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架空 > 埋剑英雄传

正文 第七十四回 牧童慢指一碑字,绣口轻吟千曲章4

书名:埋剑英雄传 作者:还我今生 本章字数:478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1:01


  叶松仁有心要威震当场,好让一些武林中人自愧不如,如此便可减少许多人的轮番打斗,如若不然,张三来两拳,李四来三掌,如此一来,自己纵然有天大的本领也不能力挽狂澜,当即挥手一掌,只听得“轰隆”一声,场边那只足有数丈高的石狮,被一掌击成粉碎。  旁观众人“哦”的一声,都没有想到这老儿久战之后,竟然还有如此惊人神力。  那名武当弟子见对手这般了得,知道不是对手,忙上前行礼道:“前辈不愧为一代宗师!晚辈、、、、、、!”  “扑哧”便在那名武当弟子、俯身行礼之时,一剑刺入叶松仁腹中。  邵云见状大惊,正待要出场救人,却被苍井空拉住道:“今日还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场呢!你太早出场,恐怕未必能力战群雄!”  屠天域怒喊一声,:“小儿无耻!”上前抓起那名武当弟子,照头噼里啪啦一阵猛打,那名武当弟子当下断了气。  当下又有华山派掌门风宁浩,飞身上台,便欲动手,屠天域刚才一怒之下对了武当派弟子一阵乱打,触动了伤口,便即回到原位,休养生息去了。  王青却道:“叶老黑!你本已经是南丫岛岛主,也算是自立门户了,如今又回总坛护教!算是仁至义尽了,既然天要灭我圣教,便是天意!罢了!罢了!这一场,边让兄弟我来代为出战吧!如今、、、你可速速离去!”  那华山派掌门风宁浩,见王青带伤上阵,当下客气道:“久闻酒王爷鬼影狂刀,当世一绝!晚辈早有领教之心,如今酒王爷有伤在身,晚辈便要占这个便宜了!”  王青不屑道:“哈哈哈!便宜?你们中原各派号称名门正派!今日胡乱听从突厥人指使,不正是来讨便宜吗?”  风宁浩见自己这般礼让,竟然逃讨不了好,形色尴尬,便要低头行礼,跟着出招,王青飞速上前,制止了风宁浩行礼的动作道:“适才尔中原泰山北斗武当派的人不正是借行礼之势,暗算了我教中人吗?你又来个依样画葫芦?”  风宁浩本无暗算之心,听王青如此一说,不待起身站立,便即一掌拍出,王青也不慢,当即双掌抓住对方手臂,脚下一点,一个跟斗跃过风宁浩,站到了身后。嘻嘻道:“看看!果真如此!”  邵云见叶松仁吐血不止,慌忙低调入场,扶起叶松仁,为其疗伤。  风宁浩见对方这般羞辱,也顾不得正派之风,“嗖”一声,拔出手中长剑,王青也不慢,右手化掌为爪,向着原本打坐之位隔空一探,随即呼呼声大作,不待众人看清,王青手中已然多了一口鬼头大刀!风宁浩见对方鬼头大刀乃是长兵器,足有自己手中长剑之两倍,不待王青出手,当下长剑一挥,直刺向王青要害。王青挺刀来迎,二人便战到一处,再斗数十合后,风宁浩手中长剑剑招愈来愈快。  邵云一边运功为叶松仁疗伤,一边观测战况,只待王青稍有差池,便要挺身相助,见风宁浩一柄长剑上竟生出如许变化,本来在剑术方面,自己也是罕逢敌手,心下暗暗佩服:“华山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今日里大开眼界。”  再看下去,不论风宁浩长剑如何变化,如何发威、总是攻不进王青鬼头刀封锁范围之内。  风宁浩心想:“这老家伙看似受伤不浅,自己又早有言在先,要占便宜,自己贵为华山掌门,若再不打败他取胜,师门颜面何存?日后在武林更难立足。”猛地里一阵怪叫,剑招忽变,那柄长剑竟似一条巨龙,忽而盘绕,忽而刚猛,旁观众人多是江湖久经百战的好手,此刻见了二人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高下,忍不住齐声叫起好来。  这时王青已经与风宁浩战了两三百回合,本就受了伤,又加之年岁已高,后劲不续,身形开始缓慢了下来,忽地手中鬼头长刀呼呼打转,不分对方招式虚实刚柔,一阵狂劈猛斩,竟将风宁浩打得只退不进,风宁浩知道对方是要以最后的力气击败自己,如若自己不能招架,便要落败,但如若自己硬接住了对方的猛攻,则有机会在对方内力耗尽之际,轻易取胜,突然间风宁浩长剑破空一击,架开正以360度打转的长刀,王青胸膛,但只刺刀一半,剑尖微颤,竟然停了下来,斜看去,原来王青竟然弃了长刀,双掌合击,夹住了长剑,王青虽然夹住了长剑,心下却是大惊,想自己纵横江湖几十年,什么高明的剑招没有见过,只是对方看出自己破绽,找准机会,这才架开了自己手中长刀,直刺了过来,但见那风宁浩一声巨吼,脚下不断向前奔去,王青手中夹着剑锋,拿捏不住,双掌稍以松开,那长剑斜刺入他的左手上臂。  风宁浩见已然刺中对方,便宜已经占到了,提剑便道:“多蒙前辈手下留情。承让了!”王青见自己已经落败,一言不发,退了下去,邵云忙将王青接过,正要疗伤,忽见少林旗下走出一人,道:“阿弥陀佛!适才王施主有伤在身!上能与风掌门酣战数百回合,老夫厚颜,却要在十招之内击败王施主!善哉!善哉!  邵云见是少林空林大师,心道:”当年在燕山,这空林和尚也是与荣光道长一边,想要救助自己的,这下王青本就有伤在身,又被华山派掌门刺了一剑,莫说是内功深厚的少林方丈,就是三岁孩童,也足可取他性命!”忍不住叫道:“空!、、、、、、空林大师!用车轮战对付一个有伤在身的老者,这、、、这不公平!”  这一言出口,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这衣衫褴褛的少年。在场之人,各大门派均以为邵云是魔教的普通教众,除了苍井空、胡杏儿二人  之外,谁都不知他的来历,均感愕然。  空林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没错。魔教向来与我中原各大门派为敌,三十几年前,我中原武林已经将其剿灭,只是我正派中人均也慈悲为怀!不愿增加更多杀戮!不料!今日魔教却死灰复燃!意欲吞并辽东各部落!如今是我中原武林与魔教一决生死存亡的关头,少林派谨向魔教讨战。但凡是魔教中人、、、均可迎战!不一定要王施主出战!如此、、、如此可免去车轮一说!”  陈剑锋眼光缓缓移动,看到王青、屠天域、叶松仁、以及五福星等人都是身负重伤,动弹不得!自己一早得知,突厥国师、灭唐法王暗地施计联络中原武林各派、以及辽东各部落围攻上甘岭一事,邵云又下落不明,不得不为了大局着想,做了这个教主,因此引起了内讧!才导致

个个非死即伤,不能应敌。朗声道:“各位兄弟!我陈剑锋、、、我一早得知突厥人的阴谋,这才不得已做了这个教主之位!也因为如此、害了大家!如今、、、我即为教主,自当迎战!”  陈剑锋起身摇摇晃晃行至中央,空林道:“既是教主!那么想必《烈火焚天掌》已然修炼到了极限!老衲便要领教高招了!”  不待二人动手!只听燕山派中一名弟子叫道:“魔教小儿!你都这番模样了!腿都站不稳了!还出场作甚?就你那德行、也配与泰山北斗的少林方丈?不过呢!既然你是教主!我中原各派也不能瞧你不起!便由我燕山派燕掌门来陪你玩玩如何?”燕南天忙制止那名弟子。  邵云应声看去,果真是燕南天,心道:“如今各门派都由各派掌门率领,相应武林盟主陈法拉的号召,一同围攻圣鹰教,他燕南天在场也属正常。”  便在此时,五福星骂道:“我呸!你放屁!放屁!既然我圣教教主出手!自然要迎战你中原武林盟主才是!其他人?嘿嘿!没有这个资格!”本来五福星也是极为不赞同陈剑锋做教主的,只是陈剑锋说了是为大局着想,且也只是暂时的教主,所谓气势不能丢,这才出言相击。  那名燕山派弟子本就是燕山派的好手,为人机灵,平日里燕南天多半在朝廷练兵,燕山派也是此人搭理,原本就对陈法拉做盟主心有不服,听五福星如此一说,更是忍不住骂道:“你才放屁!若不是我燕掌门忙于帮助朝廷、、、哼哼!武林盟主哪轮得到她点苍派一个黄毛丫头啊!”言语中也极为鄙视点苍派。  燕南天喝止道:“不得无礼!”燕南天这声吼,也是出自内心的,如今武林盟主算什么?自打当日长孙无忌带自己入宫,官拜将军之职以来,自己在朝中也是风生水起,尝试到了为官的乐趣,哪里还有心思理会这武林中的许多琐事!此番自己之所以前来,实是因为当日薛仁贵、罗通二人回朝后,说出突厥国师、灭唐法王如何将邵云打落深海之事,尔自己本就与邵云情同兄弟,自从上次在燕山自己拿捏不稳,把持不住,相助了陈百川,刺了邵云一剑,二人这才形同陌路。为此,自己内心也是极为不安,时常愧疚到无地自容。又打听到此番围攻,乃是灭唐一手策划,这才前来,想要在上甘岭杀了灭唐,为邵云报仇。  便在这时、崆峒派弟子道:“且!魔教余孽!还不快快投降?”  不时、点苍派又有人喊话道:“甚么投不投降?魔教之众,作恶多端!今日这里的人全都得死!。斩草需除根,否则他日死灰复燃,又必为害江湖。”  邵云心道:“此人好生狠毒!”应声看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林保怡,又见陈法拉呆立在前,毫无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就投靠到了陈法拉的门下。  便在这时,空林转身道:“既然燕山派有心除魔卫道!便请燕掌门代为出战便是!”  燕南天不好拒绝,挺身上了台,陈剑锋暗暗运气,但觉全身多处剑伤流血不止,知道此战凶多吉少,但此刻教众能出场的高手中,或死或伤,只剩下自己一人支撑大局,自己又身为教主,只有拚掉这条老命了!  只听燕南天道:“陈教主有礼!”  陈剑锋哈哈一笑,说道:“久闻燕掌门、、、、、、哦不对!是燕将军!久闻燕将军已得燕山派武学精髓!燕云十八式已是登峰造极!后又窥得倚天剑!习得夏侯家族夏侯剑诀!威震一方!在朝中也是风生水起!今日便要领教燕将军高招了!请进招罢!”说着向前踏上一步。  燕南天道:“既然如此,得罪了!”  切料、不待二人出手,只听得“扑哧”一声,陈剑锋口中一口鲜血吐出,当即晕了过去,不时便有圣教弟子将其扶回。  待得教众将陈剑锋扶回原地,邵云忙为其疗伤。  原先那名燕山弟子见对方教主不战而退,心下大喜:“还有谁敢迎战我燕山派?敢的速速上来送死!”  陈剑锋在邵云帮助下,已然恢复了不少,此刻听那人这般羞辱,心下一怒:“还没过招!你燕山派便天下无敌了吗?”言罢起身便要出战。只是刚踏出一步,口中鲜血却又狂喷不止。  邵云道:“陈教主,且待我来替你先接这一战,如若我输了!教主再行出马便是!”  陈剑锋虽然瞧不出眼前邵云的真面目,但已瞧出他内力深厚无比,当下问道:“兄弟是正黄旗门下?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邵云道:“在下是镶黄旗陈步礼麾下小卒!本应与旗主一同上战场抗敌!只因家中独生,因此陈步礼旗主才让我留在总坛,没有跟随出征!”根据圣鹰教出征规定,但凡兄弟同在军中,或是家中独生之人都不准出征,如此、陈剑锋自然信了,只是小小一个步卒竟然身怀如此内功,却又离奇得很。  正想再问,燕南天大声道:“燕某向贵教挑战!”  邵云心道:“看来你我二人今日便要来个了段了!”但随即又不想让众人认出自己来。反正自己身上又穿着渔民的衣服,灵机一动,当即傻乎乎的道:“你们、、、你们这般人多欺负人少!太不像话了!还自称是名门正派呢!想要人多欺负人少!我、、、我可不答应!”  燕南天道:“你是何人?看样子!你不像是圣鹰教的人!还是下山养猪去吧!啊!乖!爹娘养你可不容易!”  邵云道:“我、、、!我就是山下海边打渔的!”言罢又歪着嘴伸手指向苍井空道:“那!、、、那是我媳妇!她、、、!她是在山下养了几头猪!我却只管打渔!从不养猪!”这话一出,在场群雄一阵狂笑。燕南天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这一阵狂笑却又提醒了邵云,邵云心道:“这么多人?我怎么打得过?不行!我得找机会将灭唐的阴谋说出来!毕竟退敌要紧!”  又是灵机一动,怪腔怪调说道:“我听说!我听说在你们中原!有许多的门派!但武功最厉害的、、、却还是你们燕山派的那个什么、、、*、欲十八湿!还听说、、、学会了这一种武功,就可以威震江湖呢!”他此言一出,各派一阵骚动,个个心下不爽:“怎么能说他燕山派就是最厉害的呢?”  邵云却洋洋得意,心道:“我也算是半个燕山派的人啊!夸夸燕山派!嘿嘿既可以离间各派,又不吃亏,何乐而不为呢?”《本章纯属鬼马虚构,如与倚天屠龙记,有类似之处,实属巧合!》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