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82章深感震撼,甘拜下风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25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4


刘志明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就上楼去吧!” 他们还没走两步,洛晚昔就凉凉的开口了。 果然不出闵芸欣所料,以洛晚昔的脾气,她看不顺眼的人,你不招惹她,她也会来招惹你。 不过她是典型的有恃无恐,但是又不是那种非要挑出多大的事端的人,所以她也就是一逞口舌之欲罢了。 “鸣人啊,你说这人吧,明明知道自己碍眼,还非要往人面前凑,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心理?” 骆东业挠挠自己的头:“洛姐姐,可能那些人自己不知道吧!” 洛晚昔肯定的点点头:“是的,那些人是自我感觉良好!” 骆东业似懂非懂:“不过洛姐姐,你说的是谁啊?” 洛晚昔挑眉看了一眼已经停下脚步冷冷看着她的祁云派的三位大侠,然后诡谲的一笑:“我说的,当然是碍眼的人,比如——” 一道白光激射而来,在洛晚昔的面前被李宋洋抓住。 “我。”洛晚昔这才把话说完,“在某些人眼里,我可不就是个碍眼的人!不过宋洋,冬天也有蚊子吗?你抓到什么了?” 李宋洋摊开手,却是一块碎银。 洛晚昔惊奇了:“哇,原来冬天飞来的不是蚊子,是银子啊!好有钱啊,暗器都用银子打造!” 丢出银子的是刘志明,他虽然不想在锦都城闹事,也吃不准洛晚昔的身份,但是毫无疑问,他是想要给洛晚昔一点教训,所以才扔出那块碎银。 刘志明的暗器一直不错,他能保证那块银子会擦着洛晚昔的耳朵钉进她身后的墙壁而不伤到她分毫。 不过李宋洋徒手就接住了那块碎银,倒让刘志明有些诧异了。 “这位小兄弟,身手不错嘛!”刘志明停下脚步,严肃的看着李宋洋,“三师弟,去探探他的底。” 任春早就想要给洛晚昔这一行人一点颜色看看,闻言立刻一个一个燕子飞腿,跃上了栏杆,右脚在栏杆的兽头上一蹬,整个人就向李宋洋激射而去。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当他快要到了李宋洋面前的时候,眼前却一花,然后一个粗鲁的拳头干脆的打在了他的鼻子上,直打得他倒飞出三米远。 小周站在李宋洋的面前,不屑的吹了吹自己的拳头。 任春跳起来就开始大骂:“小兔崽子!竟然两个对付老子一个!” “慢着慢着!”洛晚昔跳了出来,“我们哪里两个对付一个了?我家宋洋根本连手都没动一下!打不过小周就爽快点认输,不要在哪里胡说八道的恶心人好吗?” 她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任春:“你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恶心吗。很容易证明,当你娘第一次感觉到你在她的肚子里存在的时候……她吐了。” 李宋洋猛地咳了一声才没有笑出声来。 骆东业懵懵懂懂的拉着白璃的袖子:“洛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璃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洛姐姐你怎么知道他娘吐了?” 小周也咳了一声,强压着笑意解释:“有了身孕的女人到了一定的时候都会想吐的,那样也就能知道是否有喜了。” 任春也是听了小周的解释才反应了过来,暴跳如雷:“难道你娘没有吐?” “是的。”洛晚昔竟然真的点头,“我娘跟我说了,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特安静,一点都不闹腾,所以她没怎么吐过也没怎么痛过。” 任春一时语塞。 作为祁云派这任掌门的入室弟子,任春在整个祁连郡都是自持高人一等,平时总是挑着下巴看人,几时受过这种气!他可是堂堂的“玉剑如君君如玉剑”的任春! 任春愤怒之下,猛地抽出腰间的剑,狠狠的向洛晚昔劈来。 任春的剑是一柄寒光凛凛的青锋宝剑,二十多年前他就是靠这柄剑,才博得一个“玉剑如君君如玉剑”的侠名的。刚刚他不过是被人算计了而已,现在他自信能用这把剑给对面那个小子一点教训。 小周冷哼一声,挡在了洛晚昔面前,右手一把抓起洛晚昔面前的筷子,轻巧的就架住了任春的剑。 “哎呀我的筷子……”洛晚昔一脸无奈,只得一把抢过李宋洋手里的筷子。 李宋洋更无奈了。 任春久攻不下,更是急怒攻心,趁着小周用一双筷子就荡开他的攻击,他的左手手心却悄悄的滑出了一枚碎骨钉,狠狠的掷向了洛晚昔。 不到三米的距离,那枚碎骨钉瞬间就到了洛晚昔的面前。 小周也发现了任春的小动作,可是他想阻拦却也来不及了。 一个盘子猛地挡在了洛晚昔面前,那枚碎骨钉砸在白瓷盘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小周怒吼一声,出手突然快了许多,他手里的竹筷灵巧的翻动着,不断的击打在任春的剑身上,然后所有人都看着那把剑寸寸断裂。 小周眼中冷光一闪,在任春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一掌重重的印在了他的胸前。 要知道小周可是小辈中的武功可是排名第二,仅次于李宋洋。 李宋洋手里仍旧是捏着那个白瓷盘,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震惊中的刘志明,手腕一个使劲,那个盘子就凌空飞了过去,擦着刘志明的左耳和闵海强的右耳,钉进了墙壁,只余一小半露在外面。 刘志明惊疑不定。 这洛晚昔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单单两个小二就有如此高超的身手?任春的武功虽然是他们这一辈最差的,但是也不至于如此简单的就被人打败,还被毁了成名武器吧!而另外一位,那暗器手法让一向自诩高手的刘志明都深

感震撼,甘拜下风。 任春被打飞了出去,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半天没爬起来,血倒是吐了两口。 洛晚昔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桌子上的碎骨钉,尖叫起来:“你居然用暗器!” 她一脸煞白的抓着李宋洋的袖子:“还好还好,还好你挡住了!” 她左右看了看,想要找个什么东西砸回去,找来找去也没找到,立刻后悔她没有早点找顾掌柜要木炭,不然这个时候就可以端着手炉就泼过去,烧死丫的! 而闵海强早就一脸谄媚的跑过去扶起了任春。 任春一站起来就甩开了闵海强,他捏着残剑的剑柄,怨毒的看着小周:“竟然敢毁我宝剑,今日不死不休!” 小周轻蔑的看着他:“就凭你?” 任春气的哇哇大叫,正要向小周扑过去,刘志明就喝住了他。 “三师弟,你宝剑已损,不是他的对手,四师弟,你去看看!” 季英雄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了一对判官笔。 一个拿着一对判官笔,一个拿着一双筷子,倒是相映成趣。 季英雄虽然比任春要强一点,但是仍旧不是小周的对手。 小周从小跟周维清学武,基础打得极为扎实,而且这些小家伙们可不是只有一个师傅,十公子外加大叔,把他们的身手调教得非同寻常。而且自从上次洛晚昔差点被叶冠文杀死的事情发生之后,陈富贵更是严令他们几个好好的练武。 所以虽然小周到后面稍稍有点体力不支,但是还是打败了季英雄。 刘志明一脸阴沉,而闵海强早就看呆了。 他看了看斜靠在一边两眼冒火任春一眼,在心里小小的鄙夷了他一下。 在自己家里装得跟高人一样,在这里还不是被一个客栈的小二打得吐血了!想到这里,闵海强又忍不住惊惧的看了一眼有点喘息的小周一眼。 这个人也太恐怖了,连战两人竟然只是有点喘而已! 别说他,连洛晚昔都呆住了。 上次卢彦跟叶冠文打的时候,顾忌着洛晚昔的伤所以分心了,而洛晚昔自己又处以极度的恐惧中,所以也就没有怎么观察卢彦和陈富贵出手;而那次在北门大街,那链各个山贼纯粹是被卢彦虐的,所以更没有看头。 今天这可是确确实实的打斗啊!比那花架子一样的武林大会好看多了! 骆东业早就看得目瞪口呆了:“洛姐姐,这还叫会点武功啊,小周哥真是太厉害了!” “还比不上你哥呢!既然比不上你哥,那算什么厉害!”洛晚昔拉了拉李宋洋的袖子,“所以,你比小周如何?” 李宋洋想了一下,给了一个保守的答案:“大概在伯仲之间。” “大小姐你别听宋洋的,他是我们几个中最厉害的。”小周看了骆东业一眼,又压低了声音,“他可是能跟贵叔过招的。” 洛晚昔立刻星星眼的看着李宋洋:“难怪贵叔那么放心你们陪我出来呢!” 一把椅子飞了过来,却是那任春见季英雄也败了,激怒之下丢过来的。 李宋洋顺手拎起身边的凳子就砸了过去。 黑漆凳子砸碎了木椅,又携带着厉风往任春脸上而去。 刘志明低喝一声,犹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任春旁边,只是一个拳头,那个凳子就爆成了漫天的碎木块。 “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说老头!”洛晚昔跳了起来,“你眼睛瞎了啊!明明那个人蠢先丢的椅子过来!我家宋洋不过还他一把凳子!你看看你家老三那瘪样,站都快站不稳了,我家宋洋是好心才送他凳子坐!” 任春一声怒喝,便又要扑上去。 刘志明一把拉住了他:“三师弟!不要丢人现眼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这句话,洛晚昔得意的看了刘志明一眼,又伸手拽了拽李宋洋的衣袖:“宋洋,好像这三位大侠是祁云派的顶梁柱吧!是当代掌门的亲传弟子,怎么如此不济啊,两个打一个都还输了!” 李宋洋也不拆穿洛晚昔的故意曲解,只是瞥了一眼手抖得连判官笔都握不住的季英雄:“我怎么知道,大概是他们学武的时候没有用心吧!” “如果仅仅是不用心,那应该也只有一个人蠢这样的啊,怎么连季大侠也这么不济呢!”洛晚昔看了任春一眼,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了!根本就是他们师门不行嘛!” 这下刘志明也无法容忍了:“洛小姐!这是我们的私下纠纷,请不要辱及门派!” “我什么时候辱你的门派了?”洛晚昔耸肩,“我辱的,只是你的师父而已!啊,忘记你师父就是祁云派的掌门了。那你就当我辱了你的门派就是了!” 闵海强都忍不住要叫好了,这洛晚昔,果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她这番话说出来,跟祁云派的矛盾怕是不灭不休了!闵海强在心里也暗自咂舌,他家那个恐怖的小妹,竟然算无遗策,只凭跟洛晚昔短短几次接触和大哥的描述,竟然就能利用到她! 刘志明强压下心里的怒火:“洛小姐,你可知你在说什么?我可以将你的这番话是做为对整个祁云派的挑衅!” “怎么,要回门派找帮手?”洛晚昔撇撇嘴,“难道你以为我没有帮手吗?” 刘志明阴鸷的盯着她:“洛小姐,如果是展家和骆家的话,我祁云派也会派人去接触的!我真担心到时候洛小姐没有等到展家骆家的帮手,会躲在城主府里哭的!” “你放心,我要哭也会站在大门口哭的!” 刘志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三师弟四师弟!我们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