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79章一朵梨花压海棠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63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4


这是一幅用鼠须小豪画的画,画的是开门迎客里,趴在柜台上懒洋洋的洛晚昔,左边是一脸无奈的陈富贵,右边是面无表情的李宋洋,一护和白璃靠在柜台边上,正笑着。 “哇,看不出来,一护你很有画画的天赋嘛,等回京城了我叫贵叔给你找个画师教你画画!”洛晚昔小心的又折好,“回京城了找人裱上!” “洛姐姐你不知道,一护从到了锦都城就开始画了呢!每天晚上都要画!” 白璃推了骆东业一把,满脸通红:“就你嘴快!” “不过这个可不能给小周看到了,否则他会发飙的!”洛晚昔把那张纸贴身放好。 白璃更加难为情了:“其实我一开始画的是我们五个和马车的,后来还是觉得,开门迎客最适合洛姐姐!所以小周哥其实是在厨房里啦!” 洛晚昔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一阵感动,鼻子也突然有点酸:“你这个臭小子,还真是了解我啊!” 闵芸欣端着一个小碟子走了过来,一脸的羞涩的笑:“洛老板,芸欣祝你念念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我肯定是年年有今日,不过明年我生日,估计就不会请你了。”洛晚昔把手肘撑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托着下巴看着颊染红晕的闵芸欣,“你这个人还真奇怪,在归儒面前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就纳闷了,归儒到锦都城也没多长时间啊,你怎么就看上他了?” 闵芸欣的脸更红了,她偷偷的看了展归儒一眼,又一脸嗔怪的开口:“洛老板莫要瞎说,芸欣哪里配得上展公子。” “谁说了你配不配得上的问题了?”洛晚昔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闵芸欣,“啧啧,看你穿的这么漂亮,一准是来勾引归儒的!” 展归儒猛咳了两声:“晚昔,切莫胡说,事关闵小姐的名声。我与闵家小姐清清白白的……” “谁又说你们不清白了?”洛晚昔白了展归儒一眼,“好了好了,我肚子也饿了,小周呢?还在厨房?” 展归儒看了一下站在屋檐外的闵芸欣,犹豫了一下,歉意的笑了笑,跟着洛晚昔走了。 闵芸欣失落的站在那里好久,才落寞的转身。 这场自助餐摆了很久,显然锦都城的人们对这种用餐方式很好奇,再谈到洛晚昔的时候话里话外又多了好多种揣测。 洛晚昔是做甩手掌柜做习惯了,撇下城主府里乱七八糟的自助餐,自己带着两个小的,拉着李宋洋和展归儒就出门了。 “宋洋宋洋,我们说好的哦,今天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哦!” 李宋洋无奈的叹气:“从昨天不就是了吗?不然我怎么会让你在闵府吃那么多?” 洛晚昔干笑了两声,一扭头看到路边有摆摊卖麻辣豆皮的,欢呼一声就扑了上去。 白璃有些担心,扯了扯李宋洋的袖子,他压低了声音:“宋洋哥,真的不要紧吗?如果大小姐又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李宋洋拍拍他的头:“放心好了,上官大夫配的药我带着呢!你洛姐姐今天生辰,就让他开心开心吧!” 白璃看了看跟洛晚昔一起发疯的骆东业和在后面跟着付钱的展归儒,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宋洋哥,你给洛姐姐准备了什么礼物?” “我没准备。” “不是吧!”白璃惊愕的张大了嘴,“宋洋哥你怎么能不给洛姐姐准备礼物呢?我们可都有准备!” 李宋洋下意识的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没,我真的没有准备。” 白璃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恨铁不成钢一般的叹了口气。 “一护快来!这麻辣豆皮好好吃!” “是吗?让我尝尝!” 李宋洋看着也跟着钻到豆皮摊前的白璃,又忍不住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洛晚昔走了一路吃了一路,也不知道她的胃究竟是什么构造,明明白璃和骆东业都已经吃不下了,连李宋洋和展归儒也被她逼着吃了好多。 坐在一个茶铺里,喝着热腾腾的盖碗茶,洛晚昔舒服的直眯眼。 “洛姐姐你吃了那么多,就不觉得撑吗?”白璃摸着自己的肚子,打了一个咯。 “我有四个胃哦!” “哇,真的吗?”骆东业星星眼。 李宋洋白了洛晚昔一眼,伸手摸了摸骆东业的头:“你别听她胡说。” “我对生活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每天吃好喝好睡好就可以了。”洛晚昔撇嘴,“下面我们吃什么呢?” “还吃啊!”白璃跳了起来,“洛姐姐,休息一会吧!” “好,休息一会!”洛晚昔无奈。 眼珠转了转,她又捅捅李宋洋:“我说宋洋,你真的没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啊?” “没有。”李宋洋的表情很淡定。 洛晚昔失望了:“宋洋,你太伤我心了!” 李宋洋瞥了她一眼:“大小姐,我允许你今天随意吃,还不算生日礼物吗?而且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洛晚昔呆了呆,又使劲的想了想,才一脸索然的开口:“除了吃,我还真没有什么想要的!” “那不就行了!”李宋洋端起面前的茶,一口气喝掉了一半。 可是洛晚昔还是胸闷得很:“就算是我没什么想要的,可是我要不要是心情,你送不送就是心意了!” “心情?我送你礼物你还要看心情?” 洛晚昔噎了一下,然后恼羞成怒:“可是你没送!” “我不是说了吗,今天让你随便吃就是我的礼物……” 骆东业赶紧跳出来,“洛姐姐你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叫我哥去买!” 洛晚昔郁卒的看了他一眼:“我都说了我没什么想要的

!”她又撅着嘴瞪了李宋洋一眼,“懒得跟你说了!哼!” 展归儒叹了口气,也不说话,只是拍了拍李宋洋的肩。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了。 “大师兄,这锦都城我们来的少,在这里多呆几天又没什么关系!” “是啊,以前都是徒弟们下山来闵家,难得这次二师兄生辰,师父特地派我们出来呢!” 刘志明的声音响起:“在这里多呆几天也本来也没什么,不过师父说了要我们早日返回……” 任春的声音带着些不耐烦:“大师兄!我们有多少年没有下山了?师父总是说要我们呆在门派里教导门下弟子,山中无日月,转眼都十多年了!就好像那个姓洛的女人说的,怎么说来着,岁月是把杀猪刀……” 洛晚昔死死的咬着茶杯盖,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她轻轻的挑起挡风的布幔,就看到隔壁的露天小酒铺上,闵振威的三个师兄弟跟洛晚昔他们这桌隔的极近,正围在一起嚼着花生米呢!从洛晚昔的方向,正好可以看到那位人蠢大侠的脸。 “说起来,那个姓洛的女人还真是能吃!”季英雄一脸的感叹。 “哼,若是再让我见到她,一定好好修理修理她!”任春一脸的愤恨,“牙尖嘴利之徒!” 刘志明咳了一声:“好了好了,听说今天是她的生辰,三师弟你总不可能跑到城主府去吧!” 季英雄倒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起来,昨晚闵家人说的一些话我很在意。” “什么?”刘志明怔忪了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声音也压低了几分,“你说的是闵芸欣‘皇妃之命’的事情?” 任春又是一声冷哼:“都只是一些吓唬人的话罢了!那明华老和尚说她是皇妃之命,那她就一定能嫁给二皇子了?” “小声点!”刘志明左右看了看,“明华大师甚少替人测姻缘,既然他说了,那么也就差不多是真的了。闵昊天小的时候,师父不是打算让他上山拜入我门下吗?也是因为明华大师说了一句‘此子日后必中一甲’,师父才作罢。这不,今年科举,这闵昊天就做了一甲探花了!” “这些神神叨叨的,我是不信的!”任春一脸的轻蔑,“昨晚闵家人不是还说了吗,那个姓洛的女人也是皇妃之命……你说若是闵芸欣也就罢了,那个女人那一副样子,怎么能做皇妃!” 洛晚昔一脸无辜的转头看着展归儒:“归儒,我是什么样子?” “谁!” 展归儒嘴角抽搐,一脸的无奈。 洛晚昔用茶杯盖撩开布幔:“喂,我说人蠢大侠,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君子所为哦!” 刘志明冷冷的看着她:“难道姑娘你偷听别人的讲话就是君子所为了吗?” “谁有兴趣听你们的八卦啊!”洛晚昔抛了抛手里的茶杯盖,“我们可是一早就坐在这里了!而且,我是女子,又是小人,才不是什么君子呢!” 她又斜眼看向了任春:“人蠢大侠,你说再见到我要好好教训教训我……不知道是什么教训法啊?” 任春刚要开口,洛晚昔又一把拽住了李宋洋:“小周没在,你一个人能搞定三个吗?” 李宋洋没好气的拍掉她的手:“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你就不能少惹点事?” “我哪里惹事了?”洛晚昔扁扁嘴,“难道他们在旁边说我的坏话,不仅只能听着,甚至在旁边连话都不能说?” 骆东业也跳了起来:“就是,哪能就这么听着他们说洛姐姐的坏话!洛姐姐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李宋洋无奈的揉揉骆东业的头,然后站起来挡在洛晚昔的面前,淡淡的看着对面的三个半老头子:“既然说要教训教训大小姐,那么我也想问问,你们究竟是想要怎么个教训法。” 任春显然几经出离愤怒,狠狠的一拍桌子:“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小心桌子!拍坏了就算你是大侠也要赔的!”洛晚昔从李宋洋的背后探出头来,“还有,我家宋洋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过了年就二十二了!而且宋洋可是我店里的金牌小二!江湖人称一朵梨花压海棠、三分姿态世无双、玉树临风佳公子……” “住嘴!”李宋洋黑着脸回头。 洛晚昔吐了吐舌头,把头缩了回去。 刘志明拉了任春一把,又冷冷的看着李宋洋:“怎么,这位小哥,原来你也是会武的吗?” 洛晚昔又探出头来:“有本事你们选一个出来跟宋洋打好了!三个一起上算什么英雄啊!” 展归儒也颇为无奈:“晚昔,他们也没有说要三个一起上……” 骆东业把白璃挡在身后,一脸的正经:“待会真的打起来了,你别离开我太远啊!我保护你!” 白璃的嘴角抽了抽:“喂喂,你刚刚不是还说要保护洛姐姐吗?” 骆东业努努嘴:“喏,洛姐姐不是有宋洋哥保护吗?” “就你那点拳脚。”白璃撇撇嘴,“那次去卢彦家,你不是被那个坏人抓住了吗?哭的稀里哗啦的!” 骆东业红着脸争辩:“那是因为我看到洛姐姐被他们欺负了我才哭的!而且一护你不是也哭了吗?都是因为你哭了,所以我才哭的!” 白璃的脸也红了:“那是因为我的玉佩丢了所以才哭的!” 洛晚昔一脸郁闷的回头:“喂,喂,要闲聊的话,你们也看看情况啊!” 白璃和骆东业立刻住嘴。 展归儒摇摇头,无奈的挡在了两个孩子面前。 “归儒你会武?”洛晚昔好奇了。 “一点点。”展归儒苦笑了一声,“大概比鸣人强不了多少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