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四回 胡笳远道关山月2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1198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1:33


  张恭背过屠天域,拉着胡杏儿的手,心中颇为感动。他与胡杏儿相识多年,却阴差阳错,离离合合,正可谓是天意弄人,二人却始终未能说出心里话,便又在这时,身穿铠甲的关、张、赵、三人奔了过来,张振岳龇牙咧嘴道:“教主啊!到了那边!完事了早点回来!俺们等你回来喝酒呢!”  邵云与众人互相行礼、这才作别。  邵云张恭二人转身正待要下山,却见海棠拉着两匹马行了过来,邵云原本以为海棠还在生气,不会来与自己送别,却不料她还是来了,待得海棠行到跟前,拍着海棠的双肩道:“哟!千年毒花!没生气了吗?”  海棠撅着嘴道:“才没有那功夫生你的气呢!”随即递过马缰道:“中原女子千娇百媚!有它在你身边我便放心许多了!”邵云笑而不语,心道:“原来这丫头害怕我在外面另结新欢啊!哈哈哈!”心下高兴,正待要说话,却不料五福星与叫花鸡拍手道:“哟哟哟!啧啧啧!看这千年毒花啊!还没做上教主夫人呢!就管起我们教主来了啊!哈哈哈哈!”  邵云举起拳头,朝五福星虚晃一记,道:“尽胡说!”随即也不管叶松仁的存在,拉起海棠的手道:“放心吧!等我完成了任务,便火速赶回来!回来、、、回来与你完婚!”  海棠娇羞着脸,感动的说不出话,只不住的点头,这边邵云、海棠二人正甜言蜜语,那边张恭、胡杏儿二人也没闲着,自然也是一番蜜糖般的话语,甜蜜得很,这时,叶松仁“嗯嗯!”两声,表示自己存在后,叹气道:“教主啊!时候不早了!你们该上路了!”  邵云放开海棠的双手,朝众人抱拳道:“各位!保重!”转即又见海棠那副依依不舍的表情,心中很是不忍,真想与她就此不再分开,哪怕多待一刻也好,随即跨、上马来,低头拍了拍马儿的右脸道:“海棠!跟姐姐说再见!”那马儿也好像通灵一般,真的冲着海棠嘶鸣了一番,邵云跨、坐在马上、又一次回首朝众人拜别、这才回首、右手一探、将海棠拉上马来,坐在自己身前,双手探过纤腰,抓着马缰朝前方奔去,张恭见状,也不落后,探身拉起胡杏儿,也这般扬鞭追了上去。  海棠坐在邵云身前,任由马儿狂奔,起起伏伏将二人紧紧贴在一起,那马儿与邵云早也是心神合一,不用邵云指挥,自己也知道择路行走,邵云干脆放开马缰,双手便就搂着海棠纤腰,顺势将海棠拥入怀中,海棠叶不抗拒,顺势依偎在邵云怀中,微闭这双眼,侧过身来,将脸贴在邵云结实的胸膛,尽情享受着这最后的温存。  张恭与胡杏儿所乘的马匹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的走近了邵云海棠的马匹,两马并肩行走,逐渐放慢了速度,低下头来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张恭扬鞭指着邵云海棠二人道:“狗男女!”  胡杏儿回头看着张恭,说道:“你干嘛!骂他们?”  “干什么?我嫉妒行不行啊!、、、、、、!”说到这里,张恭的双唇也已经盖在了胡杏儿的双唇之上,二人你来我往,恨不得就在这马背上将对方的衣衫撕破、、、、、、。  便在这时,胯、下马匹不知道是不是眼睛里进了沙,还是沙进了眼睛,突然打了个喷嚏。  马儿这一声喷嚏,将四人同时惊醒,四人同时睁开双眼,吓了一跳,海棠急忙从邵云怀中挣脱出来,推开邵云,理着衣衫道:“你!、、、、、、!你耍流氓!”邵云也不知所措,坏笑着伸手习惯性的挠着后脑勺,吱吱呜呜说不出话。  那边、张恭、胡杏儿二人也是同样遭遇,海棠将衣衫穿回,梳理着发丝,背对着邵云,道:“不要装无辜!哼!你坏死了!不要以为扮可怜我就会原谅你!”  邵云的确感到无辜,嘟嘴道:“那你想怎样?”  “怎样?哼!你对人家无礼!呜呜呜!我告诉爹爹去!请大家评理!”海棠捉弄道。  邵云慌忙摇手道:“别啊!这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可不好!”  “要我不说也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在中原要多多注意身体!江湖险恶!不要太过信任任何人!尤其是那个燕南天!还有!还有!你绝对不要乱采野花哦!完成任务后,要快快回来!人家、、、人家穿着嫁妆等你!”  邵云大喜,原本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苛刻要求,却不料傻丫头这也叫要求,邵云明白海棠是在关心自己,又将双手搂着海棠纤腰,将下巴靠在海棠粉肩之上,耍赖般道:“还有呢?”  海棠反手在邵云脸上轻轻拍打着道:“还有啊!你这一去,是要在战场上杀敌,可不是与江湖中人过招,在战场上可没有那许多的江湖规矩,点到为止,你要万事小心啊!”  邵云用下巴轻叩着海棠的左肩,又将下巴移到右肩道:“还有没?”  “还有、、、还有我听高顺说:一入宫城深似海,朝廷固然好,但官场黑暗,百官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你切莫要卷入了别人的宫廷斗争中啊!”  便又在这时,张恭、胡杏儿所乘的马匹又打了个喷嚏,两人慌忙分开,张恭拍打着马匹骂道:“懒牛懒马喷嚏多!”随即一手盖着胡杏儿的眼睛,一手向着邵云摇手道:“没事!没事!没看见!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海棠羞愧,干脆挣脱邵云的怀抱,跳下马来,双手搭在马背上,责备道:“千万记住啊!不要展示太多的本领!尤其是在战场上的统帅本领!”邵云不明白为什么,正待要问,张恭胡杏儿二人也下马来到身前,便要作最后的离别,邵云、张恭二人依旧跨、坐在马背上,海棠拉着胡杏儿迅速朝山上奔去,只留下话语道:“早去早回!洞房再见!”话音刚落,已经不见了二人身影。  邵云、张恭二人对视一眼,双双坏笑起来,随即扬鞭奔去。  “想什么呢?还在回味刚才的温存啊!”张恭见邵云只顾催马赶路,便不言语,遂这般打趣问道。  “没有啊!我是在想!她为什么会让我不要显示太多本领!”邵云将马慢了下来。  “哎!我说云大哥!这很简单嘛!就是怕你锋芒太漏,罢了!”张恭挥舞着马鞭道。  “锋芒太露?什么意思?”  “哎呀!李世民这个人啊,见到什么奇人异士都想收归帐下,你要是在战场上表现突出,怕是就回不来了!”  “打了胜仗还回不来?”  “你想啊!你是安东将军,兼高句丽王,你要是让他知道比很有本事的话!你说他怕不怕你在辽东独立后,威胁他大唐的江山呢?”张恭说书般道。  “不至于吧!堂堂的天子会这般小气?”邵云侧过头来问道。  “可不是!尉迟敬德你听过吧!”  “哦!傲国公嘛!谁不认识?”  “当年李世民为了要将尉迟敬德收归帐下,傲国公提出要他钻胯裆,他都愿意,他李世民有什么干部出来?”张恭在1997年对于三国演义,隋唐演义的书籍是看过很多,虽然不知道演义里面的李世民是否真实,但只从来到大唐以后,对李世民的事迹也是略有所知,遂这般道。  “那我还真的小心为上了!”  张恭继续道:“你呢尽快结束对突厥人的战争,而后须得尽快脱身回辽东!久则生变!我记得在演义中,长孙无忌会与李世民御驾亲征,讨伐高句丽,但没有成功,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太多!”  邵云道:“大唐会攻击高句丽?为什么?”  “哎!还不是因为高句丽的日益壮大,引起了中原的不安呗!你想想!倘若你在高句丽发展起来后,中原汉人的江山便岌岌可危,他会放过你们吗?”  “汉人?可我们圣鹰教也是汉人啊!圣教便是汉献帝刘协创立的!”  “虽然你们是汉人!但在历史上!你们是朝鲜人!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二人干脆停下马来,交谈了起来,邵云心道:“张恭这家伙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他说的话都不无道理,是该好好听听他的意见。”  “你这么能掐会算!那你倒是说说大唐的命运如何?倘若我在高句丽真的壮大,兴兵攻打的话,会怎样?”  “我只知道在大唐、会有一个姓武的女人出现、会把唐朝搞个天翻地覆!至于开战嘛!据我所知,高句丽会在唐高宗李治时期被灭亡!”  邵云膛目结舌道:“灭亡?那李治是谁?”  张恭笑道:“罢了!我也只能依照历史来告诉你了!至于你能不能改变历史,我就不知道了!”  邵云摊手道:“你且道来!”  张恭寻了快大石,盘坐下来,道:“我们现在是在唐贞观637年,李治就是李世民的第九个儿子!以后在辽东会有三个国家,和各大部落,主要的三个国家会是新罗,百济,还有你的高句丽王国,在666年的时候,新罗、百济相继灭亡,随即便是你的高句丽灭亡!”  邵云不知道张恭说的到底准不准,但也没有在意,反正自己这次前往长安,助李世民打败突厥人以后,便要回辽东与海棠完婚,然后再将教主之位让出来,以后的高句丽会怎样,便由不得自己了,只是继续听张恭说下去。  张恭道:“至于你说的大唐的命运嘛!据我所知,在早期大唐一直都是牛叉的,即便是姓武的那个女人胡搞了一段时间,但大唐却经历两百多年,将近三百年。最后取代大唐的将会是一个名叫赵匡义的人,以后叫宋朝。”  邵云起身拍着张恭的肩膀道:“哈哈!原来大唐还有这么多年的国运,那圣教遗训说要恢复汉朝江山看来是指望不上了!这可怪不得我了!走吧!太阳就快下山了!我们得快点赶到平壤与南哥会合!”随即跨上马来扬鞭奔去。  张恭也爬上马来,追了上去,口中喃喃道:“是地球围着太阳转!不是太阳下山了好不好!”  邵云不知道张恭在嘀咕些什么,只管催马赶路,行不久,邵云突然停了下来,跳下马来,细听了一番,道:“有人跟踪我们!”  张恭道:“不会吧!这里还是上甘岭的半山腰诶!圣鹰教总坛的地盘,竟然会有人跟踪你这堂堂的教主?”  邵云道:“听声音应该只有一人,你在此等候,我去看看!”随即弃了马,转身施展轻功朝后面奔去。  行出不久,邵云估计此处与自己的距离正是那追踪自己的人的距离,四下看去,却又没有半个人影,正待要转身回去,忽见草堆后有异样,踏足便向草堆行去,便在此时,一声怪叫“巴格!”一病寒刀呼啸着劈向邵云背部,邵云此刻落鹰神剑已经交给叶松仁镇教了,可谓是手无寸铁,但感觉那一刀刀锋凌厉,想必是个好手,当下身子一弯,凌波微步向后退出了十数步,待得脚步站稳,却见那人长刀正好劈在地上,转过身来抽着脸部肌肉,依依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虽然那人说什么邵云不知道,但从那人的衣着来看,想必是日本浪人。  那人额头包着一块布条,那布条上以血红色书写着一个汉字“杀!”邵云知道与这家伙沟通不了,只得暗自聚结内力,准备随时出招。那人依依呀呀的说了一阵,奏地举起长刀,便要向邵云杀来,便又在这时,草堆后发出一声:“亚麻地!”  那日本浪人当即停下了攻势,邵云也放眼看去,却是那日本的公主,采苍井空。  只听那苍井空一改神色,十分严厉的遏止了一番那名日本武士,便朝自己这边走来,那原本怒气冲冲的日本武士也在遭到苍井空的喝止后,底下了头,不再言语。  苍井空行到邵云跟前,不待邵云发话,却道:“他是那四大高手的徒弟!他叫野田佳颜,他在日本听到他的师父们呗杀以后,就来了辽东,想要杀你报仇,”  “难怪!”邵云道:“你跟他说他师父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不必寻仇!”  “我已经跟他说了!”这时那野田佳颜行到二人身后,鞠躬叽歪了一句,苍井空便解释道:“他说他想与你切磋武艺!”  邵云心道:“我杀了他的四个师父,看来不与他过几招,他是不会死心的了,”便抱拳道:“切磋武艺?好!那在下便与你过几招!”  看来这一句那家伙听懂了,深深鞠了一躬,拔出长刀,便展开架势,邵云手中无剑,虽然不用剑也能将他击败,但既然人家要与自己切磋剑术,自己若以赤手空拳过招的话,显得有些无礼,当下从身边杂草中取出一根木棍,道:“请!”  “请!”字刚落,那野田佳颜的长刀已经幽灵般出现在邵云脑门,邵云心道:“果然够快!”不过快也没用,邵云脚下的凌波微步可不是花瓶,还没等那长刀靠近自己,左脚右脚向右一移动,那野田佳颜一刀便落了空,野田佳颜见一刀落空,怒吼一声,刀锋一转,劈向邵云颈部,邵云心道:“这家伙招招狠毒,这哪里还是在切磋啊!简直是在玩命!我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却要小看我华夏无人了!”当先也不闪避,左手中指食指同时弹出,“叮”一声,轻轻夹住了野田佳颜手中的长刀,右手急挥手中木棍噼里啪啦狂敲刀身,每一棍都夹杂着浑厚的内功,那野田佳颜虽然也是个练家子,但内功却与邵云有着天壤之别,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被邵云一阵狂敲,刀身震动至于,他双臂酸麻,想要放开刀柄,却又放不下武士的尊严,只得牢牢抓着刀柄不放手。  邵云狂敲了十数棍,见那家伙双手虎口已然鲜血淋漓,却始终不肯松手,当下将手中木棍换了个方位,如同先生责罚学生一般,敲打着野田佳颜的双手,这样一来,野田佳颜那里还守得住?一阵怪叫,迅速松开了刀柄,双手互相摩擦,以图缓解疼痛。  邵云也不追击,顺手将长刀扔在地上,不做理睬,苍井空上前拉开野田佳颜道:“你不会是他的对手!快回去吧!”  那野田佳颜低头鞠躬道:“嗨!”随即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透明器皿,递到邵云手中,依依呀呀了一阵便离去了,邵云道:“他说什么?”  苍井空翻译道:“他说你的武功太厉害!难怪他的四个师父打不过你!他心服口服!”  “那这个呢?”  苍井空接过器皿道:“这是我们日本的清酒,他想与你交朋友,就把这瓶酒送给你啦!”  邵云哭笑不得道:“这也叫武功太厉害?我只是随便出了几招罢了!”随即又道:“他叫野田佳颜!你们日本人的名字怎么这么怪?”  “很奇怪吗?我的名字也是四个字啊!我叫苍井空龙!只是为了与你们汉人沟通,才去掉了一个字而已!”  “对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想跟你们一起去中原!”苍井空自己徒步向前行去,邵云追到身前道:“小姐诶!我们去中原可不是去玩的!是要打仗的!”  “我知道啊!我又不和你们去打仗!我只是想要去中原件事一下罢了!这也不行吗?”  邵云无奈,只得带着苍井空向张恭那边行去。  等到了张恭这边,问题就来了,三个人只有两匹马,这下怎么办?苍井空打量着两匹马道:“我不介意与你们共乘一匹马的!”  邵云道:“你不介意!我们可介意!”  张恭道:“呵呵!不!、、、不介意!不介意!虽然你比不上中森明菜好看!但也算是有两分姿色的了!来来来!小姐请!”随即摊手很有风度的将苍井空扶上了马背,三人便又朝山下奔去。  待得三人到了平壤镇,平壤客栈,燕南天将三人引进了客厅,道:“云弟!你可来了!那传旨的公公已经在早晨就起身回京了!”  邵云撅嘴道:“那更好!换回自由自在!”  “有他在你就不自由自在了吗?”燕南天问道。  “哼哼!当然!他的动作!他的语气啊!听了就让人起鸡皮疙瘩!”邵云坐了下来,自斟自饮了一杯。  燕南天拍着邵云的肩膀道:“好了!好了!不说了!都赶了一天的路!想必也累了吧!吃晚饭!早些歇息!明早动身!”  饭后,四人要了上房便各自回去休息了,子夜时分,邵云门外传来扣门声,打开门一看,却是正黄旗旗主司空敏慧,司空敏慧一

进门便四下张望了一番,确保屋内别无他人后,从坏内取出物件道:“教主!这是海棠姑娘令我送来的天蚕甲衣!你穿上!以保周全!”  邵云接过甲衣,一看却是件与普通衣物无甚分别的马甲,也没在意,那司空敏慧道:“教主莫要小瞧了这件甲衣!你穿上它,便是普通寻常刀刃均无法造成伤害!你出征在外!须得处处小心才是!海棠姑娘不放心,这才派我前来的。”  邵云道:“劳烦司空旗主了!”  司空敏慧随即又从怀内取出一支令牌,交到邵云手中托付道:“这是我教的细作令牌!我教在中原,突厥、吐蕃、以及各大部落均有细作活动!你在中原如若有什么麻烦,这只令牌便可以相助与你”  邵云心中诧异,没想到圣鹰教竟然有这么一出,自己却全然不知,当下接过令牌,便送司空敏慧出去了。  次日清晨,邵云、张恭、燕南天、苍井空四人饱餐一顿后,备了干粮,便出门了,张恭垂头丧气,不说话,心想:“原本以为昨晚能与这日本娘们来点刺激的,却不料这日本娘们竟然保守得很,”左顾右盼了一番,邵云道:“你在等人吗?”  “是啊!”  “等谁啊!”  “你师姐!”  “我师姐?”  “对啊!邝美云!”  邵云与张恭你一言我一语,邵云道:“是哦!上次在遇到她,她自称是陈剑锋特封的圣教新一任四大护法之一,武功也算了的!只是在上甘岭时,自己却忙于应付,没来得及向这位师姐请安,陈剑锋自缚领罪后,也没再见到那信任的四大护法了,”  邵云又道:“她来做什么?”  张恭道:“她与我一同去洛阳啊!”  “去洛阳做什么?”  “嘿嘿!等她到了洛阳,我将她包装为洛阳最漂亮的花旦!”  “花旦?你不要乱来啊!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二人言语了半晌,终于等到邝美云出现,几人又在镇上购买了马匹,一人一马,朝乐浪奔去。  乐浪郡(公元前108年~公元313年),是西汉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在朝鲜半岛设置的汉四郡之一。治所在朝鲜县(故卫氏朝鲜都城王险城,今平壤大同江南岸),管辖朝鲜半岛北部,对朝鲜、日本诸部落有很大的影响力。东汉、西晋时辖境有所变化。西晋八王之乱后,中原大乱,圣鹰教开始南下压迫乐浪郡。公元313年,被圣鹰教彻底吞并。  三十五年前,中原各大门派以燕山派为首,围攻圣鹰教总坛上甘岭,时任教主邵风云不得不将镇守乐浪郡的守军撤回总坛,只留下镶黄旗两千人马镇守,百济世子近仇首王趁机率3万军队,拿下乐浪,而后,百济短期获得乐浪地区。圣鹰教自邵风云战死后,教众四散,但叶松仁、陈剑锋二人却也短暂的担任过教主之职,两代多次大败百济,百济势力被逐出了乐浪郡。  在邵云接任教主之位后,李世民听从长孙无忌之策,新后封百济王近仇、新罗王金正鸟、高句丽王邵云,辽东局势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意图瓦解辽东势力统一壮大,邵云接任高句丽国王次日,镶黄旗、正红旗、镶红旗、三旗兵马大举攻打乐浪,不到一个上午,圣鹰教便又从新获得了乐浪郡的控制权。  以至于乐浪便成了圣鹰教总坛上甘岭与中原的边界,圣鹰教在邵云接任教主之位,又由中原王朝封邵云为安东大将军,赐高句丽王,因此此地更有镶黄旗,正红旗,镶红旗的镇守,邵云等人一路奔来乐浪郡,见乐浪郡虽然不大,但城墙坚固,贸易往来甚多。  几人到得城门,均下马步行,邵云行马在前,只觉得这乐浪与中原城镇无甚区别,回首谓张恭道:“你看!这乐浪与洛阳也没什么不同啊!”  张恭将马缰交到邝美云手中,上前道:“呵呵!说来就话长了!”  邵云道:“你且说来听听!”  张恭得意道:“据我所知,这百济、高句丽、新罗、在历史上是被称为朝鲜半岛,我那个年代也是这样叫的,据史料记载,汉朝在朝鲜半岛北部地区进行郡县统治,客观上大大促进了汉朝与朝鲜半岛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助于汉朝先进文化在朝鲜半岛汉朝郡县地区的传播。当时不仅有汉人官吏到朝鲜四郡去任职,更有很多富商大贾与农民前往经商、垦荒,朝鲜四郡已是一派汉文化景象。之所以这乐浪郡的民众这么乐意汉文化,那主要还是大唐皇帝李世民对边陲小国实施的是开明政策,这样有利于贸易往来,再有就是你爷爷邵风云在得知圣鹰教乃是汉献帝刘协所创之后,可能更愿意自己的教众认祖归宗,走汉人的道路!”  邵云道:“这也对!现在的高句丽原本就是汉人,让他们过一些汉人的生活,自然也好!”  张恭摇头道:“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汉文化的影响决不仅仅局限于“汉四郡”所在的朝鲜北方地区,它对于半岛南部地区同样具有魅力和吸引力,引起它们的普遍向往。早在公元前109年,也就是汉武帝出兵卫氏朝鲜前夕,南部马韩目支部落就曾派遣使者赴汉地朝觐汉武帝,只是由于朝鲜王右渠的阻扰而没有实现。“汉四郡”设置后,南部部落酋长们钦慕北部乐浪汉文化,其中不少人都与汉朝乐浪郡保持着密切的往来。而他们与北方的来往,自然也带动了南北人民之间的往来通商。与此同时,还有北人南来,更是直接带来了北方先进的乐浪文化。像箕氏朝鲜的箕准王南逃到马韩地区,自称韩王,自然也间接地传播了汉文化;而南部有一些部落,甚至就是北方人南迁后,与南方土著人杂居而形成的移民社会。据我所知,当时的汉四郡文化已经影响到半岛的最南端济州岛等地。”  邵云完全不懂张恭在说些什么,摇头道:“你又来了!”  张恭喜道:“我只是照着历史书上讲的说罢了!大概意思是说,像这乐浪的这种情况,在新罗国也是同样的,他们也对汉文化向往得很!”  邵云道:“王左使、屠右使、说过新罗的金正鸟曾经也是圣鹰教的一员,他现在在南部建立了新罗国,还得到了李世民的认同,那他引用汉文化也不足为奇!”  苍井空与邝美云随便在市集上逛了一圈,也是满载而归,多是些吃食与化妆品,回到邵云身边道:“怎么?你们还没说完吗?我们肚子饿了!、、、、、、!”  四人找了间酒馆,饱餐一顿,随即便要了上房,各自休息去了。  次日,四人快马加鞭,朝睥沙城赶去,张恭道:“教主啊!我们为什么不向东呢!”  邵云行在最前,一面策马,一面回首道:“睥沙城是施琅大连舰队的所在地,我们到了那里,便可以向他借艏快船,将我们送到登州,这样我们便可以沿黄河去洛阳。”  燕南天与邵云并肩在前,也回首道:“是啊!我们只有半月的时日!须得快些赶往长安才是!”  几人快马加鞭,一路不作停留,只三日便到了睥沙城,来到大连港口,见施琅所在大连舰队,邵云一下吓傻了,这大连舰队着实壮观啊!海面上黑压压的一片舰船进井然有序的排列,又有不少快船来回穿梭与航道间,犹如一座水城,心下赞叹不已。  便在这时,施琅连同是十数名护卫来到邵云等人身前,半膝跪地,抱拳道:“施琅参见教主!不知教主亲临!有失远迎!还望教主赎罪!”  邵云忙上前扶起施琅,拍着施琅双肩道:“将军请起!你的伤势可无恙?”  那施琅身高与邵云差不多,二人并肩行走在前,两道人影将燕南天等人遮了个严严实实,一面向水师府行去,一面道:“多谢教主挂怀!属下的伤无碍!只是、、、!”  “只是什么?”  “额、、、、、、!”施琅还是没有将话说出来。  邵云道:“哎!将军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施琅道:“这水师长期与倭寇对立,时常交火,多有损伤,近来、、、近来东面的百济、新罗又经常与我部产生摩擦、在巡逻中也经常发生小型交手,这些船只怕是顶不了多久!”  邵云心道:“看来施琅是想要建造船舰,又没有充足的经费,这才不好开口吧!赵晃他们对舰船颇有研究,且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拍了拍施琅的肩膀道:“赵晃、关礼杰他们呢!”  “哈哈哈!哥哥真是不仗义,提起赵晃、关礼杰,却又不提起俺!哈哈哈!”二人应声看去,说话之人正是张振岳,随即,关、张、赵、三人行到邵云身前,依照教中规矩,拜倒在地:“参见教主!”  邵云拉起三人道:“你我四人以兄弟相称!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赵晃笑而不语,关礼杰也是如此,张振岳抹了抹臂膀上的汗水道:“嘿嘿!哥哥这话说得中听!你们不是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嘛!这总要我等跪地!嘿嘿!不是那回事吧!”  邵云正想说:“正该如此!”却被施琅抢先道:“你小子尽胡说,这教主是教主,我等做属下的见了教主下跪,这是数百年来的规矩,尔等不可坏了规矩!”  张振岳本来想与施琅争辩,却又见施琅这幅严肃的模样,便不再言语,邵云也只得作罢,言语间施琅将几人带到了建造地,指着一堆正在施工的水军道:“教主请看!这些便是新型战舰!这战舰是依照赵晃将军的图纸建造的,威力要比之前的旧舰船强上数倍!”  邵云依言看去,却是只建到一半的船舰,看不出其模样,隧道:“我正要说此事!虽然我教无意争雄,但本人却对倭寇仗着舰船的优势,肆意骚扰,所以拥有更好的战舰,确实是应该的,赵晃他们的舰船我见过,确实比那些普通的战舰要强得多!”  施琅也点头道:“赵将军对于船舰的掌握,末将确实赞同得很!”  邵云拉过赵晃道:“那就要多劳赵兄弟你拉!”  赵晃等人原本就是在美国长大,对于中原的礼仪也是不得其解,但还是抱拳道:“这些都只是一些普通的船舰,由于造价的问题!我便将巡洋舰缩小,这才改装出来的,虽然不能与巡洋舰相媲美,但威力却也不容小觑,我相信有了这些船舰,我们足以与倭寇抗衡!”言罢便将船舰图纸交到邵云手中。  邵云细看了一番,“的确不错!”  赵晃继续道:“这些船舰也只能暂时撑一下场面,我打算等过段时间,我教经费充足后,建造更好的船舰开往济州岛,这样的话,我们就等于在百济、新罗两国的门前拥有了军事基地。可惜!、、、、、、!”  邵云觉得赵晃这个提议不错,心道:“这大连舰队就是再强,也只能在黄海以内自保!倘若能让船舰直接来回巡逻与大连与济州岛之间的话,就可以尽早防范新罗、百济两国的舰船了。”听赵晃道:“可惜!”忙道:“可惜什么?”  赵晃道:“可惜我教刚刚遭受重创,经费方面短时间恢复不来,再就是小诸葛不在,要是他在的话,我就可以让他设计出航母来,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直接派航母去济州岛了!”  邵云也知道各派、个部落这次围攻上甘岭,给他自己的高句丽国的经济带来了重创,短时间要恢复经济确实难啊,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多余的经费来造舰船?忙拉过张恭道:“你们说小诸葛是全美国最聪明的人,那我告诉你们,他就是高句丽最聪明的人,他的智慧,比起小诸葛而言,有过之无不及!”  张恭道:“缪赞了!”  邵云道:“张恭你倒是说说,眼下这种情况有什么办法改善?”  张恭却不语,转身哼起了歌谣:“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的崛起!、、、、、、!”  张恭道:“这首歌叫《春天的故事》是歌颂我那个年代一个伟人的故事,说得是他在南海边画出了经济特区,专门发展经济,其中有深圳,汕头,厦门,珠海,海南5个经济特区,以及经济开发区也可以说是做出了改革开放的重要决定!就这样!中国就神话般的崛起了!”  邵云不解道:“就画一个圈就可以让一个国家崛起?”  张恭笑道:“这个圈就包括了很多个地方,在这些地方率先开始发展,引进外资,调集有力之士在这些地方发展,这样这几个地区就开始领先其他地方,再以这些地区的经济来带动其他地区的经济,自然而然整个国家就崛起了咯!”  邵云也觉得有理,道:“你说得有理!那我们也可以画一个圈吧!”  张恭道:“好吧!你我相交一场!我答应你,发展经济方面,我包了!我保证十年之内,让你高句丽成为全天下最富有的国家,但其他方面我就不会插手了,”  邵云本就对这些经济什么的一概不知,听张恭说肯负责,自然高兴,他是个才高八斗的人,他敢这样说,相必是有十足的把握。又道:“好!你且说说看!”  几人来到茶棚坐下,张恭道:“《春天的故事》里面所说得深圳,汕头,厦门,珠海,海南5个经济特区,以及经济开发区如今都是大唐的领土,但这些地区中最为重要的地方便是深圳,也就是循州一带,南丫岛以及港岛、九龙一带却多数掌握在你岳父叶松仁手中!你做教主一来,这些地方自然也就成了你高句丽的地盘,”  邵云道:“你是说、、、要我在南丫岛画一个圈?”  张恭道:“然也!我们可以以南丫岛、港岛、九龙一带,为特区,为此我向教主要点东西!”  邵云道:“兄弟为我做事!无不答应!”  张恭道:“好!我要一个堂主的职位!便叫九龙堂!不需要太多的人!只需要一名水师战将,以及十数名文人即可!”  邵云欣然答应,张恭道:“除此之外,你令高顺调拨一批有能之人就任乐浪主事!让乐浪与中原加快贸易的步伐!这样国内的经济便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恢复的迹象!”  邵云道:“高顺门下有一学生,名为郭嘉,此人虽然个性散乱,但确实有才,他可以当此重任!”  邵云又道:“还需要做些什么?”  张恭喃喃自语道:“又高顺又郭嘉,还关张赵之后,真不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见鬼了,”忙道:“我这次与你一同前往洛阳,我便将我那边的生意迁移到南丫岛,用娱乐事业来吸引资金!”  邵云道:“你是说吧你的生意搬到南丫岛?”  张恭捞着耳垂道:“当然啦!邵氏集团啊!不在港岛发展,难道在洛阳吗?”  “只是、、、!只是你说的娱乐事业真的能引进资金吗?大唐的钱可不好赚啊!”邵云不解道。  张恭道:“这只是开始!我跟你要一员水师上将,便是要他率领南丫岛船队南下,或是东游,去探索新的国度,吸引更多的资金,”  邵云道:“张兄弟的目光的确异常!罢了!一切均由你拿主意吧!”  张恭道:“说是说!我可有言在先!我只答应你,帮你搞好经济,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啊!我奉劝你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我帮你,我就想达成心愿,去日本来一次大屠杀!”  邵云一头雾水道:“什么想法?为什么?”  张恭之所以这样说是在提醒邵云要安分守己,不要打大唐的主意,见邵云不明白,张恭一拍手道:“这样吧!我明说了!圣鹰教是汉献帝创立,高句丽也就是汉人,但这些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历史不知道,倘若你依照汉献帝的说法去攻打大唐,从而恢复大汉的话,那历史就会记载为朝鲜半岛的高句丽攻打汉人江山唐朝,不过不用担心!反正到了666年得时候,唐朝就会消灭你们,无所谓拉!”  邵云道:“眼下百姓安居乐业,唐朝是汉人,高句丽也是汉人,有什么区别?好了!不说了!大家都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邵云饮了杯茶水,随即又对施琅道:“我这就修书一篇,你让你的部下回总坛找高顺要经费,建立新的战舰刻不容缓,我担心日本倭寇会继续来访!”转身又对张恭道:“兄弟!经济方面就要劳烦你了!”  几人又胡扯了一阵便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又从大连乘轻舟赶往登州去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