽结果,邵云不知道何去何从,大唐是一个安定繁荣的国度,要自己为了先祖的遗训而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安定与繁荣,自己做不到,但要自己当做上甘岭那块碑文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显然也很难,无奈之下,邵云将手指放进口中,“嘘嘘”吹了个口哨,这声口哨是用来召唤那两只鹰的,本来以为在这茫茫沧海之中要唤出那两只鹰肯定不可能,谁晓得,邵云口哨一吹,那两只鹰,一黑、一白、真的出现在了邵云眼前,咕咕咕咕,叫着与邵云沟通,邵云曾在燕山谷底学习过鹰语,自然知道那两个家伙在说自己耐不住寂寞,挂念海棠之类的话。邵云与两个家伙嬉戏了一番,便将两个家伙打发走了,独自在船头喝了起来。  于此同时,张恭也是这般,他呆在船舱内,策划了一番港岛的娱乐业计划,心想在自己那个年代,做一个大明星,那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自己做梦都在想、有一天能像小马哥一样威风,与偶像梅姐拍一部比英雄本色更牛的电影,常常为了出境,连不要命的替身都敢做,摇了摇头叹道:“哎!这下可好,来到这鬼地方,莫说是做大明星啦!就是做一个大火星都行啊!自己做了邵氏集团的老总,想做什么角色不行?可是自己七岁就来到大唐,如今已经整整十年没看过卡通片了,动画版的三国自己还没看完呢、、、”想到这里张恭也是无奈,现在自己这样帮助邵云,是对还是错?如果我真的让他成功了,他以高句丽国王的身份灭亡了大唐,那可是华夏儿女的耻辱啊!靠着船窗望出去。满天的星又密又忙,它们声息全无,而看来只觉得天上热闹。也不知道哪一天那颗星星损落地球发生意外,可以让自己回到1997年的香港。不知哪个方向聚集而来的几只大白鲨群齐心协力地干号,象声浪给火煮得发沸。起身来到船头,见邵云独自饮酒,一时兴起,与邵云二人对饮了起来,二人都是各怀心事,均不说话,只顾着喝酒和看着天上的星星。  一轮红日渐渐浮出海面,二人均闭上双眼,不能张目对日,夏天的海面是最热闹的,是最清新、最美好的时刻。天空象是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蓝晶晶的,又高又远。一轮圆圆的光体,不知道是太阳还是月亮,从东边的山梁上爬出来,如同一盏大灯笼,把邵云、张恭船只附近照亮。  “不对!那不是太阳!那是灯光!”邵云邹然起身道。  “哦!还以为天亮了呢?怎么这里还有别的船吗?”张恭懒洋洋的道。  邵云拉起张恭道:“不可轻视,这里是海上,当心是倭寇也说不定!”言罢又警惕的张望着那艏发出强光的船,见那船头站着一人,手中拿着衣服,一边挥着,一边道:“黑而普!黑而普!、、、、、”  一开始邵云没听懂那人在说些什么,但转即便想了起来,那人说的便是自己在《鹰语》中学过用来和鸟类沟通的语言,这句“黑而普”在鸟语中是救命的意思,“难道那人是圣鹰教的人?他也知道鸟语,想必是教中地位较高的长老,”但等到那船靠近一看,那人的模样却是怪异得很,很明显不是中原人士,看来有些像当初在赵晃他们航母上见过的士兵。  邵云忙用鸟语跟那个士兵交流了起来,那士兵说他是美国校尉,叫那破冷,说英国侵略他们的家园,他逃了出来,现在正被海盗追击,要邵云帮他。  邵云心道:“听赵晃说,他们在美国,是一种自由的民族,他们没有政权,没有军队,就好像一个部落一般,由族长带领他们生活,那破冷说英国人侵略他们家园,想必是真的,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英国是什么,但既然用兵侵略自由的部族,想必不是什么好鸟,”当下脚下一跃,稳稳落在那破冷身边,那那破冷见了邵云这般功夫,吓了一跳,大喊一声:“超人!”随即昏死了过去。  邵云将他带回船舱,命船员加速前进,正在这时,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依依呀呀的怪叫,想必是倭寇追上来了,邵云大惊,心道:“在海上自己一艏快转要对付倭寇,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当下唤醒苍井空、燕南天等人。  出到甲板之上,果真是十余艏倭寇船只驶来。不时便有倭寇朝这边放箭,邵云慌忙让大家隐蔽,但张恭却因为喝得太多,依旧瘫倒在甲板上,邵云忙将他拉到隐蔽处,随即与燕南天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燕南天拔出长剑,飞身上了敌船,与倭寇厮杀了起来,邵云则是跳下海中,潜伏在水中,游到敌船底部,以大斧凿开船底,这招是张恭说的水底核武器。  燕南天在敌船甲板上与倭寇大肆厮杀,那些倭寇均是一些学过几天拳脚的海贼,这样的货色在燕南天眼前自然只是砍西瓜一般简单,只是倭寇人数众多,便是燕南天这般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兼大唐奋武将军的人也得费力厮杀,邵云则在水底不消半刻便将十余艏船舰凿穿,很快回到了自己的船上,起身向燕南天挥了挥手,燕南天也感觉到船身在慢慢向下沉,宝剑还鞘,轰隆一掌,将数十名倭寇迫退,转身飞身回船,只留下十余艏船上的倭寇眼巴巴沉尸海底。  燕南天拍着燕南天的肩膀道:“次次都耍赖!我以为你会与我一同杀敌!”  邵云道:“我这不是一样杀敌了吗?”  苍井空关切的以毛巾擦拭邵云湿漉漉的脸庞,邵云甩了甩眼角的水珠,不经意将散乱的头发甩了起来,那苍井空少女怀春,在日本哪里见过这般潇洒的汉子,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想要一点邵云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张恭站在身后心中骂道:“臭娘们!老子堂堂二十世纪的帅哥勾引你几天几夜,你都无动于衷,邵云那家伙甩一下头发就把你迷成那副鬼德行!哼!”心中不断叫骂着日本娘们犯贱,但自己还是知道自己真真喜欢的是胡杏儿!对于勾引苍井空这一说嘛,那完全是玩玩罢了,毕竟自己是二十世纪的人诶!包个二奶,很正常吧!  不时,邵云换了身干衣,张恭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几人围着救回的那破冷,那破冷醒来,以极为不标准的汉语与众人交流起来。  邵云正待要问话,张恭却搬了张椅子放在那破冷身前,怪腔怪调道:“噢!亲爱的美国朋友!欢迎你来到中国!你的护照呢?”  那破冷不知道张恭说什么,耸了耸双肩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邵云拉了拉张恭道:“好了!他刚醒来!别玩了!”  “什么玩啊!在我那个年代啊!他们美国人霸道得不得了!我们要去他们美国啊!那可是比登天还难,这小子冷不丁的来到我们华人的地盘,没有护照怎么行?鬼知道他是不是三口组,还是黑手党!”张恭依旧正经道。  邵云知道张恭说话,向来如此,有时牛头不对马嘴,有时却又包含着大道理,听张恭这般说,自己也不加阻止,只看着他。  张恭见那破冷完全一副无辜的模样,也就不在则疼了,正经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那破冷!”  “是拿破仑还是那破冷?”  “是那破冷!”  “拿破仑、希特勒!这样的洋毛子可都是不得了的人啊!”张恭心中嘀咕道:“那你认不认识希特勒?”  “他!他是魔鬼!这次侵略我们家园的领头人就是他和英国士兵!”那破冷孜孜矻矻道。  “那你是说希特勒不是英国人?”  “不是!”  “那他是什么人?”  “他!、、、他是德国人!”  “德国?英国?希特勒?那破冷?、我天啊!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张恭听了这些鸟国,鸟人,心中一下就乱了起来,干你娘的,美国这些国家会在唐朝时候就这么牛叉?美国一共也就那点历史,他凭什么在几千年前得唐朝出现啊!“干!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张恭忍不住爆发着骂了句脏话,随即捂着脑门道:“不行!不行!我得回到二十世界,这个地球也不安全!”  邵云见了张恭这幅模样,像极了走火入魔。拍了拍张恭道:“你没事吧!亲!”  张恭甩开邵云的手,抓起那破冷的衣襟,气急败坏的道:“那呢?小布什呢?尼克松呢?普京呢?董建华呢,曾荫权呢?李登辉、连战、马英九呢?迈克杰克逊、谭咏麟、梅艳芳、陈慧娴呢?姚明呢?忽必烈呢?、、、、、、这些人你都认识吗?”张恭一口气说出了些人的名字,紧紧抓着那破冷的衣襟不放。  那破冷被张恭吓喘不过气,邵云忙将张恭拉开,道:“张恭!冷静!冷静!”话音由缓和转向喝令。张恭心乱如麻,根本听不进去,也难怪他会这么恼火,毕竟他从1997年的香港来到唐朝,突然遇上这些搞不懂的东西、、、、、、!  邵云见张恭始终不肯放手,仿佛那破冷是他杀父仇人一般,尝试着用张恭平时的语气道:“淡定!淡定!”  张恭这才慢慢松手,随即又捂着脑袋跺着双脚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嘛!?”  邵云抚慰着张恭的胸膛道:“不乱啊!让我来告诉你吧!”  邵云道:“你说的人当中呢!有不少人我确实没听过的,但有几个我就听过!”  张恭道:“你也听过?”  邵云接过张恭手中白纸扇摇晃道:“不但听过!而且还很熟呢!”  张恭跟在邵云身后道:“我不信!你说来听听!”  邵云学足了说书人的模样道:“普京呢呢、就是突厥人中的一个高手,这次与大唐出征,还有肯会与他交手!董建华,曾荫权、二人呢!就是我岳父叶松仁的关门弟子,董建华武艺了得!上次在上甘岭解围的时候他就站在施琅的身边啊!你见过的,不过曾荫权还只是个孩童!李登辉、连战三人呢是我舅舅杨慕容叛军中的将领,这会还在福建一带与唐军对峙呢!谭咏麟、梅艳芳、陈慧娴三人也是我岳父南丫岛的人,他《她》们都是海棠的好友啊!你应该也见过!”  燕南天也道:“你说的姚明会不会是我附上的上将啊!他、、、他也叫姚明!”  邵云又道:“哦对了!你说的忽必烈他就是我师伯!林文丽、也就是灭唐法王的徒弟!我师伯一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铁木真,一个就是忽必烈了!”  张恭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人的名字他们尽然都知道,但还是不服的问道:“那、、、那哥哥呢!”  “哪个哥哥?”  “哎呀就是梅艳芳的最佳拍档!张国荣咯!”张恭道。  邵云撅嘴道:“上次在港岛我与灭唐交手,他为了救我们,被灭唐打下山崖摔死了呀!”  张恭抢道:“你确定他不是自己跳的?”  邵云感到好笑道:“当然不是啦!我亲眼看到他被灭唐打下去的!你问的真奇怪,谁会自己跳下去啊!”  张恭彻底崩溃,抱头嚎叫了一阵,心道:“还好他们的职业不同!要不然就玩完了!”随即叹气道:“罢了!管他呢!疯狂就疯狂吧!来吧!我们来唱歌吧!”  “唱歌?”  “唱歌?”  众人不解道:“你不是走火入魔吗?怎么又要唱歌啊!”  张恭道:“你们才走火入魔呢!来吧!循州地方话你们都会讲吧!”  众人出了苍井空外,尽皆点头道:“会!”  张恭满意的道:“太好了!那叫广东话!又叫粤语!是我的母语来的!来!来!来!我们来唱《千千阙歌》来日纵使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哎!还是不好!这慢慢沧海,没有乐器不行,不行!、、、、、”邝美云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一把古筝道:“这个?”  张恭摇头道:“你以为《花好月圆》啊!在我那个年代不流行古筝这玩意,”  苍井空又掏出一个貌似琵琶的物件道:“那这个呢?”  张恭喜道:“嗯!跟吉他有两分相似!好吧!那就将就着用吧!来吧!这首歌叫《跳舞街》我唱你们跳啊!”  随即拉过吉他边抓狂边唱到:“差一分钟天就黑哂毋须急于赶计成败光阴好比闪电飞快想开心应该去街不必将音量收细黄昏的灯色风里摇曳米色小headphone亮着安慰腿总不肯安放原位明日似在遥远世间正在转doyouwannadancetonight明日似在遥远一切在转doyouwannaholdmetight应该点起冲动心态摇摆的风中起舞无坏新的招式虽是古怪此刻的心中却high请不必心大心细黄昏的景色充满明丽让你的小腿弹着起舞心底的欢欣也流露何月娣陈步礼吴县济倪淑辉司空敏慧蛇共蚁刘并蒂神合体全部都起舞将脚递扭脚拧髻!”  一曲唱完,众人也跳的尽兴,尤其是那苍井空,她更是蛇腰轻摆,时而狂野,时而慢摇,美妙极了。  张恭唱完,绅士般鞠了一躬道:“THANKYOU!”  邵云大惊,“THANKYOU”这句话在自己学的《鹰语》里面可是谢谢的意思,难道他一会跟鸟沟通?好奇道:“你也会跟鸟沟通?会说鸟语?你说的可是鹰语?”  张恭道:“什么鸟语啊!这叫英语!不是鹰语!”心下嘀咕道:“鹰语?我真服了你了!你当西方讲英语的人都是禽兽咩!鹰语、、、、、!”  邵云道:“你真厉害!你怎么把我们圣鹰教的几位旗主的名字都唱到歌里面去了?”  张恭道:“什么啊!这个词是林敏聪、、、哎!不知道是林夕还是林敏聪作的!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便在这时,苍井空打了个哈欠道:“本来我正睡的香,被你这么一唱,却又睡不着了!怎么办?”  邝美云也道:“是啊!怎么办?现在距离登州还很远呢?不如继续玩?玩到累了再睡?”  邵云对于玩倒是在行,但要自己像张恭那样又唱又跳,自己却不在行,把目光转移在张恭身上。  张恭看了看茫茫沧海,心头涌上一曲,嘿嘿,

抓起邝美云身边古筝道:“好吧!就继续玩!”  随即放荡的唱道:“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这一曲唱出,邵云、燕南天等人均是感慨万千,看着邵云、燕南天这等武林高手都被自己一曲沧海一声笑给打动,心下不禁佩服黄先生的厉害,写出这么强的歌曲。  众人又一边喝酒,一边将沧海一声笑唱了一遍,这才昏昏睡去。  突厥总部吉利可汗高坐在塌椅上,满脸络腮胡子,身上铠甲闪闪发光,可谓是威风得很,帐下以灭唐为首,之后是,铁木真、忽必烈、普京、林保怡等武将。  吉利道:“国师!你的计划可还圆满?”  灭唐直列着半张臭脸道:“禀告可汗!我已经成功促成了中原各派、以及辽东各部与圣鹰教进行了一场战役,双方均是伤亡惨重!短时间内,辽东各部落都会忙于圣鹰教实施报复,不会有余力来犯!而中原各大门派也是元气大伤,此番我军攻打长安!想必不会有武林中人插手!”  吉利拍案道:“好!做得好!没有了武林中人的搅合!我军拿下长安,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不过李世民那家伙无端端在辽东封了三个国王!这对我们不妙啊!”  铁木真是个在马背上长大的汉子,对于这些军政,他向来不发言。林保怡按辈分,算是灭唐的徒孙了,自然也没有发言权,此时能站在这里,那都是因为灭唐的徒弟,点苍派掌门陈法拉的背叛,让灭唐没了心腹,不得不破例将他启用,忽必烈却道:“启禀可汗!李世民在辽东封了三个国王,这对我们是有百利而一害啊!”  “哦!此话怎讲?”  忽必烈道:“可汗你想想看!辽东局势向来不稳,李世民既然封了这三个国王,他本就是抱着瓦解辽东势力,不令其统一的目的,而新罗金正鸟、百济近仇、高句丽邵云、三方为了扩大势力,或是为求自保,三家不免会多生事端,如此以来,我们便可以将所有兵马用来对付唐朝便是,不必防范东面!”  灭唐道:“忽必烈说的是!可汗!如此以来您便可以将东面驻守的军队全部调回,增加我军实力,好一击击溃长安!”  吉利思索了一阵道:“嗯!那便如此!只是!、、、嘶嘶、、、我听说,那高句丽国王邵云、、、他的身世原本就是汉人,还听说他是那李世民的什么应梦贤臣,这小子不得不防啊!”  灭唐摇头笑道:“哈!可汗不必担忧!所谓李世民的三个应梦贤臣,那都是民间谣传罢了!据民间传言,说:三个应梦贤臣指的是,燕南天、薛仁贵、邵云、三人,我观此三人、、、哈哈哈!如同破罐瓦耳!”  “非也!”忽必烈道:“禀可汗!那辽东局势虽然暂时是不稳,百济、高句丽两国为争夺乐浪,已是打动干戈!新罗百济、高句丽、三方为争夺济州岛。也是多有抹茶,邵云此人具体如何,属下不知,但在高句丽有一个人却不简单!”  “哦!是谁?”众人均是好奇。  忽必烈道:“此人姓高!名顺,高顺此人原本就是唐朝的文官,颇有才华,只因得罪了长孙无忌,全家被害,这才逃亡到了辽东,投靠了邵云,而此人在高句丽也是颇有名望,邵云平日里授予他打理圣鹰教所有上下事务,甚至大有传位之心!我担心、、、!以此人的谋略!不须多久便能平定辽东的局势!”  “好了!他有在高的本事!也得需要时日才能安定辽东!眼下我军最大的任务就是拿下长安!待突厥人拿下长安后,挥军南下,瞬间拿下中原!到那时!即便他统一了辽东也不足为惧!”  “可汗英明!”众人拜倒。  “忽必烈听令!”  忽必烈应声拜倒。吉利挥出一道令旗道:“你即可去将东面防守的驻军调回本部!我要一鼓作气拿下长安!”  待得忽必烈出去后,吉利可汗才道:“铁木真!”  “末将在!”  “此番我军突袭长安!你觉得这一仗应该怎么打?”吉利半带疑问道。  铁木真双眼圆睁道:“启禀可汗!我军精锐皆为骑兵!在马背上!中原人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但我们既然要拿下长安!就必须攻城!而在攻城方面、、、!却不是我骑兵在行的。”  “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  灭唐道:“我的意思是、、、将长安军队引出渭河!在草原上野战!我军并可大展神威!等灭了长安出来的人马后,在进行攻城,这样就可以大大减低我军伤亡人数!”  “嗯!此计甚妙!甚妙!”吉利可汗对于这个计谋很是满意,随即又唤过普金道:“普京!你尽快去筹备粮饷,待北面驻军撤回之时,我军便要一举拿下长安!不得有误!”普京领命道:“可汗!粮草方面不是问题!只是、、、、、、!只是”普京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下去。  吉利怒道:“可是什么?快快说来!恕你无罪!”  普京道:“只是!只是北面的驻军能不能如期归来,这一点、、、我很担心!”  吉利道:“我已经派忽必烈去传令了!这有什么担心的!”  普京摇头叹息道:“但愿是我多虑了!这命令是传了,可北方守将薛延陀、、、他如今到底还是不是可汗你的人、、、这个很难说!”  吉利捞着胡须道:“胡说!我与薛延陀自小相识,他!他!他不会背叛我的!”  普京是何等人,在突厥部落中那是除了灭唐国师外,突厥的第一能臣便就是他了!能文能武,某些统兵方面甚至比灭唐有过之而无不及,低头沉吟了一下道:“可汗你嘴上这么说,可是你的心里也很担心!”  铁木真“嗖”一声拔出弯刀,怒斥道:“普京老儿你说什么?敢对可汗无礼!”  灭唐将右拳在空中一记虚晃,铁木真手中的弯刀便嗖的一声回鞘了,随即道:“罢了!普京所言未必无理!”  随即又作礼道:“可汗!这北方薛延陀手中有十万人马呀!倘若真的不能来,莫说他会在我大军出征后,攻我后方,就是他原地不动!我军也很难拿下长安啊!”  吉利摇着手道:“罢了!罢了!其实薛延陀此人我也有防范!即便他不来!我安插在他军中的人最少也可以带走一半的人马!放心吧!你们、、、都去准备吧!”  这日,邵云等人在船上蜗居了数十天,总算是到了登州,一上了岸,邵云吩咐船员将那破冷载回大连,交予赵晃,关张赵三人在美国长大,想必认识此人,几人领了马匹,便向城中奔去。在城中饱餐了一顿,便又沿黄河本想洛阳,燕南天知道突厥人出兵在即,自己与邵云很有可能会是这次攻打突厥人的主帅,要不然皇上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四处召集这三个应梦贤臣,如今三个应梦贤臣却只有薛仁贵尚在京中,如此一想一路也便不作停留,快马加鞭朝洛阳赶去,不出数日,几人踩死了多少屁马,这才到了洛阳。  这日,邵云一行人到了洛阳,离一月时间上有七八天,燕南天便先回长安复命去了,邵云、张恭、二人将采苍井空、邝美云二人安顿了下来,便朝张恭经营的邵氏集团奔去。  行出不久,便来到城东的一座高楼前,邵云拉住张恭的手道:“这不是当初的丝诱楼吗?”  张恭反拉着邵云,继续向里面行去,边走边道:“是啊!当初丝诱楼被我买下来啦!现在是邵氏集团啦!”  刚一进门,却不见有生意来往,却只见数百只狗被关在笼子内,在往上一成,却还是不见有生意来往。只是一排排座椅,又有不少男男女女匆匆忙忙拿着纸张,仿似在处理公文一般,邵云心中纳闷,不解的问道:“这、、、这就是你说的娱乐事业?他可以让高句丽恢复经济?”  张恭道:“哼哼!你可别小看了这些生意!你看!我们离开洛阳不到两年时间吧!就这点时间赚到的钱,我保证!就足够让施琅的大连舰队,全军换新船!”  邵云大惊道:“让大连舰队换新船,主要是为了抗击倭寇!那可是一笔大的开销啊!这好像没有客人啊!怎么能这么快赚这许多的银两?”  张恭拉过一个忙的满头大汗的汉子,那汉子忙行礼唤了声:“掌柜的!您回来啦!”张恭指着邵云道:“诶!他才是你的掌柜的!我只是副掌柜的!”  那汉子诧异道:“啥?他才是掌柜的?”张恭拍着那汉子道:“你没看咱们的招牌就是邵氏集团吗?我姓张,他姓邵!你说谁是当家的?”  张恭拉过邵云道:“这人叫黄日华!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这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他主持的!”  邵云行礼道:“有劳黄兄弟啦!”  那黄日华也很醒目,忙鞠躬道:“东家好!”  张恭道:“行了!你去忙吧!我带当家的参观便是了!”  那黄日华退去后,邵云道:“你真的放心把生意交给他?”  张恭道:“哈哈哈!在我那个年代的电视台最红的就是他了!虽然他跟我那个年代的黄日华是差远了,但是如果他能穿上增高鞋的话!还是大有前途的!”  邵云道:“也不知道你说什么!”随即又行到三楼道:“你说这生意能赚到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恭与邵云行到最高一层,这最高一层却又优雅得很,张恭将办公桌前的大椅子拉开,摊手道:“总裁请上座!”  邵云不知道张恭搞什么鬼,只依言坐下,张恭随即又吩咐人员上茶,上烟斗,这才挥退人员道:“怎样?可还满意?”  邵云不语,不知道张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瞪着张恭。  张恭道:“怎么?不习惯?哈哈行政总裁就该是这样嘛!嘿嘿!雪茄!上好咖啡!加西装墨镜!不过这些我都做不出来!”  邵云摇头无语,心道:“这家伙!又搞什么名堂?每次都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张恭终于进入正题道:“刚才的一楼呢!叫设备部!他们专门负责演出的设备,以及运输重要文件!二楼叫宣传部,他们专门负责宣传我们集团的形象,可以拉拢更多的富豪,商家把钱投资到我们集团来!三楼叫广告部,他们专门负责为投资人的商品制作广告,比如说,城东的买酒的张三,他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家的女儿红好喝!那他就给我们钱,我们呢!就找几个好看男女出去告诉大家,说城东张三家的女儿红好喝!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去买他的酒,如此一来!他的卖酒生意有了,嘿嘿我们的生意也就有啦!”  “这四楼叫节目部,他们、、、、、、!”张恭正待要说下去,却被邵云打断道:“慢!慢!慢!你刚刚说、、、说我们就找几个男女出去告诉人家说他们的酒好喝,这样就行啦?那人家那个张三是傻子吗?人家不会自己去说呀!”  张恭笑道:“诶!他自己说有用吗?我们派出去的人啊!那可不是普通人!我们派出去的人呢叫做明星!他们说的话!会有许多人相信和愿意听!”  “什么明星?”  “哎呀!就是你们说的那些唱戏的花旦差不多啦!”接着又继续道:“这四楼呢!就叫做节目部!他们就比较重要了,他们专门负责节目的安排,写剧本,以及策划!”“在到五楼,就是这里啦!你看!我们现在的这间房间叫做总裁办公室,就是只有掌柜的才能进来的地方,那边叫行政部,专门负责人员调配,那边叫财务部,专门负责资金运作,包括收益,开资等,刚刚给你上茶的那丫头不错吧!那叫秘书!专门给行政总裁打下手的!哼哼!在我那个年代作为董事长没有三两个漂亮的秘书怎么行?”  邵云细心听着,对于张恭这样的大力方式也极为赞同。  张恭又道:“哦还有就是拍摄部啦!不过我没那本事制造电视机,只能让演员们在固定的地方演出,从而收取票房!所以导演这些就免了,我只是让一些画师将演员演出的节目用画笔画出来,在印刷成书籍,拿出去卖,现在邵氏集团在洛阳那可是家喻户晓啊!”  邵云拍手道:“我算是听明白了!你这就是在卖艺!”  张恭道:“诶!差不多吧!”随即唤来秘书道:“去叫策划部的梅小青、邓特希、韦家辉、戚其义、潘嘉德、邝业生、李添胜、王心慰、刘家豪、萧显辉、关永忠编剧部的贾伟南、周旭明、鲍伟聪、薛家华、张华标、以及财政部的方逸华、梁乃鹏,到会议室!”  那秘书慌忙去了,不一阵,众人来到会议室,张恭道:“众位!今日邵氏集团行政总裁来到这里!与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众人鼓掌,哗啦哗啦一阵,邵云站在主位道:“各位辛苦了!近日内!邵氏集团将会迁移到循州将军澳经营。自此!邵氏集团上下所有业务都将由张恭执行!诸位只管听他号令便是!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邵云讲完,张恭又道:“张华标!今晚的节目时什么?”张华标道:“今晚是余诗曼、马浚伟、陈豪、郭羡妮、等人饰演的《武侠帝女花》”张恭道:“今晚演哪一出?”  “今晚演和敬交杯啊!”  “哦!那就是要大结局咯!正好!今晚我和大当家的一同前往观看!”张华标道:“放心吧!定然不会叫两位当家的失望!这出是矿业生,编排的,演出的花旦们也都演技精湛,不会有问题的!”  “嗯!等帝女花演出完毕后,我们便要全体搬迁到将军澳了,大家抓紧时间完成手上的工作,到了将军澳,又会有得忙啦!哦对了!我说的那个故事你们编好没?”  “您说的是《射雕?》是这样的你说的那个射雕呢!里面的女主角倒是好找,可就是那男主角不好找啊!”  张恭道:“那你是找到女主角啦!都有哪些?诶!算了!你们的审美观啊!我怀疑得很!什么年代嘛,唐朝竟然以肥为美?我告诉你们,以后但凡女子都要以纤瘦为美!懂没?这个射雕的男主角我已经找到了,就让管家黄日华演出,女主角嘛,我们集团有没有叫翁美玲的?或者米雪、朱颜都行!”  那张桦标道:“没有啊!不过我倒是看好一个人!她符合您的要求,她不肥,叫严慧莲,”  “好了好了!就她吧!这部戏在我那个年代可是红的不得了啊!你一定要给我做好了!就把它当做我们在将军澳立足的第一步演出吧!好了!你们都去准备吧!”  当晚!邵云张恭一同观望了节目,第二日邵云谓张恭喜说:自己已经修书一封,令大连舰队谴上将与船队了,要张恭尽快迁移南丫岛,便辞别了张恭,去了埋剑山庄看望自己的外公、姨母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