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90章挥鞭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97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5


“洛姐姐,那你做我嫂子好不好!”骆东业一点都不放弃做媒的机会。”说不定正红就破了你的命格呢! “才不要呢!”洛晚昔撇撇嘴,“且不说我跟你哥彼此还不怎么了解……我的那个什么皇妃之命怎么办?你哥又不是皇子!而且这种东西,哪能说破就破的。” “什么皇妃之命?”骆东扬不解。 骆东业立刻叽叽喳喳的就说给了骆东扬听。 骆东扬听完之后倒是颇为嗤之以鼻:“骆某向来不信神佛……” “哎呀,这点你倒是跟我很像!”洛晚昔嘿嘿一笑,“我也不信神佛。不过就算我不嫁给那什么二皇子,我也没打算要嫁人。” “洛小姐仍然是这么想吗?”骆东扬摇摇头,“看样子,若是要改变洛小姐的想法还真是困难呢!” “一般来说我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洛晚昔耸耸肩,“不过关于破解命格这一说,我倒是很有兴趣,所以呢,骆大少爷,你还是有机会的哦!” 骆东扬苦笑了一声。 第二天展家两兄弟也赶回了锦都城。 “晚昔,你这就要回锦都城了?”展江河一脸不舍的看着洛晚昔,“我才刚来这锦都城没几天,现在有遇到这样的事情,根本都没时间陪晚昔你好好的出去玩玩。” “反正我就是一个宅女,也不太喜欢到处去玩!”洛晚昔嘿嘿一笑。 李宋洋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你一出去就会惹事!” 洛晚昔嘴角抽了抽:“宋洋,你不拆穿我不行啊!” 展归儒微微叹了口气:“晚昔你这一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不知道。”洛晚昔也有些遗憾了,“你在这祁连郡做官,我又始终是呆在京城,以后要见面恐怕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的了!” 她又眉飞色舞起来:“不过归儒你成亲的时候,我一定会来的!” 展江河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晚昔你不能多留几天吗?至少,等到我们把那祁连郡和叶冠文的事情处理好,我还想邀请晚昔去秋云郡玩玩呢!” 洛晚昔摇摇头:“我要回京城过年呢!再不回去,恐怕回去之后就要挨贵叔的打了!要知道走之前我可是保证过一定会回去过年的。” 李宋洋点点头:“是的,大小姐你还说过要给贵叔他们做枕头。” “啊?”洛晚昔愣了愣,随即惨叫起来,“糟了!我忘记了!赶紧的,出去买棉花和布!我要开始动手了!” 李宋洋无奈。 想起了这一头,洛晚昔就立刻开始动手,倒也没有时间再在城主府里闲逛,只是闷在房间里缝她的枕头,倒是骆东扬和展江河两人会有事没事在花厅里过上两招,也幸好城主府的花园空荡,没什么名贵的花草树木。 初二一大早,李宋洋就把洛晚昔叫醒了。 吃过了早餐,一行人就准备启程了。 洛晚昔手里还抱着半个枕头,不停的打着呵欠。 岳蓝山倒是有点小担忧:“这祁云派被坑了这么一下,一定心有不满,你们在回京的路上,一定要注意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展归儒和展江河昨晚被连夜叫走了,据说祁云派和展家真的动上了手,祁云派死了两个,展家死了三个。 这下是真的不死不休了。 展家两兄弟都是很遗憾不能为洛晚昔送行,甚至连道别都没机会——他们走的时候洛晚昔已经睡下了。 “我知道了。”李宋洋点点头。 骆东业拖着骆东扬的手从另一边走过来:“洛姐姐,我们走吧,大哥说跟我一起到城外,然后分路。” 洛晚昔签过骆东业的另一只手:“那好,我们就一起出城吧。” 骆东扬倒是回头给岳蓝山行了一礼,翻身上马。 李宋洋和小周一人把一个小孩抱上了马车,洛晚昔又就着李宋洋的手坐上了辕座。 “我们走!” 还没走到城门口,就看到了两个人影在那里候着。 “哇,这闵小姐还真的要走啊!”洛晚昔嘿嘿一笑,“喂,你还真的来了啊!” 闵芸欣微微一笑:“既然是芸欣拜托的洛老板,洛老板又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芸欣怎么能不来呢!” 洛晚昔撇撇嘴,又看了看跟在闵芸欣身后的莺儿姑娘一眼:“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吧!” “当然记得!”闵芸欣也回头看了莺儿一眼,“以后要多听少言,在外不比在家里,知道了吗?” “是。”莺儿乖巧的回答。 洛晚昔撇撇嘴:“那好,你们上来吧!” 李宋洋跳下辕座,把闵家两主仆给扶上了马车。 “有劳李小哥了!”闵芸欣羞涩的一笑。 洛晚昔立马又撇了撇嘴。 骆东扬驱马走到洛晚昔的身侧:“怎么,洛小姐这是要带这位闵小姐一起走?” “等等。”洛晚昔双手比了个叉,“不是我要带着这位闵小姐走,是这位闵小姐要跟着我走!” “有差别吗?” “当然有!”洛晚昔翻了个白眼,“我带她走,那我不就成了诱拐犯了?” 骆东扬无语。 闵芸欣倒是推开了窗子,对着骆东扬端庄的一笑:“芸欣见过骆大少爷。” “好了好了!在城门口废话那么多!你也不怕闵家的人来把你捉回去!”洛晚昔晃了晃自己的脚丫子,“走了!” 出了城门,李宋洋体贴的把马车停下了。 骆东业趴在窗户边,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大哥,你回家跟娘说,我在洛姐姐这里过的很好,洛姐姐很照顾我,让她不要想我……其实我也很想娘。” 骆东扬还

没来得及说话,洛晚昔倒是开口了:“鸣人,你现在说要回家去过年还来得及哦!只要过年后你哥又把你送来就可以了!” 骆东业擦了擦眼泪:“我不回去了,我都答应了洛姐姐要在开门迎客过年了。大哥说过,不可失信于人。” 他倒是精明,随时都不忘为自己大哥说好话。 “那男子汉就别哭啊!”白璃明显是站在李宋洋这边的,所以立刻就挖苦起来。 骆东业撅了撅嘴:“我才没哭!” “是的,你只是在用眼睛流口水!”洛晚昔接了一句,然后扑哧一笑。 一车人无语。 骆东扬摸了摸骆东业的头:“那小业,我就回去了,你一定要听话,知道了吗?” “嗯!”骆东业重重的点头,然后口水又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骆东扬又驱马往前走了几步:“洛小姐,骆某这就告辞了,小业就劳烦你照顾了!” “我知道了,我家的孩子,我自然会好好的照顾,你看一护,不就被我养的白白胖胖吗?” 白璃低头打量了自己一下,发现自己怎么都和胖胖这两个字沾不上边,白倒是有点。 骆东扬点点头,又想闵芸欣点头示意了一下,狠下心一挥马鞭,绝尘而去。 骆高对着洛晚昔就是一更冷哼,然后也跟着跑了。 倒是骆云比较有理解,拱拱手才挥鞭而去。 洛晚昔等到骆东扬的背影都看不到了,才拍了拍李宋洋的肩:“好了,我们也走吧!” 小周一甩缰绳:“驾!” 白璃推开车门探出头:“洛姐姐,不进来做你的枕头了?” 洛晚昔睨了一眼车里:“不想进去。” “那我把针线筐端出来?” “不行,辕座上比里面要抖得多,大小姐扎到手了怎么办?”李宋洋看了看洛晚昔手上那已经有几个比较明显的伤口的手指,“小周他们生日的时候,我看大小姐的几个手指都肿成萝卜了。” “喂!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好不好!”洛晚昔有些尴尬,“只是晚上灯光太弱了所以才不小心扎到手的……” 在李宋洋的目光下,洛晚昔的声音越来越低:“好啦好啦,其实是也我缝到一半的时候睡着了,才扎到自己的手的!” 白璃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看洛姐姐你就不是做这活的料!小周哥,把你的荷包拿出,让大小姐看看,那针脚乱的……” “小心我踹死你!”洛晚昔狠狠的瞪了白璃一眼,“你怎么就不像鸣人那么崇拜我呢!” “鸣人那是小!”白璃不以为然,“所以受了你表面现象的蒙蔽。” 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表面现象?我的表面现象是什么?” 白璃歪着头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反正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所以敏锐跟才会崇拜你!” “那我的本质现象呢?”洛晚昔也好奇起来。 “其实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女人。”白璃故作老成的一摊手。 洛晚昔狞笑一声:“我掐死你!说了半天跟没说一样!还有,你比我小了一轮,一个十二岁的小家伙,知道什么表面现象本质现象吗?连这两个名词还是跟着我学的!赶紧给我滚进去!” 把白璃赶了进去,洛晚昔又歪头看着李宋洋:“宋洋,我的表面现象是什么?” “好吃懒做抠门贪财小气吝啬惹祸头子!” 洛晚昔恨不得踹死他,想了想这是表面现象,于是忍了。 “那本质现象呢?” “好吃懒做抠门贪财小气吝啬惹祸头子!”李宋洋面不该死的重复了一遍。 “我掐不死你!”洛晚昔狠狠的在李宋洋的胳膊上来了一个托马斯大旋转。 “大小姐,再掐我,小心我把马车赶进沟里!”李宋洋恐吓道。 “这官道上哪里有沟?”洛晚昔翻了个白眼,不过手上还是停止了动作,又在自己掐过的地方摸了摸,“好了,我进去了,把两个小家伙丢给闵芸欣,我还怕被她教坏了!” 小周的嘴角抽了抽。 我的大小姐啊!就隔了一扇门,里面说了什么外面都听得到,同样的,你说什么里面也都听得到! 果真,洛晚昔一爬进去,就看到闵芸欣满头黑线的看着她。 “洛老板,芸欣哪里会把他们教坏。芸欣这一路上,只是打算闲看一路风景罢了。”闵芸欣伸手摁了摁马车里铺着的地毯,“不过芸欣没有想到,这马车居然如此平缓,让人感觉不到一丝颠簸。不知洛老板……” “打住!你自己看你的风景,别打听我的商业机密!” “芸欣只想问问洛老板这马车是从何处定制的罢了!”闵芸欣看着洛晚昔,一脸的若有所思,“难不成,这马车是洛老板自己造出来的?” 骆东业立刻跳了出来:“当然是的!这马车可是洛姐姐画的图纸,然后让马车行做的!” 闵芸欣眼里划过一丝讶异:“没想到洛老板不止心思聪慧,还如此的巧思妙想,竟然能做出这样的马车,若是投入市场,必然能大赚一笔!” “凭什么?”洛晚昔冷笑一声,“我又不缺银子花!” “这是利国利民……” “得,少给我讲大道理!”洛晚昔撇撇嘴,“我一个平头百姓,只想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混吃混喝等死,才不要让自己变成什么商业大亨,全国首富之类的呢!我对经商可没有什么兴趣!” “洛老板虽然口里这么说,可是自己不也经营着一家客栈吗?”闵芸欣抿嘴一笑。 “说了那只是我的一亩三分地!我留着养老用的!平时我都是做甩手掌柜的!”洛晚昔拽了拽白璃,“喏,以后我养老就靠他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