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似梦非梦:我的前世今生

正文 第84章情理之中

书名:似梦非梦:我的前世今生 作者:恋花雁 本章字数:5304

更新时间:2020年02月28日 13:15


  想通了来龙去脉,小六爸心中坦然,沉声道:“当年是你对不起我家在先,我治你也是情理之中。如今两不相欠,你我之间还有什么旧账好算?”  黑龙被激怒,发狠道:“我当年迫于主人驱使,为人所利用,也是万般无奈。可你不念我无辜之人的无奈,反而对我狠下毒手,竟将我法身用火毁去,又将我用符咒困在你院中古井之下数十载,这口恶气憋在心中已久!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如今我重获自由,再见天日,又岂能饶你!”  “你待怎样?”小六爸自知孽龙已今非昔比,心中暗暗提神戒备。  “哈哈哈,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我要荡平这方寸之地,让这里从此一毛不生!”黑龙狂笑着,摇头摆尾,向小六爸冲了过来。  “阿弥陀佛。”清亮的佛号声响起,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忽然出现在半空,“黑龙,你还不知罪?为何不迷途知返,反要加大罪孽?难道想去往无间地狱吗?”  “菩萨,你闲事休管。世仇不共戴天,冤有头债有主,等我灭了这家人,你再处置我不迟!”黑龙狂吼着,张开血盆大口。  “我佛慈悲。岂能见死不救?僧道一家,这梅松与佛有缘,亦是我门下弟子。黑龙,你知不知道,其实当年是我看不过你残害生灵,才乔装成要饭汉子,传他治你之法。如今你要报仇,就找我吧!”菩萨道:“你法力修为虽然精进不少,然而佛法无边,你还不快快悬崖勒马?”边说,边抛出一物,片刻间便化成一个金钵,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将黑龙牢牢罩住,眼见顷刻间就要将它吸入其中。  黑龙陡然被制,嚣张气焰立时便矮了下来,不再张牙舞爪地盘旋,而是大喊一声:“菩萨饶命,弟子知错了!”  菩萨微微一笑,收起术法,金钵倏然化成一道金光,飞回菩萨的衣袖。黑龙神情委顿,落在地上,幻化成一身黑衣的凶狠男子。  小六爸被这男子的相貌吓了一跳,当真是:见过皮肤黑的,没见过皮肤这么黑的;见过模样凶的,没见过模样这么凶的!  那黑龙淡然地看了小六爸一眼:“我这副模样,还不是拜你所赐!当年还不是你请动雷公,用雷火将我烧成焦碳的!如果不是菩萨出手,你以为你有那么好命?”  不等小六爸回声,菩萨接口道:“黑龙,当年之事,莫要再提。那教书先生使术荼害生灵,已被早早削去了性命。你虽受制于他,却也犯下了大罪!如果不是你幼时贪玩,偷偷跑出北海龙宫,来到人间,又怎会被那教书先生用邪术所制,为他所役使?你被我封印井下二十年,刑期已满,终于可以回家面见你父亲了。”  黑龙闻言,想起幼时与父母兄弟在一起的温馨画面,不由感慨万千。他眼泪婆娑,轻声问道:“不知我父母可好?”  菩萨道:“你父母已近龙钟,只是心中一直牵挂着你。如今你在人间孽缘已了,还是洗心革面,速速随我回北海吧!”  黑龙看了一眼地上的阿绿,欲言又止。  阿绿哆嗦着,低声求饶:“请菩萨饶命。阿绿知罪了。阿绿一定安分守己,绝不敢再为祸人间。”  菩萨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阿绿,你在人间蛊惑人心,吸食精魂,残害了多少壮年男子。因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将你压在北山之下,好好悔过去吧!”说完,手一挥,一坐山便飞过来,带着阿绿飞向远方。“阿绿,黑龙对你一往情深,莫要相负。务必好好悔过,终有再见之日。”菩萨的声音远远追了过去。  “阿绿一定谨遵菩萨法旨!”  三言两语之间,菩萨已经将小六爸的劫难尽数化去。  小六爸没想到当年那要饭汉子,居然是菩萨所化,心中立时感恩不尽,连连跪拜道:“多谢菩萨大恩,还望菩萨大慈大悲,救救我儿!”  菩萨看了一眼床上的梦想,道:“梅松,你前世杀孽过多,今世本是无子之命。念你心地善良,与佛有缘,才赐子女与你。只因你早年滥用术数,已将你子命数更改。看在你一心为善,特赐金风玉露丸一颗,以保全你子性命。从此之后,务必从善如流,自可保全家无虞。”说完,手轻轻一扬,一粒丹药便落在小六爸手中。  “多谢菩萨!弟子一定潜心修善!”小六爸望空连连拜谢。  “黑龙,速随我回北海!”菩萨说完,便化做一阵风,与黑龙俱都消失在半空之中。  小六爸赶紧将丹药喂入儿子口中,不多时便见他神清气朗,恢复如常。  这次劫难之后,小六一家总算过上了宁静的生活。后院的邪灵们从此之后都安生多了,也许因为他们与小六家并无恩怨,也许是晓得了这家人有菩萨护佑,总之不再有邪灵敢主动来寻衅滋事。小六哥梦想终于一天天好转,大家也渐渐把那些陈年旧事忘诸脑后。  随着年纪渐长,兄妹俩的婚事成为父母的心头大事。小六爸暗自给儿女算了算姻缘,结果却是差强人意。小六爸有口难言,每天闷闷不乐,却又不知该向谁诉说心中的担忧与感伤。  与此同时,梦想也悄悄给自己和妹妹小六算了下姻缘。当得知结果之后,他便去找小六聊天了。  “你还没有男朋友吧?”梦想问。  “是啊!看得上我的,我看不上;我看上的,看不上我!”小六叹道,“我总不会真的嫁不出去了吧?”  “嫁不出去倒不至于,只是磨难会多一些。而且,估计你也嫁不到什么好人!”梦想道。  “为什么呀?我心地这么善良啊!”小六问。  “命!”梦想意味深长地看了妹妹一眼。  “那你呢?命怎样?能娶到好媳妇吗?”小六问。  “我,可能是个光棍命!”梦想不无悲哀地说。  “不会吧,你尽胡说!”小六觉得这种结论也下得太早了。更主要的是,如果这种结果真的会发生,那也太残忍太可悲了,谁愿意相信呢?  梦想没再辩驳,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临走,他对小六说:“你未来的丈夫,会在咱家的西北方位,属相和你一样。你会在酉年酉月遇见他。”  小六半信半疑:酉年不就是明年吗?  小六心中也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但愿他会早一点到来,但愿他是一个好人。但愿他会给我想要的幸福。  可是,小六根本没想到,那一年的感情,竟然无比混乱。遇见了很多人,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倒平白给小六带来了许多烦恼与伤害。如同当时流行的热播电视剧《粉红女郎》中,刘若英所唱的那首《一辈子的孤单》里所说的:“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想过要将就一点,却发现将就更难……”小六忍不住也发出了“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的慨叹。  当时,在偏僻之地工作了6年多的小六,象那里所有的同龄女同事一样,深受“结婚狂”的感染,恨嫁之心日盛。结果,也像小萍那样,遇到的全是些不靠谱的垃圾。一腔热情投入,结果却总换来满身伤痕。  久之,小六的心便累了。她不再疯狂,也不再奢望。淡定地看着自己中意的男人离去的背影,心中没有了哀伤。淡定地迎着中意自己的男人诚恳期待的笑容,心中也不起一丝波澜。小六无法勉强自己去迎合那些

中意自己的人,更无法放下自尊去追逐那些不中意自己的人。孤单便孤单,爱,岂能勉强?不勉强别人,也不勉强自己。  只是,那个合适的人,那个你情我愿的人,你究竟在哪里?你总会出现的,对吗?  时间一点点流逝,红颜一天天老去。会不会等到满脸皱纹,依然是孤身一人?  日子在孤单和烦闷的痛苦中煎熬。终于,熬到了酉年酉月。那个与小六同属一生肖,家在西北方向的他,会出现吗?  那个人,果然还真是出现了。他,圆圆的头,圆圆的脸,方方的眼镜。  当小六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人,自己好象在哪里见过!一种非常熟悉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  他应该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小六想。这样的男人,看上去很有质感,很有厚度。小六突然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想要流泪的感觉。  不过,小六很快就敏锐地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对自己的兴趣似乎并不是很大。他淡然地谈论着营养早餐的问题,脸上的微笑恰到好处。小六安静地听着,心中亦感觉两个人似乎分属于不同的空间。尽管这个男人看上去脾气温和,甚至有一点熟悉的气息。但小六依然莫名地感觉,两个人之间可能性不大。  也许,依然只有这一面之缘。一面之后,匆匆告别,然后形同陌路。小六懒懒地想,话便也懒得再多说。  各自回家之后,小六也懒得再打什么电话了。让小六没想到的是,男人却打来了电话。依然是淡淡的问候,几句无关痛痒的闲聊。  慢慢的,男人的电话多了起来。每天早中晚各一通,非常有规律。每次无非都是问些“你吃饭了吗”,“在干吗啊”之类的问题。也许,他也像自己一样,心灰意冷,却又闲得无聊吧。人,某些时候,总是会感觉孤单的。小六想。  两颗淡然的心,竟然在分享这些简简单单的生活琐事之中,一天天靠近了。  半年之后,他们便结婚了。听上去似乎很离谱,可这就是真的。或许,所谓姻缘,就是在你身心疲惫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个可以相互依靠的人。  一开始,小六以为与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缘分却不是由自己所左右,谁能想到竟会与这个眼眸淡若秋水的男人结婚了呢?他分明对小六也没有太多热烈的激情。但他,却很会照顾小六的情绪,能够洞悉她心中一切的想法,并宽和地包容小六所有的情绪化。  小六结婚前一天晚上,梦里,白玄对小六说:“你终于找到他了,他也找到你了。”  小六问:“他身上也有前世那曾少宇的一部分灵魂?”  白玄回答道:“是啊,以后就由他照顾你了。”  小六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担忧:“那大哥你呢?”  白玄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我,以后自然就不来打扰你了。”  小六的眼泪掉下来:“为什么啊?”  白玄抱抱小六,安慰道:“你前世未了之缘已经来到身边,从此以后就有人照顾你了。你所有的情劫都已经历过了,你的心智也会逐渐成熟,会用自己的智慧去调节内心,适应环境。你以后的生活,也将是一帆风顺,越来越好。既如此,我的心愿便也了了。所以,我也该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小六问:“你该去的地方?还是在冥府继续当差吗?”  白玄微微一笑,并不作答。他的身影,渐渐远去。  小六哭喊道:“大哥,你以后还要常来看我啊!”  清明节的前一天夜里,白玄最后一次出现在小六梦里,提着一篮子鸡蛋,对小六说:“给新媳妇送鸡蛋来喽!”  小六很久没见到白玄,很是激动:“大哥,你近来还好吗?”  白玄很轻松地笑了笑:“好啊,就是有一点孤单。做冥差这么久,忽然有点想念尘世了。”  小六很天真地说:“那你就常来看我!”  白玄脸色微变:“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这次来,就是来向你做最后的告别。”  小六心中一惊,哭了:“不要啊!大哥!我还想常常看到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还有你来鼓励我,帮助我!”  白玄看着小六那副紧张的样子,笑着说:“怎么你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你总是要独自面对人世间的风雨,只有这样,你才会更加坚强起来。其实,我也只是想去人间旅行一遭。像你一样,经历各种悲欢,了却未了之缘。”  小六一听也释然了:“大哥,你说得对。不管身处任何困境,最重要的是有走出困境的信心和决心。不过我没想到,大哥也有未了之缘?”  白玄悠悠地看了小六一眼:“对啊!我照顾你那么久,你已经欠了我的。得还啊!”  小六一听,心中莫名地高兴起来:“你入轮回之后,我还能再有机会见到你吗?”  白玄笑道:“你何止会见到我,你还得还我这一世对你的照顾之情呢!”  小六问:“那你得告诉我,你以后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可得去找你呀!”  白玄又笑了:“这些我还真不知道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既然有缘分,肯定会见到的。”  白玄说完,便飘然而去。小六从此之后,再不曾见到过白玄。  一家人的生活过得还算平静祥和,再不曾有什么希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小六哥梦想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姻缘,时日久了,他不由地相信了,自己果然是个孤寡之命。也许这是修习鲁班书的诅咒吧,得到了一些,必然要失去另一些。由于体质敏感,梦想免不了时不时受到一些邪灵的滋扰。好在有小六爸,这些麻烦自然也就轻易解决了。  梦想后来开始在家专心修佛,他说梦中曾有白衣菩萨点化自己。只有佛法可以让人离苦得乐,所以他要普度众生,广结善缘,苦今生,修来世。他给自己起了个法号:净心居士。他说,心静万事静,心空一切空。  对于梦想的选择,爸妈也表示理解和支持。毕竟有些事情不可逆,人生总是没有回头路的。只要儿子身体好,能够健健康康地陪在身边,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一年之后,小六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孩子出生时,小六似乎看到白玄的身影在眼前匆匆晃过。  不久后,小六发现,儿子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能跟自己心意相通。等他会说话的时候,一开始总不肯叫小六“妈妈”,而是对她直呼其名。  有一段时间,儿子还一本正经地经常问小六:“你认识我吗?你认识我吗?”  小六故意装出一头雾水的样子问:“我不认识你啊!你是谁呢?”  没想到,有一次,儿子竟然来了一句:“我是你哥!”顿时惹得家里人哄堂大笑起来,儿子也调皮地咯咯大笑。  小六气坏了,差点一巴掌照着儿子的小屁股扇过去。  结果那小子却反应敏捷地说:“好吧,我叫你妈妈,妈妈可要照顾好孩子,不许打小孩哦!“小六回想白玄临别时的那番话,心中顿时了然。原来,离别,不过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问来世果,今生做者是。常存善念,才能广结善缘,修得善果。修心,是一辈子的功课。  全文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