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遗爱绝情娇?

正文 第152章老婆,反对家庭暴力

书名:遗爱绝情娇? 作者:往昔是经年 本章字数:6052

更新时间:2020年02月28日 13:15


  明明自己跟他只是过客而已,明明他应该是恨自己的,自己也是恨他的。可是,为什么,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他会爱上自己,囚禁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在他的囚禁之中,又爱上他?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明明不该是这样的结果。明明,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尽力回避的结果。明明,这样的结果,会让姐姐很难受。可是,为什么?她跟他还是走在了一起。难道是命中注定,所以无法改变,即使她曾经一直在努力的回避。  “老婆。你怎么了?突然间,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的话,有什么需求的话,一定要记得跟我说。这段时间,我不会再让你乱来,再让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凌飞紧盯着风优玫,担忧的说。  回过头,风优玫深深的看着他的脸。动了动嘴唇,最终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该说什么。明明,一切已经都好了起来。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却这么难受?这么压抑?  凌飞轻皱着眉头伸手抚上了风优玫的额头,另一只手轻贴上自己的额头。  风优玫只是坐在原地,任凭他如何动作也没有反应。自己要怎么告诉他,自己不是身体不舒服。只是,心里不痛快而已。原来,爱上他,就是上天对自己最大的惩罚了。  轻轻的,凌飞轻轻的抚摸着风优玫的脸。担忧的问:“老婆,你怎么了?突然间,脸色就变得这么难看。不是刚刚还在喊饿吗?”  风优玫强迫自己挂起笑脸,抬头,灿烂的看着凌飞。委屈的说:“都是你,让我等太久了。我都快要饿晕了。”说着,她就抓着他的衣袖轻轻的摇着。  凌飞一脸失笑的看着风优玫,从盘子里拿起一快酥糕,放在了风优玫的嘴边。  风优玫有一瞬间的呆愣,犹豫着,还是轻轻的咬了一口。一瞬间,口腔充满了香甜的味道。但是,她的泪,却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太甜了,甜的让人难受。  凌飞皱着眉头,将手里的酥糕放下。伸手,温柔的替风优玫擦着泪珠。担心的问:“老婆,怎么了?难道还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感到害怕,感到难受吗?你要是难受的话,就打我好了。就跟昨晚一样。”  昨晚的事?风优玫呆了一下,轻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要怎么告诉他,自己不是因为这个才落泪的。昨晚发生的事情,自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是,自己没有办法忘记。没有办法忘记,在那一瞬间,在要离开这里前的那一瞬间,自己所体会到的姐姐的心情。  风优玫伸出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遮住了凌飞的眼睛,不想让他看到她如此难堪的模样。姐姐的爱,实在太过深沉,太过绝望。自己实在无法不去在意,实在无法就这么安心的跟着他过下去。  凌飞用自己的手温柔的抓着风优玫的手,轻轻的将她的手拿开,温柔而平静的看着她。  良久,心情总算有所平复的风优玫,用手擦着自己的脸,擤了擤微微发红的鼻子。用带有鼻音的嗓音,威胁着凌飞:“不许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刚才没有哭。”  凌飞一阵无语的失笑,赶紧开口哄道:“是,是,是。老婆说的就是对的,老婆说没有哭,那就是没有哭。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现在眼前有一个大花猫而已。”  风优玫抬头狠狠的瞪着凌飞,却不知道要开口对他说些什么才好。沉默了很久,才闷闷的说了一句:“我饿了。”  轻笑着,凌飞拿起一块酥糕在风优玫的眼前晃了晃。  正当她想要伸手去接的时候,他却灵活的避过她伸过来的手。温柔的,将东西送到了她的嘴边。她皱着眉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却还是张嘴咬了下去。  他笑了,温柔宠溺的笑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既定的命运,上天注定的因缘。曾经,他们都回避过这段缘分。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风优玫轻轻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静静的品味着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虽然,前路还是一片迷茫,心中还是不安,还是歉疚。但是,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只要有他陪着,自己好像就能够走下去。  吃饱喝足的风优玫,冷冷的看着坐在床沿坚持不让自己下床的凌飞。真是的,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前段时间,还不让自己睡觉,不让自己上床。现在,又变成了不让自己下床走动了。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自己都快要被他弄疯了。  凌飞却也只是坚持的看着风优玫,一双坚定的眼神就是在告诉她:他不会让她下床的,她一定要好好的在床上多休息一段时间。  风优玫死死的盯着凌飞的眼睛,当即就恼了,一爪子就挠向了凌飞的脸。一瞬间,他的左边脸上就多了三条血印。  凌飞当即就一副快哭的表情看着风优玫,委屈的说:“老婆,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疼吗?”  “哼。”风优玫冷哼一声,扯着冷笑说:“不心疼。”就是不心疼才挠你的,谁让你总不愿意顺着我的意思。  凌飞一撇嘴,白了风优玫一眼。无所谓的说:“那我也不心疼,你想怎么挠就怎么挠吧。反正你都嫁给我了,破了相也无所谓了。”  听听,听听,这个男人的话是个什么意思?风优玫瞪大着眼睛,恨不得把凌飞千刀万剐。深吸而来两口气,猛地将头瞥向一边。冷冷的说:“那你给我出去。”  “这可不行,这段时间我都会好好陪在你身边,看着你休息的。省得你趁着我不注意,又把自己弄伤了怎么办?”凌飞凉凉的说。  风优玫马上把脸转过来,瞪着凌飞,不服气的回:“我什么时候把自己弄伤过?”  凌飞淡淡的看着风优玫,伸手玩弄着她垂在胸前的发丝。凉凉的数落:“大概是在半年前,你想要离开我身边的时候。那天晚上,你睡觉睡得好好的,突然光着脚从床上跑了下来。然后,黑灯瞎火的在房间里乱窜,踢到了架子,打碎了花瓶,顺带还弄伤了你自己的脚。这直接就导致了,你第二天被覃潋轻轻一撞,就直接滚下楼梯的后果。然后,你就趁机大做文章,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风优玫心虚的斜了凌飞一眼,嘛,这个嘛,也不能全怪自己。要不是他五年前对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让自己做了五年的噩梦,也不至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只是,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他该提起来做什么?难道,是想跟自己算总账?  风优玫看着凌飞不爽的挑了挑眉,冷冷的问:“就算是这样,你又想把我怎么样?”  凌飞淡淡的看了风优玫一眼,轻轻的说:“我哪敢把你怎么样啊。我只是提醒你,半年前发生过的事情而已。为了不让半年前的事情重演一遍,我决定,要好好的看着你。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当然,晚上我也会好好的抱着你睡的。”  这个男人,这是趁机在跟自己提价啊。风优玫咬牙切齿的瞪着凌飞,一伸手,就捏上了他的脸。恶狠狠的说:“是谁答应,让你晚上回房来睡了啊?”  “是我自己。”这次,不论风优玫怎么蹂躏他的脸。凌飞都是很有骨气的不闻不问,好像她捏的不是他的脸一样。  终于,她捏的累了,轻轻的将她的手收了回去。他的脸上,已经青了一块,紫了一块。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吭过一声。只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老婆,反对家庭暴力。”  风优玫没好气的看了凌飞一眼,这就是家庭暴力了啊?既然知道是家庭暴力,你服个软你会死啊?你这不是找捏吗?冷哼一声,她别过脸去,不想再去理会他。  他却马上笑嘻嘻的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她的面前,讨好的说:“老婆,不要生气了嘛,生气对身体不好,容易老的。你说,你有什么要求,老公一定尽力满足你。除了让你下床这件事情,别的都好商量。”  除了下床这件事情,自己现在没有别的什么要求。风优玫冷冷的看了凌飞一眼,就继续把他当成空气。  凌飞黑线了,轻吻着风优玫的手。温柔的说:“老婆。不要这个样子嘛。生气对孩子不好的,就算不为了自己的身体,也要为了我们的孩子着想啊。”  孩子?风优玫的脑子一瞬间就一片空白,转过脸愣愣的看着凌飞

。不确定的问:“我怀孕了?”  凌飞轻笑着点了点头,郑重的对她说:“是的,老婆,你怀孕了。我们马上就有孩子了,马上我们就是为人父母的人了。所以,以后,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了。”说着,他身后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自己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难怪这个男人今天的表现这么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风优玫低下脑袋,垂下眼睑,轻轻的温柔的笑了。一阵异样的温柔充满了她的身心,嘴角的笑意就是想收也没有办法收回来。  凌飞看着风优玫的样子,也轻轻的笑了。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在她的耳边轻柔的说道:“老婆,高兴吗?”  风优玫轻轻的点了点头,直到刚才的那一刻位置,她都没有想过她这么快就能做妈妈了。这么快,他们就有孩子了。这么快,他们的家就圆满了。这么快,这么快……  突然一阵浓浓的惆怅将她包围,她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总是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总是有什么在蔓延,在肆虐。她知道,那是她对姐姐的愧疚,那是她永远也无法逃避的惩罚。但是,她还是很开心。  冷冷的看了身边的凌飞一眼,风优玫故作不在意的说:“不就是怀孕了吗,你看你大惊小怪的样子。”说着,她笑声的嘀咕道:“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一样,竟在这里吓我。”  凌飞淡淡的笑了,轻轻的说:“恩。小优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风优玫静静的垂下了眼睑,别扭发将脸转向一边。自言自语的嘟囔:“男孩女孩不都样,反正我生的,你要是敢对他们不好试试。”  凌飞轻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温柔的说:“老婆说得是。那老婆,你说孩子长得像你好还是像我好?”  这都是什么问题,像谁都是我的孩子。风优玫不满的嘟起了嘴,一咕噜就钻到了被子里。背对着凌飞,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含糊发说:“我困了,我要睡了。”  凌飞看着风优玫宠溺的笑了,温柔的替她掖了掖被角。温柔的说:“那你好好休息。”  “嗯。”风优玫淡淡的回了句。可是闭上眼睛又感觉睡不着,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脑子有点太兴奋了。而且,自己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里面竟然住着自己的孩子,住着一个小生命。这种感觉,嗯,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好。  过了会,她实在是睡不着。又轻轻的开了口:“凌飞,你还在吗。”  “恩,我在呢。老婆。记得要叫老公。”身后传来凌飞温柔的声音,心莫名的就安定了下来。  干嘛那么在意?她撇了撇嘴,都叫了这么多年了,自己都已经习惯了,突然改口叫“老公”自己总觉得有点别扭,有点腻味。  沉默了一阵,她才继续说:“听说生孩子很痛。”  凌飞愣了一下,宠溺的说:“那我们就只要这一个。”  “我想要两个。”风优玫抓着被子闷闷的说。  凌飞笑了,轻柔的说:“那就要两个。”  “恩。凌飞。”风优玫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想见爸妈。”  凌飞温柔的抚摸着风优玫的头,轻轻说:“老婆,要记得要老公,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改口?我马上给他们电话,告诉他们你怀孕的事。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恩。”风优玫静静的裹着自己,却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突然间事情都过去了,突然间自己就有孩子了。上天像是终于开始眷顾自己,接连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可是,自己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描绘自己心请的万分之一。  沉默了一会,凌飞看着风优玫,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小优,在你心里,你是怎么看的?”  突然之间,问这个做什么?风优玫偷偷的瞅了了凌飞一眼,他正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真是的,这个男人,就不能把心情表现在脸上一点,让自己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吗?  风优玫将整个脑袋都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来。别扭的说:“都有孩子了,你还让我怎么想?”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知道,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凌飞张了张嘴,刚刚开口,又把话都收了回来。  “你刚刚说什么了?”  “没什么。你好好休息,今天一定累坏了吧。我在这里陪你。”凌飞说着,绕过被子,轻轻吻了一下风优玫的眼睛。现在问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算小优不说,答案也已经摆在这里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家已经完整了。  又是一年清明到,天空下着蒙蒙的细雨,就像多愁善感的女人一样,总止不住她那泛滥的愁丝。街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过往的车辆却络绎不绝。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风优玫看着车窗外的景象,不由的想到这句诗词。她身穿浅粉的孕妇装,手里捧着一束过季的蔷薇,神情温婉而又淡漠。  车辆平稳的行驶在去往墓地的路上,身边的凌飞一身黑色的西装,一边开着车,一边跟她说着话:“老婆,爸妈说,在过段时间,等孩子要出世的时候,他们就回来看孩子了。”  竟然是看孩子啊,都不说要回来看看我吗?风优玫鼓着嘴,不满的瞥向窗外,表示抗议。  凌飞一阵失笑,赶忙哄道:“老婆,你看你,马上就是要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呢?你要是都这样的话,那我们以后的孩子,岂不是更加调皮捣蛋了?你难道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听话一点,少惹我们心烦一点?”  风优玫猛地转过头,冷冷的瞪着凌飞。不满的埋怨:“凌飞,这孩子还没出世呢,你就开始嫌弃他了啊”说着,她又倔强的把脸扭过一边,小声嘀咕:“反正以后孩子也不归我带,他调皮捣蛋就调皮捣蛋呗。”  凌飞一阵无语,耐心的开口劝着:“老婆,这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你不带谁带?还有,记得叫老公。”  “你带啊。”风优玫毫不犹豫的开口。  凌飞又是一阵无语,头上数只乌鸦飞过。凉凉的看了风优玫一眼,却不再答话。合着,孩子生了你就不管了,做个甩手掌柜?多说无用,反正孩子是我们的,你就是不想管那也不成。  越是接近墓地,路上的车辆越多。快到墓地的时候,路边更是密密麻麻的停满了车辆。  凌飞找个空位置把车停好,然后走到风优玫的身边,扶着她下了车。  一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平时空旷寂寥的墓地显得分外的热闹。时不时能够看到飘起的烟雾,混在蒙蒙的细雨之中,竟然有种凄愁的味道。  凌飞牵着风优玫的手,两个人走到了风犹怜的墓碑前。  风优玫吃力的弯下身子,将手里的花放在碑前。  墓碑上,少女的容颜依旧灿烂,依旧温婉。柔柔的看着两个人,浅浅的笑着。  风优玫却是苦涩的笑了,泪水渐渐的蒙上双眼。姐姐,你会不会恨我,我带着凌飞,带着我跟他的孩子,我们一家人一起来看你了。你说,你会祝福我们,你希望我们在一起。但是,我又怎么能忘记,你对他那么深沉、那么炙热的爱。  姐姐,这辈子,谢谢你把他让给我。如果有下辈子,就让我变成你,你变成我好不好?或者,下辈子,只有你,没有我。这样,属于你的幸福,就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我能够夺走了。风优玫的手轻轻的抚上墓碑上少女的脸,轻轻的,温柔的笑了。姐姐,看来,这辈子,你们注定只能是有缘无分了。若是真的有下辈子的话,希望我们不要再相遇,不要再相见。  你是你,我是我。你们是你们,我还是我。你对他深沉的爱,承受了这辈子,下辈子,我再也承受不起了。伸手,风优玫轻轻的擦了擦眼角,一滴冰凉的泪水混在雨水里,滴落在地面消失不见。  凌飞轻轻的搂着风优玫的肩膀,将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深深的看了几眼,墓碑上少女永远不会再改变的容颜,再抬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对怀里的女人说:“老婆,我们回去吧。外面风大,不要着凉了。”  风优玫在凌飞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人相依相偎着离开了墓地。  一阵微风吹过,带起稠密的雨丝打在少女的容颜上。一瞬间,少女似是笑着哭了。笑得很温柔,哭得也很伤心。(完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