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84章向我伸出手的,剁爪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139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4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展归儒就带来了消息,三封信都已经送了出去。闵家果真是派了两匹最快的马,别的信都没管,揣着展家和骆家的信就泡了。 展归儒刚坐下,还在听洛晚昔叫嚣着怎么削平祁云山的山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展归儒站起来,打开了门,却是一个差役。 “展大人,城主大人请你和洛小姐去后堂,明华大师前来拜访洛小姐。” 洛晚昔正在YY的手握轩辕剑,脚踩风火轮的形象也顾不得了,猛地跳了起来:“你说明华老秃驴来了?” 那个差役的嘴角抽了抽:“明华大师来了……” “明华老秃驴在哪?后堂是吧!”洛晚昔拽过李宋洋就往外面跑,“归儒、小周,一护和鸣人就拜托你了!我们走!” 明华大师就坐在城主府的后堂,此刻正在给一脸虔诚的岳蓝山讲着佛经。 “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 “和尚也说淫?你果真是个色和尚!”洛晚昔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明华大师站起来就是一掬礼:“善哉善哉!” “别善哉了,说吧,什么事?”洛晚昔坐到明华大师的对面,又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岳蓝山,“岳大人,你可别被这个老骗子骗了!他说的话,诗句有酒具都是假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 “宋洋,上次我们在落安寺,究竟是哪个秃驴说我上辈子是胜在官宦之家……” 明华大师苦笑一声:“这事实在是贫僧的错,不过贫僧今天来,的确是有要事相商。”他突然就严肃了起来,“施主还是不要太过心狠手辣,勿要赶尽杀绝。” 岳蓝山愣了一下,随即惊骇的看着洛晚昔。 洛晚昔却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明华大师,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施主本是大福缘之人,可不要折了自己的福才好!” 洛晚昔掏了掏耳朵:“明华大师啊,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就是这样的性格,向我伸出手的,我剁了他的爪子;向我伸出脚的,我砍了他的蹄子!” “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 “那是上天,关我什么事?”洛晚昔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今天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原来也不过是给闵家做说客而已。不过你料错了,我才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也没有所谓的慈悲之心。另外,你回去告诉闵芸欣一声,胆敢算计我,就做好闵家被灭门的准备吧!” 岳蓝山的额头滑落了一滴冷汗。 闵家被灭门?这件事他脸想都不敢想!如果闵家出事了,别说锦都城了,脸整个祁连郡都有可能出事! “那个,闵小姐。”岳蓝山结巴起来,“你与这闵家的恩怨当真如此之大?” “本来没有的。”洛晚昔冷笑一声,“偏偏他们今天还假仁假义的让这老秃驴来做说客,明摆着就是得了便宜还买乖!” 明华大师苦笑了一声:“施主,贫僧并不是闵家派来做说客的。贫僧直接从落安寺到的城主府。” “那可就奇了怪了!”洛晚昔嗤了一声,“我怎么就心狠手辣、赶尽杀绝了?我是烧了你的落安寺还是灭了你的徒子徒孙?我不过就是砸你的功德箱未遂而已!” 明华大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施主,贫僧应该跟施主你说过,你与那闵家的小姐必定会纠缠一辈子。如今你们两位置气,倒都是贫僧多嘴的过错。慎言啊!” 洛晚昔闻言立刻冷哼一来:“老秃驴,今天我就告诉你,我洛晚昔,绝对不会嫁给皇宫里的那位皇子!也绝对不会跟闵芸欣抢一个男人!还有,你以为我跟闵芸欣不和只是你说的那句话吗?我告诉你,从我跟闵芸欣见第一次面开始,那丫头就在算计我!我这个人虽然不太喜欢与人争斗,只是我本身就小肚鸡肠,凡是算计我的人,还是事先做好思想准备吧!你就这么去给闵芸欣说吧!哼!” 她话一说完,立刻就转身离开,连看都没看明华大师一眼。 岳蓝山倒是呆了呆,他苦笑的看着明华大师:“大师,你看这事?” 明华大师也苦笑了一声:“阿弥陀佛,贫僧这就回落安寺。洛施主既然不停贫僧的劝阻,贫僧也无可奈何!阿弥陀佛!” 洛晚昔一出后堂,立刻就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宋洋,你没看到明华老秃驴的那脸色!哈,真是太好笑了!” 李宋洋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大小姐,这明华大师说到底还是得道高僧,他的话,大小姐还是……” “才不要听他的话!”洛晚昔撇撇嘴,“一个连我的前世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的秃驴,连我怎么回家也都不知道,还得道高僧?沽名钓誉!就算真如他所说我和闵芸欣都是皇妃之命,又是谁规定了有皇妃之命的人就非得嫁给皇子?” “难不成你还要嫁给皇上?” 洛晚昔噎了噎:“所以你什么时候这么幽默了?”她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我啊,这辈子不打算嫁人了,所以皇妃之命什么的,根本就是个笑话!” 她双手叉腰,豪气万分的看着天:“我就不信命!我就不做皇妃!你有本事拿雷劈我啊!” “冬天哪来的雷?”李宋

洋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洛晚昔又噎了噎,终于恼羞成怒:“宋洋你能不能不要吐槽?况且我才不相信这该死的老天会拿我怎么办呢?我在山上的是骂他都没理我了他好多天!喂!有本事你把我送回去啊!” 突然间狂风大作。 洛晚昔尖叫一声,猛地扑到了李宋洋的怀里。 李宋洋叹了口气:“大小姐,你还是收敛点吧!” 锦都城的城主府花园大概是因为城主大人太过于辛苦操劳而没有时间打理的缘故,显得很是破败,听展归儒说岳蓝山正在想着怎么把花园变成演武厅。 找个个亭子坐下,洛晚昔看了看左右。 城主府的花园多是一些枯枝败叶,而那些树木也都是光秃秃的直指天空,周围有没有人一眼就能看到。 “这岳蓝山也真是的,好歹也种点常绿乔木,实在不行,梅花也种两棵啊!”洛晚昔确定了左右没人,才放下心来,“宋洋,又要麻烦你跟我睡一间屋咯!不过这次用不着睡一张床了。” 李宋洋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现在想想,我还是冒失了一些。”洛晚昔叹了口气,“都怪明华老秃驴,说什么皇妃之命,害的我一直心慌慌的。本来也只是捉弄一下闵芸欣的,可是只要想到她跟我喜欢同一个人,就觉得心里怎么都不舒服。或者说,想到我喜欢的人也喜欢她,就觉得手指抽筋的想要杀人!” “闵芸欣喜欢的是展归儒,难道大小姐也喜欢他?”李宋洋站在了洛晚昔的身后,“而且大小姐现在不是还没有喜欢的人吗?” “我才不喜欢归儒!”洛晚昔看着被风卷起的落叶,郁闷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谁说我就没有喜欢的人了?真是的,若是真的让我跟别的女人嫁给一个男人,我就先劈了那对奸夫淫妇再说!” 李宋洋倒是略微的诧异了一下:“大小姐有喜欢的人了?” 洛晚昔却没有回答李宋洋这个问题,只是怨念的扣着亭子柱子上的红漆:“宋洋你想啊,我这个人这种性子,是死也不会嫁给我不喜欢的人的。而闵芸欣就不一定了,她说不定会为了某种目的就嫁了,所以我们嫁给同一个人的可能还是有的!不过我怎么都想象不了我会嫁给一个比我小六岁的小男孩的样子!” “说不定闵芸欣真的会嫁给太子殿下呢?那样的话,她与大小姐不就不是嫁的同一个人了。”李宋洋想了想,“而且嫁给了太子殿下,她的地位会比大小姐高。我想,就闵芸欣自己来看的话,应该还是比较乐意于看到这种状况的。” 洛晚昔又狠狠的抠了一下墙皮:“可是明华那老秃驴说的是皇妃之命!是我和闵芸欣同为皇妃之命!你们这个地方,太子殿下的老婆那能叫皇妃吗?什么太子正妃、太子侧妃……只有嫁给皇子了才能算得上是皇妃吧!” “如果太子登基了呢?” “那也不能叫皇妃了?皇上的妃子和王爷的妃子能说‘都是’吗?”洛晚昔更郁闷了,“明华老秃驴说的很明白,我与闵芸欣都是皇妃之命,说明我们是对等的,不可能一个嫁给王爷,一个嫁给皇上……宋洋你总不可能说我和闵芸欣都会嫁给太子吧!他今年才十三岁!我比他大了十一岁!皇上可就这两个儿子!” “大小姐,你可不要忘了,皇上还有一个弟弟。” “你说的是安西郡王天言笑?”洛晚昔诧异了一下,“可是他现在已经是王爷了,嫁给他怎么也算不上‘皇妃之命’吧!而且天言笑不是跟赵雪漾有暧昧吗?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赵雪漾有断袖之癖,而天言笑素来钟情于赵雪漾。” “天机难测。”李宋洋安慰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了个什么事故把明华大师的话给破了呢?” “但愿吧!”洛晚昔愁苦了一下,“而且眼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大小姐说的是闵家的事?” “是啊,虽然说展家和骆家会帮着对付祁云派,可是我发现我还真拿这闵家没辙!”洛晚昔胸闷的在柱子上拉出五道杠,“要从商业上打击,莫说我经商绝对比不过闵芸欣,我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啊!宋洋你也知道我懒嘛!而我又不能因为泄愤去闵家大杀一气!除非我是不想活了!所以这闵芸欣也算是算无遗策,知道我拿她没办法!” “不能用对付祁云派的手段来对付闵家吗?”李宋洋皱眉。 “祁云派嘛,他们在展家和骆家嚣张一点的话,不用我们点火就能烧起来,可是展家地处秋云郡,骆家远在百乐郡,他们的手也伸不到祁连郡来啊!若真是伸到了,朝廷恐怕也按捺不住,除了百里世家,这几十年来,又有那个世家或者门派是掌握了两个郡的?” 李宋洋想了想:“难道不能让闵家和祁云派狗咬狗吗?” “这个倒是可行,不过总得找个由头才是!”洛晚昔咬着下唇想了半天,“朝廷……闵家这么家大业大的,我就不相信他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宋洋,马上给贵叔联系一下,让他让人查查这闵家的底子……我大话都在明华老秃驴面前放下去了,总得真做点什么出来伤伤他的眼吧!” 李宋洋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了,待会我就让人送信给贵叔。” 洛晚昔走出亭子,忽然又站住了:“宋洋,这祁连郡有大叔的人吗?” “自然有,大人的身份又不是一般人,不过没有在锦都城就是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