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龙凤斗:皇后在上朕在下

正文 第62章爱卿,别会错意了

书名:龙凤斗:皇后在上朕在下 作者:鸳鸯于飞 本章字数:4014

更新时间:2020年02月28日 13:15


  帅悠贝心中思量着,面上微微透露出的担忧,在子书卿宸看来,却是变了味。  “爱卿一定很奇怪,为何朕不亲自查这件事,而让你去查这件事?”  “皇上若亲自出马一定会查明真相的,但是现在香仪国使臣住在别宫这内,如果皇上一动,或许会惊动其他国家的人,他们一定会暗中动手脚。这样苍澜国和香仪国必然受制于他们,而现在皇上明面上未动,他们自然不会在意。”帅悠贝撇撇嘴,挑挑眉,吹了吹茶水氤氲出的温热湿气,又喝了几口,“不知微臣说的可对?”  子书卿宸的眼瞳乳掠过幽光,俊美的五官上,纤长的睫毛抖动,闪出高深的计谋,“的确。”  才怪。  他只是想看看,帅悠贝千方百计想见的千方百计想护的,千方百计思量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仅此,而已。  倾城宫门前,华丽的八宝盖顶,镶嵌着红宝石的辇车。  子书卿宸和帅悠贝一先一后上了辇车,往别宫而去。  别宫位于后宫的西北方向,和苍澜国的皇宫紧密的相连着,却又不尽相通,中间只连接着一条长长的虎头巷,巷子两边有两道高大的虎头宫门,内侍把守着,要想随意进入皇宫或者别宫都是不可能的,必须有皇上的圣旨内侍才会打开门。  华丽的辇车内。  帅悠贝随意的望着外面红红的巷子,一眼望不到边,连头顶的阳光都射不进来,因为终年累月没有阳光,风从半空卷下来,阴侧侧的,带着鬼魅阴森的气息。  细看去,她眼角还藏着些许愤怒与烦躁。  子书卿宸坐在辇车内,斜靠在软毛的长毯上,星目微眯,那双丹凤眼,风情万种,光华流转间,已透尽诱人的魅力,唇角勾出魅惑人心的笑意,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龙涎香的味道充斥在小小的空间中,磁性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爱卿看什么呢?”  帅悠贝没想到他会突然出声,倒是有些愕然,回首便看到男人一脸颠倒众生的笑意,那眉眼,无尽的风华,难怪世间女子都想伺候着他,确实有让人迷惑的本钱。  不过这人着实有够腹黑无耻。  “皇上,我在看城墙,这巷子好像永远尽头似的。”  “因为皇宫的另一头是别宫,用来招待别国的使臣,考虑到来者不善,所以修建得远了些。”  子书卿宸的心情似乎很好,辇车中流转着温暖的气流,两个人自然的说着话儿  “皇上政务繁忙,还要尽心尽责地与微臣一起去案发现场查看,真是难为皇上了。”闲话不多说,帅悠贝咬着牙切着齿。  点到为止,聪明人说话不需要那么白。  “朕去,是去安慰东厂督主,爱卿可别会错意了。”子书卿宸脸上的笑,渐渐变了味,变得有些欠扁。  真够阴险无耻口是心非!  想起那个夙流音的话,帅悠贝不由的疑惑。  他真的是因为她是传说中的凤女而立她当皇后的吗?这么扯的事……也太……那啥……  “怎么了?”  子书卿宸磁性略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帅悠贝一惊,抬头一眼看到他放大的面孔,离得她那么近,呼吸都喷到了她的脸上,他的肌肤真好,晶莹白晰,连一点瑕疵都没有,都说男人的毛孔粗大,可是她离得他这么近,就像一尊唯美的雕塑,无论上看下看,唯有一个念头,这男人若是去做鸭,一定生意兴隆到爆,或者被人抢疯了。  子书卿宸望着眼前的女人,她的脸色微微泛出粉红色,眼神闪烁过后,竟发出闷笑声,他困惑住的往后让了一些,不知道有什么事使得她如此好笑,如果他知道沐青瑶此刻脑海里所想的,一定会掐死她的。  “皇上,中丞大人,别宫到了。”  “皇上,到了。”帅悠贝恢复如常,抬眸望向辇车外。  铜陵华丽的辇车穿过高大的两重虎头宫门,径直往别宫行来。  一进入别宫,便见繁花交错,摇曳生姿,蝴蝶留连忘返,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别宫内共有十二殿,香仪国使臣便住在这些殿阁中,这些殿阁之间是错开的,中间并没有相连,自成一处,除非刻意所为,否则想遇到都难。  香仪国的洛仕卿大人被安置在金华殿,金华殿坐北朝南,阳光充足,门前假山堆彻成的奇峰,喷泉,不时的冒出水柱来,花圃中花草已有些萧条,此时整个殿阁中一片安静。  洛仕卿尸体摆放在棺木中,香仪国的督主已给苍澜发了警令,只给三日期限,三日后交出六王爷子书离歌,让他们带回香仪国处置  殿门前,香仪国来的侍者们此时满脸的悲戚,低头垂泪。  “皇上驾到,中丞大人到--”  太监的声音叫声一起,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胡有福恭敬的伸出手扶着皇上下辇车,可乐扶着自个的主子紧随着皇上的身后下来,两个人一起立于金华殿门外。  金华殿内,四王爷子书晚熙和洛仕卿的两个家臣静立在一边,一身丧服,头戴白绸,正哭得伤心,听到宫门外太监的叫声,强忍住悲伤,缓缓的起身领着香仪国的臣子和侍者,跟着四王爷身后一起恭迎皇上和中丞大人。  子书晚熙:“臣弟见过皇上。”  香仪国臣子:“臣见过苍澜帝。”  帅悠贝:“四王爷好。”  “都起来吧,对于洛仕卿的事,朕深感痛心,朕一定会有三日之内查出真凶,让督主与各位带回苍澜国去的。”子书卿宸挥手,锐利如刀的眸光越

两位香仪国臣子的视线落在四王爷的身上,缓缓地开口:“皇弟辛苦了,起来吧。”  “谢皇兄。”  四王爷缓缓的开口,和香仪国臣子等人退到一边,让子书卿宸和帅悠贝进入大殿。  帅悠贝经过子书晚熙的身边时,停住身子,目光关切。  子书晚熙的脸色很差,比以前她见到他的时候,更苍白一些,也更清瘦一些,那挺拔欣长的身子似乎快弱不禁风了。  “四王爷辛苦了。”  帅悠贝柔润的开口,四王爷子书晚熙抬起头,他的眼瞳清明的没有一丝波纹,双眼细长,却不魅。  “中丞大人客气了。”子书晚熙说着咳嗽了一声,似乎身体的负荷过大,快受不了似的,随着那咳声,身子竟摇晃了两下。  帅悠贝神色一凛,几乎抬手就要抚上他的手腕,替他把脉。  不过短短两个月,为何就虚成这样了?  “中丞大人该进去了。”可乐见帅悠贝抬起了手,眼一眯,出声提醒她。  帅悠贝一怔,停顿了些会,还是收回了手,点点头,抬脚进了大殿。  大殿正中摆放着一个漆黑的棺木,油光发亮,一看便是上等的料子,此时天气寒冷,尸体保存起来倒也不是难事,所以那洛仕卿的尸体完美得就像睡熟了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尸斑或尸臭。  昨儿个还活生生的人,如今却走过黄泉,僵硬地躺在这里。  究竟是谁害死了他?  帅悠贝打量完那些臣子,眸光带着犀利,扫向棺木。  里面的人衣衫华美,身形消瘦,面容清俊,是她不认识的人。  棺木边,有个少年穿着素白的丧服,面容凄惨无比,好像洛仕卿的死对他是很深的打击。  帅悠贝瞧得仔细,那少年的面容,与死去的洛仕卿倒是有些相似之处。  是兄弟?  在心里是疑问句,不过帅悠贝基本肯定。  这如果是寻常人家,根本无可厚非。  但是官高位家之人,可就不同寻常了。  皇室官家历来只有帝位嫡庶之争,而没有所谓的亲情,这做哥哥的死了,最得利的可是弟弟,如果这个少年真的是洛仕卿的兄弟,那他的嫌疑可比子书离歌大得多。  只是单凭一个少年,应该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天衣无缝的安排。  子书离歌那厮虽然看起来风流粗心,不过那只是表象。他的腹黑精明,丝毫不逊于子书卿宸,这样的错误,他应该不会犯。  那么究竟是谁呢?  子书晚熙?  ……不可能  香仪国的使臣?  ……或许  太后?  ……  不过不管怎样,所有人都有可能做这种事,唯独子书离歌不会,一没有动机,二没有深仇大恨,他没事杀洛仕卿干什么?  子书卿宸也不会下令,在这种时候下令要他做这样的蠢事。  “哥哥去的突然,定有奸人陷害,还请苍澜帝为臣的哥哥做主!”  子书卿宸和帅悠贝沉着的拜奠完死去的洛仕卿,那一直在棺木前低声哭泣的少年,突然开口道。  子书卿宸眸光微暗,安抚道:“洛尚书请节哀顺便吧,朕一定会查出真凶让你带回香仪国的。”  “那希望苍澜帝能为我哥哥主持公道,如果不能洗脱六王爷的罪名,希望三日后,苍澜帝让我们把他带回香仪国,交由我皇处置。”  洛尚书话音一落,立在他身边的两个侍从,香仪国的臣子,立刻满面悲戚出声:“请苍澜帝遵守诺言,如果三日后还不能证明六王爷无辜,请让我们把他带回香仪国去。”  子书卿宸脸色阴骜下去,漆黑如墨的瞳孔染上怒气,手指一握,青筋暴裂,却隐忍着没有说话,可是那周身的寒凌,大殿上的人全都感受到了。  帅悠贝顿觉不妙,抢先开口。  “既然皇上说过还香仪国公道的话,必然还你们一个公道。六王爷如果真的做这种事了,那么把他交出去,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有人胆敢欺上瞒下,借着苍澜国的手除掉洛仕卿大人,我们绝不会放过他的。”  静谧大殿上响着帅悠贝冷漠如冰的话,使得人没来由的一颤。  “或许是弄错了。毕竟当晚明乐大人也看望过哥哥……”过了些会,洛尚书细细开口。  “明悦?”帅悠贝疑惑。  “是督主大人身边的侍臣,名叫明乐,明亮的明,音乐的乐。”洛尚书解释道。  明亮的明,音乐的乐……  明,即是昭……  那乐……  歌。  昭歌?  “那位明乐大人……现在在哪?”  帅悠贝急急地问。  “牢里。”  子书卿宸的声音冷如寒冰。  帅悠贝一怔。  “用你来换他。”子书卿宸面无表情的说,“永远在我身边,我就放他走。”  帅悠贝脸色一僵,“子书卿宸别太无耻。”  “呵呵。”子书卿宸眼睛都要冒出火来,狠狠的捏住拳头吼:“要自己的女人安分守己是无耻么!要自己的女人永远只仰慕我一个人是无耻么!我,我喜欢你是无耻么!”  帅悠贝完全呆住了,子书卿宸是在给自己表白?她愣愣的看着子书卿宸慢慢染红的脸。  子书卿宸受不了她这样的眼光,狠狠的搂住她,在亲上她的樱唇之前他说:“如果这算无耻,我希望自己能无耻的更早点。”  “太好了啊,皇上终于开窍了。”“我们的幸福生活啊。”御花园中,子书卿宸和帅悠贝甜蜜的做在一起。围观的宫女太监在偷偷抹泪。就是酱紫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