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97章任性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56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19日 10:06


没等李宋洋回话,她又自顾自的开口了:“像宋洋你这样的人,长的又帅,身手又好,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朋友……哎!” “大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李宋洋皱眉。 “只是突然的感慨而已。”洛晚昔往被子里缩了缩,“我觉得我真是幸运,莫名其妙的到了天朝,遇到了大叔,大叔又慷慨的让我接手了开门迎客,甚至我这次闯了这样的祸他都站出来给我善后。而贵叔和你们,也都让我任性的肆意妄为。其实我这一年不到做出的种种事情,让你们很头疼的吧!” 李宋洋脱下了外袍,坐到了榻上:“大小姐,只要你自己知道你任性就好。店里的人之所以这么宠大小姐,不只是因为大小姐是大人钦定的继承人,而且大家都喜欢大小姐。” “真的吗?”洛晚昔只露了两只眼睛在外面。 “当然是真的。若是大人选定的是个性格严谨的人,我们就算是叫着她大小姐,也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怠慢半分……这样比起来,我还是喜欢洛洛你这样的大小姐,跟我们没事开着玩笑;会从我们的碗里抢吃的;会熬夜给大家做礼物;自己明明又小气又抠门,给大家做的衣服确实用的最好的料子……” 李宋洋说了一大堆,却没有听到洛晚昔的回答,他探头一眼,洛晚昔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李宋洋浅浅一笑,也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洛晚昔就醒了。 她就想着早点启程好尽早回家。 揉着眼睛坐起来,洛晚昔打了个呵欠,却看到榻上的床铺已经整理好了,李宋洋不知道哪儿去了。 她伸着懒腰,揉着眼睛走到屏风后面,闭着眼打着呵欠就想要解裤子小便。 眼睛一睁开,洛晚昔正在解裤腰带的手就顿住了。 李宋洋窘迫的站在浴桶里面,手里还捏一张毛巾。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洛晚昔才又尴尬的把自己解到一半的裤腰带系上:“那啥,宋洋你在洗澡?” 李宋洋咳了一声:“嗯,因为从受伤了就只能用湿布擦身,所以觉得很不舒服。见伤口结痂了,所以想要好好的沐浴一番。” “哦,是这样啊。”洛晚昔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李宋洋见洛晚昔还呆呆的站在原地没动静,只能开口提醒:“大小姐,你能回避一下吗?” 洛晚昔挠挠头:“可是我想要上厕所。憋得慌。” 李宋洋的脸黑了黑:“你等我洗完了再上不行吗?” 洛晚昔撇撇嘴,只好三步一回头的走出去了。 听到里面又响起了水声,洛晚昔又打了个呵欠,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李宋洋的准备要换洗的衣服整齐的叠着放在榻上的被子旁边,一边是凌乱的脏衣服。 洛晚昔把李宋洋的脏衣服抖了抖,想要把脏衣服也整理一下,等晚上回家了再洗。 没抖两下,衣服里就掉出了一个东西。 洛晚昔一看,正是她缝的那个歪歪扭扭的兔子。她不免得意的一笑,然后把那个兔子端正的放在李宋洋的干净衣服上。 洛晚昔又是一抖,却从袖袋里掉出了两个小物件。 她捡起来一看,就呆住了。 这是一对耳坠,银质的挂钩,质朴大方;绿色的猫眼做的坠子,雕琢成了水滴的形状,整对耳坠看上去就觉得古朴而大气。 洛晚昔不由得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紫色珍珠耳环,心里隐隐的泛起了酸味。 这大概是因为李宋洋见展归儒给自己送的耳环,才想要买这样一对耳环去送给玲儿姑娘吧!那天明明是自己生日他都没给自己送礼物! 洛晚昔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伸手就把自己耳朵上的耳环摘了下来,塞进了袖袋,然后衣服也不想收拾了,把猫眼耳环又塞回了袖袋,把那外衫往榻上一丢,就愤愤的转身。 只可惜一转身,她的小脚趾正好踢在榻脚上,痛得她立刻惊呼起来。 “大小姐怎么了!”屏风猛地被撞翻,李宋洋犹如利箭一般激射过来,一把就把洛晚昔搂在了怀里,然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洛晚昔还没从痛楚中回过神来,脸颊就贴在了一个温热的还湿漉漉的胸膛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洛晚昔低下了头。 李宋洋也发现了房间里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存在,才放下心来:“大小姐你……” 他这才发现洛晚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某个部位,脸上迅速烧了起来。他的手一伸,立刻就蒙住了洛晚昔的眼睛,语气里也有了羞恼:“大小姐!你在看什么!” 洛晚昔伸手扒了两把,只可惜李宋洋的手捂的严严实实的。无奈之下她只能放弃:“真小气,看一眼又不会看坏!” “大小姐!”李宋洋更羞恼了。 “本来就是。宋洋,被捂着眼睛很不舒服啦!”洛晚昔挣扎起来,双手乱挥之间,正中某个物体。 “诶?”洛晚昔再次下意识的抓住,“什么?” 只是瞬间,她就知道了自己手里的是什么,赶紧松开。不过松开之前,她第三次下意识的捏了捏,还情不自禁的开口了:“哇,宋洋,以后玲儿姑娘有福了!手感不错啊!” “大小姐!你!你!你!”李宋洋浑身都因为羞愤而变成了粉红色,只可惜洛晚昔看不到这一美景。 “我又不是故意的!”洛晚昔立刻分辨,“好了啦,我转身,你先

穿衣服!” 李宋洋明显很不相信洛晚昔的话,把她一个旋身,就把她面朝下的按在了榻上叠起的被褥上,然后单手开始穿衣服。 洛晚昔犹如溺水了一样四肢扑腾,只可惜李宋洋的力道掌握的相当好,让她既不会被压的气闷,也没办法起身。 直到李宋洋穿好了衣服,把那个兔子放回了袖袋,又从脏衣服里摸出耳环塞进了怀里,才松开了洛晚昔。 “闷死我了!”洛晚昔重获自由自后立刻就大呼小叫起来。 李宋洋的脸还是黑的跟锅底一样,冷哼了一声,自顾自的收拾起东西,不再理她。 洛晚昔嘟了嘟嘴,也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白璃敲了两下门,没等里面有反应就自顾自的进来了:“洛姐姐,起床了没?” 洛晚昔把包袱打了个结:“走吧!” “洛姐姐不梳梳头?” 洛晚昔瞥了沉着脸的李宋洋一眼:“某个小气鬼好像不会愿意给我梳头。” 白璃诧异的看了李宋洋一眼:“洛姐姐,你又怎么惹宋洋哥生气了?” “我哪有惹他生气!”洛晚昔嘴一撇,“是宋洋自己太小气了!” 李宋洋立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好了好了,洛姐姐,待会我给你梳头。小周哥和鸣人已经在下面等着了。我叫掌柜的准备了馒头和糕点,豆浆也灌了满满一壶,准备在路上吃呢!小周哥的意思是早点启程早点到家。洛姐姐和宋洋哥的意思呢?” “我们也是这个意思。”洛晚昔抱着自己的包袱,“走吧,下去吧!” 走了两步她又回头对着李宋洋做鬼脸:“有人帮我梳头,不用你。哼!” 李宋洋气的差点一脚踹在她屁股上,把她从二楼直接踢下去。 闵芸欣两主仆早就已经坐在马车里了,见到洛晚昔和李宋洋上了车,立刻优雅的微笑。 洛晚昔翻了个白眼,接过骆东业递给她的馒头,坐到了一边。 李宋洋倒是礼节性的回了一个笑容。 “李小哥是要吃馒头还是要吃包子?这里也有蛋黄酥和松糕。”闵芸欣为李宋洋斟了一碗豆浆,“先喝点豆浆吧,大冬天的,暖胃。” 洛晚昔的脸黑了黑,立刻提高了嗓门:“鸣人,我要喝豆浆!” 骆东业立刻就把闵芸欣倒的那杯豆浆端到了洛晚昔手里。 洛晚昔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鸣人呐,这豆浆是谁买的?如果是我们买的话就给你宋洋哥再倒一碗。” 坐在门口的白璃的嘴角抽了抽。 我的洛姐姐啊!你还没问是谁买的就已经先喝了一口了,如果真的是闵芸欣买的怎么办? “洛姐姐,是小周哥买的,买的馒头和肉包。闵小姐买的蛋黄酥和松糕。” 洛晚昔撇了撇嘴:“小周吃了吗?” 小周探进车厢半拉身子:“大小姐,我已经吃过了。碗端稳了,我要驾车了!” 洛晚昔赶紧喝了一大口,防止碗里豆浆太满待会漾出来。 早餐吃完了,李宋洋又出去驾车了,白璃又小心的给洛晚昔梳了头发,自己拉着骆东业坐到角落里去看书了,洛晚昔才又开始没事找事的挑衅闵芸欣了。 “我说闵小姐,这都快要到京城了,你们准备在哪里下车?” “芸欣自然是想要去一览京城风光的。”闵芸欣把头扭了过来。 她和莺儿都习惯了,上车就坐在左边的窗户下,没事就看着外面的风景,也不知道这大冬天的一篇干枯残败的景象有什么好看的。 洛晚昔立刻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想起来了,你这是要去京城勾引二皇子啊!” 闵芸欣拼命的压抑才没让自己的额角爆出青筋来:“洛老板哪里的话,芸欣不过是对洛老板的开门迎客深感好奇,想要去一看究竟、一尝夙愿。而且芸欣也想要去京城看看大哥,仅此而已。” 洛晚昔摸着下巴:“难道闵小姐是想要在我开门迎客对面开上一家客栈以便与我分庭抗争?” “洛老板真是喜欢说笑,谁人不知整个京城现在是洛老板的开门迎客一家独大,整个京城都找不出能与洛老板的客栈分庭抗争的人,芸欣区区一个外地人,又如何能做到呢?” 洛晚昔撇了撇嘴:“我还以为闵小姐与我这么重的深仇大恨,应该随时随地都想着要置我于死地呢!” 闵芸欣在心里咒骂了洛晚昔一番,脸上却仍旧挂着微笑:“怎么会呢,洛老板虽然这次让闵家降到了低谷,但是闵家也并未伤筋动骨,只不过是一些皮外伤罢了!” “哦?”洛晚昔眉一挑,“闵小姐的意思是,想要我再打击打击?” “洛老板可莫要吓芸欣。芸欣可是不经吓的!”闵芸欣吟吟一笑。 洛晚昔露出一口大白牙:“真是不好意思,我从来不吓人的。” 闵芸欣在心里磨牙,脸上却一直挂着得体的笑。 莺儿倒是一直看着窗外,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对洛晚昔破口大骂。 洛晚昔见闵芸欣不再搭理自己,只得撇撇嘴,抽出枕头下的小黄书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出乎洛晚昔的意料,在下午到达万来城的时候,闵芸欣竟然主动要求下车。 “芸欣对天明郡万来城的蜜饯早就垂涎三尺了。此地距京城也不远了,芸欣就在此处下车便是,休整几日,再上京去找大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