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94章纯良的笑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3717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5


来的路上,洛晚昔因为唱歌被嫌弃,所以回去的时候,为了避免在闵芸欣面前出丑,她干脆就只吟诗。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一首还算是比较符合场景的《大风歌》吟了,洛晚昔尤不满足,清了清嗓子,又在后面接上了《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吟完了自己还啧嘴,一脸的满意:“没想到我还记得住……话说,这个适不适合昨晚那个小刺客啊?” 坐在洛晚昔旁边的李宋洋郁闷的看了她一眼,不再理她。 似乎是因为见识了洛晚昔的狠辣手段,所以莺儿这几天也特别的乖,一点都没有以前的傲气样。大概是闵芸欣暗地里也提点过她吧,所以之后几天的路程也还算是平静。 洛晚昔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真的。有的时候她只是太无聊了,而现在她赶活赶的焦头烂额,自然也就没有那份闲心去招惹闵芸欣。 眼见已经到了明湖郡了,等穿过明湖郡,就是天明郡了,可是洛晚昔还有一个枕头没有缝好,所以这些天急的都快上火了。 天还未黑,李宋洋就把马车赶进了城里,寻了一个客栈住下了。 坐在客栈大堂里,他先就给洛晚昔叫了一壶菊花茶。 洛晚昔那样子,再不给她下下火,只怕嘴里都要长泡了! “大小姐,不忙,这才刚到明湖郡,要出明湖郡还要两天,到了天明郡,还要三四天才到京城呢!”小周给洛晚昔倒了一杯茶,推到她的面前。 洛晚昔揉着眼角:“可是不早点做完我的心也不安啊!” “早干嘛去了!”白璃幸灾乐祸的耸肩。这些天洛晚昔没日没夜的缝着她的枕头,到让清闲下来的白璃觉得有些无聊了。 以前洛晚昔前面惹祸,李宋洋后面跟着擦屁股,而他在一边看热闹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啊! 骆东业捧着一杯热茶,左右看了看就欣喜的叫起来:“洛姐姐,你看你看,这里也有说书先生呢!” “哦?”洛晚昔放下手里的茶杯,眯着眼睛一看,果真在大堂的一角看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说书先生。 “这说书先生就一定要随身带着一把折扇吗?”洛晚昔郁卒的一摇头,又扭头看了看隔壁桌的闵芸欣,“闵小姐,今儿你又想要听什么?我们还是先商量商量吧!” “芸欣今日没有什么想听的。”闵芸欣优雅的一笑,“却不知道洛老板今日又想要听点什么?” 洛晚昔嘿嘿一笑,站起来就吆喝:“那边的说书先生,您老口才如何?” 现在天色还早,店里还没什么客人,所以远远未到开讲的时候,说书先生也只是在一边喝着茶,听到洛晚昔的问话,他倒愣了一下,随后立刻起身打千:“夫人有礼,老朽……” “你等!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夫人了?”洛晚昔脸黑了黑,“就冲你这称呼,我就觉得你口才不行!” 说书先生又愣了愣,才又捻须:“这位小姐,这口才好不好,还须得听过了才知道。却不知小姐你想听点什么?” 洛晚昔眼珠一转:“先生,不如你就讲讲这祁连郡闵家的事情,若是讲的好,赏钱大大的有!” 闵芸欣震惊的看着洛晚昔,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安。 如果洛晚昔说她想听祁云派或者是展家、骆家的事情,闵芸欣都不会惊讶,可偏偏洛晚昔提到了闵家…… 说书先生手上的扇子一摇,扇起凉风阵阵:“那好,老朽就为小姐你仔细的说道说道。要说这闵家,本就是祁连郡的大户之家,更是祁连郡的首富,他们的家主闵振威闵老爷,乃是祁云派这代掌门的二弟子,所以这闵家跟这祁云派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似乎这祁连郡第一大门派祁云派正是这闵家的后台。这次祁云派和展家闹上了的事,我想小姐你也应该知道了。” 见洛晚昔点头,说书先生又捻了捻胡须:“祁云派这次跟展家闹了个两败俱伤,还未分出个胜负,却听说那叶冠文的尸体是夹杂在闵家送往祁云派的货品中的!正是那闵家为了挑起祁云派与展家的矛盾所做!原来,这闵家与祁云派早已面和心不合!这祁云派丝毫不顾作为祁连郡最大门派的面子,竟月月勒索闵家上供,更是要闵家最小的儿子前去祁云派做质!闵家不堪重负,更不乐意掌上明珠前去受苦,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栽赃嫁祸的主意!这展家查得杀死叶冠文的凶手是闵家,便调转了枪头,直指闵家;而祁云派,虽然心里忌恨闵家下的绊子,却因为在展家送掉太多人命,已经是与展家不死不休,甚至决意在展家向闵家发难的时候前去偷袭,却因为展家大公子展江河与武林第一世家骆家的大少爷骆东扬的阻拦而作罢!随后展江河和骆东扬两人更是直接

杀上祁云山,几乎毁掉了祁云派的山门!不过祁云派这次更是元气大伤,只怕没有几百年,是不可能再度崛起,毕竟祁云派二代十数个弟子几乎被屠戮干净,而三代弟子也所剩无几,祁云派现在也剩下一个光棍掌门而已!” “哇!”骆东业眼中异彩连连,“大哥好勇猛!” 闵芸欣惨白着一张脸,她从说书先生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呆住了,连莺儿也痴呆的坐着,没有了一丝表情。 说书先生又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至于这闵家,在展家的打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偏偏这个时候,在祁连郡的各个城里都有人在大肆打压闵家的生意,甚至连闵家的商队都连番的被劫,而祁云派也放任门下弟子抢掠闵家的商铺,几番夹击之下,闵家也不得不缩小了自己势力,至昨日为止,闵家已经只能固守三城,锦都城、应城、鄂城,三城呈掎角之势,才勉强稳定住了局面。这位小姐,不知老朽说的如何?” 洛晚昔嘴角一翘,一锭银子就丢了过去:“你说的很好。” 说书先生立刻眉开眼笑的接住。 “不,不可能!”闵芸欣的双拳紧握,她猛地抬起头,怨毒的看着洛晚昔,“洛晚昔!你好狠毒!” 洛晚昔偏了偏头,一脸的无辜:“闵小姐,说话请有点良心好不好!我做什么了让你说我狠毒?这一路上,我不是都跟你呆在一起吗?” “是!就是因为你跟我呆在一起!”闵芸欣一脸的激愤,“你把我支出闵家,不过就是为了能更轻易的对付闵家而已!” “喂!喂!喂!”洛晚昔掏了掏耳朵,“闵小姐,说离家出走的人是你,要我带你离开的还是你,在城门口等着我的人还是你,半路上我给了你回去的机会,但是你放弃了……不过就是徒步走两天而已。到现在,你倒是赖在我身上了?哎,真是好人难做啊!” 闵芸欣凄楚的一笑:“洛老板,到现在,芸欣终于知道,洛老板才是真正的九转玲珑心!挑拨展家、闵家、祁云派三方的关系,又把芸欣带出锦都城……真是好算计啊!好算计!” “啧啧,闵小姐,你错了,挑拨展家和祁云派的关系的,是你。至于你们闵家,那是自作自受。我又何曾算计过你了?一直以来,不都是闵小姐你在算计我吗?”洛晚昔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叫明华老秃驴给你带了话梅又带到吗?” 闵芸欣一愣,情不自禁的开口:“什么话?” 洛晚昔露齿一笑:“我这个人虽然不太喜欢与人争斗,只是我本身就小肚鸡肠,凡是算计我的人,还是事先做好思想准备吧!” 闵芸欣脸色惨白:“是了,从第一次见洛老板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洛老板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偏偏芸欣把自己看的太高,对洛老板却又太过于轻视,才会造成现在这个样子!事到如今,洛老板你还想怎么样?这一路上也看够了芸欣的笑话了吧!现在闵家成这个样子了,洛老板是不是就要把芸欣赶下去了?” “我没看你笑话。”洛晚昔诚实的一摊手,“你也看到了,我一路上都在忙着缝枕头呢!哪有时间看你的笑话!至于赶你下去……我既然都带你出来了,当然是你想什么时候下车就什么时候下车。如果你想跟我回开门迎客也可以,只要你付钱,在开门迎客住一辈子都没问题!” 闵芸欣咬着下唇,眼睛里却有泪珠翻滚。 她是真的后悔,后悔不该惹到这个看似糊涂实则精明的女人,更后悔不该自以为是的算计她,最后悔的是,不该以为大局已定跟着这个女人离开。 她的本意是跟着这个女人摸清她的动向的啊! 莺儿急了,她恶狠狠的瞪了纯良的笑着如同的奸商一般的洛晚昔一眼,又赶紧伸手拉了拉闵芸欣:“小姐,你们赶紧回锦都城吧!” 闵芸欣擦了一把眼泪,恨恨的开口:“现在回去又有什么用!展家现在式微,就算我回去了也没办法挽回局面!那展家虽然因为叶冠文的事情移恨闵家,但是闵家没做就是没做!至于祁云派,他们还敢公然的在城内做出什么事不成,官府的人自然会管。洛老板,芸欣相信你,应该也不是会把人逼上绝路的人。好歹,芸欣日后与你还有一份姐妹情缘。” 洛晚昔眼睛一眯:“你在威胁我?是想要日后再用你的身份复兴闵家?” “芸欣此时此刻哪里还敢威胁洛老板。”闵芸欣冷笑了一声,“不过小小的算计了一下洛老板,我闵家就成了如今的下场。若真是威胁了洛老板,只怕闵家会连渣都剩不下吧!” 洛晚昔耸耸肩:“不过你说对了,我的确是不会把人闭上绝路的。就好像前几天那个刺客,我最后不是还是留了他一命吗?” 看着洛晚昔那白冷冷的牙,又想起了那个刺客的惨状,闵芸欣从心里升起一股寒意,让她生生的打了个寒战。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