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温情驻英年

正文 chapter.6

书名:温情驻英年 作者:一流的二货 本章字数:4718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2:31


  十二月初,B市飘雪,厚厚地叠起来,是阿温不曾见过的。城东乡下飘的只是零星的雪花,眨眨眼就融化了。小区楼下成群结队的人,男女老少,都在雪堆里嘻戏,林素英当日出院,肚子还没有显怀却因为里三层外三层的毛衣羽绒服显得臃肿,脸色因为住院间营养齐全红润有光泽,裴叔眼里温柔如水俯身在她额头上蜻蜓点水,元英笑嘻嘻的捂眼睛说爸爸妈妈真是肉麻死人了,结果被林素英追着打。  裴叔一把捞起儿子妻子,两头骂。“你现在是两个人了,也不多注意点。”虽然语气是责怪但明显的情意绵绵,对元英则是虎着脸严厉地责骂,“再恼你妈,老子就把你的皮卸一层下来!平时就算了,过个把月你就当人哥哥了,得有个成器的样子知不知道!”  元英小鸡啄米,猛点头,越过父亲的肩膀看到笑得妍丽而幸灾乐祸的阿温,嘟嘟嘴瞪了她一眼。  “外面好热闹,阿温你们去堆雪人吧。”林素英站出来给元英解围,花音刚落,元英就走到窗户旁,呵出的气形成一层雾,爪子趴在上面一明一暗,洁白的小虎牙明灿灿,阿温看他那模样,就知道自己不去也会被他轻而易举的拎出去。长得高力气大了不起阿!  “对啊!”转眼间元英站在雪堆里,脚陷了一层,啪啪啪的雪球利落地砸向俯身捏雪球的女孩,阿温猝不及防地挨了好几个,额头的刘海被雪水打湿,脸红得厉害,那是被气的,元英仗着力气大趁她还没准备好就朝她砸雪球,她雪球捏成团,他就看准时间跑,阵地转移来转移去,阿温早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他仍精力充沛,亢奋得像只猴子。  “裴元英!你丫的疯了吧!”阿温怒摔雪球,红色的围脖凌乱的倚在肩头。  “哎呀,不好玩吗!”元英说着又朝阿温甩了个雪球。  “好玩你别跑,让我砸试试!”  “好啊!”元英拍掉雪土,把手搁在口袋欣然应允。  阿温低头细致地捏了颗结实的雪球,左右看了看,朝他走近了几步,瞄准了鼻子眼睛用力打。雪球离还不到一米时,他一个扫腿踢飞,雪球在空中炸开星星点点般洒落,脚放在原地,整个人看上去就是半点没挪位泰然的模样。阿温气结,跺脚,“耍赖!”  “我没有跑呀!”元英笑嘻嘻,那对嚣张的虎牙好像再得瑟,你打不着我打不着~引得她牙痒痒。  “再来!”她挽袖,又造了颗雪球,比之前的小,一个拳头大,她靠近他一步,他就退一步,“说好别跑的。”  元英讪讪地收回步伐,一双手从口袋里取出来,警惕性地搁在胸前。阿温嘴角一弯,梨涡狡猾而妍丽,掌心时不时搓揉雪球,绕着元英走来走去,像在酝酿从哪下手。  忽然,元英的肩膀探出一个脑袋,她问,“猜猜我是谁呀。”  “阿......”元英一张口,就被塞满雪,凉的他倒吸一口气,“噗——”主要是味道不好吃了还会拉肚子,他一个劲的吐,阿温在一旁笑开,声音如银铃。  “呜呜——”元英舔舔舌头,五官难受得扭在一块儿,扑向阿温,把她摁在雪堆里,一个劲儿的揉她耳朵鼻子,叫喊道,“你使诈你使诈!”  “哼!彼此彼此。”阿温边说脑袋边甩动躲着他的魔爪,“哎呀,裴元英,你戳到我眼睛了!”  元英当真中计手上动作一顿,掰开她掩在脸上的手,“我看看。”  阿温趁机推了他一把,让他摔了个狗啃泥,灵活的跑开,笑声萦绕。元英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追阿温,本来几下子就能追到,可惜她太狡猾了,总是在他还没触到衣服时就溜走,有时候混进人堆里更抓不到她,只能听她的笑声来判断在哪个方位。  就这样,在长长的雪地里,夹杂着若干人的脚印,有一对脚印,大的追随着小的,重叠开来,蜿蜒而深浅不一,在青春的回忆里,留下不朽的一笔。  对面楼层的落地窗经阳光反射仿佛镀上一层金纱,一个高大结实一个清影柔弱,“老德。”林素英靠在德叔的肩膀上,悠悠地唤着他,下唇翻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别担心。”德叔反握她的手,悄然隐去眉间的忧虑,“一切有我。”  “你是不是又有事瞒我?”林素英猛然推开他,冷哼一声,“十年前你也是这样说,让我们娘俩依靠你,结果就出了事!”  “小心点,动作太大会引起胎动。”德叔皱眉,被推的人反过来担心她。“温家那边是什么意思我还摸不透,总之现在事情还没定下来,阿温待在我们家,我们就得保她无忧,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他想起以前的糊涂事忽然有些哽咽,“毕竟是我们欠她的......即使你再容不下她也要装装样子的好。”  “放屁!我哪里容不下她了。”林素英白了他一眼,一巴掌往他手臂招呼,打掉他伸过来抱他的动作。  德叔笑笑,无奈地捏捏眉心,这怀孕了脾气变得好大,“我以为你多少有点看不惯我把那孩子放在咱家搁着,和元英同吃同住。”  他记得先前和她提过请保姆的事,结果被她一口回绝,理由是家里多个外人她不舒服。  “这孩子比元英好上好几倍,我疼爱都来不及,你真是小看人。”  “也好。那你平时多为她打点些,过个年总得买些新东西。”德叔又不动声色的把她圈在怀里,嘴角轻轻勾起。  “唉,这方面真是烦死了。你和元英的衣服几年来我都好置办,阿温就是奇怪,给她买什么衣服她都说好,结果来来回回穿的都是爱玲留下的那几件,这脾气真是像极了她妈。”林素英说着,神色多了几分愁意。  “不,是像她爸。”德叔恍惚起来,眼里仿佛蒙上一层莎,挡住人的视野,探知不出他心底的波澜有多壮阔。  正如他所说,错在他一人,老天休想报应到他家人身上。休想。  这个时候,社区出了事。元英和一个胖了他两圈矮他半个个头的女孩扭打开来,一时谁欺负谁,大人们分辨不清,但看那女孩眼眶红泪眼婆娑的模样就拉开元英,把他摁住。  阿温连忙捂着破了口子的额头,冲到元英跟前,“叔叔们你们放手呀,他手刚崴到了。”  那两个年轻的男人听到阿温这样说连忙松了手上的劲儿,元英就趁机挣脱开来,脱下脖子上的围巾绕在阿温的脑袋上

,把她脑袋按在肩膀上,“阿温,没流血没流血,你不要怕。”元英一遍说着一遍恶狠狠得盯着胖胖的女孩,那女孩也不甘示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瞪回去。  “我知道流血了。”阿温嘴巴被封住,说出来的话加了重音,唔唔地不甚清晰,不过她更尴尬的是元英就这这么多人的面抱她,她只能在他肩膀上扭动,极力挣脱。  “快透不过气了,放开啦,我不会晕过去的。”  元英听到阿温嗡嗡地抗议着,手腕刺骨的疼痛才缓缓传来,他松手放开阿温。  咳咳,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两小无猜的青梅和竹马在雪地里你追我打欢快的奔跑,那个胖女孩,也就是叫林美美元英的同班同学实际上不怎么美的女孩也想插一脚,结果发现两人打闹来打闹去愣是把她当作小透明,在家养尊处优娇气跋扈的林小姐一下子受不了这个气儿,抄起学铲往两人身上招呼过去。头一回没砸中,阿温看见脚边飞扑而来的铲子和远处胖胖的女孩,想起这位不就是某次吃面的时候元英拿来跟她比较,学习特牛逼一口气解决两大碗牛肉面的林美美吗。于是,阿温起了坏心,抓起铲子在林美美面前和元英丢来丢去,做出一副好像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林小姐想到自己的东西被玩地那么开心就气结,冲过去一把推到阿温,阿温也不示弱,抓起雪就往她眼睛糊,林美美反而处在下风躲着阿温的魔爪。元英看见林美美硕大的身影正扭动在阿温身上,就肯定阿温是被欺负的一方,抄起手里带钢圈的雪铲朝林美美扔。不过方向有些偏颇,不巧地砸到阿温。裴少爷就怒了,死活不信是自己扔歪了,咬定是林美美使坏,两人就怒吼来怒吼去,渐渐上下其手扭打开来。而阿温捂着额头觉得发晕,还左右的劝架,心里极具不平衡,为啥受伤的是她,她还要拉住天雷勾地火的两个肇事者。  矛盾就这么个开始和经过。结果的时候是在医院。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是阿温,左右是裴元德一家和林家爷爷等一干老小。  元英手里缠着石膏,坐在阿温旁边一颗颗葡萄在他和阿温嘴里来来去去,愣是一眼也不看对面可怜兮兮的林美美。  林美美没有比他俩好大哪里去,小丫头脸蛋青肿了几块,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挨了元英一拳一大一小,画面太美,元英真的怕一看就笑出来,那他爹不得把他另一手也坳折。  林老爷子脾气很随和大方,孙女被揍虽然有些心疼,但也分外喜悦,他的宝贝儿小孙女从小跋扈横行谁都不放在眼里,他很担心因为家里的宠爱让她日后是难有归所。现在,她的小孙女小可怜的眼神带了不少歉意时不时飘向元英折了的手,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元德阿,你这崽子同我家美美真是有缘分。”  元英听到缘分两个字就毛骨悚然,回头看看自家母亲,一双眼果然幽幽地泛着绿光,看着林美美的眼神又满意又怜爱,而林美美低下头,作出一副娇羞状。  我靠!元英低骂,只有阿温听得见,她抿着薄唇,眼里的笑山水写意。不过元英明白她这是幸灾乐祸!  “是啊。”德叔伸出手揉揉林美美的脑袋,动作温柔得令阿温诧异,“美美别怕,那小子再敢对你动手,叔叔揍死他!”  “好的叔叔。”林美美飞红了脸,小小声地说。林素英对这本家姓的姑娘也有了好意,心疼的抚摸她脸上的伤,嘴里还是丢了几句责怪的话,“这么漂亮的脸蛋,裴元英真该打是不是。”  “不不不...都是误会,我不怪他。”林美美听到裴元英两个爸妈都要打她,心里就有点慌,就说裴元英怎么是那副欠营养的模样,原来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唉。  “听见没有!”林素英回头假意怒视元英,余光却悄然扫过阿温。  阿温指尖瞬间凉意透彻,“美美。”  “啊?”林美美听到阿温叫她,惊讶地回头,这小姑娘让她还是有点怕的......“对不起。”阿温吸吸鼻子,眼看泪水就要出来,元英的目光又要凶恶起来,林美美又慌乱起来,摆摆手,“不不不,都是误会,我也有错。”  “那我们能做朋友吗?”阿温眉眼弯弯,笑得特别善意。  林美美一眨不眨得看着阿温好看的眼睛,疑惑的目光使劲刨着,奇怪,刚才的眼泪呢?!“好...好啊。”  “听说我们美美读书很好是不是?元英告诉我们,你在班里都是前几名呢。你有空就多指导指导他呀。”林素英夸奖她语气温柔又令傻里傻气的林美美陷的天昏地暗。“我看我们两家可以多走动了,林老。”  林老爷子打量了眼林素英,加赞点头,多少替裴元德又个贤内助而高兴,但最终打的算盘是——美美嫁过去不怕发生婆媳争斗。  大人们又寒暄里几句,林美美就在各种温柔友好的炮弹下砸的头昏脑胀,在爷爷撒泼滚圈闹着回家,林老爷子无奈,带着一干保镖走前留下一张邀请卡。  七十大寿。  林素英仔细地看了那张系了金丝绸缎奢华的邀请卡,朝德叔扬扬手,“老德,有这个我才不怕。”  德叔无奈的看了眼妻子,揽着她往门外带,“医院消毒味重,我先带你回去。你也真是的,刚老爷子只是试探下,我们还有退步,你倒好,答应地那么爽快。”  “这事我要事先做好打算,你不是说温家那边还没有准信吗,那边的小姐那么矜贵,给咱家做......”  而后的话不知道是因为脚步远了还是声音被压小阿温和元英都听不到。阿温一翻身躲在被窝里,任凭元英再怎么叫唤都不伸出脑袋。  “都是你,我明明没有错还要跟她道歉!”  “你傻呀,谁让你和她道歉的。”元英伸手去扒她的被子,阿温死死抓着,从被子里传来的声音低沉委屈,“你才傻呢!”  那种情况下,家里都不指望裴元英能道歉,林素英给她的眼神是要让她知道对方惹不得。阿温没什么心机,体会不到其中的利害,但是知道那种疏远怪罪的意思,是她心头一震从而低下声来道歉。  林美美身上的伤没有一点一寸是她伤的,林美美的学习好阿温的也不赖,林美美长得再漂亮讨人喜欢脸毁了也不及阿温的十分之一。  但是林美美生的比阿温好。有个随手一挥招来呼啦啦一堆保镖的爷爷。这是阿温比不上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