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八十一回 我欲乘风风载我,君非爱月月思君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578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邵云不解道:“大师此话何意?”  空林道:“个中含义便由施主自己领悟!我各派与圣鹰教之间从此罢斗!便要回归中土!”言罢率领群雄,向山下赶去,唯独燕山派掌门燕南天,吩咐弟子先行下山后,便欲与邵云叙叙旧。所以留了下来。  待得各派尽数离去,燕南天这才向邵云这边行来。  但见邵云见各派尽数离去,“扑哧”一声,口中吐出数十两鲜血,海棠大惊之下,竟然哭了起来,哇哇哭喊道:“傻哥哥!傻哥哥!你怎么样?”慌忙取出金疮药为其敷药。  关张赵三人见状,也是大惊,慌忙上前搀扶其邵云,将其抬到殿内。  海棠慌忙上前拉起叶松仁,哭哭啼啼道:“爹爹!你快救救傻哥哥啊!他!、、、他流了好多血!”眼眶中热泪夺眶而出。  叶松仁双腿盘坐,微闭双眼道:“你爹爹也受了伤!怎么不见你这样焦急?”  海棠无语,只是拉着叶松仁往邵云身边推,叶松仁经不起女儿哭闹,上前蹲下为邵云把脉,脸上一阵惊慌,一阵好奇,道:“怎么会这样?”  海棠见状,知道邵云伤势严重,哭喊道:“你快救救她!快救救他!”  叶松仁扶起邵云,“啪啪啪”几声,只为邵云点穴制止了伤口流血。  五福星上前叽歪道:“叶老黑!他真的只是皮外伤这么简单?”  叶松仁摇头叹了口气,起身向殿后走去。  便在这时,燕南天进了殿内,见邵云全身是伤,瘫软在海棠怀中,口角流出不少鲜血,面色极为惨状,当下大呼一声:“云弟!”慌忙上前,一把推开海棠,海棠被燕南天推到一边,本来想冲上去夺回邵云,却见燕南天正为邵云把脉,知道燕南天不会害了邵云,便静坐在旁观望,但见燕南天右手把住邵云脉搏,脸色也是一阵迷茫,海棠见燕南天面色与爹爹把脉之时一副模样,想必不会害了邵云,只是不解为什么燕南天与爹爹在把脉之时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忙上前问燕南天,燕南天却之时摇了摇头道:“哦!没什么!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好生休养便是!”  海棠知道邵云伤势绝非皮外伤,之后跑到后院去问爹爹去了。  五福星五人倒是识趣,见邵云重伤不醒,身上血流不止,赶忙下去准备热水去了,王青、屠天域二人身为左右使自然琐事繁忙,着急着处理战后事物,陈剑锋此刻也是昏迷不醒,只有关张赵三人、以及张恭、胡杏儿在场。  胡杏儿见邵云这般模样,心下也很是心痛,着急着又是擦汗,又是处理伤口,张恭则是随侍郎清理战场去了,唯独关张赵三人呆立当场,关礼杰对邵云更是紧张,慌忙谓燕南天道:“公子他到底怎样?”燕南天摇摇头叹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为他把脉,他身上的多处伤口都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只是、、、他的内伤、、、刚才在台上的轮番打斗我都有注意,几乎没人伤到他,只有点苍派陈法拉打过他一掌,但我明明发现他内功深厚,足以承受得住那一掌,却又不明白他的五脏六腑怎么会被这一掌打伤!”  张赵二人道:“莫非他有心要让那姑娘?”  燕南天道:“起初我也这么认为!但他与那陈法拉虽然是旧识,但早在洛阳时结下仇怨,这不可能、、、、、、!”随即转身喃喃道:“我这云弟、、、想来行事古怪!让人捉摸不透!此事当真费解得很!”  “那便是他对人家念念不忘了呗!”海棠突然出现在几人身后,但见海棠快步上前,一巴掌拍在邵云胸膛,半带责骂道:“人家对你无情无义!你却对人家念念不忘!你这个大傻瓜!”说罢,举起手掌又要打下去。  燕南天知道海棠表面责骂邵云,内心却心疼得很,但无论是耍花腔,还是真的打,以邵云目前的伤势,是断然受不住任何轻微袭击的,忙伸手护住邵云道:“海棠姑娘请息怒!云弟他再经不起任何攻击了!”  海棠转身抚着发辫道:“那你又说他只是皮外伤!我问爹爹,爹爹又不说!你倒是说啊!他到底怎么样了?”言语中不免有些担心到要哭出来的样子。  燕南天道:“你爹爹不告诉你,是怕你误会,受伤害!、、、他的确是有皮外伤,但内伤却也不浅啊!那陈法拉所打的那一掌、、、那一掌名为碎心掌,是点苍派的绝学!我想云弟他一直故意败退,想必是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学《鹤顶无双谱》!便是这样,他才被陈法拉一掌打中!我相信云弟他不会是像你所说的念念不忘!所以、、、所以请海棠姑娘不要误会!”  海棠道:“他现在昏迷不醒!我误会又能拿他怎样?死无对、、、哦!不是!不是!昏无对证!他现在这个样子!自然由得你随便为他解说,你怎么知道他是为了试探别人武功?”  关张赵三人齐声道:“是啊!是啊!海棠小姐!我想真的是你误会了!当日我们把他救上传时,他也是昏迷不醒,但口中还喃喃自语的叫着你的名字呢!后面在航程中,他也提起过你,说最大的心愿就是登岸后,回南丫岛找你!”  海棠听三人这般说,回眼看了看邵云那副傻乎乎的模样,脸上一红,道:“尽瞎说!”  燕南天道:“其实我也一直在观望,我听江湖传说,说这次各派联盟围攻上甘岭,是受了突厥人的蛊惑,我也想看看盟主是不是真的拜在灭唐的门下,习得了《鹤顶无双谱》我料想、、、我料想云弟他也是这般想法!”  海棠说不过四人,摇手道:“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他中了那什么碎心掌!伤的这么严重!我该怎么办?”  燕南天道:“还好那陈法拉这一掌貌似没有练到火候!我燕山派的内功却恰恰可以医治这类内伤!只是、、、!”  “只是什么?”海棠焦急道燕南天迟疑了一下道:“没什么!你们且先回避一下!我这就为他疗伤!”  关、张、赵、海棠四人便出了大殿,燕南天关了房门,摇头道:“云弟!当日那一剑、、、南哥对不住你,一直以来、、、、、、!我心中有愧!久久不得开怀!今日我冒险为你疗伤,我便会功力尽失,我是朝廷武将,没了武功、、、、、、!算了!这一切都是我作的孽!今日边让南哥求个心安理得吧!”  半晌,邵云的双眼微微睁开,燕南天便瘫软了下去,邵云一怔,慌忙扶起燕南天道:“南哥!你、、、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你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你是朝廷武将,没了功力怎么行?”  燕南天喘息道:“云弟!南哥对不起你,今日了了这趟心愿!我便是死了也无憾!”  邵云扶起燕南天,将药丸喂到燕南天口中,“啪啪”两下,将药丸拍下,随即摇头道:“罢了!兄弟之间不说这些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燕南天大喜:“真的?你当真不怪我了?”  邵云道:“刚才你服下的那药丸,是我在大屿山时,元申大师送给我的,它叫九转灵童,有气死回生的功效,你服了它,不需三个时辰,功力便可恢复!”  燕南天大喜,握着邵云的手道:“当真?”  邵云生疏道:“当真!”  “果然?”  “哎呀!果然!不但如此,还会功力大增呢!”邵云道。  “只是、、、只是这等宝贝,你却给了我!南哥欠你的太多了!”燕南天低头汗颜道。  邵云拍了拍燕南天双肩道:“好了!好了!乖!不说这些了!这下大家平安!就是最好的了!别的都不要说了!”  当即二人紧握双手,不再言语,过了半晌,燕南天道:“云弟!你的伤虽然好了!但也要注意调养!莫要到处奔波,伤了筋骨!起码要修养三五天才行!”  邵云道:“三五天这么久?哦不是!这么快?”  燕南

天惊讶道:“那你想多久?还有人想伤势晚一点好的吗?”  邵云点头“嗯”了一声道:“对!海棠那丫头要知道我伤势无碍的话,怕是要生吃了我,还有这教中这么多人,怕是要赶鸭子上架,强迫自己做教主!我可不想这样!”  燕南天道:“小样吧!教主呢!你做不做是你的事!你自己拿主意,海棠可是个好女孩!她待你不薄,你也不要负了人家!既然这样,我便对大家说你的伤势要三五个月才能恢复便是。”  邵云伸出右掌,与燕南天双掌击在一处道:“正是!等三五个月过去了!我料想那丫头醋意已然大减!嘿嘿!到那时我便安全了!”  燕南天点了点头道:“好了!大家都在担心呢!你好生躺下,莫要露了陷!我身为中原门派,不便久留,这便要离去了!云弟你好生保重!”  邵云依言躺下,点头道:“南哥保重!他日有缘!弟自当前来与兄长一醉方休!”  燕南天多年心结打开,心中一亮,欣然起身,走出大殿,交代道:“云弟他内伤我已经为他治好了!只是还需要三五月的时间调养,方能痊愈!这段时间、海棠姑娘你要细心照料他才是!”海棠点头道:“多谢燕少侠协助,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定然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燕南天点了点头便要离去,随即又回头道:“哦对了!这段时间一定不能让他动武!还有、、、还有就是不要让他情绪受到刺激!否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海棠姑娘你要切记啊!”海棠点头应下了,心道:“待你好了!我再修理你!”  燕南天说这话,却是害怕叶海棠找邵云麻烦,便随意撂下了这句话,随即转身下山了。  关、张、赵、三送燕南天下山。一路上,燕南天道:“三位兄弟!一定要照看好邵云啊!莫要让他受了伤害!、、、”  这边叶海棠带的四人离去,新下哪里还按耐得住,转身便往大殿内奔去,见邵云安然躺在榻上,上前便搂住邵云道:“傻哥哥!我当日以为你死了!这次又以为你要死了!你、你可真会装死啊!你这个傻瓜!老是吓我!我命令你!以后不可以再用死来吓我了!只要你快快醒来!我保证三五月不刺激你就是了!”  邵云半闭着双眼,双手悄悄抬起,忽地搂住海棠纤腰,大叫一声:“真的不再刺激我?”当下翻身,将海棠压在身下。  海棠吓了一跳,正待要用力,身体已经被邵云压在了床榻上,海棠大惊道:“你干嘛!快放开我!你羞死了!”  邵云撅嘴道:“就不放!以后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海棠此刻也冷静了下来,责备道:“说你会张思,你还真就装死!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吓死我了!你真是的,好端端试探人家武功干什么?人家练不练那怪武功,与你何干?”  邵云支支吾吾答不出话,海棠翻着白眼嚷嚷道:“我就知道你对那狐狸精念念不忘!诶好了!好了!我说了不刺激你!算你小子走运!”  邵云见海棠真的不生自己气,如同得到宽恕般大喜失色,低头便要吻海棠的香唇,海棠却见到邵云马脸淤血,毫无兴致,将头部左右摇晃,不让邵云如愿,随即又翻身将邵云压在身下,两人身体紧紧结合到一处,“别误会,衣服还没被撕破!”随即二人欢喜着拥到一处,便在床上滚到一处。  海棠芳心一动,正待要将双唇贴上邵云双唇,大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回头看去,却是关、张、赵、三人,偕同五福星五人走了进来,捧腹大笑道:“哈哈哈!看来我们进来早了!”  海棠脸上一红,羞愧难当,慌忙跳下床来,吱吱呜呜解释道:“我、、、我、、、我在为他看伤口!你、、、你们、、、你们别误会啊!”  老大依依道:“哦!疗伤还有嘴对着嘴疗伤的?这么古怪?来来来!老五!哥哥我也受伤了!你快把嘴拿过来!我也要疗伤!”  海棠娇斥道:“你们胡说什么?”随即转身看着邵云,哭笑不得。  邵云却又假装听不到,两颗眼珠晃来晃去,得意得很。  老五怪抢怪掉道:“老大!我什么都听你的!可是我这嘴巴、、、却又不能给你!我还要留给我的心上人呢!”随即又摇摇晃晃走到邵云身前,大量了一番邵云,转身道:“大哥!你看教主的衣服都被撕破了!看来!、、、看来真是在看伤口!哈哈哈!”  海棠在一旁低着头直跺脚,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邵云不以为然,五福星却又不依不饶,老三又道:“诶!我说海棠啊!这有什么怕丑的?你这丫头可是我们圣教的一朵花啊!不过是全身带刺的花!嘿嘿!在这教中,你看看除了我们英俊神武的教主够胆量来采摘,却还有谁敢?”  老四道:“老三你拍马屁都拍错了,是英明神武!不是、、、不是英俊神武!”  老三却又不服,拍着大腿道:“你敢说我们教主他、、、他不英俊吗?”  老大却道:“你们都不要吵了!我说教主啊!他也不英俊,也不英明,神武倒是真的,不过我还是佩服他够胆量,今日力战群雄,退去了大敌不说,他还色胆包天,敢摘我们圣教的这朵千年毒花!哈哈哈!”  五人均是点头拍手道:“老大说得对!说得对!”  海棠怒道:“什么千年毒花啊!我、、、我很老吗?哼!我哪里又毒过啦!”  关、张、赵、三人自打进殿以来,没有说过话,这会却无法忍受道:“老不老!毒不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承认、、、你愿意被教主采摘便是!嘿嘿!”  海棠被把人轮番游说,竟然无言以对。  邵云猛地掀开披风,大声斥道:“哎呀!我真忍受不了你们了!干什么?逞我受伤,你们就合伙欺负我的人了是不是?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教主了?”言罢,顺势将海棠揽入怀中,海棠也配合着依偎在邵云怀内,娇羞着脸,将脸深埋在邵云怀中。  关、张、赵、五福星、八人大喜道:“哦!你终于承认你是我们的教主了!嘿嘿嘿!”  邵云这才知道自己中了计,慌忙摇手道:“哦!不不不!这件事却要好生考虑一下,不能马虎!”海棠道:“哎呀!你就答应了吧!”  邵云见众人都一致围攻自己,找不到理由推脱,正左右寻顾间,心头一亮,“哎呀!”捧着胸口道:“哎呀!好痛!好痛!”海棠见邵云面部痛苦的表情,慌忙缠扶着邵云,将邵云扶到殿中央大椅上,焦急道:“你怎么样啊!要不要我去找爹爹来给你瞧瞧?”  邵云本就是无计可施,这才假装旧伤复发,希望扯开话题。却不料海棠说要去叫爹爹。心道:“多以人便多一张嘴!你们九个人我都说不过,更别说再去叫人了。”当下挺了挺腰,又如平常一般,朗声道:“哎!不用!不用!啦!你们都看到了!我伤势这般严重!确实容不得折腾!这样吧!你们要我做教主,这件事可大可小!当真是马虎不得!等我伤势好些再议!如何?我也可以好生考虑一下嘛!”  “不用考虑了!”  随着这句话音,大批人员入了大殿,转即便有百余名教众分左右两边,护卫在大殿两侧。  邵云转身看去,却是王青、屠天域、叶松仁、陈剑锋等人、相继又有张恭、苍井空、施琅、叫花鸡、相继进殿,身后还有十数名身材魁梧的教众,想必是教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待得众人纷纷入殿后,原本与邵云站在一处的五福星、关张赵三人也退了下去,与众人齐齐拜倒,齐呼道:“参见教主!”  邵云忙起身扶起叶松仁、王青、屠天域、等人。回礼道:“各位前辈!适才不得已欺瞒!实属无奈!还望诸位见谅!”  众人起身道:“教主归来!我等高兴都来不及!又岂会在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