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三回 胡笳远道关山月,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1054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1:10


  邵云刚刚接任教主之位,对教中事务,一概不知,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说道:“大家都辛苦了!眼下最重要大家能尽快恢复过来,、、、、、、”说到这里,邵云左顾右盼,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便在这时,邵云一撇之下,见燕南天连同十数人走了进来,但见一个摇摇摆摆的白发老翁走到殿前,清了清嗓子娘声道:“圣旨到!邵云接旨!”  邵云不知所措,呆立当场,燕南天慌忙上前将邵云拉在地上,邵云这才反应过来,忙道:“邵云接旨!”  那白发老翁见邵云这番模样,摇了摇头,娘娘腔道:“哎!也不知道万岁爷他看上你哪里了,一个土包子也可以做应梦贤臣?”虽然眼神是极为鄙视邵云,但他自己还是知道传圣旨是自己任务,忙又“嗯嗯”清了清嗓子,如欣赏画卷般打开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圣鹰教教主邵云!武功卓绝!安定辽东有功!特封安东大将军!赐高句丽王!令!高句丽王邵云!即日回京,统兵攻打突厥部!钦此!”  邵云一听皇帝竟然封自己为高句丽王!心下大惊,心道:“这下可完了!光是做教主就够自己受得了!还做王?那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便是这般陷入了沉思,以至于那太监在宣读完圣旨以后,邵云依旧无动于衷,燕南天暗地拉了邵云好几把,也没将邵云思想拉回。  那太监纤指往嘴唇轻轻一抹,娇声道:“哼!还不快快接旨?”  邵云被这一声怪腔怪调的话语吓了一跳,这才道:“吾皇万岁万万岁!谢主隆恩!”  邵云刚一结果圣旨,便是教中教众的欢呼声,或是恭贺声,不绝于耳,那白发太监将双手一阵虚晃后,捂着鼻子道:“讨厌!乌合之众!不要吵!不要吵!咱家最讨厌喧哗拉!”  那圣鹰教教众自来被江湖中人称为魔教,大多数人心中本就抱着不平的心态面世,这下一听自己的教主被封为安东大将军,还封了王位,心中怎会不喜悦?欣喜若狂之际,哪里理得那太监的喝止?邵云见不少教中教徒纷纷过来与自己庆贺,也不好打断他们的雅兴,还是燕南天碰了碰邵云肩头,细语道:“此人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更是权臣长孙无忌的心腹!云弟不可轻视!”  邵云这才起手压下众人喧哗之声。  那太监理了理衣襟,依旧捂着鼻子道:“那圣旨呢你也接了!想必你也明白了!皇上要你随我等回京!安东大将军!可动得身否?”  邵云抱拳道:“这位公公请见谅!弊教刚刚遭逢浩劫!晚辈也是刚刚接任教主之职!教中尚有太多事宜需要处理!便请公公多宽限两天如何?”  不待那太监开口,五福星无人纷纷学着太监的身形与腔调道:“是啊!美女!难得来一趟我们辽东!便请你在敝教休息几日如何?也好、、、也好让我们教主尽一下地主之谊嘛!”  那太监焦急道:“讨厌!你叫谁美女啊!人家可是纯爷们!”随即又转向邵云道:“哼!要咱家在这种地方休息!我呸!这样吧!咱家在山下平壤镇待上两天!两天之后!你必须在两天之内前来与咱家会和!咱家就会启程回京!如若你来迟了,咱家便要先行离去!记住了!一月之内!必须到长安!不得有误!”  邵云忙作礼道:“多谢公公!”  那太监憋了憋嘴,便不答话,转身便往殿外行去,侍从便也慌忙转身护卫着那太监离去了。待他走到门口回首道:“那个谁!安东大将军!你可记住了!两日之内必须到平壤与咱家会和!如若迟了!咱家走了!你便慢慢找那去长安的路吧!哼!别误了时辰!”言罢转身快步离去。刚一转身,又回首道:“那个谁?燕南天!你还不与我一同离去?”  燕南天抱拳道:“多谢公公!在下燕山派弟子已经离去!在想还是与我弟邵云一同前往的好!”  那太监点了点头道:“也好!省的这个土包子迷了路!误了时辰!”  那太监刚一离去,殿内一片欢呼,开酒的开酒,高呼的高呼,场面好不热闹,邵云则是与海棠搂在一处,双方紧紧搂着对方,互传体温,就差接吻了。  过了半晌,场面才稍微安静了些,燕南天找到邵云道:“恭喜云、、、、、、!哦!不是!是邵王爷!”  邵云一手搂着海棠的左肩,一手提着酒坛道:“嘿!什么王爷?南哥你尽取笑我!来来来!今日大敌退去!大家高兴!来!喝酒!”  二人便又喝了起来,王青、屠天域、叶松仁、等核心人物自然也围在邵云身旁,相互敬酒,燕南天摇了摇头道:“云弟!你有今日!得来不易!圣鹰教历来被称为魔教!日后有了名号!你要乘机将圣鹰教纳入正途才是!”  邵云点了点头道:“说的是!小弟会尽力的!”  燕南天拍了拍邵云的肩膀点头道:“相信自己!你行的!你还要与你教中兄弟商议大事!我就不打扰了,就先下山了,记住两日后在平壤客栈会和!”言罢转身便离去了。  燕南天离去,五福星醉倒,海棠也似乎有些醉眼迷离,最后与苍井空二人双双靠在邵云背上,呼呼大睡了,便在这时,王青、屠天域二人走了过来,邵云正欲起身,却又怕惊醒了身后的两位美女,只得坐在地上,与二人互相谈了起来。  王、屠二人知道邵云两日后便要里考圣教中潭,前往长安,便简略的将圣教大义宗旨、教中历代相传的规矩、以及圣教在各地分坛的势力、教中首要人物才能性格,一一向邵云详细禀告了一番。  邵云也大致明白了些,王青又指了指身后的苍井空道:“此人是日本国王的女儿苍井公主,据施琅说,他们日本闹内讧,她父女二人是来我教避祸,以图我教出力帮他们夺回王位,但她父亲却在海战中被日本倭寇杀了!此中虚实,属下尚未查实,不知教主有何打算?”  便在这时,只听得“叮当”一声响,苍井空手中酒杯摔在了地上。口中还喃喃道:“不要!不要杀我父亲!你们这些叛贼!、、、、、、”  邵云道:“王左使,我听他说他父亲与我教前任教主是故交!可有此事?”  王青道:“确有此事!他父亲的确与你爷爷是故交!只是、、、只是他日本国向来安定团结,怎么会闹内讧?我担心此中有问题!”  邵云道:“既然她们是为了不参与围攻我教,才被倭寇追杀,王左使!屠右使!你们二人倒是看看我教还有没有能力帮他们夺回王位?”  王青道:“教主有令,敢不遵从。”当下叫施琅进来,说道:“施琅!教主有令!要我等协助日本苍井公主夺回王位!你点算一下!看看我教还能出动多少兵马?”  施琅道:“启禀教主!如若我等要协助他们的话,光是兵马是不行的!倭寇兵力多数是舰船!我们需要出动庞大的海军舰队才行啊!只是现在要我说出我们还有多少能用的兵马!这需要高顺才知道!”  邵云道:“那也不妨,这高顺想来还未饮醉!你便去请他过来商谈便是!”  施琅依言去了。  王青等施琅退去,说道:“教主,苍井空这小丫头年纪虽小,却是极为机灵,对她不可不加提防。”  邵云问道:“这小姑娘有何不妥之处?”  王青道:“当年天池一别,我和屠夫、等人见了你,便有复兴圣教的意念,便四下收拢部众,我和屠夫二人也曾经去了趟日本,希望找他们帮忙,当我们到了日本,见到她一人在演武场之中,一人单挑十数名日本高手。看身手、显然是练家子,但眼下却这般狼狈!据施琅汇报,她说她爹爹在海战中被倭寇追杀死去,她爹在日本不答应新罗、且末各部的邀请,参与围攻,而他爹部下的明治王却又一力赞同与各部结盟!因此他父女二人得罪了明治王,明治王勾结海上倭寇想要暗杀她父女。她父女这才逃往本教求救,我就是觉得他们堂堂一个国家,既没天灾,又没兵变,他堂堂的国王怎么会任由一个王爷追杀?“便在这时,高顺随同施琅行了过来,高顺见了邵云,慌忙下拜,邵云作势要他免礼,随即道:“高兄弟!你是我圣教的管家!你倒是说说!我教现在尚有多少兵马?可还有无余力去打日本?”  高顺摇了摇头道:“禀教主!眼下我教刚刚遭逢浩劫!教主你刚刚接任教主、又封安东将军,此时正是我教百废待兴,休养生息之际,不宜再兴兵了!”  邵云点头道:“高兄弟说得对,只是日本方面不稳定,我教是他们的盟友、、、”  高顺探手打住了邵云的话道:“诶!盟友归盟友!我教兵锋指向日本是早晚的事,只是不在现在而已!”  邵云耸了耸双肩道:“此话怎讲?”  高顺道:“教主!在此战之前!我教兵力共计二十五万,分别为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红旗、厢红旗、正蓝旗、镶蓝旗、八旗分别掌管。加上施琅麾下水师三万人,共记二十八万,然而、、、此战下来,我军损失惨重!加上施琅水军,我军损失了十五万兄弟,眼下伤的,残的老的,一起算在内,我教八旗、以及水师,不过十三万。这十三万人马都必须分布在各坛驻守,以防各大部落突袭!”  邵云大惊,原来这一场仗,尽然不声不响的死去了十多万人,自己却全然不知。  高顺继续道:“此战我教虽然胜了,还赢得了朝廷的册封,但这道册封既是救命藤,却又是要命树啊!我教有了安东将军、高句丽这个国号,并是出师有名,教中上下士气也会为之高涨,但其他部落却会因为这道册封,而将我教作为死敌啊!背面黑水、且末、乌落护部倒是没有多大威胁!、、、”  邵云接话道:“这次攻打我教不是北方的敌人最多吗?怎么没有威胁?”  高顺道:“之所以这次北面会有三十万人马来袭,那完全是受了突厥人的蛊惑,所以在北面,但凡有力之士、无不纷纷参战,而眼下突厥人忙于应付大唐,恐怕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小部落了,这些小部落一旦没了突厥人的支持,便就是只无头的苍蝇罢了!但最值得注意的却是南面的新罗部!”  邵云道:“新罗?好像也只是个小部落呢!、、、”  高顺道:“那新罗部落首领原本也是我教中的长老,只因与你爷爷发生矛盾,才分裂了出去,带领部众远离本教,到了新罗,他们一心想要打败本教,好取代我圣教在辽东的地位!、、、、、、!”  话说到这里,几人又喝了不少,相继呼呼大睡了,次日清晨、高顺醒来见殿内横七竖八睡着各坛教众,忙叫醒邵云等人。  邵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笑道:“咱们在这殿内也待了整晚了,也该出去散散心了罢?”高顺一副大管家的模样道:“可不是!教主你现在贵为高句丽国王,我教众也不能总是这般乌七八糟,应当尽快恢复我圣教形象才是!”  邵云咧了咧嘴道:“昨夜大家高兴,饮多了!日后不可再这般了,一切教中事物便多多劳烦高兄弟了!”  高顺出去传令,众人到广场集合,殿中登时欢声雷动。  海棠帮助邵云打理了一番,邵云便即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苍井空不禁伸出了舌头缩不回去,心中对这位青年教主更是敬佩无已。  众人出得广场,生怕惊上甘岭的宁静一般,连咳嗽之声也是半点全无。邵云站在一台阶之上。东方第一缕曙光泻将下来,只见圣教人众排在西首站立,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正蓝旗、镶蓝旗、各有统率,整整齐齐的排着。左侧是圣鹰教水师、以及关礼杰、张振岳、赵晃、张恭、胡杏儿、站在最前,施琅麾下水师掌旗使率领本部弟兄,分五行方位站定。  右侧是王青、屠天域、叶松仁、叶海棠、叫花鸡、五福星、高顺、等圣教总坛核心人物所统的上甘岭教众。那上甘岭核心人物身后的部众所属是正黄旗司空敏慧麾下、原本应该站在西首司空敏慧身后、但他们虽然隶属于正黄旗,却又有着另外一种使命和任务,那就是做这些核心人物的亲卫,正黄旗本就是八旗中的精英,因此每逢教中有任何动静,正黄旗必定不会被调离,或是出征,因为用他们的黄旗来捍卫上甘岭是他们的终身使命,虽然连日激战,八旗士卒无不伤残甚众,但此刻人人精神振奋。尤其是这十数名站在右首核心人物身后的亲卫,他们仿佛永远都是那么精神,那么醒目。  众人各归其位,只候教主令下。邵云缓缓说道:“众位兄弟!此番各部各派联盟来攻本教重地,使得我教大伤元气。眼下突厥人的三千细作便在山下,昨夜我没有告诉大家,是没有探清楚对方身份以及来意,现在证明是突厥人,、、、本次混战,全是突厥人暗中安排,我教自然与突厥部落是最大的死敌!虽然如此!但本人实不愿多所杀伤,务希各位体念此意。南丫岛的兄弟叶松仁岛主率领,自东攻下山。  八旗的兄弟们,除正黄旗外,由镶黄旗旗主何月睇总领,自南攻下山。王左使、屠右使、施琅将军率领。大连舰队海军陆战队自西攻击。张恭、关礼杰、张振岳、赵晃、高顺与本人居中策应。”众人一齐躬身应命。  邵云左手一扬,右手猛探,拔出落鹰神剑,呼声道:“出发!”教众纷纷按照邵云指示,各自随同掌旗使浩浩荡荡向山下攻去。  邵云拍了拍张恭的肩膀道:“兄弟,你策应大家!”随即又转身拉着海棠的纤手道:“咱两个从小路下山,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海棠大喜,说道:“正合我意!”两人便携手从小路向山下奔去。  由于此番围攻涉及人数太多,死伤自然也是无数,就连这小路也是处处狼烟,烧焦的尸体,缺胳膊少腿不在少数,烧毁的各派、各部落的旗帜也极多,二人行在小路上,只觉一阵阵恶臭扑鼻,难闻至极,费了好大力气才走尸体堆中走出来,扑鼻尽是焦臭之气。行不多久,只听得一声惨叫,二人连忙退隐在巨石之后,只见曙光中,陈法拉双手捂着脸,似在哭泣,又好似在狰狞,站在她身前的正是突厥国师、灭唐法王,那灭唐法王厉声道:“你太让我失望了!叫你跟我学《无双谱》上的功夫,你偏不听

!现在败在那邵云手上!你、、、、、、!你气煞我也!我的计划全让你毁了!你知不知道?如若各部落、各派与圣鹰教两败俱伤,着对我突厥部出兵长安、是有极大帮助的?”灭唐貌似怒火烧心,说着说着转身步步紧*陈法拉。  陈法拉大惊之极,逐步向后退去,惶恐不安道:“对不起!对不起师父!我、、、、、、我!我下不了手!”  灭唐一手掐住陈法拉脖子道:“我就知道你对那小子念念不忘!哼!留你何用?”说着举掌便要劈向陈法拉。  邵云在巨石后已经,起身便要搭救,海棠一把拉住邵云,低声道:“别忘了山下还有许多人众!你那狐狸精是灭唐的爱徒,想必他灭唐正处用人之际,断然不会要了她的命。”  海棠的话语虽然有些平静,但邵云听得出话语中那浓浓的醋味。二人话语间,那灭唐已经一掌盖在陈法拉天灵盖,随着一声惨叫,陈法拉应声倒了下去,只是没有立即断气,而是喘息着在地上打滚,口中依旧惶恐得如同遇到恶魔时,那般念念有词的道:“对不起!对不起!、、、、、、!”  那灭唐转身背对着陈法拉道:“这次我姑且饶你一命!大军已经退走了!只留了一万人在山下,我还要回去准备出兵长安的事宜,你留在此地!务必要寻机会做掉邵云!倘若再有失误!本国师定部饶你!哼!”言罢,向远处奔袭而去。  待得灭唐身影远去,躲在巨石后的邵云、海棠二人这才来到陈法拉身前,发现她依然昏死了过去,邵云焦急的扶起陈法拉,将她靠在大石上,探了探脉搏,见脉搏平稳,想来那灭唐没有真的要她性命的意思,邵云这才放心了下来,转身看着青红皂白的海棠,不用说,邵云也知道海棠的心里在琢磨些什么,只是现在却不是他二人耍花腔的时候,本来想让海棠留下来照顾陈法拉,但知道她不会答应,干脆将身上披风除下,盖在陈法拉身上,转身拉着海棠的手,便往山下奔去。  本来圣鹰教各路人众此刻也才刚行至半山腰,与山下突厥部的任距离还很远,但山下突厥部的人马多数是马背上长大的行家里手,不待王青等数路人攻到、敌人已然发觉,依依呀呀阵阵怪叫,相互警告。听声音竟然不在万人之下,看来敌人还隐藏了许多实力。  邵云与海棠相互相视一笑,均想:“此番正好来个一举歼灭!”两人隐身在杂草堆之后,曙光照耀之下,但见黑影来回奔走。没过多久,王青、屠天域、施琅、三人索帅海军陆战队先至,已从西面攻到,冲入人群之中,如同屠夫砍肉般杀了起来。紧接着又是镶黄旗主何月睇率领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正蓝旗、镶蓝旗、七旗人众一齐杀到,大势厮杀,犹如狼入羊群一般。  围在上甘岭山下的本来是突厥部落两三万人马,但灭唐眼见山巅这般厮杀,想必山上圣鹰教人众没有多少,遂让大军先行撤退,回了突厥部,只留下了七八千人,想来这七八千人便足以踏平上甘岭了吧。  此刻圣鹰教教众突然间杀将出来,这留下的七八千人中虽然也有若干好手,却怎是王青、屠天域等、这些人的对手,更何况他们面临的是施琅一直引以为傲的海军陆战队?不到一盏茶功夫,突厥部七八千人已死伤大半。  邵云知道这些人虽然尽皆是突厥人的士兵,但各中也有不少人是中原人士,邵云不愿多生杀戮,忙现身而出,朗声说道:“突厥人给我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一齐抛下兵刃投降,饶你们不死,好好送你们下山。”  那突厥士兵中,多数是在部落中身份低微,或是穷困人家,为了混餐温饱才投了军,此刻灭唐不在,又眼见敌人大部集结,均无斗志,纷纷抛下兵刃投降。  那为首的将领名为芒牙长,率领七八百悍勇之徒兀自顽抗,不愿投降,被关、张、赵、三人与数十名正黄旗亲卫一阵砍杀,片刻间便已尸横满地。  其余三四千突厥人见了关、张、赵、三人这般勇猛,纷纷弃了马匹兵器,抱头鼠窜而逃。  待得突厥人尽数逃散,圣教教众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呼声响彻天地。  邵云命令各旗收兵,回了上甘岭,又令高顺搭理一切,尽快恢复总坛面貌。随着高顺忙进门处了大半晌。  正蓝旗下教众又砍伐树木,搭盖茅舍。总坛门下的女教众侍女们忙着烧水煮饭。  上甘岭之上烧起熊熊大火,他们欢呼,他们高歌,他们感谢上苍让邵云这位新的教主及时出现,挽救了圣教上下,更让他们一洗土面,从过去的魔教变成了今天的高句丽王国。  南丫岛岛主叶松人站起身来,大声喊话道:“南丫岛岛众听令!:南丫岛与圣鹰教,本就是一脉。二十余年之前,当年邵风云老教主逝世,教中互相你争我夺,我叶松仁对总坛心灰意冷,这才远赴南洋,自立门户。眼下我圣教由我的快婿邵云出任教主,人人捐弃旧怨,群策群力。‘南丫岛’这个名字,自从今日起,世上再也没有了,大伙儿都是圣教的教众,都是高句丽王国的子弟!以以后、、、大家都得服从邵云教主的号令。要是哪个不服,哼哼!便这就离开!我叶某绝不强留!”南丫岛地处南洋偱州海域的一个孤岛,与中原世外隔绝,但由于为了防范海盗倭寇,叶松仁将当年从上甘岭带走的教众,训练成了一支强悍的水师,这支水师个个都是练家子,战斗力不在施琅麾下海军陆战队之下,南丫岛水师听了叶松仁这话,个个齐声道:“南丫岛源出圣教,现今可算是认祖归宗了。岛主是教主的外父,便是一家人,咱们大伙听哪一位的号令都是一样。”叶松仁大声道:“好!打从今日起,南丫岛便隶属于圣教分坛!”  邵云拱手道:“南丫岛与圣鹰教分而复和,实在是天大的喜事。只是在下既然暂待教主之位,且我圣鹰教又成立了高句丽王国,日后便请各位教众在外要以身作则,休要让魔教这个名号一只压在我等的头上!”  台下众人齐齐拜倒道:“谨遵教主号令!”  邵云道:“明天!我就要前往中原!相助大唐征伐突厥人!本人不在之时、、、、、、即日起!教中大小事务、皆由王左使、屠右使、高顺、三人搭理!”  三人尽皆拜倒领命。  邵云扶起三人,欠身道:“有劳三位了!”  随即又朗声道:“何月睇、陈步礼、吴县济、刘栟楴、倪淑辉、司空敏慧、雷颂德、伍乐城、八旗旗主听令!”  那八旗旗主相继拜倒。  邵云道:“令正黄旗旗主司空敏慧为总掌旗使,掌管八旗兵马!”  那八旗向来以司空敏慧为中心,听邵云这么安排自然高兴。尽皆领命。  邵云又道:“施琅、关礼杰、张振岳、赵晃、听令!”  施琅身穿沉重铠甲,大踏步上前,左手掌剑,右手持盔,拜倒在地,关、张、赵、三人本就本着一腔热血留在这边,没有与华盛盾等人回美国,就是要留在祖先的故里,好成就功名,紧接着拜倒在地。  邵云起身上前道:“即日起!令施琅为大连舰队总主帅!关、张、赵、三人为副将,尔等共同统领水师!”  施琅、关张赵三人欣然领命,邵云上前扶起施琅道:“施琅将军!这三位对水师颇有研究!你们要相互商讨,尽快打造强大的海军!待我回来!便与尔等率领所部水师,攻打倭寇!”  苍井空听了邵云这般安排,知道邵云有心帮助自己,心下感动得紧。这时、邵云踱步来到她身前,道:“苍井公主!便请你在本教逗留些时日!我教定然不负所托!帮你夺回王权!”苍井空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教主!”邵云唤过胡杏儿,拉着胡杏儿来到屠天域身前道:“屠右使!你可是天伦之乐了!不过大妹子既然已经回到了你的身边,便得与你姓屠了不是?”  屠天域道:“她说她养母胡红丽待她好,她愿意继续姓胡!哈哈!老夫便就由得她了!胡也好!屠也好!是我的女儿就好!”  邵云点了点头道:“是啊!其实师婶待大妹子确实不错,”随即又道:“大妹子!这段时间,你便要负责照顾苍井空公主啦!好吗?”  胡杏儿欣然答应了,张恭向来倾慕胡杏儿,这点邵云清楚,又拉过张恭道:“张兄弟!你是个聪明绝顶之人,虽然你说的有些话、、、、大家都不是很明白,但你的思维却比大家先进得多。”  张恭心道:“这还用说?我来自1997年,与你们这些老古董比起来,当然不在话下!”  邵云道:“张兄弟!你智慧可与小诸葛匹敌!便请你留下来,与高顺一同搭理教务如何?”  张恭看了看胡杏儿道:“没问题!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张恭道:“等你回来!攻打小日本的时候!我要在日本一个叫东京的地方屠杀三天三夜!”  邵云大惊,没想到张恭会这么心狠手辣,回头看了眼苍井空,苍井空道:“东京一代尽数控制在倭寇手中!莫说屠杀三天,就是屠杀三十天我叶没有意见!”  张恭道:“不要说我狠!我只是为四万万五千万华夏子孙讨个说法而已!”  安排完这些后,邵云取出落鹰神剑,又从海棠手中接过雌性落鹰神剑,两剑同时交到叶松仁手中,抱拳道:“便请岳丈大人持此神剑,执掌所有大权!凡违犯教规,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一律处以重刑,即令是总坛的尊长,亦无例外。”众人躬身说道:“正该如此。”叶松仁跨上一步,说道:“奉令!”  邵云道:“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此后咱们既往不咎,前愆尽释,不再去和各门派寻仇。只壮大本教,以图部为各部落欺凌,肩负起辽东安宁的使命便是!”众人听了,心头都是气忿不平,良久无人答话。  五福星道:“那要是中原那些狗杂毛又再来惹事生非呢?我们也不还手吗?”邵云说这话,本是要大家不记恨便是,却不想五福星尽爱钻牛角尖,随即道:“那时随机应变。”  叫花鸡道:“好罢!中原各门派杀了咱们不兄弟,但咱们也杀了他们不少人不是?要是双方仇怨纠缠,循环报复,大家只有越死越多。教主命令咱们不再寻仇,也正是为咱们好。大家以为如何?”众人心想这话不错,便都答允了。邵云心下甚喜,抱拳说道:“各位宽宏大量,实是武林之福,苍生之幸。如此以来我便可安心去长安了!”  是夜,邵云在房中为陈法拉处理了一下头部的伤口,正待要离去,却又听陈法拉睡梦中呼喊,:“云大哥!对不起!对不起!云大哥、、、、、、!”  邵云心道:“原来在山腰时你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是在与我说,却不是在与那灭唐法王说,”当下一热毛巾为其擦拭额头汗珠,心下感慨:“你若真是洛河畔的渔家女!那该多好!”便在此时,那陈法拉身子一震,猛地弹起,搂着邵云便哭喊道:“不要离开我!云大哥!不要离开我!、、、、、、!”  邵云被陈法拉这个举动吓得不知所措,慌忙伸手便要将她推开,却不料陈法拉,似乎还没醒来,双手却怎么也不放松,邵云知道她是在梦中,小时候自己做恶梦时,便是这般搂着娘亲,须得要娘亲抚慰半天,才肯松手睡下,此刻也别无他法,便将双手放在陈法拉后背,如同抚慰婴儿般,抚慰了一阵,那陈法拉才松了口气,双手一松,倒床便呼呼睡去了。  便在此时,窗外一声怪响,邵云心道:“大半夜的,是谁啊!莫不要出了什么误会可不好!”  慌忙出门,却见海棠满脸是泪,哇哇哭了起来。见邵云出来,扭头便奔回自己的房间,不在出声,任由邵云如何敲门也不出来。  张恭拍了拍邵云的后背,道:“让她去吧!你明天就要出发了!若非如此!恐怕明天她还会缠着你要跟你一起走呢!”  邵云心想:“也是!等回来她气消了,到那时想必圣鹰教已经步入正轨,自己再与她把婚事完了,便退隐江湖便是。”  张恭递过一坛女儿红道:“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邵云点了点头,与张恭朝凉亭行去,二人喝了起来,张恭道:“明日我与你一同回中原!”  邵云道:“说好了!你留在上甘岭帮忙的!你又反悔?”  张恭道:“我答应了你自然不会反悔!我此番去洛阳,便是在帮忙?”  邵云拍着张恭双肩道:“你的信誉啊!向来都马马虎虎哦!”  张恭道:“你忘了我在洛阳有一桩生意?叫邵氏集团?”  邵云道:“记得!这有关系吗?”  张恭摇头道:“你刚刚成立了自己的王国!而圣鹰教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已经是百废待兴!我前往洛阳,可以调集一些钱财物资过来,好帮你建立强大的海军,打死小日本!”  “你怎么这么恨日本人?”邵云不解的问道。  张恭叹气道:“哎!在抗战期间,日本人杀了我们多少同胞!你知道吗?我在我那个年代,看了南京大屠杀后,我简直就想冲到日本,吧日本人杀光!但是在我那个年代是有法律的!但在这里就不同了,我可以吧小日本杀光光!”  次日清晨,邵云协同张恭,和王青、叶松仁等人道别。邵云道:“怎么不见高顺?”  王青道:“他忙着呢!教主,保重。等你回来!必然让你看到一个崭新的上甘岭!”  邵云点了点头,却不见海棠,拉过叶松仁道:“怎么?怎么不见她?”  叶松仁道:“放心吧!她呀还在生闷气呢!昨晚的事,张恭都已经说与我们听了,误会!误会!回头啊!我劝劝她就好了啊!别担心!”  邵云点头道:“你们坐镇总坛,多多辛苦。”  胡杏儿向张恭道:“一路小心!快去快回!”  张恭背过屠天域,拉着胡杏儿的手,心中颇为感动。他与胡杏儿相识多年,却阴差阳错,离离合合,正可谓是天意弄人,二人却始终未能说出心里话,便又在这时,身穿铠甲的关、张、赵、三人奔了过来,张振岳龇牙咧嘴道:“教主啊!到了那边!完事了早点回来!俺们等你回来喝酒呢!”  邵云、与众人互相行礼、这才作别。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