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87章我要吃肉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223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5


“这些天我找归儒打听过了,闵家每个月会往祁云山上送一批物资。所以我们挖出叶冠文的尸体,藏在物资里面,由闵家送往祁云派,然后再在外面散播流言,说祁云派杀了叶冠文,然后再透露叶冠文是展家谁谁谁的儿子……到时候叶冠文的亲娘听到这个消息回事什么反应?就算展家不在乎这么个没有入名籍的儿子,他们总得在乎自家的名声吧!这样一来,展家和祁云山就不死不休了。而这祁云派被陷害,第一个想到的会是谁?自然是闵家!祁云派自己也应该知道闵家早就想要脱离祁云派了,所以……嘿嘿。” 大叔怪异的看了洛晚昔一眼:“鬼丫头,如果我现在说把我的烂摊子交给你……” 洛晚昔吓得赶紧往李宋洋身后躲:“我去!大叔你别啊,我这个是灵感突发才想到的,我这个又蠢又笨又懒,你别找我!” 大叔摇摇头:“好了,吓你的!不过此计可行,鬼丫头你果真是狠辣果决的人啊!我看那展家两兄弟是你的好友吧!” 洛晚昔撇撇嘴:“虽然很对不起江河和归儒,但是这次展家灭了祁云派,相信展家立刻就能成为骆家之下的第二世家,不好吗?” “那好,我这就让人回京城去挖叶冠文的尸体!”大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要不要我带你去见一下祁连郡这边的人,然后你再……” “我不!”洛晚昔想都没想,立刻就拒绝了,“我这个人懒得很,反正大叔平时也没事,你既然都下山了,那这件事就让你去管了,我喜欢做甩手掌柜!” 大叔郁闷了:“死丫头,你自己惹出一堆祸事,还要我要收拾烂摊子!” 洛晚昔撅撅嘴,躲在李宋洋后面嘟囔:“你现在给我收拾的都是小摊子,以后说不定我还得给你收拾大摊子……” 大叔没有听到,李宋洋却听到了,他诧异的扭头,看了埋在自己背上的洛晚昔一眼。 不出所料,展家就如洛晚昔猜想的一样,展宏图虽然对祁云派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是还是没有对祁云派有什么轻举妄动。 毕竟,一个武林世家和一个江湖门派闹起来了,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而展江河,估计也只是展宏图派来保护展归儒的,展归儒虽然到锦都城来的时候身边有随行的小厮,但是都只是来照顾展归儒的日常起居的。 为此大叔好好的嘲笑了洛晚昔一番,笑她只是白做事。 洛晚昔立刻用自己的指甲给大叔上了一顿大刑。 大叔只是在洛晚昔的房间里陪洛晚昔吃了一顿小周亲手烧的午饭,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去安排了。 也难为他了,在山上安安心心的呆了九年,谁知道捡了一个丫头回来,偏偏是个惹祸精。要说不管吧,这丫头的性格又很合他的心意,所以也就只好给她去收拾烂摊子了。 没办法啊,他也中意这丫头,自己以后的那些东西,除了仇恨,别的都要交给这丫头了。 没过两天,祁连郡就流传出了一个看上去很真实的消息。 在二十多年前玉山门的掌门曾经到展家偷抱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玉山门最后一任传人,叶冠文。 而这叶冠文前去展家认亲,却被展家赶出了家门。 且不说为什么这个消息会在一夜之间传遍天朝的大小门派个各个世家,有造成了多大的震动,单是展江河,就被这一秘辛震的无法平静。 “这,这是真的吗?”他一把抓住了展归儒。 要知道前几个月他还跟叶冠文在开门迎客大打了一架,那个时候叶冠文分明就是招招直取他要害,想要把他毙于剑下的。 坐在一边的洛晚昔翘着脚:“应该是真的吧,不是连那叶冠文的亲生父母是谁都说了吗?那两个人江河你认识吗?” 展江河有些失魂落魄的松开手:“当然认得,那是小叔和小叔的三姨太。” “那你回去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展归儒倒是沉吟了一下:“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我小的时候与书香妹妹经常去小叔那房去玩,也会碰到三姨太,三姨太很喜欢我,总是摸着我的头说,如果她的孩子没有被人掳走的话,也有我这么大了。” 洛晚昔丢了一瓣橘子在自己的嘴里:“话说那个时候在开门迎客要杀我的人到底是不是叶冠文啊?他现在人又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个事情这么快就传遍了呢?” 展归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件事的确有些蹊跷。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这件事是从祁连郡传出来的,据说最开始是由离锦都城不远的锦华城一个刚从京城回来的人说的。” “没带红字吧?”洛晚昔突然开口。 展江河一怔:“什么红字?” “那个传出这个消息的人,他呆的地方,没带红字吧!”洛晚昔摸着下巴,“如果那个人是从京城回来的,那么说明他在京城遇到叶冠文了?那家伙还没有被赵四公子抓到?” 李宋洋面无表情的坐在洛晚昔旁边,对自家大小姐的演戏功底有了深刻的认识。 “赵四公子做云麾将军剿匪剿得好好的,突然就出任了宫中侍卫统领,一方面负责宫里的护卫,一方面还要负责京城的治安。他突然搞这一出,不就是为了查清楚那天想要杀我的人到底是谁么。”洛晚昔撇撇嘴,“不过那个叶冠文倒是躲的很深,到现在赵四公子都没能找到他。” 李宋洋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头,略有些诧异的看着洛晚昔。 “大小姐你会不会太自恋了点?那个赵四公子真

的是为了你才不去剿匪的吗?”小周倒是快人快语,立刻就问了出来。 洛晚昔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许我自恋一下?” 展江河哑然失笑。 不过这件事对于展家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至少让展家的声誉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展宏图已经放出话,这叶冠文并没有来找过展家,若是他真的来了,只要确定了他真的是展家的人,那么一定会给他一个说法和身份的。而这玉山门没落是十八年前的事,而那叶冠文,听说今年已经二十一了。 对此洛晚昔只是撇撇嘴:“他就吹吧!大叔明明说了叶冠文是去过的!他虽然不知道叶冠文已经死了,但是如果现在叶冠文真的找去了,他会承认叶冠文的身份吗?就算承认了,也不过是一个旁支里面的庶子而已!十八年也只是说玉山门没落了十八年,但是又没人说是没落之后才去他展家偷孩子的!” 这话她当然是背着展家两兄弟说的。 没过两天,祁云山上再次爆出惊人的消息。 一个樵夫在祁云山上砍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句尸体,惊恐之下的樵夫立刻跑到山脚下祁云城城主府保安。差役上来检查过之后,才发现这具尸体新死不久,尚未完全腐烂,而最主要的是,他们在那具尸体上发现了玉山门的门主令牌,立刻就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是玉山门最后一任掌门叶冠文! 事态开始按照洛晚昔预期的一样发展了下去。 祁云城城主开始了对祁云山的搜查,半天时间就查出了叶冠文是被抛尸到这里的,而抛尸的人,却是祁云派掌门的三弟子任春的一个徒弟。 那个徒弟被带到了城主府,没多久就招供了,说是那天他师父在检查库房的时候发现了尸体,惊慌之下便让他去抛尸了。 本来叶冠文的身份就才刚爆出来,这下展家算是半松了口气,又想到祁云派对展家那蔑视的态度,立刻就气势汹汹的要祁云派给个说法。 祁云派这下也犯难了,虽然他们拒不承认叶冠文是他们杀害的,但是刘志明却提出,这叶冠文未必是展家的人。 展江河小叔的三姨太却急急的赶赴祁云城城主府,说那叶冠文是自己的亲儿子,在他后腰上有一块拇指大的红色胎记。 仵作一验,果真是有的,展家立刻更有借口对祁云山发难了。 任春被带到了祁云城城主府,虽然承认了的确是他叫门下弟子去抛尸的,但是拒不承认人是他杀的。 在城主府,三姨太与任春起了争执,被任春一顿“亲生儿子都找上门了还赶出去,现在才在这里闹有屁用”的话气的急怒攻心,当场晕倒,展家与祁云派的冲突更是激烈。 之后三天,展家的人陆陆续续的赶往了祁云城,连展江河和展归儒也都赶过去了。 “大小姐,你不去看看?”小周从城主府的厨房里过来,端着一叠看着就很精美的小吃。 “才不去呢,我一走,谁知道这闵家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洛晚昔撇撇嘴,“况且那热闹有什么好看的,这展家和祁云派一旦打起来,大叔的人在里面搅合一顿,这边伤几个那边伤几个,两边自然是要红眼的。我搀和进入了,如果被误伤了怎么办?” 李宋洋接过小周手里的小吃,把盘底捂热了才递到洛晚昔手里:“大小姐,现在展家很祁云派已经闹上了,你准备怎么对付闵家?” “我没怎么打算对付闵家啊。”洛晚昔用牙签轻轻的插了一个金黄金黄的小窝窝头送到李宋洋的嘴边,“现在初几了?” “今天二十七了,马上就到腊月了。”李宋洋却并未开口吃那个窝窝头,只是接过牙签,手一转,就喂到了洛晚昔嘴里。 洛晚昔嚼了两下,指了指闵府的方向:“那好,有时间小周你就去闵府一趟,告诉闵芸欣,我们腊月初二离开锦都城,问她还要不要跟我们离开。” 小周一愣:“大小姐你说什么?我们这就回去了?” “是啊,都出来一个多月了,当然那要回去了,我还等着回去置办年货呢!”洛晚昔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那个闵芸欣自己说的要我们带她走的啊!” “你置办年货?”李宋洋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你只会趴在柜台叫着‘贵叔我好饿胖叔我要吃肉’。” 洛晚昔噎了噎:“宋洋,你不揭我老弟会怎么样?” “不过大小姐,你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帮闵芸欣?”小周仍旧是不解。 李宋洋撇撇嘴:“大小姐会帮她?我想大小姐一定有着别的什么目的。” 洛晚昔立刻庄严肃穆的举起手:“保证没有,我只不过是觉得闵芸欣没在锦都城的话,大叔对付闵家也会方便一些。” “听你鬼扯!”李宋洋白了她一眼,“大人若真的要对付闵家,不过就是伸伸手的事情。他现在也不过是由着你的性子让你玩着就是了。” “切!”洛晚昔拉长了声音,“大叔若是真的大手笔的就灭了闵家,那他的仇人还不得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啊!大叔肯定是干不过他的仇人的,否则怎么会躲到山上去做庸医!” 李宋洋略微的思考了一下:“我想,大人是不愿意去对付吧!” “是啊,九年前闹那么一场,让老爹和李叔他们丧命,我想大人已经不想再继续了。”小周也叹了口气。 洛晚昔撅着嘴:“越想越觉得我的前途渺茫!” “为什么?”小周一愣,随即眼里泛出奇异的光,“大小姐你要替大人报仇?”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