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穿越重生 > 盛世贵女

正文 第69章飞出去的栗子肉

书名:盛世贵女 作者:蜃公子 本章字数:4332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17日 09:54


展归儒又是淡淡的一眼:“在下这么说晚昔,她都还没有生气,李小哥倒是先急上了。” 李宋洋淡淡的一眼:“我当然要急,大小姐可是我开门迎客的大小姐。” 展归儒淡淡的一眼:“是吗?晚昔也是在下的好友呢!看到李小哥这么为晚昔着想,在下也很开心呢!” 李宋洋淡淡的一眼:“是吗?真是难为了展公子这么关心我们的大小姐。你放心,大小姐我们自然会照顾好的。” 展归儒淡淡的一眼:“那真是多谢李小哥的照顾了!” 李宋洋淡淡的一眼:“那真是承蒙展公子的关心了!” 白璃和骆东业齐齐打了个寒战,这哪里是“淡淡的一眼”啊,两人之间分明是眼刀眉剑,整个饭桌上一片的刀光剑影啊! 岳蓝山喝着酒也觉得身上发凉,不自觉的往小周身边靠了靠。 洛晚昔早就听得额角抽筋了:“喂喂,我说,我不过就是想看看归儒的笑话,瞧瞧这锦都城的女孩子跟京城的女孩子有什么区别,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李宋洋和展归儒“淡淡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撇开了头。 展归儒为他们准备了房间,仍旧是两个小的一间,洛晚昔一间,李宋洋和小周一间。 “对了归儒,晚饭之后可以出去逛逛吗?我对这锦都城的……很好奇。” “等,洛姐姐,你刚刚省略掉的是什么?”白璃敏锐的察觉到了。 “就是那个玩意啊!”洛晚昔一脸猥琐的笑。 “哪个玩意?”李宋洋的脸黑了,“该不会是……” “嗯嗯,就是那个!” 小周迷糊了:“宋洋,你们在说什么?” 洛晚昔看了看除白璃和李宋洋之外迷糊的人,奸笑了一声:“今晚我要去逛青楼!” 骆东业一滑,摔倒在了地上:岳蓝山手里的酒杯卡崩一声被他捏裂了;展归儒手里正在给岳蓝山倒酒的酒壶掉在了桌面上,酒液顺着桌面淌了一地。 小周哀嚎了一声,立刻抓住了李宋洋的手:“宋洋,你不会让大小姐这么胡闹的对不对?” 洛晚昔睨了李宋洋一眼:“你不许的话,我就跟归儒一起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是陪着我去逛青楼,还是留在城主府带孩子?” 白璃的嘴角抽了抽,“洛姐姐,你是想要把我们丢在城主府?” “难道你还想我带你们去青楼?”洛晚昔伸手敲了敲白璃的头,“明晚再陪你们逛锦都城的夜市……好了,现在小周你和李宋洋自己决定,谁陪我去逛青楼,谁在家里带孩子……” “我在家里带孩子!”小周立马举手。 白璃点点头:“对,宋洋哥一定要陪在洛姐姐身边!” 李宋洋无语的看了白璃一眼,又冲着洛晚昔翻白眼:“大小姐,你自己看看吧,你在白璃他们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 洛晚昔郁闷了:“我怎么了?白璃你说说,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 白魅咳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回答:“喜欢捣乱,喜欢惹祸,喜欢凑热闹,喜欢恶作剧,喜欢吃,喜欢玩。” 洛晚昔的嘴角抽了抽:“在你们眼里,我就这么无恶不作吗?” “好了大小姐,这也不算什么恶。”李宋洋安慰的看了她一眼,“最多就是有点调皮罢了!” “喂,我说你们够了啊!这里除了岳大人之外,你们好像都比我小吧!”洛晚昔气得跳了起来,“调皮,你们知道调皮的定义吗?” “好了好了!”李宋洋拽着她坐下,“今晚陪你去逛青楼就是了,只要你不像上次在兰香院一样惹祸……” 一想到这茬,洛晚昔的脸又黑了:“都说了兰香院的那次我是喝多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那天就是宋洋你的错!谁叫你要赌气跑掉的!” 李宋洋的脸也黑了:“你居然怪我?” 展归儒的脸也黑了:“晚昔你在京城的时候居然还逛过青楼?” 洛晚昔一脸的不在乎:“就逛着好玩的啦!我是男装出行的!” 岳蓝山的脸抽了抽:“洛小姐,你果真是与众不同……” 洛晚昔撇撇嘴,这就叫与众不同?几乎每一个穿越者都把逛青楼当成必做之事,有什么好奇怪的。 “归儒,给我准备一套合身的男装哦!” “知道了!”展归儒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展归儒为洛晚昔准备的是一套淡绿色的交领直身长衫,再配以椒兰玉环,换上这身行头的洛晚昔转了一圈,看着竟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 “晚昔果真气质天成,举世无双!”展归儒赞叹。 “那是自然!”洛晚昔得意极了,“归儒你说说,这锦都城哪一家青楼最好?” 展归儒尴尬了一下:“我未曾去逛过,所以不知道……” “哇,归儒你这么纯情啊!”洛晚昔歪眉斜眼的捅捅他,一脸的猥琐。 李宋洋伸手敲了她一记:“好了,我们走吧!至于哪家青楼最好,出去打听一下就是了!” 看着李宋洋和洛晚昔要走,展归儒踯躅了一下,终于还是咬着牙跟了上去:“我也去。” “啥?”洛晚昔怔了怔,“归儒你不怕被锦都城的人认出来吗?还是说归儒你其实对青楼也很有兴趣只是平时一个人不敢去?” “不要紧,我平日里不怎么在锦都城里闲逛的,出去也多是跟大人去城外,所以锦都城里的人都不大认得我。”他看着李宋洋和洛晚昔两人并排站着,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我倒不是想要去青楼,只是我怎么放心让晚昔你们两个人去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怎么了?就算多了一个你,还不是一样的!”洛晚昔撇撇嘴,“好了好了,走吧!归儒你也不要为你的心痒痒找借口了!” “我没有……”展归儒无力的辩解了一下,发现没人理他,只好郁闷的嘘口气,走在了洛晚昔的右边。 锦都城很繁华,治安看上去也不错,这点倒是看出了岳蓝山治理有方。 洛晚昔在李宋洋的许可下买了一些小糕点兜着,走了一路吃了一路。 对于洛晚昔没有别的女孩子的习惯,展归儒感觉很庆幸。 想想那次他陪闵芸欣逛街,她和那个莺儿姑娘像疯了一样,见到写字画的会过去评头论足一番,见到卖杂货的又过去挑挑选选;绸布店里看一看,选两块料子,制衣店里溜两圈,量一下尺寸;胭脂水粉店里大肆采购,珠花玉簪店里又满载而出…… 那一刻展归儒深刻的体会到了金平引用的那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从那次之后,展归儒听到闵芸欣的名字就退避三舍,谁知道那个闵芸欣还真的就看上他了。那位莺儿姑娘更是三番两次的暗中提着要展归儒入赘到闵家,若不是后来岳蓝山有意无意的说展归儒是秋云郡展家的二公子,恐怕闵家都要抢人了。 想到这里,展归儒不禁又叹了口气。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正想叮嘱他们往这边这条大道走,却发现自己身边根本就没有了洛晚昔和李宋洋的人影。 糟了!这里的人这么多,他们俩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展归儒急了,赶紧拨开人群往回走。 “晚昔!晚昔!” “展公子!”一声欣喜的叫声让展归儒停下了脚步。 他努力的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转过头,一脸的的抽搐变成了温和的笑容:“是莺儿姑娘,还有闵小姐啊!” 莺儿得意的站在闵芸欣的身后:“怎么样,小姐,我说了是展公子吧!” 闵芸欣娇羞的一笑:“芸欣见过展公子。” 展归儒僵硬的一笑:“闵小姐也来逛夜市?” 闵芸欣含羞带怯的看了展归儒一眼:“芸欣跟着二哥出来逛逛,也算是消食。” 展归儒侧头看了一下,却没有见到闵二少爷的人影,不免有些疑惑:“闵二少爷呢?为何没有与闵小姐同路?” 闵芸欣拈着一张丝质的帕子,翘着兰花指小小的摁了一下唇角:“二哥与随从去那边逛了。展公子今日怎么得空出来闲逛了?” 展归儒心里还是担心着今天才刚到锦都城的洛晚昔,只得干笑一声:“闵小姐,莺儿姑娘,我还要去跟朋友碰头……” “可是那位叫‘晚昔’的小姐?”闵芸欣的脸上仍旧羞涩着,全然不见什么别的表情。 倒是莺儿姑娘一脸的不爽:“那个装模作样捉弄人的……” “莺儿。”闵芸欣笑吟吟的扫了莺儿一眼,莺儿立刻闭嘴了。 “晚昔今天才刚刚到锦都城,作为东道主,我自然要陪她好好逛逛!” “既然如此,展公子,芸欣就陪你一起去见那位晚昔小姐好了!”闵芸欣温柔的一笑,走到了展归儒的身侧。 展归儒额角爆起了一根青筋,却也只能无奈的让闵芸欣和莺儿跟着他。 而洛晚昔和李宋洋,因为洛晚昔看到了炒板栗,托着李宋洋就过去了,完全忽视了还在沉思状态中往前走的展归儒。 “怎么这个季节了还有板栗啊!”洛晚昔蹲在人家的大锅前,口水都要滴进去了。 “应该是存下来的吧!都这个月份了,板栗应该不多了才是。”李宋洋把洛晚昔拽了起来,“大叔,给我们来半斤吧!” “一斤!一斤!”洛晚昔扑腾起来。 “半斤。” 洛晚昔的眼珠转了转:“我要给一护鸣人他们带一点回去呢!” 李宋洋白了她一眼,才又转头看着炒着栗子的大叔:“大叔,就一斤好了。” 两人买好栗子站起来的时候,身边早就没有了展归儒的身影了。 “归儒呢?”洛晚昔踮着脚尖看了一圈,没看到人。 她伸手从李宋洋手心里拿起剥好的板栗塞进嘴里:“宋洋,我们自己去青楼好了。” 李宋洋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低头专心的为洛晚昔剥栗子。 洛晚昔乐得享受,也只是一个个的把栗子递给李宋洋,又一个个的把剥好的栗子拿过来。 没走两步,洛晚昔就感到自己撞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还颇为健壮,洛晚昔的脑门重重的撞在他的胸膛上,让她甚至倒退了几步。 “谁那么没长眼睛啊!我低着头没看路,你也没看路吗?”洛晚昔手里一个剥好的栗子肉被这一撞之下飞了出去,气的她连抬头看那个撞自己的人是谁都没想法,低下头就开始寻找那飞出去的栗子肉。 李宋洋一把拽住她,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那几个人。 刚刚那一撞,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这条大路上虽然人多,但是灯火通明,怎么也不可能就那么直直就撞到。 洛晚昔疑惑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 那个男子长的倒还是不错,不过双眼凹陷,眼圈黢黑,眼袋厚重,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度导致的精神不振。 他的左右跟着两个壮硕的大汉,看起来刚刚故意撞上洛晚昔的就是其中一个。 洛晚昔狠狠的瞪着那个年轻的男子:“你丫的赔我的栗子!” 年轻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位小兄弟,刚刚是你走路不看路,然后自己顺手把手里的东西丢出去的,怎么又怪到本少爷的头上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