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83章再来点点心就好了!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63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0:35


“师伯……”闵海强赶紧跟上。 祁云派三人落了这么大的面子,哪里还想见到他!运功轻功步伐,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有任春回头怨毒的看了洛晚昔一眼,才又回头紧紧的跟着自己大师兄。 “我们也走!”洛晚昔拉起李宋洋,“现在还有什么心情喝茶啊!” 刚走到门口,洛晚昔又折出去拍了拍柜台,惊醒了那个早就呆若木鸡的顾掌柜:“喂,我们的账你找闵二少爷结就是了!他今天应该能拿到赏钱的……是不是?” 洛晚昔看了一眼被祁云派三人抛弃的闵海强,嘴角一翘,转身离开。 “大小姐今天闹着一场又作何意?”风也小了不少,所以李宋洋只是站在洛晚昔的身边。 “奇怪了,宋洋你怎么不说我是胡闹了?”洛晚昔偏头看了他一眼。 “大小姐又不是傻子,会因为几句口角就惹上祁云派这么一个大门派?” 洛晚昔没有回答他,只是摸了摸骆东业的头:“一护啊,回城主府就给你哥写信,把这里的情况说得越复杂越好,还要告诉你哥,我们被祁云派欺负了。” 骆东业猛点头,眼里冒出了兴奋的火花。 “大小姐,你是在教小孩子说谎!”小周义正言辞的指责。 “我哪里说谎了?这叫艺术修饰,这叫夸张手法!”洛晚昔白了他一眼,“你以为现在的情势不复杂?” “到底怎么回事?” “回城主府再说吧!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说话不方便!” 回到城主府,洛晚昔又把展归儒揪了过来,逼着他给展江河写信。 “到底怎么回事啊?”展归儒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洛晚昔出去了一趟,回来就说要跟祁云派单挑了,“还有,单挑是怎么回事?” “就是祁云派想要跟我单打独斗啊!” “洛姐姐,你这还叫单打独斗啊!你明明都要拖上展家跟骆家!”白璃立刻站出来戳穿洛晚昔的话。 “你笨啦?他一家挑我们三家,当然就是单挑咯!”洛晚昔白了他一眼,“快,归儒,我口述,你写!” 展归儒苦笑了一声:“我写就是,不过好歹晚昔你也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好吧!”洛晚昔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酝酿了半天,突然把手炉递给了展归儒,“你先给我添上木炭再说!这城主府,冷死了!” 展归儒差点没直接摔到桌子底下去。 展归儒倒是细心,知道洛晚昔怕冷,现在屋里点了火盆,又给她的手炉装上木炭,再叫人送来热茶,服侍的周周到到的。 “以后谁若是嫁给归儒了,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洛晚昔美美的喝了一口茶,“不过若是再来点点心就好了!” 李宋洋抽了她一把:“快说!” “家庭暴力!”洛晚昔撅嘴,“我说就是了!干嘛打我!现在我不想说了!哼哼!” 她斜眼一睨李宋洋,又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两大两小一脸无奈的看了看洛晚昔,又不约而同的看向李宋洋,等他去像洛晚昔道歉。 李宋洋恨不得一巴掌劈死她,道歉?他才不会! “难道这件事跟闵家有关?”李宋洋不但没有道歉,反而皱着眉头猜测了起来。 洛晚昔差点把茶泼到自己脚丫子上:“你怎么知道的?” 李宋洋只是诡笑:“怎么,是你来说还是我来说?” 洛晚昔撇撇嘴:“一个家里有一个人聪明就可以了。至于宋洋你……你和贵叔他们还是笨一点好!” “算我求你了晚昔,你还是快说吧!”展归儒郁闷的扶额。 “好吧好吧。”洛晚昔咳了一声,立刻严肃起来,“我怀疑,这件事有闵家在作怪。” “什么意思?”展归儒一愣。 “我看着祁云派一副瞧不起闵家的样子,似乎是对作为二弟子的闵振威也不是很重视,那闵南峰对他的师父也没有多少亲近的意思。”洛晚昔的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那天闵家人的各种表情,“那闵芸欣把我叫到她那一桌,意思可没有那么简单,仅仅是因为她以后会跟我嫁同一个男人?我呸!” “嗯?”李宋洋一瞪。 洛晚昔干笑了两声,又严肃起来:“那天晚上,闵芸欣特意的在祁云派的三人面前说她与我是皇妃之命……不过是给祁云派的那三人一个威慑罢了。” “所以?”展归儒的眉头皱了起来。 “昨天我们在大家上偶遇刘志明他们,可是没多久闵海强就匆匆的赶来了,说不定我们一出城主府就有人给闵家通风报信了。至于小周,我现在倒是想起来了,你昨天怎么那么及时的赶来了?” “不知道是谁跑到厨房来说大小姐你们跑到外面去了,我才赶紧跟着出来的。” 洛晚昔冷冷的一笑:“归儒你的城主府里有卧底我并不奇怪,可是他竟然会给小周报信,却又很值得人深思了。” 小周更不解了:“可是如果按照大小姐你的说法,闵家是想要挑起我们和祁云派的矛盾。可是如果昨天祁云派的人对大小姐做了过分的事情的话,我们不就会更为震怒的与祁云派对上吗?” 洛晚昔立刻反问:“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不如说身受重伤甚至是死了,你们会怎么办?” 小周闻言,双眼立刻冒出怒火:“灭了祁云派和闵家!” “所以!”洛晚昔嘴角一翘,“闵家既要挑起祁云派和我们之间的矛盾冲突,又不能让我们太过愤怒而牵连到闵家。” 她顿了顿,又冷笑起来:“你以为,在锦都城里有闵家那么多家酒楼,为什么我们一进入红枝楼,闵海强就带着那

三个跟着来了?” “可是那天闵芸欣不是还央求你帮她离家出走吗?”李宋洋还是有点不解。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和闵昊天单独接触过!要知道闵昊天可比闵家任何一个人都熟悉开门迎客和我。说不定他们就是让闵芸欣引开我,然后才密谋的这些。离家出走什么的,可能也只是闵芸欣找的一个借口……”洛晚昔说到这里,脑筋突然转了过来,“诶?宋洋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李宋洋一脸的无辜。 “那你刚刚说跟闵家有关……”洛晚昔呆眼了。 “是跟闵家有关啊,祁连郡本来就跟闵家有关啊!”李宋洋更无辜了。 洛晚昔嘴角抽搐了几下,最后才咬牙切齿:“行,反正宋洋你坑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宋洋笑的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大小姐,我哪里坑过你,你别瞎说。” 洛晚昔磨牙了好久,才止住扑上去咬他一口的冲动。 “这闵家可真坏!”骆东业恨恨的说着。 “这计策,说不定就是闵芸欣定的。她倒是极为聪明的,只是太自作聪明了。”洛晚昔撇撇嘴,“好了,现在归儒你给江河写信吧。” 展归儒忍不住开口:“既然晚昔你知道闵家是在利用你,为什么你还有遂他们的心意去对付祁云派呢?” 洛晚昔嘿嘿一笑:“我倒是想对付闵家,可是对付闵家必然是要对付祁云派的,所以我干脆就如他们所愿的对付了祁云派,再慢慢的对付闵家好了。” “这闵小姐……”展归儒叹了口气,“不止为何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晚昔你的身上,那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他又深深的看了洛晚昔一眼:“归儒以前一直觉得晚昔是一个特立独行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人,却没想到晚昔竟然看着迷迷糊糊,却如此精明睿智!” “精明?睿智?”洛晚昔淡然一笑:“哪有,我这个人呢,其实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一辈子在开门迎客混吃混喝等死罢了!” 李宋洋瞥了一眼仍旧了没有从洛晚昔身上移开视线的展归儒,咳了一声:“既然这样,你还乱惹事?如果不是你来锦都城的那天在城主府门口招惹闵芸欣,会有今天这事?” “哎呀,当时我只是想看归儒的笑话嘛!” “咳,洛姐姐,你用撒娇的口气说出了让展公子胸闷的话哦!”白璃白了洛晚昔一眼。 展归儒只得苦笑:“罢了,晚昔便就是这样的,我也已经习惯了。” “赶紧的,写信。”洛晚昔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我说你写。” 展归儒铺开纸,又给羊毫蘸饱墨:“晚昔你说吧。” “江河吾兄敬启。” 洛晚昔才刚说了一句,所有人就差点没摔倒椅子下面去,连展归儒的手都抖了抖。 “怎么了?很奇怪?”洛晚昔一脸的迷惑,“难道你们写信不是这样的吗?” “这倒不是,只是从晚昔你的嘴里说出来有点怪……” 洛晚昔不开心的白了他一眼:“快写快写!” 展归儒摇摇头,在白纸上写下了这几个字。 “近日晚昔来锦都城游玩,与吾会晤,相聊甚欢。晚昔未变,仍旧美丽……” “咳咳!” “弟进来为一女子所青睐,无奈那女子误会弟与晚昔无暇之友谊,曲解晚昔与弟纯洁之关系,对晚昔心有不满。无奈此女乃是祁云派掌门二弟子之女,家世不凡,背景雄厚。兄亦知晚昔好引祸,冲动亦怒。今晚昔已被祁云派视为眼中之钉,欲除之而后快。弟愿兄前来援助,保护晚昔。此致敬礼。” 最后四个字让展归儒一愣:“此致敬礼?” “对啊,此致敬礼。”洛晚昔一本正经,“晚昔口述,弟执笔。” 见展归儒把笔放了下来,洛晚昔愣了一下:“写上啊!” “写上了啊!” “我说的‘晚昔口述,弟执笔’这一句。” “什么?”展归儒一脸怪异,“这句也要写?” “当然啦,前面你写的那些,江河他能相信是你自己写的吗?真是笨蛋!”洛晚昔翻了个白眼,“赶紧写好了让开,接下来换鸣人。” 展归儒无奈,只得把那七个字又写了上去。 骆东业一坐到书桌前就兴奋了:“呐,呐,洛姐姐,我要怎么写?” “哥哥啊,救命啊!祁云派的人妖把你亲爱的弟弟杀了啊!”洛晚昔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扑通,地上摔了一堆人,连李宋洋都是扶着墙才站稳。 骆东业抓着那只毛笔,手抖得跟鸡爪疯一样:“洛,洛姐姐,真的这么写?” “是啊,就这么写。”洛晚昔一脸的理所当然,“当然,最后再在后面写上一行小字,晚昔口述,鸣人执笔。” 三个大人满头黑线,两个小的嘴角抽搐。 “快写快写,然后找闵家经营的驿站,让他们把信送出去,我相信闵家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信送出去的。”洛晚昔不耐烦的催促。 骆东业只好用他那还算过得去的字写了这样两句话,又装进了信封。 洛晚昔摸着自己的下巴又想了想:“宋洋,你给贵叔写一封信,闵昊天好像昨天下午就起程回京城了,你叫贵叔多注意点闵昊天的动向……”她瞥了张染一眼,“闵昊天不是经常在开门迎客吃饭吗?” 李宋洋点点头,把骆东业抱了下来,自己坐了上去,唰唰几下就写好了。 “这一封就用官家的驿站送,叫他们也快点!至少要敢在闵昊天到京城之前送到。”洛晚昔叹了口气,“呼,真是麻烦死了!” “那好,我这就叫人安排去送!”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